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二杯茶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34章 第二杯茶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拷贝了一份视频合集, 经过鉴定不存在任何合成迹象以后, 无视他们的狡辩, 警察把人全都带走。

    顾长生原本也想走,但是被陈老一把拉住了:“刚刚那杯茶是你端来的?”

    那杯茶的滋味和茶楼里提供的茶水根本不一样,明显是自带的。而且品质还比茶楼里最上等的茶叶好出一大截。说实话, 就连他家里珍藏的那些, 对比起来, 也逊色一筹。

    更何况以他刚刚的亲身体验来看,这茶不仅口感好,最重要的是还有平心静气的效果。效果十分显著, 一杯下去, 什么火都浇灭了。其他茶叶哪怕宣传常年饮用有保健作用, 但也没这本事。

    是好东西。

    陈老不缺钱, 除了喜欢动物之外,平常就好个茶叶,这会拉住顾长生,也是因为这个:“小伙子, 那茶叶还有吗, 匀点给我。老头子我肯定不让你吃亏!”

    手里有好茶叶的,肯定也是个好茶的。陈老寻思着, 用钱肯定打动不了对方。虽然他珍藏的那些茶叶味道上有些不如,但以量补质, 应该是可行的。毕竟有不少茶叶不到那个层次, 有钱也买不到。

    “我手上有武夷山上的母树大红袍。不多, 不过总共六克我全都可以让给你。还有正宗的信阳毛尖,这个量多一点,可以分你一半。安溪铁观音和洞庭碧螺春我手里比较多,可以让给你三分之一。都是品质最好的茶,我都这把年纪了,肯定不会坑你。小伙子,换吗?要是不够的话你看缺什么,我能找到的就都给你找,要是找不到,我还可以补钱。”

    ……陈老这条件,再加上这充满了蛊惑的语气,顾长生忍俊不禁。要不是知道对方的身份,光是听这话,早就把他当骗子看了。

    顾长生不怎么喜欢喝茶,对茶叶也没什么研究,不过他爸倒是挺喜欢这个的。耳濡目染之下,他多少也知道点行情。别的暂且不说,要是真能把那大红袍弄回去,他家老头子得乐疯。

    对茶叶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母树大红袍从前几年开始就没有卖的了。市面上的大红袍,全都是子树上采摘下来的,滋味逊色许多。更甚者,就干脆直接是假货,连武夷岩茶都不是,随便弄点青茶就拿来冒充,糊弄糊弄想要装逼的纯外行。

    陈老看出了顾长生的心动,笑眯眯地说道:“怎么样,换不换?”刚刚在气头上,一杯好茶硬生生让他牛嚼牡丹了。陈老都想好拿到茶叶后,要用哪一套茶具来赏鉴的时候,却看到顾长生一脸的遗憾加可惜。

    “怎么,还有为难的地方?”看顾长生的样子,也不像是不愿意交换的。不会是最后一点茶叶刚刚已经泡完了吧?陈老心疼得不行,更后悔自己之前的猪八戒吃人参果了。

    “也不是。”顾长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告诉老爷子,那茶叶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之所以有那效果,其实不止是茶叶好,还有咒术好,好上加好叠加出来的。

    他怕他一说,到时候老爷子不相信,再把他当骗子扭送到警局里。

    虽然国家高层里,有不少人都知道术士的事。不过陈老退休好几年了,特殊部门也是这几年才起来的,看陈老的样子,显然不知道。顾长生一时有些犹豫。老人家年纪都这么大了,一辈子为国鞠躬尽瘁的,信不信倒是其次,别给人吓出问题来。

    “我说你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的,这么比我还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像什么样子?”有什么你倒是说啊,陈老听得着急上火。

    “爸,”听说父亲今天撞见点事,发了老大的火,陈老的儿子本来就有些担心,左等右等不见陈老回来,这下哪里还坐得住,连忙赶来茶楼接人。见到顾长生也在,他忍不住吃惊:“顾大师?”

    看到他,顾长生松了一口气,不用纠结了。陈老的儿子事业发展得好,正如日中天,是知道特殊部门这事的,甚至还有一部分管理权:“陈局,您和老爷子解释解释我的身份。”

    “出什么事了?”陈局长想得有些多,还以为是顾长生看出了点什么,忙道:“大师不用顾虑太多,还请直接出手。”先把隐患除了最重要。

    当官的,又身处高位的人,就是这点不好。顾长生还没来得及解释,听得如坠云雾的陈老就忍不住问道:“什么大师?”

    “我就换点茶叶,这还能扯到什么事?”不是,他都退下来多少年了。

    陈局长这才反应过来他误会了,看老爹还一头雾水的样子,连忙走过去,低声把顾长生的本事解释了一遍。末了说道:“顾大师家传的本事非同寻常,颇有些以食入道的意思。许多食物在他手下,都有特殊的效果,而且口感也好。平常我给您带的,您最爱吃的那家顾家柴火灶,就是顾大师的产业。”

    “刚刚那杯茶水,其实就只是茶楼里提供的西湖龙井,”见陈老明白了,顾长生解释道:“只是我加持过咒语,所以才有平心静气的效果。那并不是多好的茶,不值得老爷子拿顶级的好茶来交换。”拿普通茶叶换大红袍,这事有些亏心。只是刚刚找不到理由来拒绝。

    得亏陈局来了,不然这事他都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顾长生是有心想买大红袍的,并不想把关系弄太糟。

    “这有什么,”听到顾长生的话,知道茶叶不缺货,陈老放心了,笑道:“小伙子你要是不觉得吃亏,就还是按我刚刚说的那样交换。”

    顾长生倒是不觉得自己吃亏,他觉得陈老吃亏。陈老多精的人啊,一下就看出了这点,摆手道:“要不是你,我还没地儿找这么好的茶叶去。”又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给茶叶加持咒语,没有天分汗水浇灌,哪有这本事。

    这年头,技术人才最值钱。

    “您看这样行不行,”顾长生不好意思占老人家的便宜,便说道:“我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要是您不介意,找时间我再额外给您送一桌菜过去?”这和平常在私房菜馆里卖的菜不一样,不仅味道好,还会加持些对身体有益的咒语。

    怕陈老拒绝,顾长生连忙补充道:“您不答应我可不敢换了。”陈老心都被那茶叶勾去了,一听这个,哪里还有不答应的,虽然觉得占了小辈便宜,但以后再找地方补回去也一样:“行,不过茶叶我自备,就不用你带了。什么时候有空你去我那一趟,把咒语加了就好。”

    两人定好时间,本来是下个礼拜才去的,主要是陈老需要点时间收集茶叶。他珍藏的那些,分出大半给顾长生后,就没剩下多少了。

    谁知道没多久,陈老就打电话给顾长生,让他要是有空就提前过去。

    “也别送什么席面了。我孙子今天比赛拿了一等奖,虽然奖金只有一万多,不过这孩子有孝心,给家里人都买了礼物不说,还买了鸡鸭鱼肉、蔬菜瓜果,说是包下这星期家里的伙食。”陈老炫耀道:“你就空手过来,到时候拿这些食材直接做一顿饭就好。”

    陈老丝毫不见外。他和顾长生格外投缘,聊得来,早已经是忘年交了。

    才认识的时候,顾长生说要送桌菜过去,陈老都别别扭扭的,不大愿意收。这才没几天,陈老就主动叫对方上门做菜了。

    也是顾长生知道陈老的性格,知道他这是亲近的意思。换个人来,都会以为是折辱。

    顾长生答应得很爽快,他反正最近挺闲。

    到了陈老家,顾长生这才知道,炫耀孙子、做菜什么的,都是顺带的,陈老之所以叫他来,其实还是为了正事。

    偷猎、虐杀保护动物这事,陈老一直有关注,这会结果出来了,陈老就有心告诉顾长生一声。毕竟为了顺藤摸瓜,这案子解决后,短时间内不会对外界公布。哪怕顾长生人脉广,也不一定能打探到消息。

    “都关进去了。量刑最轻的一个也判了三年,这人没参与偷猎虐杀,只是跟着明知故犯,非法收购保护动物,用以牟利和满足食欲。除了坐牢之外,他的所有不当得利,也都得交出来。”陈老一边动作行云流水地泡茶,一边说道:“和这个人比起来,那个要打你的,一直想动手的叫吴什么忠的,他的情节就比较严重。”

    泡好茶,陈老给顾长生倒了杯:“尝尝看,我新得的六安瓜片。”

    虽然知道给了顾长生,顾长生也品不出什么滋味来,不过陈老心里乐意,哪怕看到顾长生跟喝白开水似的喝茶,他也不觉得有什么,继续说道:“偷猎、虐杀,非法出售和购买濒危野生动物的肉,以及皮毛、骨头、牙齿等各种制品。这其中有不少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判了二十年,没收全部不当得利的同时,还处百万罚金。”

    “那家黑作坊,就是那个大排档老板,营业执照已经吊销了,也判了二十年。没收财产,罚金罚得更多一些,快两百万。其他的大都是关四年到十五年,视情节严重判刑。”

    陈老又陆陆续续说了几个。这些顾长生其实都知道,毕竟有花面狸在,小家伙精力旺盛,天天都要去‘探监’,给吴建忠他们枯燥的牢笼生涯里增添点乐趣。

    比如继续做噩梦,梦里被各种动物折腾。睡着的时候不让安生,醒过来后也不给舒坦。身体上各种小毛病都冒出来不说,还时时刻刻都会感觉到暗地里有东西在窥视。毛骨悚然的同时,身上还哪哪都痛,疼的死去活来却硬是找不出丁点毛病。明明看起来好好的,但每一寸皮肉,却都有被活生生撕咬下来的感觉。

    “这都是报应!”因果轮回,想起以往被他们虐杀死的动物,吴建忠等人忍不住这么想道。

    他们现在,又和那些动物有什么不同?都是待宰的羔羊。

    人是万物灵长,可笑警察把那些动物看得比他们还重。

    吴建忠等人,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每一刻都难熬。然而在监狱里,想寻死都不可能。怕犯人自杀或者伤害他人,里面是绝对不会存在任何尖锐,可致伤致命的物品。

    不过这样长年累月下来,他们虽然会活得好好的,但是寿命会缩减。在寿命快到尽头的时候,身上的病痛会提前几天全部消失,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已经脱离苦海,迎接美好生活,尽情享受的同时,生命戛然而止。

    有了希望之后,谁也没办法再接受失去。

    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报复。

    那些人的惨状,有花面狸天天兢兢业业地在给他转播,真要说起来,顾长生其实知道的比陈老还多。不过这是陈老的好意,顾长生就当自己是第一次听说,听得很是认真。

    “这些人天天在监狱里闹,一点都不消停。今天说是被动物追杀,明天就说身上的残疾是在梦里被动物咬的,全都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装精神病出狱就医。”说到这,陈老意味深长地看了顾长生一眼,这才正色,继续接着往下说:“你之前发现的那个视频网站很重要,这段时间你就别登陆了,免得打草惊蛇。”

    心知陈老把花面狸的锅扣到了自己身上,顾长生没办法解释,只好接住了锅,老老实实地替花面狸背上。闻言,连忙点头:“那号我本来就不上。”要不是下载视频必须注册,他都不会有这个号。

    “这是个跨省,甚至跨国的大案。顺着姓吴的,还有那个黑心老板这两条线,警方抓到了不少人。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点,都在那个网站上发过视频。顺着藤往下摸瓜,接下来还有得忙。”不过这就和顾长生没关系了,陈老从收藏柜里拿出茶叶:“这些你走之前记得加咒语,现在,快去做饭。”他孙子就要回来了。说着,陈老把人赶去了厨房,自己也跟着进去,打算帮忙切个菜什么的。

    别看他年纪大了,当年可是耍刀子的好手。现在虽然英雄无用武之地,但切个菜什么的,还是能露一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