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五道开水白菜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31章 第五道开水白菜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这些该死的畜生, 都疯了吗?!”怎么一直追着自己不放。吴建忠愤怒地唾骂, 飞快地往前逃。他身后, 是一堆穷追不舍的动物。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地下钻的, 甚至还有水里游的, 一条条鱼打着飞的在追他。

    那些鸟都改吃素了吗?居然甘愿给鱼当出行工具, 而不是扭头一口吞掉肥美的鱼肉饱餐一顿?

    更何况,哪里还有鱼脱离了水还能活,并且还活得那么活蹦乱跳的?!

    吴建忠只觉得, 疯狂的不是那些违背生命规律的动物, 疯的是他。真是见鬼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这些动物都跟发疯了似的追着他不放。一个个的,看着他的眼睛里,还都冒着凶光。獠牙利爪的,牙齿也反射着寒光。看起来, 像是下一秒, 就会把他扑倒,然后你一口我一口, 嚼吧嚼吧把他解决掉。

    一想到这,吴建忠就浑身发寒, 恨不得跑得再快些。但再怎么跑, 这会, 他却也清醒地知道,他再能跑也跑不过人家。两条腿哪比得过四条腿?更何况,哪怕运气好,侥幸跑赢了四条腿的,那也跑不过人家天上飞的。人腿或许能跟自行车比,但还能跟小汽车、高铁比,跟飞机比?

    这完全没有可比性。

    就在吴建忠快要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对面有栋砖头屋。

    吴建忠眼睛一亮,砖头屋好啊,砖头屋子结实,说不准能够抵挡住这群发疯的动物。

    就是离得远了点。

    砖头屋建在对面的草坡上,离他现在在的这个地方,有一个足球场那么远。平常吴建忠是不把这点距离放在眼里的,他一个大男人,这点路算什么。就是再远点,他也不怕。但这会,吴建忠已经被追得筋疲力尽了,随时都有可能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被动物群撕碎。

    就在吴建忠担心的时候,一只飞行速度超级快的不知名小鸟,已经甩下小伙伴,抢先飞到了他上空。小鸟扇动着翅膀,一个俯冲,就给吴建忠的脑袋狠狠来了一口。

    被小鸟这么一啄,头上的剧痛,反而激发了吴建忠的潜力。

    他吃遍了山珍野味,又怎么能死在这群畜生嘴里?

    吴建忠只觉得,自己发软的两条腿,又有了力气。他飞快地往前方的安全堡垒赶去。然而谁都知道,福无双至,祸却是绝对不会单行。眼看着砖房就近在眼前了,再跑两米就能推开门,顺利躲进去避难的时候,吴建忠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直接摔到了地上。

    才要挣扎着爬起来,下一秒,吴建忠就绝望地发现,来不及了。

    他这么一耽搁,鸟群已经追上了他。一群飞鸟就像是和他有仇似的,纷纷用尖喙利爪啄他抓他,还有强劲有力的翅膀扇他。

    不仅如此,这些鸟下手的角度还很刁钻,专挑没被衣服覆盖住的地方重点招呼。尤其是脑袋,简直就是重中之重。

    吴建忠被扇得睁不开眼,勉强用手护住脑袋,却也无济于事。就在吴建忠想顶着鸟类的攻击爬起来,趁着兽群的大部队还没赶来,抓紧时间进屋。然而他才一动,鸟群就像是被激怒了一样,攻击的力度都加大了许多。

    “不,我的眼睛,眼睛!”一只鸟趁着吴建忠不备,从指缝里狠狠地对着他的眼睛啄了一口。鲜血流了出来,吴建忠只觉得眼前一红,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捂住眼,剧痛之下,吴建忠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不敢松开护着脑袋的手,怕另一只眼睛也出事。于是只好伸出腿乱踹乱踩,企图驱赶鸟群的同时,也踩死一两只鸟为自己报仇:“都走开,滚!”

    然而他不伸腿还好,一伸出来,鸟群背上的鱼纷纷一甩尾,跳下飞机。它们张开嘴,露出了满口尖尖利齿。然而吴建忠瞎了一只眼,什么都看不见。另一只能看见的,又被他自己捂住了。因此压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鱼儿们落到地上,不甘示弱地咬住了吴建忠的脚。吴建忠从脚面到小腿到大腿,乃至腿中间的那一物上,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鱼。

    感受到下半身的重量,吴建忠心生不妙,下一秒,他的预感就成真了。两腿上的肉生生被什么东西噬咬了下来不说,更让吴建忠绝望的是,那东西,还咬下了他最重要的宝贝。

    两腿间的剧痛,甚至都盖过了身上其他地方的疼痛。吴建忠的脑袋‘嗡’地一下,痛到当机。连瞎了一只眼也顾不上,他松开手就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毁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骄傲。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放下手,后面的动物大部队就已经赶到了。

    动物们一拥而上,已经泄过一波愤的鸟群载上鱼飞高,给它们让出地方。

    小型动物直接上嘴啃咬,大型的动物,打量了一回,发现吴建忠的小身板还不够他们一口吞以后,就只好委委屈屈地合上嘴,遗憾地改为拿蹄爪践踏。

    还有老虎豹子这类力气大的,就连踩人,脚下都得控制着力量,免得一下子把人给踩死了。

    “救……救命啊!”被一口一口地生撕活咬的吴建忠,痛的死去活来。每一秒他都觉得自己这就要死了,但是每一次,身上传来的剧痛都在无声地提醒他,他还没死:“谁来救救我?”

    逃不掉,躲不开,打不过,还没人救。

    虚弱和疲累,让吴建忠呼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不过幸运的是,咬了一会,那群畜生似乎是吃腻了,或者是吃饱了,陆陆续续地,居然都松开了口。

    就在吴建忠以为自己能死里逃生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噩梦,还远远不止于此。

    把吴建忠啃到没多少肉以后,动物们也还不想放过他。这里除了一栋房子之外,附近别无他物。到处都是草坪,十分适合玩乐。一只老虎张口把吴建忠叼离房子,动物们在空旷的草坡上,玩起了踢足球。

    作为球,吴建忠被踢得生不如死。尤其是动物们下手根本没个分寸,只要保证吴建忠不死,其他的就无所谓了。时不时在踢的过程里,有意无意地踩他一脚,挠他一爪子。反正怎么折腾怎么来,怎么难过怎么来。中间还会有鸟飞出来偷袭。苦不堪言。

    “啊!”吴建忠从噩梦中惊醒,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还有空调打下来的凉风都在告诉他,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梦。他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根本没有出去。什么鸟啄鱼咬虎踢豹踹,什么草坡砖房,全都是假的。只是做噩梦而已,不是真的。

    想到这,惊惧中醒来的吴建忠,躺在床上,重重地松了口气。

    不是真的就好。

    不是真的,他的大宝贝就还在,他的眼睛就还没瞎。吴建忠伸手往被子里一摸,却只摸到了自己的腿。吓得他连忙爬了起来,掀开被子,但眼前看到的一切,却他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不仅是一直让他引以为傲的十八厘米不见了,就连他的腿,也变得细小伶仃?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一个热爱健身,而且会定期去山里打猎的成年男人,他不说肌肉壮硕,但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跟个发育不良的小孩子似的,肌肉萎靡,看起来皮包骨头。

    甚至,吴建忠还发现,自己的腹肌也没了,手臂也瘦瘦小小的,跟个棍子似的。

    他的肉都去哪儿了?

    吴建忠不可抑止地想起了梦里发生的情景。

    会不会,会不会是在梦里,被那些动物吃掉了?

    想到这的时候,吴建忠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痛得不像话,就像是被一辆车来回碾压过似的。而且,更让他害怕的是,眼睛似乎也不对劲。

    以前他的视野,似乎没有这么狭窄。

    想到在梦里,他被鸟啄瞎了右眼。吴建忠恐惧地伸手去摸眼睛。右眼明明能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摸索,却根本看不到手指的存在。吴建忠心如死灰,他以后就是个瞎子了吗?

    开什么玩笑!

    就只是做一个梦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后果。他一定是还在梦里,没真正地醒来。

    想到这,原本还想爬起来去卫生间照照镜子的吴建忠,连忙躺了回去,盖上被子打算继续睡,等他睡醒了,一切肯定就恢复正常了。

    然而令他绝望的是,事情并没有变好,只会变得更坏。醒来后一切没改变,甚至去医院,医院也束手无策。

    “这只眼睛看不见有七八年了吧?以前医生给你开的什么药?病历带了吗,拿出来我看看。”慈眉善目的老医生在检查了他的眼睛之后,温和地问道。

    吴建忠却只觉得,自己看见了恶魔。

    要不然怎么会说他瞎了七八年。他明明昨天睡觉前都还好好的。

    庸医!

    吴建忠一把推开老医生跑了出去,疯了似的跑了好几家医院,全都是一个结果。

    最后一次,他没再跑,留下来让医生给他治疗。

    “耽搁得太久了,七八年了,这是不可逆伤害。如果才受伤的时候,你能及时来就医,或许还有恢复的可能。但是现在,”医生无奈地摇头,惋惜道:“现在就是最好的医院和医生,恐怕都没有办法。”

    “你们不是还能换眼睛吗?换啊!”

    “能换的是眼|角|膜,你这眼球都没了。”医生耐心地解释。病人这样的情况,就只能装个义眼,但义眼只有美容功能,并不能让人恢复视力。

    吴建忠才不管这些,他激动地站了起来,力道之大,带到了椅子不说,甚至连带着他跟前的桌子,也被他撞离了原位。吴建忠一手揪住医生的白大褂,一手指着自己的眼睛:“我不管什么角|膜不角|膜,你倒是给我换啊!”

    “要多少钱你说!”吴建忠掏出钱包摔到桌子上:“我有的是钱,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眼睛,让我能看见东西。你要什么你说,我什么都能给你!”眼睛能治好,那下面也就一样能治好。

    吴建忠清醒过来的第一天,本来就想冲去医院治疗那里的。但是位置太尴尬,他走到医院科室门口排队,快排到他时,却又不敢进去看了。

    他不想被人知道他已经不是一个男人了。也害怕医生告诉他,他下面没办法治疗。于是吴建忠改去挂了眼科。

    如果瞎了的眼能重见光明,说明这家医院很有本事,医生的医术也都很高,那就一定能治好他的隐疾。

    但是现在,希望都破灭了。这群庸医,连眼睛都治不好,更何况其他。即使这样,绝望之下,最后吴建忠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鼓起勇气去看了下面。

    “你这伤的太久,也太严重了。到现在都还没化脓,也没什么后遗症,已经是护理得好的结果。别再想其他了。”不管看了多少医生,医生们都是一脸的无能为力。那玩意断掉之后,即使是马上携带断掉的那部位来就医,医生都不一定能给重新接上。更何况是像眼前这个病人这样,一整个部位连根断了的,续接的技术难度更高不说,对方还弄不清断掉的东西去哪了。

    没那玩意,他们怎么给接?

    难道还能重新制造一个出来不成。再过几十年说不准会有这技术,但现在,没有。

    没能治好自己,吴建忠遮遮掩掩地走出医院,一不小心,撞上了同样遮遮掩掩来医院看病的大排档老板。

    前几天还在他店里吃野味的吴建忠,突然发现,之前还好好的大排挡老板,现在瘦了好几圈不说,还少了个耳朵。

    吴建忠心里,萌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与此同时,大排档老板看到同样瘦骨伶仃,还瞎了一只眼的吴建忠时,心里也是同一个念头。

    “你也做梦了?”

    “梦里被动物追?”

    难兄难弟一见面,相对无语泪千行,两人激动地握住对方的手。哭过后,发泄了一回,两人都恢复了理智。

    既然不是一个人这样,那就不可能是怪病了。尤其是,梦里都是被动物追,被动物咬,这中间,会不会和动物有联系?再加上两人一个是野味店老板,一个经常吃野味,还经常自己进深山老林狩猎,都不是什么爱护动物的友好人士。

    这会不会,是来自动物的报复?

    一想到这,大排档老板连忙掏出手机联系食客,吴建忠也同样开始联系经常和他一起吃野味的朋友。果不其然,大家都一个症状。

    一群人由此聚到了一起。

    “你们说,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小心吃到了黄大仙白大仙的后代子孙,所以遭到了报复?”前几天才点了烤刺猬的女人说道。

    “有可能。就算不是黄大仙白大仙,也是其他的什么仙。”除了那些大仙,谁还有这个本事,能让这么多人都变成现在这样?众人都觉得是这个原因。

    “找术士吧!这种问题,医院是解决不了的。专业的事还得是找专业的人来解决。”

    “你们谁知道哪里有术士?”以往都把这个当骗子,谁也没去了解过这行。连术士这个说法都是听说的,总不能随便上大街去拉个算命的来凑数。

    病急也不能这样乱投医。

    最后,有个年轻女人小声地说道:“要不然我们去顾家柴火灶试试?我听我一个姓宋的朋友说过,那家的小老板就是个术士,还是很有本事的那种。就是不知道真假。”

    “顾不得那么多了,是真是假,我们去看不就知道了。”

    “对,去试试看就知道了。是假的那就再说,只要是真的,那我们就是逼,也得逼他把我们给治好了!”吴建忠恶狠狠地说道:“我到时候多带几个能打的过去,你们也是。关键的时候能派的上用场!”

    其他人虽然都觉得不太好,但都到这个地步了,谁也不想一辈子都像是具行走着的骨头架子,甚至还带着残疾。

    那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更何况,他们也不会把对方怎么样,只是要求治病而已。

    这么一想,众人顿觉心安理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