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四个橘子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46章 第四个橘子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你就说你来不来吧?”

    “行, 不来是吧?”袁吉肚子又被鬼胎踹了一脚, 语气越发恶劣了起来:“你不来也行, 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我现在就去自首!”

    “这就对了,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你说真出事了, 跑得了谁?”听到医生服软, 袁吉糟糕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那行,我去找你。”

    挂断电话后,袁吉捧着沉甸甸的肚子, 艰难地给自己换了身衣服, 出门去小诊所。

    那诊所在的位置很隐蔽, 混在一堆老旧的居民楼里, 毫不起眼,看上去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居住房。没熟人介绍,根本找不到。这也是为什么警方追查了这么久,清剿了无数黑心诊所却始终没抓到人的原因。

    不过现在有袁吉带路, 想找不到都难。接到鬼胎报信的顾长生, 及时把消息告诉了警察。在老城区的一套四居室里,警方成功抓捕到了两人。

    放袁吉逍遥了这么久, 也该让他尝尝牢狱之灾了。

    被抓到后,袁吉和黑心医生两人互相怨恨, 都觉得是对方连累了自己。

    “麻痹要不是你来找老子, 老子的老窝能被条子抄?”事发后, 听到风声,知道不妙的医生早就采购了足量的食水做存粮。这几天他根本连门都没出过,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连外卖都没敢叫。警察又不知道他住哪,如果不是跟着袁吉,他们能摸到这里来?

    医生打从心眼里觉得,自己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全都是袁吉害的。是袁吉拿金钱诱惑他昧着良心做事,也是袁吉办事不谨慎,没发现有警察跟着,硬生生把人带了进来。

    “艹,明明受牵连的人是我。本来警察就查到你这儿了,要不是我一时犯傻,自投罗网地来找你,我现在都还好好的呢!”毕竟警察是来诊所抓人,而不是去黑旅馆,袁吉觉得,自己才是真无辜。

    袁吉满心后悔。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他还不如不来呢。哪怕再想别的办法,也比自己进监狱好。

    贪小便宜吃大亏啊!

    要不是想着手里有黑心医生的把柄,能要挟他,让他免费给自己动手术,他也不会来这一趟。

    警察行动的时候,顾长生也跟了过来。看着两人狗咬狗,顾长生冲飘在黑心医生旁边的鬼胎点点头。得到示意,鬼胎欢快地钻进黑心医生的肚子。

    怀鬼胎和正常怀孕不一样,用不着十月怀胎,一般以日代月。正常妊娠要九个多月,哪怕早产儿也要六七八个月。不过怀鬼胎就轻松多了,九天八天七天,或者六天都行,时机到了随时能开始分娩。而且出生后也不会虚弱,依旧实力在线。

    袁吉的肚子有六七天了,也差不多要到时候了。他罪行证据链完整,没什么可辩驳的,上面又加速了一下过程,最终结果很快就判决了下来。

    欺诈、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组织卖|淫等等多条罪名累加起来,袁吉最终被判死刑。

    世界上总有些坏人,会让人觉得,他不死不足以赎其罪,但死了,又太便宜他。

    众人对袁吉就是这种心态。

    顾长生招来鬼胎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尽可能地想让袁吉多受罪。基于此,他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袁吉借着死刑,轻轻松松地离开。虽然到了底下也会有惩罚,但是总归心里这口气顺不下去。再者,鬼胎愿意帮顾长生这个忙,也是为了解开自己执念,他是不管说什么都要出生的。

    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在执行死刑的前一晚,袁吉发动了。

    此时,袁吉的肚子已经挺得老高,那弧度和体积,绝不会被人误认为是啤酒肚。他住的不是单人监狱。他们这一个案件的犯人由于情况特殊,于是都分到了同一间牢房里关着。牢房里,所有人都挺着大大小小的肚子,面露惊恐地看向已经疼得抓破了床单的袁吉。

    这……这是要生了?

    生孩子原来是这么可怕的吗?!

    接下来是要从哪里生?不会是菊花吧。众人一想到菊花那狭小的通道,有时候便个秘都拉得死去活来,更何况是一个孩子。真的能生出来吗,不会难产吧!

    难产的致死率很高。

    他们和袁吉不同,都只判了无期,努力努力说不准能减刑。大好的日子还在外面等着他们去享受,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哪怕白天要出去劳动改造,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那也比死了好。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啊!”袁吉疼得青筋直暴,最开始还能叫得出声,到后面连惨叫都没了力气,只能张大嘴,尽可能地多呼吸。

    “救我,”袁吉看向黑心医生,哀求道:“救救我。”声音微弱,几不可闻。

    不过监狱里安静,还勉强听得清。

    黑心医生后退了一步,藏到其他人身后,假装没看见,也没听见。先不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救,男女的身体构造完全不一样,只有接妇产经验的他无从下手。就算他会给男人接生,那他也不可能去救害自己进监狱的仇人。

    唯一能救自己的,有接生经验的黑心医生不愿意帮忙。袁吉只能继续苦苦挣扎。

    剧痛让他失去了理智,怨恨黑心医生的同时,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

    国家所谓的人道关怀呢,都去哪儿了,为什么没有安排医生、助产士?

    死都要死了,为什么他还要受这种折磨?

    囚服上,肚子那一片渐渐有血色沁出,其他犯人见了,忍不住又往后躲了躲。血越流越多,一个尖尖的东西划破衣服,从里面探了出来。

    居然是自己破开肚子出来!

    这比他们想象中的生产方式更可怕,也更血腥。以黑心医生为首的犯人们面露绝望。肚子被破开后,他们真的还能活吗?又不是在正规医院的妇产科里分娩,有专业的医生和助产士指导,还能打麻醉,剖腹产了伤口也会给缝上。

    就算是在医院里,时不时地还会有产妇一尸两命、母死子存。更何况他们现在,牢房里的医疗条件比不上医院不说,就连他们的身体条件也比不上孕妇。

    男人生孩子,和女人生孩子,能是一回事?!

    袁吉已经疼昏了。鬼胎用尖锐的指甲在他的肚皮上划了个口子,然后两只手把伤口扒开,脑袋就从里面钻了出来。因为并不是真正的投胎,只是个取巧的方式,所以鬼胎的肤色并不是正常婴儿才刚刚生下来的红色,而是黑色。

    它似乎对外面很好奇,漆黑的小脑袋转了转,看到站在角落里,正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犯人们,鬼胎龇牙,冲他们露出了一个阴森森,一看就不怀好意的笑容。

    “怪,怪物!”

    黑心医生还有几个胆子小点的犯人,当场就被吓晕了,直接摔倒在地上。然而即使这样,也没把孩子摔没,对方生命力顽强到可怕。剩下的还清醒的犯人们下意识地避开鬼胎的视线,看向自己肚子的眼神也变得惧怕了起来。这里面,是不是也住着一个怪物?

    鬼胎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呢,在表达了自己对新生的喜悦后,双手扶在袁吉的腰侧,鬼胎借着这个着力点,使劲把自己的身体从对方的肚子里拽了出来。

    原本只露出一个脑袋,就已经够吓人了。整个都出来以后,又有两个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晕倒。就连因为剧痛,被活生生痛醒过来的袁吉在看到鬼胎后,也半是惊吓,半是疼得受不了得又晕了过去。

    顺利地出生以后,鬼胎以往因为投胎失败而产生的执念就消了大半,身上的怨气也没了许多,他心情十分好,也就不介意在临走前,再做一件好事。

    “弟弟妹妹好像也都等不及要出来了。”

    说完,鬼胎就消失了。然而在他不见以前,留下的那句话,还有那个扫过他们肚皮的眼神,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他凭空消失的举动,更是佐证了他怪物的身份。

    所有还清醒着的犯人们,都发疯似的,开始想要暴力地弄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但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肚子就开始疼了起来——他们肚子里的鬼胎,也要瓜熟蒂落了。

    整间牢房就像是地狱,哀鸿遍野,有魔王接二连三地剖腹而生。又像是孤岛,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有人过来救援。

    直到所有鬼胎都降生出来,并且离开以后,这才有人进来检查情况。

    当他们要哭诉的时候,却发现,肚子依旧剧烈疼痛,连动一下都难受,但表面的皮肤看起来却是完好无损。原本沾在囚服上、床上,还有地上的血迹,也全都消失不见了。就好像生了个怪物的事,只是一场他们所有人共同的噩梦

    “搞什么,动静这么大我还以为你们打群架呢?没事就安分点,大晚上的还让不让睡觉了。再闹就处罚了啊!”狱警不满地警告道。

    众人唯唯诺诺地应是,不敢再说什么。忍痛到天亮,谁也没睡着。时间一到,其他人带着疼痛,艰难地挪动脚步走出去打饭,吃完后,开始今天份额的劳动改造。而袁吉,今天是他要被执行枪决的日子。

    太受折磨了,死刑时间一到,被带出去的时候,袁吉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心里满是解脱。他根本不知道,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死亡,只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

    以黑心医生为首的犯人们,好不容易咬牙撑过了一天的劳动。回到监狱后,满以为事情就应该这么结束,肚子过几天就会好,不会再疼,毕竟怪物都已经不在了。然而令他们绝望的是,十天过去,半个月过去,他们的肚子依旧表面看起来好好的,但每时每刻,上面却都像豁着口子一样,剧痛难忍。

    怀鬼胎哪那么容易,当然要付出一点代价。要不然只是单纯想让他们疼一次,多的是办法,哪用得着顾长生专门去招鬼胎。

    在鬼胎们完成任务,并且顺利给人渣们留下难忘的终身纪念品之后。顾长生不仅兑现了承诺,摆了满满一桌的供品做报酬,还特地烧了纸钱等物,又帮助他们消去最后一点怨气和执念,超度他们去地府轮回。

    解决完这些事之后,大家这才发现,事情并没有结束。那些受到了伤害的女孩不仅需要照顾,还需要治疗,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这些费用加起来,十分高昂。许多女孩的家庭要么不富裕,要么就是既不富裕,出不起这个钱,也不愿意出这个钱。

    “残花败柳,败坏门风的东西,死了算了,还治什么?丢人!”

    “尽会拖累家里!”

    甩下利刃一样伤人的话后,对方就消失了。

    只有寥寥无几的女孩,家里人有能力,也愿意承担她们的治疗、调养,以及请心理医生的费用。

    好不容易上面想办法,把那些犯人的财产从对方的家人手里,抠了一部分出来赔偿给她们。医药费的问题总算解决了,但很快,就又有新的问题冒了出来。

    这个案子里,受到伤害的不仅是大人,还有小孩。怀在肚子里的都已经打掉了,但那些已经生出来,被卖了的,却也要想个办法安置妥当。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抚养丈夫和其他女人生下来的孩子。以前碍于丈夫还能勉强容忍,现在对方进去了,两人也离婚了,财产除了赔偿之外,剩下的都握在自己手里,那为什么不顺着心意做事?

    所有孩子都被赶了出来,无家可归。

    “反正他们有亲妈,找亲妈去呗!和我又没关系。”

    “这些孩子绝对不能让那些受害者来负担。”他们的存在对于受害者来说,是痛苦,是绝望,而不是爱的结晶和美好的回忆。

    于是孩子的去向,就成了大问题。

    这些孩子大的才四五岁,小的甚至都还尚在襁褓。本来应该能送到孤儿院里,但抛弃残疾儿童的人越来越多,未婚产子把孩子扔了的也不少。近几年,国内孤儿院都十分爆满,根本承担不起更多的孩子。

    要是一个两个还好解决,但站在他们面前的孩子,足足有三十多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