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0七章石磊又怒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四0七章石磊又怒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姚昌盛其实也在想高利民问的这个问题,他正在脑中把两个案件作比较,从中寻找共同点和不同点。锁着眉头对高利民说:“做生意不论是正当的或不正当的,都是以获得最大利益为目的,所以我认为有三种可能:一是强行的买卖;二是诈骗;三是盗或抢。”

    高利民点点头说:“有道理。”串并案虽然让他激动了很长时间,但他冷静下来后,经过认真的思考感到有许多方面无法理顺,甚至让他感到糊涂,说:“姚局,串并案是要讲科学的,这两起案件从凶手的作案手法上看确实能串并,但我还是想不通,前面那起案件李晚秋明显没有作案时间,难道是李力胜一个作案?另外李来旺原来是他们的合伙人,为什么要杀他呢?”

    姚昌盛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说:“问的好!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杨党委并没有真正的参与七年前那个案件的办理,他是一个有心人,很会走群众路线,哪怕是群众的议论,只要对侦破案件有帮助都会一查到底,以前他按排周杰在查这个案件我都不是很清楚。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对我说,对李晚秋和李力胜的怀疑,是他听到了群众的议论后安排周杰调查的,并且做了不少工作,只是调查后重要证人,原街道居委会主任钱大理不知去向、甚至一家人都找不到,以及受害人不知到底是谁、也不知道是哪里人,再说这个案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导致无法再查下去。现在凶手不管是不是李晚秋或李力胜,我觉得确实值得一查,根据杨党委的分析,他们作案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如果是李力胜作案,李晚秋也是知情人或者说就是他主使的。因为在这几个合伙做生意的人中,他是头,是主心骨。说来惭愧,这个案件发生时我在榔树派出所当指导员,并参加了这个专案组,当时都没有对他们作深入的调查,接着又分管刑侦工作这么多年,但对这个案件的情况还没有杨党委熟,问心有愧啊!要串并案,这两项工作仍然是我们目前的重点,要说作案动机我分析还是为了财,很可能是李晚秋他们吃了受害人的货,受害人找上门了,他们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或者为了吃掉他的货,把他骗来杀了他。”

    姚昌盛说到这喝了口杯中的白开水接着说:“至于李来旺被害一案,李晚秋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我还没有想清楚,但李来旺为什么突然不和他们做生意了?这可能是个关键性的问题。搞清了这个问题,也许就搞清了动机了。”说到这他喝了口水接着说:“李晚秋这个人看上去好像很和善,做事稳重,其实他的内心很强大,并且还恶的很,这不是我说的,走访中一些人的反映就印证了这一点,说他人聪明、做生意有头脑、但发火时眼神中带有一种吓人的杀气,和他合伙做生意的人都怕他,包括那些炭场的老板也让他三分。我只是认识他,没有和他真正接触过,但我感觉他文化程度不高,但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他真要作了案,没有一定的证据很难把他送进看守所。”

    高利民认为姚昌盛分析的很对,他想了想说:“你说的很对,两起案件都是他们做生意回来后当晚发生的,是巧合还是他们故意这么安排的呢?”

    姚昌盛说:“我怀疑是李晚秋故意安排的,因为他已经把一切该安排好的都安排好了,回来就动手,就是查到他们头上,他已经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不是他们做的。”

    高利民说:“那也太狡猾了。”说完他脑袋里突然跳出‘杀人灭口’四个字,脱口说道:“难道是杀人灭口。”

    “对。”姚昌盛见他也能这么想很高兴,笑着说:“中午吃饭的时候杨党委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只要是李晚秋他们干的,说明他们内部肯定出现了问题,并说两种可能性最大:一是分赃不均产生了矛盾,并且这个矛盾可能严重威胁到了李晚秋他们,所以他们不得不杀了他;二是不服李晚秋产生了矛盾,而李晚秋认为他是个不可靠的人,活在世上迟早要出事,于是起了杀机。但他又说情况没有搞清楚之前,并不能排除其它原因。杨党委还认为:这两起案件要是李晚秋主使干的,那他们就不是普通的犯罪团伙,可能在外地还作了大案。当然这一切只是分析,目前我们手上一点证据也没有。”

    高利民越来越从心底佩服杨前锋了,说:“杨党委在文明办工作真是浪费人才,也不知道石副县长是怎么想的?”

    领导之间的事姚昌盛不想多说,于是他把话题叉开说:“石副县长可能过两天要来看我们的工作进度,还是继续搞我们的工作吧!”

    接着姚昌盛和高利民商量决定:一组人专门围绕李晚秋和李力胜等五人开展工作;一组人专门查钱大理一家人的去向;一组人专门围绕李来旺再进行深入调查;一组人赴h市等地查李晚秋他们生意上的顾主。

    石磊得知榔树杀人案件能串并案后很高兴。由于城区频发械斗伤害案件,建筑行业因各种矛盾也引发了不少群体性事件等治安问题,县里主要领导对此很不满意,要求公安机关加大打击力度,尽快还百姓一个安定祥和的阳光城。因此他近来坐阵阳光派出所,从治安、巡警抽调了一批警力重点整治城区,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榔树案件。通过一周的工作,城区抓了一大批人,治安形势迅速好转,他的心情也大好,于是下午下班前突然来到了榔树派出所,看所有的人都忙案件去了很欣慰,于是打电话把正在村里调查走访的姚昌盛和高利民叫了回来。

    姚昌盛和高利民回来后,把近期的工作安排和工作进展情况向他作了汇报,石磊听完汇报后认为侦查方向是对的,特别是成功串并案有望能把案子搞活,同时对专案组采取的侦查措施也给予了肯定……,最后提了几点要求。

    由于城区整治效果明显,榔树案件又成功的串并案,所以晚上榔树镇政府招待吃饭时,他放量喝了不少喝,结束后他又到了专案组,这时专案组的人又全部出去工作了,只有林小雄带联防队员在派出所值班室里值班。

    石磊看到这个情况心情极好,就和林小雄聊起了所队的工作,接着又聊到李来旺被杀案件时,他高兴的说:“这个案件要是能成功侦破,串并案就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林小雄一直很佩服杨前锋,因为他听朱东和高利民讨论案件时得知串并案是杨前锋提出来的,所以很自然的说:“那杨党委又立一功了。”

    石磊本来很亢奋,突然听到杨党委三个字把脸立即一放下来问道:“杨党委怎么又立一功了?”

    林小雄不知道杨前锋打过招呼说这事不要让石磊知道,更不知道石磊对杨前锋有意见,看石磊听了他的话突然不高兴,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他习惯性的捏着左耳坠说:“我……我听说串并案是杨党委提出来的。”

    石磊本来就喝了不少酒,一听又是杨前锋提出来的,气的一拍值班室的桌子说:“文明办还不够他忙的?真是多管闲事。”说完迅速站起来大步走向了他的专车,上车后猛的关上车门,驾驶员小钟按了下喇叭,车子一溜就走了。

    石磊这一举动太突然,林小雄站在值班室门口看着远去的车子感到莫名其妙,心想自己没有说错什么话呀!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呢?本来就是杨前锋想到串并案的吗?难道是他酒喝多了失态?他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值班室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的经过,林小雄突然醒悟过来,原来石磊是对杨前锋有意见,他感到很奇怪,心想石副县长怎么对杨党委有这么大的意见呢?他怎么也想不通。于是他让联防队员坐在值班室,自己到了他的所长办公室,他很想知道原因就顺手拿起电话,真准备按杨前锋的手机号码时,又想:这事怎么问他呢?他又把电话放下。就在这时姚昌盛和高利民回来了,姚昌盛走进所长室就问:“石副县长呢?”

    林小雄站起来捏了下耳坠说:“走了。”

    因为专案组的人就在派出所食堂就餐,镇领导听说石副县长来了就要专门请他吃饭,本来也叫姚昌盛等人去的,因晚上有事就没有去了,石磊临去吃饭的时候对姚昌盛打了招呼,说他吃了饭就回专案组商量一些事,所以姚昌盛和高利民吃了饭就开展工作,工作一完就赶回来了。听说石磊走了说:“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林小雄摇摇头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只是……。”

    姚昌盛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说:“只是什么?”

    林小雄本来想忍住不说的,姚昌盛这么一问还是忍不住的说:“只是他走的时候很生气。”

    姚昌盛问:“为什么?”

    林小雄不停的边捏他的耳坠,边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姚昌盛往沙发上一靠,叹了口气埋怨道:“你怎么在他面前能说串并案是杨党委提出来的呢?”

    林小雄委屈的说:“我哪知道呢!要知道他会生这么大的气打死我也不说。”说到这他好奇的问:“石副县长为什么对杨党委有这么大的意见?”

    高利民也不解的问:“是啊!怎么对他有这么大的意见呢?”

    姚昌盛站起来把手一挥说:“难得和你们讲这些。”说完抬头看到洪力飞站在门外说:“洪副局长怎么来了,快进来坐。”

    洪力飞知道姚昌盛还带着专案组的人在继续工作,并且把这个案件和上次那个案件串并上了,由于近来全市多个县发生了大案,没有时间来,今天在锦阳县公安局有事,办完事很想到专案组看一看,于是绕道来到了榔树,没有想到的是让他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因为他上次在阳光责任区刑警队就已经发现石磊对杨前锋不满意,对杨前锋提出的正确侦查思路也不想采纳,后来他虽然同意了,那是在自己的坚持下勉强同意的。本来想这是工作上的分歧很正常,可今天一听并不是这么回事,于是他了解了专案工作的进展情况后,特意把姚昌盛叫到了他的车上,进一步了解石磊和杨前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洪力飞了解了情况后,本来想去找石磊谈谈心的,可他一想这时候去不适合,还是过几天让他冷静下来后再找他好好谈一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