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五钵佛跳墙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26章 第五钵佛跳墙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和顾长生不同, 林宏发老远就看到了他。因为中途堵车, 为了不耽误时间, 临时换了条路走的林宏发,在看到顾长生的时候,当即心里一喜:这是老天爷都在帮他啊!

    林宏发弱柳扶风地摔倒。心想看见孕妇摔倒,正常人一般都会去扶。

    然而顾长生毫无反应,甚至还有点想笑。林宏发没看出来这点, 他掐着嗓子,学着女人那样惨叫了起来:“疼。我好像扭到脚了,站不起来。谁来扶我一把?”说着, 他就看向了顾长生, 意思十分明显。

    然而顾长生还是没动。章欣雨飘在他身后都快急死了。你倒是跑啊, 站着不动是怎么回事?

    林宏发也急死了,你倒是过来啊,怎么还站着不动,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等等, 不会是怕碰瓷吧?

    想想也不无可能,毕竟最近几年类似的事还挺多。想到这,林宏发以为顾长生真的是怕他碰瓷, 所以才不敢扶,于是只好继续说道:“我不是装的,是真扭到了。谁能帮帮忙, 把我扶到旁边坐着或者给我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我就可以, 不用多做什么。扶的时候可以全程录视频, 这样即使我真的想污蔑你们,你们也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得不说,林宏发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说到后面,声音都带了哭腔了。这天赋,做生意可惜了,就应该去当演员,早拿奖了。

    顾长生没被骗到,但这是街上,虽然天色还早,人却不少。

    早起晨练的,上班的,赶着去学校的。街上的人来来往往,这也是为什么,顾长生看到林宏发后,明知道他是谁,却没转头就跑。

    之前没看到他也就算了,这会都面对面了,他怕他一跑,受了刺激的林宏发会直接掏枪射击。虽然打不到他,但很容易误伤其他人。尤其是,万一惹急了,他直接放开手伤害无辜报复社会怎么办。谁也承担不起那后果。

    顾长生还没想好该怎么做的时候,有个路过的姑娘看不下去了。姑娘鄙夷地扫了看到孕妇摔倒,却毫无作为的顾长生一眼。

    长得倒挺好的,就是怎么这么没同情心呢?

    姑娘一边举着手机录视频自证,一边小跑着过去,想要扶起林宏发。

    羊入虎口!

    顾长生连忙阻止。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自己不扶就算了,凭什么还不让别人扶?”姑娘不满了。

    ……妹子你知道你扶的人身上带了什么吗?

    顾长生不好明说,只好说道:“其实我正要扶,还是我来吧,我力气比较大,孕妇身上重,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姑娘见状,以为自己误会了顾长生,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对顾长生歉意地笑了笑,说道:“那你来。”

    她今天穿的细跟高跟鞋,快十公分,是不太方便。万一一个没扶稳,再把人家孕妇摔了就不好了。

    姑娘让开了位置,却没按着顾长生的意思离开,反而退开了几步,把摄像头对向他们:“你放心扶吧,我给你拍着。”

    这种关头,姑娘你就不能冷漠一点吗?

    顾长生第一次觉得我朝国民素质太高,也不是件好事。

    没办法,只好提着心,把人扶了起来。

    林宏发就等着他来扶呢。顾长生才靠近他,手都还没用力,就被林宏发一把抓住不放。

    一手抓住顾长生,另一只手伸到裙子底下,林宏发伸手摸枪。

    他就不信了,被枪顶着,顾长生还能不乖乖地跟着他回去抓鬼。

    至于抓完鬼要怎么办。林宏发觉得,他并不介意再制造场意外送给对方。

    要不是顾长生不接委托,‘请人’过来的时候又怕假手于人被发现,他也不用出此下策。为了以防万一,他甚至还特意假扮成女人。

    一想到自己牺牲这么大,林宏发看顾长生,就愈发得不顺眼。

    可惜接下来还有要用到他的地方,不能直接把人给崩了,要不然现在可真的是个好机会。开完枪在警察来之前,直接跑就行。毕竟这个时候,企业家林宏发可还待在医院里休养呢,一堆的医生护士都能作见证,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他身上。

    更何况,歹徒手里有枪,林宏发做的可都是清清白白的生意,完全没途径能接触到这东西。

    关键时刻,想到家里的儿子。林宏发总算收敛起情绪,他定了定神,正打算借着衣服的遮挡,把枪口对向顾长生时,拿着枪的手,突然就被按住了。

    林宏发一抬头,就看到顾长生正对他笑。

    “小心。”顾长生笑着把人扶了起来。

    他发现了!明明对方面上没表现出一点异样,自己也确实伪装得很好,但林宏发还是清楚地知道了这点。或者可以说,是对方故意让自己知道的。

    林宏发被他笑得浑身发毛。试着挣脱手腕,却始终没能成功。

    该死,这家伙到底吃什么长大的?

    力气居然这么大!

    从小就开始练习颠锅,经年累月地训练下来,手腕力量特别强大的顾长生:“别动。”虽然林宏发再怎么动,也没办法给他造成多少困扰。

    林宏发拼了命也没能把手抽出来,反而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引起了站在一边,正在录视频的小姑娘的注意力。

    姑娘发现情况不对。

    “你干嘛一直抓着人家孕妇的手?色狼?”长得怪帅的,为什么做这种事。姑娘一边在心里哀叹猥|琐|男和长相没关系,一边站出来主持正义。

    讲道理,别说被拽着手不放的是个需要小心呵护的脆弱孕妇,就算是个普通妹子,她看见了也不能当做没发生啊。

    顾长生无奈,还没等他解释,挣扎的时候,林宏发不小心扣到扳机,‘砰’地一声,子弹飞了出去。

    听到枪声的人都傻眼了。姑娘手里拿着的手机,都被吓掉了。

    既然已经开了枪,林宏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换了一只手拿枪。枪口对准顾长生,就打算射击。

    顾长生反应很快,立马攥住林宏发拿枪的手。两人争夺起了武器的归属。

    “快走,报警!”周围的人已经四散了,看那姑娘还傻站着,顾长生连忙提醒。

    被他这么一吼,姑娘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蹲下去把手机捡了起来。

    还好,没坏。

    前面有个雕塑,高度和宽度都足够做掩体,姑娘拽下碍事的高跟鞋,快速跑到雕塑后面躲好报警。

    手|枪的保险是开着的,怕走火,顾长生争的时候格外小心翼翼。而林宏发就没这个担忧了,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性命。只想着赶紧摆脱顾长生,在警察到来之前离开现场。

    因为一方有所顾忌,一方肆无忌惮,原本实力悬殊,应该马上分出胜负的两人,短时间内竟然僵持住了。在争夺的过程里,林宏发又开了两枪,幸运的是,两枪全都放空了。

    这种手|枪一般有七发子弹。已经开了三枪,还有四发。也许是运气用光了,第四枪开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哪里钻出来个摇摇摆摆的小孩。

    小孩特别小,路都走不太稳。而子弹看方向,却是往他那边飞过去。顾长生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也顾不上别的,冒着风险一手刀劈掉枪,趁林宏发吃痛的时候,冲过去把小孩抢先抱走。

    带着小孩躲过子弹后,掉在地上的枪又到了林宏发手里。捡起枪后,林宏发在逃跑之前,又不甘心地冲顾长生开了一枪。

    报完警后就一直躲在雕塑背后,不敢跑出掩体,正小心翼翼探出头观察情况的姑娘看到这一幕,惊得都说不出话来。她抓着手机的手,下意识地重拨才挂掉的妖妖灵。

    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陌生人抱在怀里,还在挣扎,这严重妨碍了顾长生的行动。

    躲不过去了。

    意识到这点后,顾长生勉力避开要害,打算硬捱过去。

    得庆幸没人会在子弹上涂毒,用一个伤口换一条人命,划算。

    顾长生还有心思计算得失。

    子弹飞了出去,林宏发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顾长生的口袋突然动了一下。一把精致小巧的迷你菜刀飞了出来。菜刀身上金光一闪,自发地飞到顾长生面前挡住了子弹。

    “这不可能!”林宏发满脸的不可置信,刀怎么可能会自己动。就算会自己动,一把玩具似的小刀,又怎么可能挡得住无往不利的子弹?

    吃惊的不仅是林宏发,顾长生看向菜刀的眼神也充满了惊奇。祖师爷传下来的法器,原来还能这样用?!

    顾长生没事,飘在半空中死命想施展出鬼打墙好救人,但因为太阳出来了,实力大减的章欣雨见状,松了一口气。

    同样松一口气的,还有跟在孩子身后,才从巷子里走出来的孩子妈妈。目睹了刚刚那一幕的孩子妈妈,这会心里又庆幸又害怕,吓得腿脚发软,却还是坚持往顾长生在的地方走过去。

    宝宝还在那里。

    顾长生反应过来后,连忙把孩子塞到对方手里:“快走。”

    一击不中。

    怕再留下来会被警察抓到。林宏发顾不上观察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把菜刀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果断放弃顾长生,转身就打算逃跑。

    就在这个时候,菜刀突然变大,一道金色的半透明人影出现在后面。人影一手握住玄铁大菜刀的刀柄,再往外一推,菜刀就跟有了自己的意识似的,眨眼就追上了林宏发。

    就好像在拍生姜蒜头,菜刀直接用刀背拍林宏发的脑袋。把人拍倒后,又跟砍瓜切菜似的,在林宏发的四肢上,各割了一刀。伤口不深,却刚好挑断了对方的手脚筋,让他没办法站起来再逃跑,也没办法再开枪,只能像废人一样躺在那。

    菜刀砍完人,飞回来之前,还很有灵性地,像惩罚似的,在林宏发用来开枪射击顾长生的那只手上,多开了一个口子。

    完事后,那透明的人影一摆手,菜刀就甩了甩身上沾到的血迹,乖巧地变小,钻回顾长生的口袋里,安静地躺着。

    “鬼?有鬼啊!”瘫在地上的林宏发恐惧地看着顾长生,崩溃大喊。

    早知道大师也会养小鬼,他又怎么敢铤而走险。

    这下是真的危险了。

    看不见半透明人影,以为是小鬼在用那把刀的林宏发后悔莫及。

    而作为在场唯一一个能见到那人影的顾长生,却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刀……刀灵?”

    虽然没听说老爸他们说过这把刀有刀灵。但玄铁大菜刀是灶王爷一脉传承下来的重要法器,用的时间久了,也不是没有生出灵智的可能。

    也许是老爸他们也不知道,也许是这个刀灵才脱胎而出,还没来得及让人知道。

    自从自己出师的那天起,老爸亲手把菜刀交给他,认主以后,哪怕是同为灶王一脉传人的父亲,也没办法再越过自己来操控它了。

    能做到这点的,就只有灶王爷和刀灵。

    祖师爷是不可能降临的,那就只剩下刀灵了。

    自家刀灵这么棒,要不是时机不对,顾长生简直恨不得把它捧出来亲几口。警察来得很快,在林宏发失血过多之前赶到了。

    都动了枪械,在华国,大部分黑帮火拼都只有冷兵器的情况下,这简直就是重案大案了。因为有目击者,还不止一个,林宏发的罪名想洗都洗不掉。

    原本因为同情他,才想扶他起来的那个路人姑娘。还有后来差点被害死孩子的妈妈,以及之前刚好在附近,看到他开枪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武器是林宏发带来的,也是他先动手的。顾长生在他们眼里,只是个感觉格外敏锐,提前发现不对,想要制止悲剧,最后也成功制止了惨案发生的无辜路人。

    虽然不明白最后为什么刀会飞,但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悲剧没发生。

    尤其是,在把人拷起来后,办案经验丰富的警察就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孕妇,他甚至连女人都不是。

    特意把自己伪装成这样,林宏发的嫌疑更重了。

    被骗的姑娘见状,更是后怕不已。要不是被人及时阻止,当时扶起他以后,被对方疯狂袭击的人,会不会就是自己?

    做完笔录,姑娘和孩子妈妈对顾长生那是谢了又谢,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啊,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简单地给林宏发止血包扎了下,一个有医疗经验的警员突然说道。

    “他脸上带着妆,这你都能看得出来眼熟?”旁边路过的警花闻言,去储物柜里把自己的化妆包拿了出来。在林宏发不情愿不配合的情况下,强行卸掉了对方的妆,警花收起卸转水和化妆棉对警员说道:“现在你再看一下,能不能想起来?”

    警员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回林宏发,没了化妆品的掩盖,林宏发的长相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下。

    “这不是那个,林氏企业的掌门人,林宏发吗?”觉得林宏发眼熟的警员还没认出来他是谁,倒是端了杯水进来的另一个警察顺便瞄了一眼,有些吃惊地说道。

    被他这么一提醒,之前的那个警员也一下子想了起来:“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之前不是有一版报纸专门报道慈善企业家的么,上面就有他的照片,说是资助了几十个没钱上学的孩子重返校园。”虽然现在看报纸的人不多,但是为了全面收集信息,警局还是有订报纸的习惯。

    “现在的慈善家都怎么了?”认出他来的警察喝了口水,忍不住摇头:“一个个都这么表里不一。上次龙氏集团的那个,不也是出了名的慈善家,结果暗地里坏事做尽。”

    “行了啊,什么行业都有害群之马,别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审案要紧,都别在这瞎闹了。”负责这案子的刑警队长走进来,示意围着的人都赶紧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刑警队长是特殊部门的人,身兼二职。看到顾长生,他对案子就明白了三四分。等无关人员都出去了,刑警队长这才问道:“又是邪修犯事?”

    一直老老实实坐在旁边的顾长生摇头:“不是,具体情况我给你开个眼,你自己听受害者说,这样比较直观。”章欣雨一直跟在顾长生身后。

    “也行。”刑警队长临时开了阴阳眼后,就带着章欣雨去隔壁间了解案情了

    问完章欣雨,再审问一回林宏发。出来的时候,刑警队长的脸色简直黑得可怕:“无法无天!”

    需要器官就直接把人害死取器官,一点都没把人命放在眼里。林宏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想吃肉了,于是动手杀头猪取下肉煮了吃那样随意,完全不把人当人。

    简直可怕。

    林宏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警察当场抓获,证据确凿。再加上又被会控制玄铁菜刀的小鬼吓破了胆,所以几乎警察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完全不敢有半点隐瞒。

    但大街上拿枪袭击人是一个案子,害人取器官又是另一个案子。前者证据链完整,后者却没多少线索,林宏发却反常地全都吐露了出来。这让原本以为要花费大力气,才能撬开他嘴巴的办案人员们大吃一惊。

    用神威震慑了一把林宏发的灶王爷,深藏功与名。

    不过他也没能藏多久。

    顾长生捧着刀呼唤了半天,也不见刀灵回应。苦思冥想了很久,在警方把从犯冯玉兰缉拿归案之后,顾长生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了。

    之前看见刀灵的时候,就觉得他衣服怪怪的。原本刀灵穿古装倒也没什么,哪怕是现代才生出来的灵智呢,毕竟也是上千年的刀了,审美偏古典些也是能理解。但是现在一回想,再古典,华国那么长的历史,什么款式的古装不能穿?要儒雅有儒雅,要潇洒有潇洒,刀灵怎么就偏偏挑了一款官服似的衣服。

    顶着那么帅的一张脸,偏偏穿得跟个老古板似的。

    不过,这官服倒是看起来有点眼熟。

    顾长生一直没想出哪里眼熟,直到笔录做完,回家以后,顾长生走进厨房,这才发现是哪里眼熟。

    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想不眼熟都难。

    可不就和祖师爷的衣服一模一样么。

    就是那衣服一下子从二十厘米高的手办大小,变成了真人等比,材质又是半透明的,他这才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哪怕玄铁大菜刀是祖师爷传下来的,生出刀灵后,即使心里再崇拜他老家人,也是绝对不敢私自穿同款,这是冒犯。

    想到这一点,顾长生终于意识到,把之前救了自己的那个人影当成是刀灵,是多么大的一个误会。

    一模一样的衣服,还能越过自己这个主人,操控已经认主了的菜刀。哪怕那个人影,看起来比祖师爷的神像年轻许多,帅气许多,也不能改变,他就是祖师爷本尊的事实。

    顾长生欣喜于见到祖师爷的同时,又深深觉得对不起他老人家:“都是祖上传下来的画像不写实,硬生生把您丑化了那么多。”

    这也就算了,想起自己还用丑化过的祖师爷画像去定做塑像拉香火,顾长生就恨不得立马冲到别人家家里把那些神像抢回来,给重新换上新的。

    祖师爷这也太受委屈了!

    好在虽然没办法把别人家请回去的神像偷换掉,但却可以把之前给工匠下的单子改一改。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说不准祖师爷这回特意显灵,就是有意让自己改正这个错误。

    想到这,顾长生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让工匠停工:“过段时间我给你送张新神像过去,到时候你再开工,按新的神像来雕塑。”

    解决掉这事以后,顾长生放下一块心头大石,挽起袖子给祖师爷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上供,以谢救命之恩。

    当晚,一向睡眠甚佳,很少做梦的顾长生,在梦里,突然被人骂的狗血淋头。第二天顾长生揉着额角一脸痛苦地爬起来时,再去回想,却记不清梦里的内容了。

    只记得,似乎是梦到了有人在骂他粗心大意,不够谨慎,太过轻敌。不配做他的弟子!

    等等,不配做他的弟子?!

    顾长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这是被祖师爷托梦了啊。原来祖师爷已经气到了这个地步?

    顾长生刚要好好反省,去祖师爷神像面前忏悔,好让他老人家消气,别再托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你最近做了什么?”顾爸爸在电话那边满头雾水:“昨天祖师爷突然托梦,骂我不会教儿子。我说你小子该不会是欺师灭祖,走上歧路了吧?”按理来说,不能啊,真要这样,就祖师爷那脾气,他还托什么梦?早就直接动手清理门户了!

    顾长生不好意思地屈指挠了挠脸颊,扭头看窗外:“没什么啊。就是昨天做委托的时候,差点受伤了而已。”

    顾长生避重就轻,含糊其辞。

    “真的?”顾爸爸很好糊弄,闻言虽然半信半疑,但也没再深究:“下次自己注意点,以你的身手不应该啊。是不是仗着本事轻敌了?”顾爸爸又教训了两句,这才挂断电话。

    通话一结束,顾长生就忍不住把脸埋进被子里。祖师爷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告家长!

    不过有了这一遭,顾长生下次倒是的确不敢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在遇到林宏发的时候,知道他身上有枪时,他就不应该瞻前顾后。当时就应该更果断点,直接卸掉他的胳膊,这样也就没后面那些事了。

    顾长生爬起床,换好衣服,给祖师爷上了香,又深刻地反省了一回。怕过不了关,还手写了一千字的检讨书烧掉。

    才烧完检讨书,章欣雨就飘了进来。

    “大师。”林宏发被判了死刑,冯玉兰也没能幸免。看着那两人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后,章欣雨了却了一段心事,魂体已经渐渐开始透明。这也是她为什么来找顾长生的原因。

    “我最近隐隐能感觉到一股拉扯力,应该是要去投胎了。但我有些放心不下我父母。自从案子水落石出以后,知道自己看错了人,把害了闺女的豺狼当自己人,他们就过不去自己那一关,整天郁郁寡欢。再这么下去,迟早会油尽灯枯。”

    “我想见他们一面,解开他们的心结。我没那个能力托梦,只好来求您帮忙。”她能力不足,吓吓人,影响人做噩梦倒还行,但托梦这种高端的操作,就没办法了。

    要不然之前她也不至于跟着林宏发夫妻那么久,都还没能成功报仇。之所以让他家孩子做噩梦,也是因为她能力有限,就只能影响到小孩,对精神比较强大人,没多少效用。

    要不然她也不会牵连无辜。

    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章欣雨之所以能滞留人间,其实就是因为身带功德,上天特意给她开后门让她报仇。现在仇一报,她就得去地府投胎转世了。

    看她魂体的样子,要不了半个小时,就得被地府的拉力吸引过去。

    半个小时即使有他帮忙,也是不够用的。

    好在上天对有功德在身的人十分宽厚,这么巧,之前俞知乐给他帮忙,酬劳他点名想吃佛跳墙和开水白菜。开水白菜这会用不上,但佛跳墙却是正合适。

    昨天晚上回来后他就开始做了,因为麻烦,他准备好了材料,一次性做了许多份。这会匀一份出来并不难,正好能用。

    佛跳墙又名福寿全,小小的一钵,有福又有寿。顾长生揭开盖子,奇异的香味没了阻挡,肆无忌惮地弥漫出来,霸占住整个屋子。

    “左右随侍判道理,善罐半满丝缕缕,恶罐寥寥毫无几……福气满盈泽家人,阳寿不加阴寿长。”

    随着顾长生的念颂,空气中的香味,被一丝丝地收拢回瓦罐内。明明没有盖上盖子,里面的香味却没再泄露出一分。

    章欣雨按着顾长生的示意飞到佛跳墙上方,只见顾长生右手掐了个十分优美的法诀,瓦罐里的香味就像是得到了指引一样,凝聚成一线,主动飞到了章欣雨面前。章欣雨下意识地张开口,本能地把香气吞食入腹。

    “一瓦罐的佛跳墙香气,就只够你多停留一天。明天这个时候,你还是会被拉去地府。”

    “足够了。多谢大师。”她并不贪心。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你拿不了东西。”顾长生找了个篮子把装着佛跳墙的那个瓦罐放进去:“虽然没了香味,不过这坛佛跳墙滋味还在,吃起来并不会变难吃。给你家人送去,你父母吃了以后,就能受到你身上功德庇佑,增添福气。”

    “至于功德是什么这不重要,”顾长生懒得解释,毕竟说得再多,解释得再清楚,明天章欣雨一投胎就什么都忘记了:“反正是好东西就对了。”

    章欣雨没做过什么大好事,她身上的那些功德,如果不出意外,是她捐献器官,帮助了许多人改变命运得来的。虽然碰见林宏发夫妻俩是倒霉了些,但这世界上坏人还是占少数。其他有幸配型成功的患者和他们的家属,都十分感恩。哪怕是林安寿也一样,顾长生能明显地从章欣雨身上看到,属于林安寿感激的那一部分功德。

    到了章欣雨家,虽然是生面孔,但顾长生在说了几个章欣雨和她父母之间平常相处的细节后,就顺利地以章欣雨故友的身份敲开了章家的大门。

    “我是开私房菜馆的,欣雨生前和我说过,想带你们去我那边吃一回菜。我店里最招牌的就是佛跳墙了。”顾长生把篮子放下,提起瓦罐放到桌子上打开盖子:“我知道得太晚,没能来送欣雨一程,叔叔阿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也算是完成欣雨的遗愿。”

    章家夫妇听了,笑容酸涩。老两口私底下还以为,顾长生是闺女喜欢的对象呢,要不然也不会知道那么多。

    两人分着把一钵佛跳墙吃得一干二净,连点汤底都没留下。送走顾长生后,老两口突然觉得有点犯困,就躺到床上想要午睡。

    梦里,闺女还和活着的时候一样,那么好看。

    从梦里知道了一切,原本还以为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不得真。谁知道醒来后就听到枕边人说:“我做了个梦。”

    “你也梦到闺女了?”

    老两口把各自的梦一说,发现一模一样,就知道事情是真的。心知他们误会了大师的身份:“幸好没直接说出来,不然多尴尬。”

    想到梦里女儿交代的,夫妇俩连忙爬起来翻存折。大师辛苦一场,帮了闺女那么多,总不能还让人家连报酬都拿不到。他们夫妻俩都是半入土的人了,又能花多少?退休金够活了。

    章家夫妇给的酬劳很丰厚,账上的钱,大头给了顾长生之外,剩下的全都捐了出去。因为知道了功德这个说法,他们就希望多做点好事,能让女儿在下辈子过得好点,不要再遇到人渣。

    也不知道是那钵佛跳墙的作用,还是好人有好报。老两口虽然丧女,晚年却不凄凉。接受了章欣雨捐赠的人,时常过来探望两人,一直照顾他们。夫妻俩无病又无痛,再活了二十多年后,这才在睡梦中齐齐离世。

    在民间,这样的结果,算是喜丧了。

    托完梦,章欣雨没再抵抗,第二天就顺利去地府投胎转世。

    顾长生离开章家后,又联系到刑警队长,了解了下林安寿的情况。说来说去,这孩子其实没什么错。他父母虽然爱他,但也害了他。顾长生私心里并不想他因为父母的事,一时想不开走上歧路。

    “林宏发死前,都安排好了。家产全部变卖换成现金,一部分赔偿给受害人家属,另一部分成立安寿基金会。基金会由他信得过的人和我们几个警察一起监管,以后林安寿生活需要的钱财就都由基金会承担。考虑到那孩子孤身一人,我们局里的人也会定期去看望他。”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林宏发做事之前要是能代入别人家的父母想一想,也就不会这样了。”都是当爹妈的,谁家孩子不宝贝?!

    这事算了结了。顾长生佛跳墙做得有点多,分了一部分给俞知乐之外,剩下的他一个人也吃不完,索性带去店里。

    东西放在后厨,顾长生才在店里客串了一下午服务员,突然就有帮厨跑过来说:“小老板,店里好像进了老鼠,最近总是少东西。”

    顾家柴火灶的福利很好,员工想吃什么从来都是不缺的,全免费,压根用不着偷吃。外人又进不去后厨,所以哪怕店里卫生一直做得很好,不可能进老鼠,但厨房突然少了东西,也就只能往这边猜测了。

    “老鼠?!”顾长生听到这话,比谁都吃惊,以他的五感,要是真进了老鼠,不可能没感觉啊。难不成现在的老鼠都这么聪明,知道避开他走?

    “少了什么东西?”

    听到顾长生问,帮厨掰着指头数了数:“大前天丢了两只扒鸡,一份糖醋排骨,一道清炒时蔬。前天丢了两碟子豌豆黄,一碗凉糕,还有一瓮冰镇的绿豆汤。昨天不见的是两个烤猪蹄,三盘子白灼虾,一条鱼。今天没的是两样汤,一道海带排骨汤,一道杂菇汤。对了,还有小老板你中天刚送过来的佛跳墙,转身的工夫就少了一钵。”

    “其实几天前我们就发现厨房里东西在变少,但是之前我们还以为记错了呢,就没放在心上。”帮厨忍着心痛继续说道:“这不是你今天难得动手做了佛跳墙么,以前你都嫌麻烦不肯做。小老板你的手艺比店里其他主厨好上一大截,大家都不用吃,一闻就知道差距,所以定价也比较高。有几钵都是有数的,我们都给挂上木牌子,限量着卖。牌子上标着数字,卖的时候,也都是按顺序来,所以少了一钵就特别明显。”

    “这种用贵重食材做出来的东西,我们肯定是不会记错的。现在后厨安排了几个有空的,一人盯着一瓦罐佛跳墙,都不敢分神,就怕一个疏忽,再被老鼠给偷吃了。小老板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还有这事?

    要真是老鼠,那老鼠未免也太嚣张了些。

    不仅嚣张,看样子,还特别懂行。这才几天,就吃遍了他店里的美食。

    顾长生觉得不太对,索性招手让其他人接手自己的工作,他好跟帮厨回厨房看看情况,探个究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