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七章 要求提审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二一七章 要求提审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杨前锋他们一进看守所的门,丁所长就走过来说:“你们来的正好,李小三昨天晚上哭了一夜,清早上就报告说要求提审,看来还有什么事没说清楚要对你们说,刚才我进去问了下还不对我说,他说只能对杨所长一个人说,看来他还是很相信你的。”

    杨前锋拿出提讯证递给丁所长笑了笑说:“那就辛苦领导了。”

    丁所长把提讯证拿在手上晃了晃说:“我马上到地区公安处去开看守所管理工作会议。”接着对值班室叫道:“陈丰收,去把李小三提出来。”陈丰收跑步来到大院对杨前锋他们笑了笑,又从丁所长手上拿过提讯证说:“杨所长,目前看守所四分之一的人都是你们林茂派出所关的,要是各派出所都像你们这样看守所就爆满了,我去提人。”

    陈丰收走后丁所长说:“你们忙带帮我们做做李小三的工作,我要去公安处了。”

    不一会陈丰收就把李小三带出监区进了一号提讯室,提讯室很简单,里面就一张旧办公桌,两把旧木椅子,这是供审讯人员办公用的,对面一个旧的方木凳子,给被审讯人员坐的。等陈丰收一走李小三就双膝着地,跪在地上像小鸡啄米一样对杨前锋连磕了三个响头,杨前锋没想到他会这样做,迅速从椅子上起来走过去一把把他拉起来严肃的说:“有事说事你这是干什么?”接着指了指方凳子说:“坐下来说话。”

    等李小三情绪稳定了一些后杨前锋问道:“听说你昨晚哭了一个晚上,清早上就报告要求提审,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呀!”

    李小三站了起来,杨前锋发现他浑身颤抖接着说:“你不用怕,从我们抓到你为止,你以前犯的事就等于画上了一个句号,现在你想犯也犯不成了,以前也就那么多事,交待问题的态度总的来说还不错,对你的问题法律会公正处理的,哭说明你怕了、后悔了,但光哭是没有用的,你必须面对这个现实,认真悔改重新做人,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接着命令道:“坐下来说话。”

    李小三慢慢的坐了下来无力的说:“我听你的,要是能活下来保证重新做人的。”

    杨前锋不解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小三的眼泪不自觉的滚了下来,他擦了下说:“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这次肯定活不成了。”

    杨前锋问:“什么意思说说清楚。”

    李小三强按住内心翻涌的波浪,止住了眼泪又擦了一下说:“我昨天进了号子(看守所监室别称),发现圆头毛毛也在这个号子里,他和号子里的人问我干什么坏事进来的,我说“摘毛桃”(偷鸡的行话)进来的,圆头毛毛问搞了多少次,加起来多少只,总共价值多少?因为我和他虽然不在一起玩,但我们都认识,再说我没有进去过心里很害怕,看到他就像看到了亲人一样就对他说了实话,我说干了小两年了,具体多少只也不清楚了,加起来可能有一千到一千五百只吧!至于价值多少没算过不知道,之后圆头毛毛帮我算了一下后认真的对我说你完了等着吃枪子吧!我以为他和我开玩笑就说哪有这么严重,不就偷鸡吗还吃枪子?之后他和号子里的人就认真的帮我算了账,按目前市场价,平均一只老母鸡十五块钱,一千只就是一万五千块钱,五百只就是七千五百块钱,加起来就是两万两千五百块钱,法律规定两万块钱是一个杠子,达上这个杠子可能就要挨枪子,加上前后偷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个惯犯,所认枪子是吃定了。我一听就吓呆了,原来后果是这么严重,偷鸡把命偷没了,所以越想越伤心哭了一个晚上。”说完他又突然离开凳子往地上一跪哭着说:“所长你可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杨前锋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了,命令道:“起来坐着说话,不许再这样了。”

    李小三站起来很乖的坐回到位子上,眼睛直直的看着杨前锋,期盼着杨前锋能救他,能给他指引一条能活的光明大道,杨前锋看他那眼神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心灵深处拆射出来,所以他尽量平和的说:“法律是有这个规定,但你到底偷了多少价值多少,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自己吓自己呢?再说我们办案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和为准绳,另外还要遵循许多规定,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比如说鸡的价值问题,我们要根据当时的市场价来确定,去年是去年的价,今年是今年的价,不会全部按目前的价来和你算,另外还要看你的交待态度和认罪悔改的表现来移送起诉案件,比如说积极退赃让受害人减少损失就是一方面,所以我叫你要面对现实,以我看你目前还没有到那一步,不要自己吓自己。”杨前锋说这话是有依据的,他虽然还不清楚他们这个团伙在别的地方偷的总数,但他早就算过自己辖区这类案件被盗鸡的总数了,另外通过昨天的审讯发现这些案件并不完全是李小三一伙人干的,根据他们的交待和作案现场的特点应该还有一伙人在作案,只是李小三他们偷的比另一伙人偷的次数多多了。

    听了杨前锋的话李小三好像打了镇定剂立即平静多了,叹了口气说:“你这样说我心里踏实多了,只要能保住命怎么处理都行。”

    杨前锋看他平静了下来接着说:“另外你还可以检举揭发别人的犯罪,但一定要是真的,经我们查证属实才行,这样你就能立功,法律明确定对立功的可以减轻处理。”

    李小三激动的站起来说:“真的啊!那我要立功。”

    杨前锋点点头说:“真的,但一定要属实才行,功越大越好。”

    李小三搓着双手坐下来说:“我知道林茂那一片祼铝线是谁偷的,说出来是不是立功?”

    杨前锋一听说他知道祼铝线是谁偷的心里窃喜,但他不动声色的说:“可不能乱说?”

    李小三站起来说:“乱说是小狗,有次我们到丕岭的一个坑里偷鸡出来发现三个人在路边用大麻袋装刚偷的祼铝线,所以我经过时特地慢慢的骑车注意了一下,原来是林茂镇水口村的吴金子和凤三保他们,还有一个人没有看清楚,不知道是谁,本来我想回头和他们打招的,想想自己也是个偷鸡的,让他们知道了不好就没有作声走了。”

    杨前锋不急不躁的问:“那是晚上几点,你怎么看的那么清楚,会不会看错了?”

    李小三发誓说:“那晚月亮很大,我经过那里大概下半夜两点多钟了,三点不到发现他们的,肯定是吴金子和凤三保,另外一个不清楚,这两个人绝对不会看错,因为我小姑家和他们住的很近,过去我常去玩,再说吴金子头上从小生疮没有头发好认我得,很,凤三保原来是村里的电工,当年我小姑家新房子的电线和电灯就是他装的,我还陪他喝了好几餐酒呢,不过他有两年没干电工了,好像是因为在村里多收了不少家户的电费,而上交的很少被上面发现了没让他干了。”

    杨前锋看他讲的很自然感到可信度比较高,接着问道:“那他偷这些东西买给谁呢?”

    李小三想了想说:“可能会卖给北安吴搞废品收购的洪青山。”

    杨前锋问:“为什么会卖给他呢?”

    李小三说:“我没有出来偷鸡前在家不干事,所以整天在外面玩,前年还是大前年不让得了,反正那时候他还在村里干电工,有次我到北安乡一人远房亲戚家去玩,回家时经过洪青山的废品收购点发现凤山保在卖废祼铝线,那是他们村里换线时换下来的旧线,对了那次他也是用两个麻袋装的,放在他那辆旧加重自行车后面带去的,所以我怀疑他偷的祼铝线也卖到那里去了。”

    杨前锋接着问:“这事你原来和谁说过吗?”

    李小三摇摇头说:“没有,他又没有得罪我,我和人家说这事干什么。”

    “那他们知道那晚你认出了他们吗?”

    “他们肯定不知道,因为我后来到水口去过,也分别碰到了他们,发现他们见到我很正常。”李小三锁着眉头想了想接着说:“如果他们知道我发现了他们的丑事,肯定没有那么自然。”

    杨前锋听完后说:“这个线索很好,只要我们查证属实,我们就给你出一个立功的证明,这样法院会我酌情减轻你的罪行。”

    李小三一听激动的又站了起来,杨前锋示意他坐下来说:“下面还是把你自己的犯罪情况说说情楚吧!”

    李小三这次交待的更痛快,把记的清的作案情况全部作了交待,记不清的也说了个大概,由于作案次数多,交待完所有问题后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钟了。

    审讯结束后杨前锋对林小雄和张文杰说:“我们去玲珑饭店搞点吃的,下午我们提审洪青山。”

    张文杰好奇的呲了下嘴问:“提他干什么,那个案子不是结了吗?”

    林小雄猜想杨前锋做事肯定有他的道理,捏了下耳坠问杨前锋:“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杨前锋边上车边说:“聪明,他可能收了我们那里被盗的祼铝线。”说着把李小三的材料递给了林小雄,林小雄和张文杰看着看着激动的说:“原来祼铝线是他们干的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