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六碗面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4章 第六碗面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吃过饭后,扔下俞知乐在家刷碗,顾长生揣着玄铁菜刀就直奔医院。

    龙家起家的时候就不大清白,后来子孙不成器,吃喝女票赌,偷税漏税,干的坏事就更多了。上面早就在查他们,这也是龙老爷子铤而走险的原因之一。

    什么都准备好了,警察随时可以抓人。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被龙家藏起来的邪术士。在不知道对方深浅的情况下,特殊办案人员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事情这才拖到了现在。

    好在有顾长生,顾大师果然高风亮节,居然主动要求帮忙。完全不知道内情的特殊部门负责人心中十分感动,决定回去以后就跟兄弟部门打个招呼。下次还有什么聚餐啊,招待外宾之类的事,都把地点安排到顾大师开的私房菜馆里,给大师创收!

    作为高武力值人员,顾长生的任务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弄死或者重创那个爱躲躲藏藏,在暗地里搞事的邪修。

    龙家财大气粗,在全国各地都有房产,光是a市,就有十来套。真要躲个人,哪怕现在到处都是监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找不到邪修人在哪,顾长生也不着急,反正他找得到苦主在哪就行。

    医院里,已经摆脱了霉运的娄厚德还没出院,身受重伤的他,依旧老老实实地躺在病床上。公司和龙家的合作已经吹了,暂时也没什么大项目。不需要他亲自带伤上阵,因此娄厚德倒是难得过了段悠闲安逸的日子。

    顾长生进门的时候,柯婉正眉目温婉地坐在病床边,给娄厚德挑鱼刺。自从娄厚德出事后,她就落下了点毛病,看什么都觉得危险。像鱼这样多刺却又有营养的东西,在递给娄厚德吃之前,都会仔仔细细地处理一番。

    “顾大师。”看到顾长生,柯婉连忙放下手里的筷子,热情地站了起来迎过去:“快坐快坐。”说着,还去旁边洗了一盆水果出来。

    “不用这么折腾,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想请娄总帮忙的。”

    “什么忙?顾大师您说,能帮的我老娄绝不说二话。要是我能力有限,那也能给您想想辙。”对陌生人,娄厚德都能秉承着助人为乐的思想,更何况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原本他就愁着该怎么报恩,这会顾长生主动送上门来,娄厚德早做好了要竭尽全力的打算。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之前算计你们的那个邪术士还没抓到,想找娄总您要两根头发作法。”娄厚德祖辈行善,功德深厚,又是苦主,用他的头发最快最好最有效。

    “这算什么帮忙?这分明就是顾大师您在帮我们的忙。”报恩的打算落了空,娄厚德有些失落。不过一想到能直接一气解决掉暗地里的邪修,这点儿失落也就跟被风吹走的灰似的,眨眼不见了。

    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不过当下,还是解决在暗地里窥视的毒蛇最重要。娄厚德连忙拔了两根头发,交给顾长生:“大师,两根够吗?要不要再来点。”他头发挺多的,再拔几根也不影响什么。娄厚德有心多贡献点力量。

    “足够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多厉害的邪术士。”更何况还被祖师爷重伤了一回,就更不成气候。顾长生接过头发,放在手心里:“左右随侍判道理,善罐盈盈功德盛,恶罐满盈无可赦……千里追寻不轨迹,黄泉路上送君行。”

    顾长生懒得找人,索性借着娄厚德身上和对方相连的因果线,直接反击过去,为苦主讨个公道。

    这个公道不仅是为娄厚德讨,也是为所有被那个邪术士害过的人讨。

    邪术士害过多少人,做过多少恶事,恶罐都会一一给他记录清楚,顾长生念完咒后,对方就会受到惩罚,经历一遍他自己用来害人的手段,直到死去,被阴差带走为止。

    死亡对他这样的恶人来说,从来不是终结。而是新一轮受惩罚的开始。

    顾长生之所以选这个术法,除了想了结掉邪术士之外,也是觉得娄厚德好好的一个大善人,有这么个经历实在是太倒霉,想借机送点好处给对方。

    恶罐记录人做过的坏事,给与惩罚。那么相对的,善罐也就会记录人做过的好事,赐予福气。娄厚德做的好事可不少,顾长生才念完咒,娄厚德就觉得自己不疼了。

    骨折过的胳膊腿,还有被捅了才缝合没几天的刀口,都跟好全了似的。要不是还上面打着石膏,包着纱布,他都以为这是自己在梦里受的伤。

    “大师,您不是在作法缉凶吗?怎么我这身上……”

    顾长生把手里的头发灰烬倒进垃圾桶,闻言直接解释道:“顺手给你止了疼。不过伤口还是要养,上药什么的和以前没两样,只是不疼了而已。嗯,还有接下来的两个月,你可能运气会特别特别好。”

    所以发生了什么好事都别吃惊,哪怕天上掉金子,正好就掉在你面前也不是不可能。

    顾长生的言下之意十分明显,娄厚德好歹是个生意人,察言观色这点技能还是有的,见状哪还会不懂。

    他只是被折服了,更佩服了而已。

    轻描淡写就把事情做完做全,一下子解决了这么多事,顾大师比他以前听人吹嘘过的那些大师厉害多了。

    娄厚德决定出院后,一回家就好好地给灶王爷上柱香,求他老人家保佑。

    一个弟子都这么厉害,更何况已经成了神明的祖师爷呢!

    解决完这事,顾长生带着始终没派上用场的玄铁大菜刀打道回府。

    那邪修坏事做尽,手下沾了许多人命,所以这会都用不着顾长生补刀,就已经变成孤魂野鬼被阴差扣上锁链带走了。

    出了病房门,还没走两步,顾长生就遇到了熟人。

    方博衍正推着个老太太经过。

    好歹也是曾经的顾客,想到方博衍一出手就是一百万,这样大方的客人可不常见。

    顾长生对他印象深刻。

    顾长生决定打个招呼,维持维持一下关系,这样下回对方要是再遇到什么事,不就能第一时间想到自己了么。

    “顾大师。”顾长生还没来得及开口,方博衍就先问好了。

    “方总这是?”顾长生看了眼坐在轮椅上似乎睡着了的老太太:“老人身体不好?”

    方博衍点头:“也不算太严重,就是有点老人病,折磨人。”

    “你家里不是请了灶王爷吗?回去让老人拜拜,多少有点用。”顾长生现在想起来都还心痛,祖师爷他老人家的金身啊,硬是变成了一张画像。

    听到顾长生这么说,方博衍也没问拜灶王爷还有这效果,直接就答应了,说道:“好。”

    两人毕竟不熟,顾长生勉强搭了几句话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告别:“我来看个朋友,有个朋友住院了。已经看完了,就先回了。不耽误你们时间,希望老太太早日康复。”

    提到朋友,没走两步顾长生突然想起个事,连忙跑回去叫住方博衍:“方总,你和龙腾集团没合作吧?”

    “龙腾集团最近不太好,有合作的话您还是早做打算。”

    要是正准备合作,那趁着没签合同赶紧撤。顾长生满脸都是这个意思,面对这样直白的关心,方博衍严肃的神情稍微缓和,露出了点笑意:“多谢提醒。我和龙家没什么交情。”

    所以就是没打过交道也没合作的意思?

    顾长生放心了,看来这个老客户的财力还是有保证的,下次再找上门时,出手应该也不会变小气。

    再次告别后,顾长生才出医院门,就接到特殊办案人员的电话,表示一切顺利已收队。

    顾长生能想到方博衍可能会成为回头客,就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再来。

    才在医院里见过没两天,对方就主动送上门了。还买一送一地带了个看起来,比他小一两岁的,长得特别帅的年轻人。

    “这位是顾大师。”方博衍为双方介绍道:“这是我堂弟,方衍之。”

    兄弟俩长得还挺像。

    “你堂弟看起来有些眼熟啊。”不是和方博衍长得像的那种眼熟。顾长生打量了两眼面前这个,帅得闪闪发光的小伙子。愣是没想起来之前在哪里见到过。

    “大师好。你也许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我。”小伙子很开朗。即使有些苦恼,脸上的笑容还是十分灿烂。

    “我堂弟是个演员。”

    顾长生恍然大悟,难怪这人长得眼熟,名字听起来也耳熟。上个礼拜他才在手机推送上看到过他的花边新闻,说是新生代小生方衍之家境不俗,疑是富二代娱乐圈玩票。

    “你堂弟这是怎么了?”方衍之的脸色是有些晦暗,但顾长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就是有些鬼气,不过也没鬼跟着啊,家里闹鬼了,地缚灵?”

    不会和他堂哥一样的遭遇,这么倒霉吧?

    “也是,也不是。”方衍之垂头丧气:“我估计是被我哥传染了霉运。之前一直好好的,最近在片场拍戏的时候,突然就见鬼了。那鬼还一直缠着我,让我给他烧钱。我想着烧点也没什么,反正纸钱又不值钱,他一个鬼在底下没钱花确实也难。”

    “谁知道烧了一次,对方就彻底不走了,天天跟着我,念叨着让我再烧。我拍戏的时候跟着,我吃饭的时候跟着,就连我上厕所都跟着。今天要不是来找您,大概是因为您在这,他不敢进小区,我都没法自由。其他时候,他就跟发现了丈夫偷情外遇的正室似的,天天寸步不离地盯着我。”

    “这也没什么,反正他是男鬼,跟就跟了,看见什么我也不吃亏。就是吧,我拍戏的时候他总做些鬼脸,弄点什么小动作,折腾得我老出戏。”方衍之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后,简直句句血泪:“这周我都被导演骂了四回了!”

    这周才过去一天多。

    这也太惨了点。

    “这也就算了,最开始他还只是捉弄人,不让我好好拍戏。”方衍之脸上没了笑容,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现在,他变本加厉了。”

    作者有话要说:  越写越发现,我这是本不恐怖的灵异文啊233

    hiuying扔了1个地雷

    谢谢地雷,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