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扩大战果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二一九章扩大战果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杨前锋也没有想到李小三能提供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开着车走出看守所巷口发现丁所长回来了,停下车问:“所长你吃过了吗?”

    丁所长走到车子边上说:“还没有呢!你们刚提审完?”

    杨前锋说:“作案起数太多刚提完,不过李小三现在的情绪好多了,晚上不会再哭了。”

    丁所长笑了笑说:“谢谢你帮我们做工作。”

    杨前锋接着说:“上车,我们一道去吃饭。”

    丁所长想正好还有话要对杨前锋说,可林小雄和张文杰在边上又不好说,就顺口答应道:“正好肚子闹革命了,和你们一道去吃。”上了车后接着说:“今天我带班不放心,所以散了会我就回来了,不然就在会上吃了。”

    杨前锋看着前方说:“等闲下来我们所里请你们看守所的同志吃个饭,最近我们频繁的送人来,时间上也不规律,所里的同志不论是半夜还是清晨总是热情的为我们服务,并从无怨言,让我感动啊!”

    丁所长高兴的说:“这是应该的,我们就是干这一行的吗?”接着他又说:“我们的工作岗位虽然也算是一线,就是单调枯燥责任大,每天两点一线:家里——看守所。但和你们比,你们还是辛苦多了。”

    说着车子到了玲珑饭店门口,杨前锋说:“你们下车,我把车子停到阳光派出所院里去。”

    丁所长说:“林小雄和张文杰先进去点菜,我和你们所长讲个事。”

    杨前锋把车开到派出所大院门口的大梧桐树下熄了火拔出钥匙后说:“老领导有什么指示?”

    丁所长笑了笑说:“我们之间你还客气什么,没有指示,只是上午我从车站到公安处去的路上碰到了欧阳腊梅,我也好多年没有看到她了,就和她聊了几句,她现在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没有以前活泼可爱了,心事重重的,精气神都不好。”

    杨前锋笑了下说:“我知道一些情况,准备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可这几天真的很忙,没有时间打,另外电话打通了又不知道说什么。”

    丁所长一针见血的笑着说:“后面一句话是真的,再说你老婆陈来香对你真的很好,所以你不忍心去碰这个火药桶是不是?”丁所长收起笑容说:“我们在聊的时候,她叫我带个口信给你:一是向你问好,二是叫你好好工作,好好过日子,不要管她的事。后来我想了半天弄不清她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匆匆忙忙的去开会了,难道她遇到了什么问题?”

    老领导面前他也不想隐瞒什么,如实的说:“她和韦正天结婚后过的不幸福,听说最近夫妻俩闹得比较僵,可能要离婚。”

    丁所长“哦”了一声说:“这事欧阳腊梅说的对你不能管。”

    杨前锋说:“我当然不能管,也没有资格管,只是知道了心里很难过,想打个电话和她聊一聊,安慰安慰她,可后来一想电话打通了说什么呢?可说心里话,我们在一起时她真的对我很好,总想为她做点什么,可到头来什么也做不成。”

    丁所长关心的说:“这事陈来香知道吗?”

    “她比我还早知道,后来她主动和我讲了这事,并给了我欧阳腊梅单位的电话号码,让我打电话给她。”

    “陈来香还真贤惠,是个同情搭理的好女人。”

    “正因为她这样,所以我和欧阳腊梅之间不论有什么事,我都想在她眼里和心里都是透明的,不想给她增加心理负担和痛苦。”他把车门打开接着说:“其实欧阳腊梅走后,陈来香给了我很多安慰,他对我的爱可以说纯的不能再纯了,按她的话说为了我可以不要命,我估计是她打电话给了欧阳腊梅,两个人交流的时候陈来香说我也知道这事了。”

    丁所长拍了拍杨前锋的肩膀说:“你这样想是对的,要好好珍惜目前拥有的一切,再说你也帮不上忙,要想为她做点事,看以后是不是有适合的机会吧!就是打电话也要想好了再打,不要盲目的打,信我带到了,下车吃饭。”

    杨前锋边下车边说:“谢谢你!”

    丁所长活动活动了双臂边走边说:“谢什么应该的。下午干什么,回所里吗?”

    杨前锋说:“下午提审洪青山,他还有许多别的问题没有交待。”

    正说着章玲珑站在店门口热情的大声说:“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两位所长了,真是稀客。”接着做了个请的动作说:“菜都上了,要不要喝酒。”

    丁所长连忙摇着手说:“不喝不喝,就吃点饭。”

    杨前锋昨天晚上的酒可能还在肚子里,看丁所长不喝正中他意,但他还是客气的问丁所长:“真一点也不喝。”

    丁所长坚决的说:“要喝你们喝,我肯定不喝。”

    杨前锋见他真不喝说:“那给我们上饭吧!”

    洪青山做梦也没有想到杨前锋他们今天会突然提讯他,并且直接叫他交待祼铝线的事,一下把他弄懵了,因为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心想这下坏了,难道吴金子、凤三保等人抓起来了,可自己就在里面没有听说他们抓起来,只听说丕岭一个叫李小三的和另外两人抓起来了呀!想到这他认为杨前锋他们可能是在诈他,狡辩说:“什么祼铝线?不知道?”

    杨前锋知道他肯定会扛着这事,因为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交待了会加重他的罪行,为了节省时间,杨前锋单刀直入的说:“你想和吴金子凤三保……三人(还有一个杨前锋也不知道是谁,所以故意这么说。)见一面再说是吧,那好,我成全你带你去见他们。”说着杨前锋站了起来就准备带他走。

    洪青山见杨前锋直接说出了他们俩的名字,还说是三人心想看来这三个家伙真的抓起来了,只是人还没有送进来而已,老老实实的站起来说:“我……我是收了他们的裸钻线。”接着他抬起头说:“但是凤三保他们每次卖给我线时,我都问了他线的来历,他说是线路改造换下来的旧线没用了,只能当废品处理,我知道他是林茂镇水口村的老电工所以就收下来了。”说着他低下了头,心想这事绝不能让公安知道自己明知凤三保他们是偷来的还收,那样罪就更重了。

    可他想的太简单了,刚想怎么对付眼前这一关时。杨前锋突然问道:“他卖这些线有相关单位的证明吗?”

    洪青山一听就傻眼了,心慌的抬起头说:“没……没有。”

    杨前锋不给他机会多想,接着严厉的问道:“哪有常年搞线路改造的,你干这一行多年了,政策和规定你都懂,他们没有证明你也敢接二连三的收?是不是和他们商量好了,他们包偷你包销?”

    洪青山一听吓的像弹簧似的站起来直摇手说:“所长,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杨前锋笑了笑问道:“哪是怎样的?”

    洪青山长长的叹了口气说:“我交待,我交待,其实真不是这样的,我有证据在手上。”说着他双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接着说:“凤三保和吴金子第一次到我那里卖祼铝线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是他们村里搞线路改造换下来的旧线,因为他在村里干电工有旧线卖很正常,所以我根本没有怀疑他们是偷来的,就没有向他要村里的证明,第二次又送来不少,凤三保主动说是上次剩下来的旧线把处理掉,我也没有怀疑就收下了,可第三次又搞来了许多我就起了疑心,问他们这线是从哪里搞来的,他们说是从别的村收来的,我说那一定要有证明才能收,可凤三保拍着胸脯说真的是收来的旧线保证没事,我还是不放心,但这线收下来我转手就能挣笔钱又不舍得不要,就对他们说你们谁写个条子给我,说这线是你们收来买给我的我就收下。凤三保说要要就要,不要我卖到别的地方去了。他们说着就准备走,我说别的地方肯定也要证明,不然谁敢收,我叫你们写个条子是为了方便你们,再说你们给我的条子十天内没事我不就把它撕了,还能留着当吃饭呀!吴金子和吴六满把凤三保拉到边上去商量了一下,凤三保回头说那好,我给你写个条子,他边写边说真是的,大家都这么熟了还这么不相信人,我说你们的东西来路都正怕什么,不就写几个写吗!这样我就把收下来了。”

    洪青山说到这松了口气接着说:“过了一二个月他们又送来一次,我按照老规矩也把收下来了,这次收下来后我对他们这些线的来路更怀疑了,就问林茂那边零收废品的人有没有哪个地方搞线路改造,可他们都说不知道,正好有一天碰到了丕岭乡农电站的职工李笑,我就向他了解线路改造的事,他以为我要收换下来的线做生意,说他们那一片的线路改造两年前就结束了,早说他那里就有许多旧线,但当年就处理了,现在没有什么地方搞了。后来我和李笑聊了一下天,顺便说凤三保是个老电工了,他说什么老电工,都是贪害了他,林茂农电站和村里已经没让他干了。这样我一下就明白了,他们的线来路绝对不正,后来李笑说他们乡里发生两次祼铝线被盗了,第二次就在半个月前,根据线的长度可能有400多斤。我一听心里面咯噔一下,凤三保他们前几天卖给我的不就是420斤吗?难道他们是在丕岭偷的?李笑走后心想他们下次再送来说什么也不能收了。”

    说到这洪青山看了看杨前锋又接着说:“过了三个月他们真的又送来了四五百斤祼铝线,我一看这么多又鬼迷心窍的把收下来了,后来还送来几次我都收了。最后一次是今年四月份,之后就没有再送来过了。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根本就没有商量什么他们包偷我包销这个事。”

    杨前锋看林小雄记的速度还很快,接着问:“他们写给你的条子现在放什么地方的?”

    洪青山又突然来了精神说:“在我家大衣橱的抽屉里,我也怕公安问起来说不清楚,当时是为了应付南安吴派出所检查到这些线时用的,本来想等我把收的东西卖掉了就撕掉的,可后来一直没有撕就放那里了。”

    张文杰对杨前锋和林小雄呲了下嘴,杨前锋知道他很激动,他接着又问了洪青山这些祼铝线到了他这里以后的去向、所得赃款和一些细节问题。

    审讯结束后,杨前锋等三人带着洪青山给他老婆写的信直接去了他们家,很快取到了凤三保他们写给洪青山的条子,写条子的纸是从练习本上撕下来的,每张条子除日期不一样外,内容都是一样的,开头是“说明”两个字,下面是“今天卖给洪青山的旧祼铝线是我们收的废品。”落款是“凤三保”及日期。

    在回派出所的路上,张文杰坐在车后排一直拿着凤三保亲笔写的条子,爱不释手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激动的说:“这个东西可是宝贝,想不到这个让我们头痛的案子就这么破了,真是天意啊!”

    林小雄坐在副驾驶室看了眼开车的杨前锋捏着耳坠说:“杨所长,听说老陈局长在位时就经常讲你是我们局里的一颗福星,你到那里那里的治安就好了,在别人看来破不掉的案子也让你给破了,看来他老人家说的还真没错。”

    杨前锋看了林小雄一眼说:“什么福星?难道你昨天熬夜熬了一晚上忘记了,这是我们奋斗的结果。”

    张文杰移到后排的中间把身体扑向前面说:“可我们以前也不懒呀!每次发生了案子也跑得像狗颠的一样,还有刑警队的兄弟也没有少吃苦,可怎么就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杨前锋认真的说:“那是路子不对,破案只要每个路子都走对了,最后就水落石出了。”

    林小雄高兴的问:“那我们下步怎么办?”

    张文杰呲着嘴说:“还能怎么办?动手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