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三章 罪恶滔天(一)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四七三章 罪恶滔天(一)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韩娱之张三     第一起案件算起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李力胜和李来旺跟在李晚秋后面已经混了一段时间了,他们的活动地点主要在李晚秋做生意的地方——h市和l市,这两个地方的竹木炭市场大,附近几个省做这方面生意的都往这里跑。

    李晚秋在这两个地方是以做木炭生意为主,其实他做这个生意就是赚差价,把金水县榔树镇或与锦阳县相邻乡镇的木炭运到这里来买给这里做这方面生意的老板,再由这里的那些老板以批发价卖给四面八方来的货主,而这些四面八方来的货主都是带着现金来提货。

    李晚秋很有心机,他带着李力胜和李来旺的目的是想作案,但他并不急于作案,而是每次把货处理后,就带着他们在市到处观察,主要是观察外地提货的人拿出来的都是一大扎一大扎钱,让他们看着和自己一样眼馋手痒,他这样做是想把他们俩的作案欲望提升到极点之后才真动手。

    李力胜和李来旺开始并不知道李晚秋为什么迟迟不动手,眼看就要过春节了,可一笔横财也没有发,除了跟在李晚秋后面搞点吃的,口袋里一个子也没有。

    一天,李晚秋又带他们在市场观察了两个多小时,在回家的路上李来旺受不了了,说:“老大,你带我们光看不动手,钱又不能主动跑到我们的口袋,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发财呀?”

    李力胜接着说:“是呀!我真想把那些人口袋里的钱马上变到自己口袋里。”

    李晚秋听他们这样说很高兴,他的意思就是把‘我叫你干变成你主动要干’,这样三个人以后就能完全一条心了。他边开车边笑着问:“你们等不及了?”

    李力胜和李来旺都搓了搓手,李来旺说:“早就想干了,就按你以前对我们讲的办法,找个外地货主谈,把货价讲的低低的,我就不信他不来我们榔树?”

    李力胜帮着说:“是啊!他们在市场上那么讨价还价,老板们才让他们一点小利,我们出的货价比这些老板低许多,他们肯定会要的。”

    “那也不一定。”李晚秋看了他们一眼说:“他们也知道我们那的木炭质量不错,价钱也比l市和h市低,你们知道不得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到我们那里去买,也不要我们送的货呢?”

    李来旺和李力胜听了都摇了摇头,李晚秋接着说:“不直接到我们那里去买关键是l市和h市的交通方便、市场大,来去方便,想要什么货,要多少立即就有,钱一交货就拉走了。不像到我们那里,一是交通不方便,车子大了连个调头的地方都没有;二是木炭砀小,一车货要几个木炭场供货才能装满,有时为了一车货还要等一两天,不顺的时候等一个星期都有可能,这车子都是他们租来的,空等一天就是钱,你们说出低价,炭价是低了,可车子租金多了,相比可能损失还要大,所以,你们光说有低价木炭吸引不了他们。另外这些人也不会直接要我们拉来的货,原因是我们的车小,拉的货也少,三四车不够他们装一车的,关键还不是这个,关键是h市和l市的市场形成了一个不是规矩的规矩,那些批发老板只要知道有人在市场外面收货抢他们的生意,就不再卖给他们了,为了长期合作,那些外地来买木炭的宁愿高点价从那些老板那里买,也不在市场外面收。”

    李力胜和李来旺同时点了点头,李晚秋笑了笑又说:“你们放心,既然大家都这么想干了,我有办法。”、

    李来旺一听说有办法,立即露出了笑容说:“老大,有办法就干!不然过年费怎么解决呀!”

    李晚秋看了看他们突然严肃的说:“这是要杀人的事,不是杀鸡,你们真的敢干吗?”

    李来旺抢着说:“我才不怕呢!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自从你经常和我们讲这个事以后,我都想过无数边怎么能一下子把人搞死了。”

    李力胜点点说:“我也是。”

    李晚秋更高兴了,因为他经常给他们灌输这方面的事,就是锤炼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免得真作案时吓破了胆。开心的说:“那我们春节前干一票。”

    李来旺和李力胜一听,高兴的差点在驾驶室里跳了起来。

    几天后,李晚秋就带着李力胜和李来旺拉一车木炭到了h市的大市场,下货后,三个人就到处转,李晚秋发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外地人到处打听木炭的价格,他一看就知道这人第一次来这个市场,因为常来的货主都知道,h市整个市场木炭的公开价都一样,只有新来的人才这样做,他记在了心里,并暗暗的注意起这个人。

    吃过中午吃以后,李晚秋发现那个上午打听木炭价格的人还在市场内转,于是他就想着怎么和他搭讪上。

    快三点钟了,李晚秋见那具打听木炭价格的人站在大市场出口边抽烟发愣,他叫李力胜和李来旺呆在一边,自己假装有烟没火,漫不经心的走过去向他借个火。

    烟点燃后,李晚秋很自然的和这个人搭讪起来,没有聊几句就得知:这人果然是来买炭的,是一个人出差来这里为所在的乡镇企业买一批木炭,只是这里的价格高于厂长交待的价格,并且不管货好货坏价格都是一样的,正想着是马上打电话向厂长汇报一下这里炭的行情呢?还是去l市市场看看再说。

    李晚秋凭他的经验及对这个人的观察,认为他身上肯定带了不少钱,关键是这人身材不高,体质一般,虽然善于理财能吃苦,但在外跑的经验不多、精明程度不高。他心里暗暗认定:这个就是他理想的目标。根据这个人的心理,于是他告诉他说自己手上有一批好货,正准备送l市市场去,如果他想要话可以跟他去看看货,并且说看了货如果不满意,明天跟他的车再去l市。

    这人听后虽然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决定不跟他去,李晚秋笑笑也没有勉强,只是顺手一指门前面的农用车说:“那是我的车,经常送货到h市和l市市场,你想买比这里批发价还便宜的货不进山肯定买不到,我明天送货到l市去,到时你可以看看我送过去的货的质量。”

    李晚秋说着就向他的车子走去,这时李力胜和李来旺假装刚碰到似的走过来跟他打招呼,李晚秋故意大声说:“你们怎么背着我来这里了,你们的货给我没有吃亏吧!我只是赚了点辛苦钱。”

    李力胜也故意大声说:“来这里买木炭的真傻,我算了下账,直接去我们那里买就路远了点,每担要节约近五块钱呢!可他们宁愿来这里买,也不愿意到我们那里去,其实我们的货在这里是最好的。”

    “谁说不是呢!这些买木炭的人想不通也没有办法。”李晚秋说着故意叉开话接着说:“你们跟我回去吗?”

    李来旺哈哈哈的笑着说:“当然跟你回去,还能省个路费呢!”

    说着他们三个人就往车边走,和李晚秋搭讪的那个人听了他们的话果然动心了,急忙跑过去拉住李晚秋说:“我想去看看你的货。”

    李晚秋看了眼李力胜和李来旺不好意思的说:“我其实没有货,刚才讲的货是这两位炭场老板的,我只是从他们手上贩过来赚点辛苦钱。”说完他故意指了指李力胜和李来旺对这个说:“真好,你给我评评理,我前几天就对他们说这里不管货好货坏,只要木炭还过的去价格都是一样的,他们还不放心,说他们的货好,价格肯定高,认为我把货拉到这里多赚了多少钱似的,背着我跑来打听市场行情,你说好笑不好笑?”

    这人立即帮李晚秋说:“这里不管货好货坏,收的价都是一样的,批发出去的价格也是一样的。”

    “我说的没有错吧!”说完他对李力胜和李来旺说:“是这样,这位老兄说这里的炭好坏不分,价格也高了。我近来两头跑感到太累,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正想把你们货卖给他,只是想从中赚个小差价,不用两头跑了。”

    李力胜笑着说:“你是想拿我们两的货做无本的买卖啊!行,有钱大家赚,只要按原来谈的价钱,把我的钱给我了,我没有意见。”

    李来旺心里窃喜,但也一本正经的说:“我也没有意见,这样大家都好。”说着拍了拍买炭人的肩膀说:“他不但买了好炭,还能省不少钱。”

    买炭人决定跟他们一道去看看,于是四个人挤进了小小的驾驶室。

    路上李晚秋为了让买炭人放松戒备心理,故意讲了几个黄段子,引的大家哈哈大笑,果然这一招不但让买炭人放松了警惕,很快把他们当成老熟人似的一起有说有笑起来。

    当车行驶到金水县榔树镇境内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在一个大转弯处李晚秋突然刹车说:“解过手。”说着就到公路边的一块小平地上小解起来。

    李力胜和李来旺也跟着跳下车,走到那个平地上解手。

    车子跑了两个多小时,买炭人看他们都下车方便,就跟着下了车,跑到李晚秋边上方便起来。

    李晚秋方便完说:“马上到了。”

    李来旺和李力胜其实根本没有小解,而是听李晚秋的指令。

    李晚秋的说音刚落,他们就站到了买炭人的后面,李来旺从背后抽出一根一尺多长的镀锌管猛击买炭人的头部,那知道买炭人感到后面有人似的,边尿边转身看后面,看到李来旺手中的东西挥下,来本能的一让,镀锌管落到了肩膀上,吓得大叫一声救命就准备往公路上跑,这一叫可吓坏了三个人,李力胜冲上去一把抱起他,用全力一下把他摔倒在地,接着用镀锌管猛打这人的头部,李来旺第一下没有打到这个的头感到很失败,也上来疯狂的对着这人的头部打,可这人趴在地上本能用双手护着自己的头大喊大叫起来,可没有叫几声,这人不动了。

    李晚秋知道这条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走,最多就是有很少的汽车经过,而这时车子来都有灯光,两边车子一来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看看两边没有车子来,见那个人也不叫了,不慌不忙的说:“你们把他翻过来看看死了没有。”

    李力胜和李来旺刚才打的时候还不怕,现在人不动了反而怕了起来,都没敢马上上去,李晚秋发火说:“你们还不快点检查一下。”

    李力胜和李来旺听了都吓的一跳,两人上前把买炭人翻了过来,没想到翻过来后,买炭人长长的哼了一声,这一哼把他们两都吓的往后一坐,李晚秋走过来说:“做这种事心一定要狠,不然就不要做。”说着他也从背后抽出镀锌管对这个的头部狠狠打了几下,这人彻底不动了。于是说:“把他身上的钱全部搜出来(当时只管要钱,别的东西都放进了这人的口袋)。”

    钱搜完后,李晚秋说:“把他抬到车上去,用雨布盖起来。”

    之后他们三人趁天黑把尸体运到了李晚秋家现在的房子后面那个山头的另一面,挖了个坑埋了。

    毕竟是第一次作案,三个人都害怕,只是怕的方面不同,李晚秋怕作案时被发现、作案后被查出来,至于死人他一点也不怕。而李力胜和李来旺怕的是下手半天人没有被他们打死,以及人死后的那个样子。上下车尸体是他们俩个人抬的,上山也是他们先后扛的,所以他们眼前总是那人血糊糊的脸。

    李晚秋当然知道他们在做的过程中心里怕的要死,才那么慌乱,也知道他们看到被打死的人的样子怕,可他就是要让他们做,他认为要只有这样才能把他们的胆子练大心练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