第51章 第一个菱角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51章 第一个菱角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本报讯:今日下午, 本市钱姓男子率众怒砸文昌帝君庙。据悉, 该男子之前曾经豪捐两百万修葺此庙, 但事后发现,此座庙宇并非真正的帝君庙,而是邪神寺庙, 深感受骗。愤怒报警后, 钱某依旧觉得怒气难消, 故而有此行为。据记者采访,钱某将在原址出资建造一座真正的文昌帝君庙以供来往游客、附近村民祈福参拜。

    钱欢还真把庙砸了。

    顾长生看到消息的时候,有些目瞪口呆。之前还以为钱欢是在说气话呢, 毕竟就那庙的破旧程度来说, 砸与不砸, 其实都没两样。

    本来就破了, 再因为他和灰老鼠的打斗,之前还能看得出来是座庙宇的建筑,现在一片断壁残垣。

    “我问过那些来善后的警察,他们都说砸了也没事。因为那庙被灰老鼠占据得太久, 邪气已经把庙宇污染了, 就算我不砸,他们也会找人过来拆毁。”电话里钱欢用一种, 我这是在警民合作,为人民警察减轻负担的骄傲语气说道:“警察说要用阳光暴晒一两年, 等邪气消了那块地才能再派用场。不过我听他说,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资金不够, 不然直接在上面盖座新庙,就能借香火之力把残存的邪气镇压驱散,也免得在暴晒的过程里,有小孩调皮跑到那里玩,被邪气缠上。”

    哪怕在附近张贴了告示,又找村长挨家挨户地警示过不要靠近,但总有人听不进去。尤其是小孩子,他们不会考虑到危险不危险,只会觉得那里宽敞,能更好地玩耍。别说孩子了,就是有些大人也不靠谱。

    “有个警察说,之前他也办过一个类似的案子。解决完案子之后,回去前他千叮咛万嘱咐,让大家千万不要靠近,谁知道还没过两天就出事了。有两个年轻人在里面野|战,结果中邪了,找了一堆的神婆过来跳大仙都没效果,最后还是请了法华寺的高僧出手,这才把事情顺利解决。事后我问那两个青年原因,对方支支吾吾了半天,这才说出来,是图刺激。”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冒着生命危险刺激。那确实是够刺激的!

    这种自己作死的也就算了,死了也是活该。但有些小孩子确实不明白,他们年纪小,根本不懂什么叫危险。为了避免有人像大神一样无辜受害,钱欢最终决定自掏腰包。反正之前的那两百万其实还没来得及花多少,再追加一些款,也就够了。

    “就是我得去我爸公司给他打工了,这个月都没空,不能去找你还有大神玩。”说到这,钱欢的遗憾之情,简直洋溢于表。可惜他爸虽然答应给钱,却说什么都不肯再白给了,非要他以工抵债。他就说他爸最近出手怎么这么大方,好端端的还非要他留下,敢情是有后招,在这里等着他呢!

    钱欢对经济自由,想去哪就能去哪的顾长生羡慕极了。而被他羡慕着的顾长生,坐在公交车上,却觉得有点不对:“下次再聊,我这会有事。”

    听到顾长生慎重的语气,钱欢也不觉得这话是敷衍,反而动作极快地主动挂断了电话。

    他上次听到顾长生用这语气说话的时候,还是面对邪神,让他们拿核桃出来的时候。天知道现在顾大师那边又发生了什么,钱欢觉得自己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可不能给大师添乱子,耽误他拯救世界。

    真·拯救世界。

    这会才早上十点,还远没到上班族下班,学生党放学的时间,所以车上人并不多,就只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大爷大妈。一群上了年纪的老人里,中间夹了个中年人,看起来十分显眼。顾长生刚刚顾着和钱欢打电话没发现,聊得差不多了以后,无意中扫到一眼,这才注意到不对。

    那个中年男人,并不是活人。

    虽然他看起来和活人一般无二。甚至司机急刹车的时候,他的身体都还会下意识地跟着惯性往前倾。

    “你今天准备上哪儿去?南湖公园?” 一个手里拿着太极剑的老头问手里拿着广场舞扇子的老太太。那老太太闻言,说道:“可不是,你呢,和我一路?我记得公园里也有人练剑。”

    听到老头问话,坐在老头对面的中年男子还以为老头是在问他,于是连忙回答道:“没,我上检察院。”

    直到老头和老太太聊起来了,中年男子才意识到对方并不是在和他说话,有些讪讪地闭上嘴,脸色尴尬。

    显然,看中年男子的样子,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否则也就不会有这些表现。顾长生把男子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心里顿时有了打算。

    他决定下车的时候,顺手做件好人好事。让中年男子早点明白现在的情况,免得错过头七和家人告别,还有投胎的日子。

    为此,顾长生特意和他在同一站下车。

    跟着中年男子下了站,跟着中年男子往前走。

    在其他人看来,顾长生的举止十分正常,就是一个人下车,一个走路。但在中年男子看来,顾长生就是一直尾随在他身后,跟着他不放的不明人士。

    眼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少,顾长生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中年男子终于受不了了:“你到底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你是不是孙振邦那个孙子派来的?”中年男子怒气冲冲:“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说那些话都只是为了安抚我,不是真心实意为村民做事。”

    “他们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实名举报,举报到上面注意到了或者他们整改了为止。我告诉你小伙子,人活一世不能只为自己,也要替子孙后代想想,你可不能一时糊涂助纣为虐啊。”中年男子苦口婆心,看着顾长生的眼神都充满了痛心。

    顾长生被他说得有些懵,不是,好端端的,他怎么就助纣为虐了?

    看顾长生不说话,中年男子还以为他死不悔改,当即也不急着去检察院了,打定主意要把这个年轻人掰回来:“那足下行制鞋厂真的不能留,他们的工业废水压根就没经过处理,直接就排放进了河流里,这对附近几个村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还会影响到大家的身体健康。”

    “邻村的那个郝婆婆你知道吧?她就是吃了用河水浇灌的蔬菜,结果重金属中毒了,差点没抢救回来。还有后村的那个李明发,也是吃了河里的鱼虾,铬中毒,要不是发现的早,这会人都没了。”

    “小伙子,我没在村里见过你,也不知道你是哪个村的。但是你人年轻,书读的多,肯定比我这个老农民懂得更多,应该更明白污染的严重性才对。”

    “行了,你快回去吧,太阳越来越大了。”该说的都说了,醒不醒悟就只能看他自个的了。怕再耽误下去检察院的人下班,中年男子打算离开,他快步地向检察院大门走去。

    顾长生这才算是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哭笑不得,连忙把人拦住:“不是,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是谁派来的。”

    “真不是?”中年男子停下脚步,有些半信半疑地看向顾长生:“不是孙建邦派来拦住我的,那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总不能是想问路吧!哪有人问路跟着人大半条街还没问出口的。

    顾长生没回答他,反而试探性地问道:“大哥你走在阳光底下,就没觉得有些难受?”

    “难受啊,怎么不难受?”中年男子没听出顾长生的言外之意,抱怨道:“这鬼天气,都快入秋还这么热。大热天的走在太阳底下,能不难受吗。我这也是没办法!”比起顶着日头出门,他也更愿意窝在家里吹空调吃西瓜啊。但这事总要有人来做,有人来阻止,不能再放任鞋厂猖狂下去了。谁知道那污水再排放下去会有什么更可怕的后果!

    得,这大哥把鬼体对阳光的不适应,当成了天气热。迟钝到了这份上,难怪他死了还毫无所觉。顾长生不再拐弯抹角:“大哥你看看脚下。”

    听到顾长生的话,中年男子满脸不解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我脚下怎么了?好好的啊!”

    “等等,我的影子呢?”中年男子终于发现了不对。人走在太阳底下怎么可能没影子。

    中年男子从前也听说过不少鬼故事,所有故事里,都只有鬼才会没影子。但如果他现在已经死了,应该没人能看得见他才对,更别提还和他说话。想到这,中年男子松口气,心想,应该只是太阳刚好在他正头顶,这才照不出影子。

    别自己吓自己了。中年男子自我安慰道。

    “你已经死了。”顾长生不给他躲避真相的机会。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中年男人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念到一半,突然蹲了下去,捂住自己的头。

    半晌,忍过剧痛后,中年男子这才松开手站了起来,对顾长生苦笑道:“多谢大师。我已经想起来了。”他确实已经死了。

    死在了村子里的那条河里。

    前几天,他从检察院举报完村支书和足下行鞋厂以后,在回来的时候,半道上,被村支书孙振邦叫住了。孙振邦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他去市区实名举报他们,于是带了五六个人高马大的鞋厂员工,守在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准备给他个教训。

    “以后还敢不敢了?我告诉你,少管闲事!”

    “都是发财的事,就你倔。大家伙好好地在赚钱,你可别想不开破坏我们的财路。”

    “毁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可是生死大仇!再有下次,可就不是打一顿的事了。”

    “要是还有下次,你这条腿就别要了,没腿我看你还怎么去举报。坐轮椅去吗?我看出不了这个村子。”

    说到这,一群人哈哈大笑。

    被一群大汉围殴,好不容易,中年男子才趁着其他人笑的时候,觑着空子逃了出来。谁知道他们并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孙建邦领头,带着人,手拿大棒地追了上来。

    中年男子本来就受伤颇重,被他们这么一追,又慌不择路。当时天黑,他一下子没看清楚前头,掉进了河里。

    那河很深,不过他踩进的地方是浅水区,本来还能自救,并不会出事。但是追他的人却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拿着木棍把他往水里赶,硬是不让他出来。

    然后,他就再也没能爬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