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七章12.25案件(三)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二九七章12.25案件(三)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杨前锋边走边看手表上的日历对孙小清说:“今天是星期六,最好我们明天来和教徒们见见面,看到底是些什么人?”

    孙小清个子一米七左右,身体不胖,但走路时身体总是习惯性的有点晃动,他笑着说:“我问了村长钱小豪,他说这些人都是弱势群体,不是有病的就是身体多少有点残疾的人,要不就是家庭有什么不幸,反正都有点问题,他认为这些人都是本分的老实人,来这里也只是找点精神寄托,绝不会干杀人这样的坏事。”

    杨前锋问道:“你认为呢?”

    孙小清是个肯动脑子的人,并且是脑子很灵活的那种,他又看了眼杨前锋边走边晃着身体说:“我认为要是真像钱小豪说的那样,这个案件绝对不会是这些人干的,只不过我们的工作必须要这么一步步的做,做了心里才放心。”

    杨前锋摇摇头说:“你说对了一半,我们不是单纯为了让自己放心这些人才去排查,还要考虑有哪些人与这个教点有联系,信徒们也许不干杀人放火等违法的事,但不代表不信教又来凑热闹玩的人不干。”

    杨前锋看了看前面的路接着说:“信教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本乡其他村和附近乡镇的的人,枫坑村其实连陈年宝夫妻俩在内就四个人信,其他人都不信,教徒们每个礼拜天准时来,晚上十二点活动结束就走了,基本上不和村民们打交道,村民们也不闻不问他们的事,所以这个教点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活动场所,和外界基本上没有联系,这样的地方更容易成为我们工作的盲点。”

    杨前锋第一次来,他看了看眼前的陈年宝家,发现他家房子座落在村子边上的山脚下,三间土墙红瓦平房,边上接了三小间披屋灶房,门口用篱笆圈了个院子,院子里收拾的很干净,倒是一个很安静的世外桃源,杨前锋边向院门口走去边说:“其实他们和外界有联系也很正常,我就是担心前期工作中把这部分人漏掉了没有查。”

    孙小清赞同的点点头,在院子的篱笆门口他做了个请的动作让杨前锋先走了进去。

    杨前锋看这个案件材料时就知道陈年宝今年六十五岁,妻子生身一直不好,老夫妻一生没有生孩子,俩个人相依为命,八年前俩个人信了基督教,头两年是到外地的教点做礼拜,后来那边的负责人叫他搞个点放便周边的人,在这位负责人的指导下,他就很快在家里清理了一间房子搞了个点,开始只有十几个人,后来发展到三十多人,陈年保夫妻都是忠厚老实人,信徒们都很信任他们,五年多来活动一直开展的很正常。

    杨前锋和孙小清正往正屋的大门口走去时,陈年宝听到声音从灶房的小门走了出来,一看是两个穿警服的人就知道可能又是为陈彩虹案子来的。他热情的说:“警察同志,快到屋里坐坐。”说着就把他们引到正房堂间的八仙桌旁坐下。

    杨前锋边坐下来边问:“你叫陈年宝?”

    陈年宝搓着双手,躬着腰点头说:“我就是。”说着就把桌子上的茶碗放到杨前锋和孙小清面前,接着又拿起茶壶对茶碗里倒茶说:“这是我刚泡的茶,现在正好一口喝,自家的茶叶你们品尝一下。”

    杨前锋端起茶杯闻了闻说:“香,还是一股清香。”说着他喝了一口品了品说:“高山阴边的茶叶。”

    陈年宝嘿嘿嘿的笑着说:“看来你对茶叶还挺有研究,就是我这屋后面山上靠阴边的地里长出来的。”说完他又搓搓手说:“你们还没有吃中饭吧!中午就在我家吃,你们坐一下我去做饭。”

    陈年宝说着转身要走,杨前锋立即把他拉坐下来说:“你不要忙了,村书记家已经做了饭,过会去他那里吃,我们来是想再向了解一下陈彩虹被害前后你这里的来人情况。”

    陈年宝坐下来把双手放在两腿之间搓着说:“这事当时派出所和公安局刑警队的人到我家来了好几趟,情况我都一五一十的对他们说了,他们还做了笔录,现在要讲其实还是那个情况。”

    杨前锋品了口茶说:“这我知道,按你当时说的,你这里那段时间共有三十二个人做礼拜,其中男的十七个女的十五个,我想问你这些人在陈彩虹案子发生前后他们中有没有人有反常现象?”

    陈年宝摇摇头说:“他们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反常现象,案发后还为陈彩虹做了祷告呢!希望主保佑她到了天堂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还……”

    杨前锋立即打断他的话说:“你们这里除了正常来做礼拜的人外,还有什么人来吗?”

    陈年宝想了想说:“有,去年上半年有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在四十岁左右,来我家说我们的教不正宗,想把我们拉到他们信的什么教里去,我感到他们那个教才不正宗呢!没有答应他们,后来这两个人就没有来了。”

    杨前锋点点头问:“还有其他杂人来吗?我说的杂人指的是不信教的。”

    陈年宝想了想说:“没有,我们做礼拜的时候不允许杂人来,其实也没有杂人来。”

    杨前锋看他说话很诚实,就把心里不放心的事都问了一下,陈年宝也一一做了回答。问好后杨前锋感到差不多了说:“每个礼拜天那么多人,吃饭怎么办?”

    陈年宝笑笑说:“我们吃的很简单,米、油、菜都是他们带来,做饭菜也是大家轮流做。”说到这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在堂间转了一圈又回头坐下来说:“你刚才不是说杂人吗?我倒想起一个人来了,不过他好长时间没有来过了,好像陈彩虹被害前就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他不是信教的,没有地方吃饭的时候就到我们这里来搞吃的,有时吃饱了就走,有时吃好了就坐在边上呆着,但他从来不在这里打扰我们做活动,我们做活动他就走了。”

    孙小清发现杨前锋果然问出了一个人急切的问:“这人是谁?”

    陈年宝扫了眼杨前锋和孙小清说:“这人叫李小孬,头脑子不怎么灵光,不然他家里怎么把他取名小孬呢!再说他人长得也很矮,就一米五多一点,是阳青县阳边乡的,离江村很近,过去他经常和一些运木材的人到我们村里来,慢慢的就和村里人混熟了,后来没有木材运了他也经常来玩,谁家有事做他就去给谁家帮忙,他帮忙要钱很少,只要有饭吃就行了,当然人家多少还是给点钱,别看他人长的不怎么样,力气还真不小,做事也不偷懒,所以过去村里有几个爱占便宜的人愿意出点线让他帮忙干事,后来村里那几个人出去打工去了,就没人叫他做事了。”

    杨前锋认真的听了后问:“这个李小孬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

    陈年宝给杨前锋和孙小清茶碗加满茶后想了想说:“今年二十四岁了,听他说家里有父母和一个哥哥,俩个姐姐出嫁了,他在家最小,也是最不听话的,家里人管不了他,按他的话说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在我们村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说和谁闹矛盾,说起来他在这里还有个小故事呢!”

    杨前锋看着他说:“什么小一故事,说来听听。”

    陈年宝坐直了身体接着说:“前年李小孬给对面山上的方守财做事,方守财和他开玩笑说村里小姑娘就算陈彩虹长的最好看了,不如想办法给她讨到做老婆。哪知道这个小孬子还当了真,缠了方守财两天硬要他想办法,方守财被缠的办法,只好给他出了个瘦点子,叫他买点礼品送给陈大平,还说只要陈大平同意了他就大功告成一半了。这个小孬还信以为真,第二天到乡政府那里的店里卖了两瓶酒一条烟准备送到大平家去,真好在村口的路上碰到了陈大平就把他的想法对他讲了,陈大平一听很生气,但又感到特别的好笑,就问他是谁叫他这么做的,李小孬只好说出了实情,陈大平认为这事不能怪李小孬,说明方守财不是东西。正好方守财就在不远的田里做事,陈大平就把他叫了过来一顿臭骂,方守财自知理亏不停的给陈大平赔不是,并说是和小孬开玩笑,陈大平听了方守财的解释之后心平气和的对李小孬说,你看到了也听到了,他是和你开玩笑的,东西就不要送到我家去了,你要送就送给方守财吧!方守财虽然小气爱占别人的便宜,但他认为这次和李小孬开玩笑开过头了,于是心一横对李小孬说你买的东西我帮你去退了,晚上再请你到我家喝酒。李小孬虽然有点孬,但是他什么事心里都有数,村里其他人不知道,方守财几个爱占小便宜的人和我都知道他是一根筋的人,人家不惹他没事,要是惹了他,他也是得理不饶人、无理也要扳三分的人,当时他感到很尴尬,好在陈大平只骂了方守财没有骂他,另外方守财被骂了还请他晚上喝酒,一下子把他的尴尬全弄没了,还高兴的说东西买了就买了,晚上就喝买的酒。”说完扫了眼杨前锋和孙小清说:“你们说这个李小孬是不是有点孬。”

    杨前锋吸了口气,紧锁眉头深思了一下说:“这人以前怎么没有听你和村上人说过啊?”

    看来陈年宝对李小孬也不屑一顾,轻松的说:“说他干什么?他就是个半孬子,还能干什么大事,说实话要不是你提醒我有没有杂人来,大家吃饭怎么办,我就想不起来这个人,村里人肯定也和我一样,不提醒肯定想不起来这个人,再说他本来就不是我们村的,又好长时间没有来了,大家没说是正常的。”说完他看杨前锋认真的他讲的样子搓了下双手说:“他这人是个干不成大事的人,你们不会怀疑他杀了人吧!”

    杨前锋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除李小孬外,还有别的这样的人吗?”

    陈年宝摇着头说:“没有了。”

    杨前锋站起来说:“今天我们谈的事不准和人说,如果发现你说了,我们到时……。”

    陈年宝没等杨前锋说完就说:“我保证不对任何人说,说了你人们不处理我主也会来惩罚我。”

    离开陈年宝家后,杨前锋问孙小清:“你有什么感想?”

    孙小清习惯性的晃悠着身体激动的说:“大队长,不瞒你说,我对这个人还真有点兴趣,不管是不是他作案的,值得好好查查。”

    杨前锋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向村书记家走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