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五章 12.25案件(一)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二九五章 12.25案件(一)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女配不掺和(快穿)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忙起来日子过得特别快,破案会战的时间是三个月,转眼一半时间已经过去了,不过这一个多月的工作成效己经达到和超过了姚飞等局领导们当初预期三个月达到的效果,他们对各部门近期的工作,特别是刑警大队的工作非常满意。

    刑警大队就下步工作形成一致意见后,杨前锋当天下午就把工作安排情况向姚飞和姚昌盛进行了汇报,他们听取汇后完全赞同刑警大队的工作思路和初步安排,但对城区的安排作了一些调整,增加了一些力量,商量决定仍然以城区为重点区域,把全县没有破的抢劫、杀人等恶性案件作为主攻目标,组织精干力量攻坚。同时对巡警大队和阳光派出所在城区的工作重点进行了调整,比如对城区的公开巡逻方式、时间等方面,晚上十二点前主要由巡警大队负责公开巡逻控制社会面,十二点后由刑警大队和阳光派出所按计划蹲坑守候争取抓获现行,重点是抢劫犯罪分子。三起杀人案件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由杨前锋带队主攻。

    整个工作思路定下来后,杨前锋带领朱东、孙文清和郑刚正式开展陈彩虹被杀案的侦查工作。

    陈彩虹家住山界乡枫坑村,界山乡位于金水县北面,与阳青县接壤,全乡七千多人口八个行政村,枫坑村在山界乡的北面,直接和阳青县相连,人口居全乡第二,虽说是个山坑村,但村里的村民居住还是比较集中的,从山界乡政府到枫坑村有一条石子铺垫的公路直通到村中间的村部门口,再往前就没有公路了,只有一米左右的小路甚至更小的路通到分散在各个山下和山上的村民家,公路进了坑口两边都是山了,右边的山高并一直延伸到阳青县,山的另一边还是山,而左边的山低矮的多,山的另一边是山界乡的江坑村,山上有一条小路,两个村的村民平时来往都走这条路。总体来说枫坑村受地埋位置的限制是个相对闭塞的村,外来人员也较少。

    陈彩虹的父亲叫陈大平,母亲叫钱翠翠,老夫妻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都已经结婚了,陈大平是个很开明的人,他认为儿子结婚了就应该过他们自己的日子,按老话说这叫家不分不发,每个儿子结婚前他就分别利用村边上的自家自留地做了房子,置办了家俱等各种生活用品,儿子结婚后就让他们分开过自己的日子了,只是儿子们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们去搭把手,儿子们也过的自由自在感到很快乐!

    陈大平夫妻在村里虽然不是村干部,但村里不论谁家办红白喜事他们都去帮忙,陈大平会写会画会安排,而钱翠翠会烧一手好菜能办酒席,谁家有事总是第一个想到他们夫妻,只要他们去了所有办事的主人就不用烦很多神了,因此他们在村里人缘很好,也是村里的热心人和小能人。

    陈彩虹是陈大平夫妻唯一的女儿,在家又最小,所以也最得父母的宠爱,两个儿子结婚后,老夫妻俩就带着她过,日子过得很幸福。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村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去逝了,陈大平夫妻自然被请去帮忙,平时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宝贝女儿陈彩虹也在那里玩,可这次经陈大平查了一下,发现死者和女儿的属相冲突,按书上说是不可以在灵堂那里呆的,所以她一直呆在家里,钱翠翠叫人送饭给她吃。

    晚上八点左右天下起了大雪,并越下越大,陈大平和钱翠翠晚上把当晚要做的事做好和第二天要准备的事交待完后已经九点二十了,可当累了一天的他们回到家发现陈彩虹房间的灯关的以为她睡觉了,但他们都闻到了一股腥味,只是没说出来就一道去灶房洗漱去了,钱翠翠洗好后先走到正房堂间又闻到了浓浓的腥味,大声对陈大平说:“大平,家里怎么这么重的腥味?”

    陈大平其实也在边洗脚边想这个问题,心里总感到有不祥之兆,但也不知道这个不祥之兆是什么,经钱翠翠这么一说他突然想起女儿,于是他猛的一惊,快速的把脚从盆里拿出来光着脚跑过来推开了陈彩虹的房门顺手拉开灯,发现女儿趟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身体下面全是血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冲上去就要抱女儿起来,可他一看到女儿的惨状僵硬住了,陈彩虹的头不见了,钱翠翠进门看到这个情况突然身体一软昏倒了。

    邻居陈六旺夫妻听到陈大平的惨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即跑了过来,发现眼前的一切眼泪也滚了下来,俩个人立即把他们扶出了房间,又出门叫其他邻居过来帮忙,随后村干部都来了,有的保护现场,有的叫赤脚医生,有的照他们夫妻,治保主任立即跑到村上有电话的人家打电话到派出所报了警。

    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立即向刑警队进行了汇报,并火速赶到现场,刑警队接到派出所的汇报后在姚昌盛的带领下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案发地,并立即开展工作。

    经过紧张而有序的工作,查明了初步情况:一、基本情况,受害人陈彩虹,女,十九岁,初中文化,三个月前到乡木梳厂上班,今天是星期天厂里不上班,所以在家休息,没有谈恋爱,也没有交往亲蜜的男朋友,没有和任何人有矛盾。二、现在初步堪察情况,受害人是被人用利器割、切断颈子致死,头和身子分离,现场只有身子没有发现头,现场基本没有翻动,也没有留下任何凶器和脚印等痕迹,只在外面的屋檐下的劈好的柴堆上找到了一个空酒瓶子,瓶子上面提取了两个残缺的指纹。三、经走访当天没有人发现生人来村里。陈大平一家在村上人缘极好,没有和任何人有矛盾纠纷。四、陈彩虹被害时间初步确定在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八点十五到九点二十之间。然而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路上的雪已经平均达到了五寸厚了。

    天亮后,县局在现场成立了专案指挥部,并确定该案为“12.25”陈彩虹被害案专案组,简称“12.25专案组”,副局长姚昌盛为专案组组长,刑警队长叶国庆为专案组副组长,成员由刑警队和山界派出所民警组成,专案组下分现场堪查组、调查走访组、维护稳定组和后勤保障组,并且各组按照分工全面的展开了工作。

    c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