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情真意切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二一六章情真意切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重生之家有宝贝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杨前锋调走后就没有和阳光派出所杨所长等人在一起吃过饭了,这次杨前锋来城区办案杨帆所长很高兴,除了全力配合外,他早早的就和东方红饭店打招呼订了包厢,一下班就去饭店等杨前锋他们了。

    把李小三他们送进看守所后,杨前锋看看手表已经快六点钟,他把车子直接开到阳光派出所大院,停好车就要和林小雄、张文杰步行去饭店,忙了一天的张文杰真不想下车,呲了下牙说:“累死了,闭上眼睛就能睡觉,怎么不把车开到饭店去让我少走点路?”

    林小雄笑着说:“一下破了这么一串案子你也能睡的着?”

    张文杰下车伸着懒腰说:“人一送进去我整个人都放松了,可现在眼皮又不听指挥了,还是俗话说得好,吃个老母猪不抵一觉呼啊!”

    林小雄想到那个关进去的姓汪的话笑了笑说:“那个姓汪的说你的拳头好厉害,他很抗打可经不起你打,问我你是不是练过铁拳功。”

    张文杰来了精神,捏了捏拳头说:“什么铁拳功?是气功,是被他气的我发了功。”接着他瞟了眼杨前锋说:“功夫再厉害,还不如所长的嘴功有效,没动一下就让那李小三乖乖的缴械投降了。”

    杨前锋笑了笑边走边说:“表扬我呢还是笑我只有嘴皮功?”

    张文杰呲了下嘴说:“肯定是表扬了。”

    林小雄对此也从内心佩服杨前锋,看上去他是一个很粗的人,可工作起来特别有耐心、同时心比谁都细,思路特别清晰,特别在办案的过程中,总给人一种举重若轻的感觉,他捏了下耳坠问杨前锋:“你怎么想到账本,还把它取到了手。”

    杨前锋看了眼林小雄说:“开始并没有想到,在走访一个叫吴牡丹的时候我看她做一笔生意记一下,突然想到在找她之前走访的那两个人手中也拿了本记账本,心想李小三他们卖给他们的东西可能也会记,所以我回头又找了这两个人,他们反应有个叫小三子的人经常卖鸡给他们,并且也记了账,但他们记账只是为了自己掌握收支情况,没有记对方的名字,我想这本子审讯的时候应该能用上,所以就把本子借来了。”杨前锋用双手抹了一下脸接着说“审讯前我把发案的日期和这本子上记的对照了一下,发现每次发案后三至七天内这两个人或其中一个人收鸡的数量基本和被盗的数量一致,这让我增加了信心,所以审讯的时候把数量完全一致的几起案件直接向李小三点了出来,让他确信我完全掌握了他的情况,这样他的心里防线也就慢慢的崩溃了,其实我也不能完全确定其它数量不一致的那些是不是他们卖给那两个人的,更不知道他还卖给了另外两个人。”

    张文杰呲了下嘴说:“这叫兵不厌诈,看来这个“诈”用的好还真是一门学问呢!”

    林小雄不同意张文杰的观点说:“我认为这不是诈,这是以事实为依据,走访中把各种蛛丝马迹串了起来得出的结论。”

    张文杰哈哈大笑着说:“那是一种好听的说法,我认为就是“诈”,但要“诈”的好,“诈”的有水平,“诈”的有效果。”

    杨前锋看了眼张文杰说:“办案子不能心急浮躁,一定要掌握全案的所有情况,研究审讯对象的性格特点和爱好等等,不能盲目的坐在审讯对象的对面,更不能在审讯中动不动就动粗,我们还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能辛辛苦苦的工作,稀里糊涂的犯错误。”

    林小雄和张文杰同时点点头,杨前锋接着说:“根据法律规定二十四小时内要对李小三他们进行提审,晚上我们就不回所里了,张文杰晚上就住在东方红饭店,明天提审完了我们到刑警队去一下,因为他们不光在林茂地区偷,还在其它好几个地方偷了,后期的工作量比较大,我想把这个案子移交给他们。”

    张文杰跨张的说:“你真是太伟大了,我还正在担心你把这个案子交给我办呢?”

    林小雄拍了下张文杰的肩膀说:“多干点事要死啊!”

    张文杰呲了下嘴说:“我不是怕干事,什么时候你看我叫过苦和累不干事了,只是我觉的都像我们所里这样刑警队都可有可无了,我们那一片发生那么多案子几起是他们直接破的,总要找点事给他们干干”。

    杨前锋说:“也不能这么说,刑警队看上去不少人,除了技术人员天天要赶现场外,其实真正一线办案的侦查员也没有几个,他们也忙的很,榔树那个杀人案件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听说到现在还安排了人在工作。”

    林小雄点点头说:“几个月过去了还没破,我看是没有希望了。”

    杨前锋说:“这个案子在野外发生的,现场条件不好,难度确实很大,这类案件破案的黄金期也就在发案后的头七到十天,如果半个月还拿不下来就难了。”

    说着他们来到了饭店二楼,饭店前不久进行了重新装修,每个包厢里的设施比杨前锋第一次来好多了,包厢里都有一台黑白电视机,还装上了窗式空调,桌椅都是新的,圆桌上还多了一个玻璃圆转盘,推开208房间的门一股凉风迎面袭来,里面杨帆所长、姚飞副局长、魏跃进、苏来宁两个副所长四个人正在打对主红五星扑克牌,洪美丽和张丽华坐在边上谈心,杨前锋连和这些老战友打了招呼,杨所长高兴的说:“这把打完了就吃饭。”

    洪美丽连忙招呼杨前锋他们到桌上坐,张丽华端了杯刚泡的茶递给杨前锋说:“我和洪大姐正在说你呢!又破了许多案子,恭喜你了!”

    杨前锋接过茶杯上下打量了下张丽华,又围她转了一圈说:“生了宝宝身材一点也没有变化吗?”

    张丽华扭了扭身体说:“还没变化,身上都长赘肉了。”

    杨前锋坐下来说:“变化好像不大,只是人看上去更成熟了更漂亮了。”

    张丽华嘟着嘴说:“你学会贫嘴了。”

    洪美丽叹了口气对杨前锋说:“转眼你们都走了三四个月了,我还象做梦一样总认为你们出差去了呢!”接着又说:“杨前锋比在所里的时候还长好了,看来林茂的水比城里的水养人啊!”

    张丽华看了看林茂派出所的三个说:“还真是的唉!你看他们三个都长的白白嫩嫩的。”

    这时杨所长他们打牌结束了,姚飞副局长对杨前锋等三人说:“你们辛苦了,昨晚这一仗打的漂亮,这三个偷鸡专业户要不打掉还不知道要害多少农户。”

    杨帆所长说:“没想到他们把窝放在了那里,那里可真是个好地方,干什么坏事外面都没人知道,还是你这个杨所长厉害,一下就找到了这个贼窝。”说完他拉姚飞坐主位,可姚飞不同意,硬把杨帆按坐在了主位上,自己坐在他的左边,叫杨前锋坐在杨帆的右边,等大家都坐下来后杨帆接着问:“他们在城区有案子吗?”

    杨前锋说:“这帮人在城区一起案子也没有,按他们的话说叫兔子不吃窝边草,他们怕在城区作案后失主会到菜市场找到线索,另外也怕派出所会发现他们。”

    姚飞副局长说:“没想到他们反侦查思维还不错吗?”接着问杨前锋:“作案范围广吗?”

    杨前锋趁机说:“范围很广,除了林茂地区外,还涉及到其它四个乡镇,我正准备明天向你汇报,这个案子后期工作还很多,能不能叫刑警队结案?”

    姚飞副局长爽快的说:“我明天和刑警队说一下,这个案子的后期工作交给他们办,但你们那里应该是大头,所有的材料有你们自己负责搜集到位后交给他们。”

    杨前锋高兴的说:“谢谢局长,那晚上我们可要多敬你几杯酒。”

    姚飞推了下眼镜慢条斯理的说:“不同意移交给刑警队就不敬我酒啦!”

    杨前锋摇着手说:“不是那个意思,当然要敬!”

    杨帆所长开心的说:“在坐的大部分都是曾经在阳光派出所工作的老同事,今天一是接待林茂派出所兄弟,并恭喜他们又成功破获了许多案子;二是老同事们都进步了、高飞了,平时很难在一起聚一聚,今天正好杨前锋来城区办案给了我们一个光明堂皇的机会,让我们在一起叙叙旧,老规矩第一杯大家同喝。”说完就拉开了晚宴的序幕,大家喝了第一杯。

    酒喝到一半时,杨帆向张丽华使了使眼色,意思让林茂派出所三人多喝点。其实张丽华看大家的酒在平喝她早就想讲话了,心想这样喝下去林茂派出所的三个人没喝好其他人可能就喝多了,正好这时老所长打来信号,于是高兴的说:“要说大家都离的不远,但真要聚在一起吃个饭还是不容易的,这么多年了我和林小雄张文杰还没有吃过饭,借这个机会我要敬敬林茂派出所的兄弟们,因为我的宝宝吃奶不能喝酒,所以只能以水带酒敬了,但你们必须喝酒,并且还要喝掉。”说完一口气敬了林茂派出所三人。桌上的其他人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洪美丽、魏跃进、苏来宁跟着敬了杨前锋等三人,随后杨帆和姚飞也参加了这个队伍,这样一来一往又一往一来……,最后张文杰第一个喝多了。

    这种场合不是在外面,纯属家里喝酒一样,杨前锋不好意思像对付外单位人一样对付他们,再说都是老领导和老同事,喝醉了也高兴,所以他来者不拒,就这样杨前锋和林小雄还一直在桌上挺着。直到最后姚飞副局长带着醉意说:“杨书记(杨帆目前的职务是阳光镇党委副书记、阳光派出所所长),酒就到此为止,再喝我也受不了了。”而杨帆看着杨前锋和林小雄还想喝。

    在喝酒上以前杨前锋都是保护杨帆的,他平时也没见杨帆喝过这么多酒,心想再喝下去他可能就多了,不能让他喝坏了身体;另外自己和林小雄昨晚一晚没睡,再喝身体也吃不消。于是他接着姚飞副局长的话说:“杨书记,我和林小雄再喝就要倒了,你老手下留情放我们一马,酒就到此为止,谢谢你的盛情款待。”林小雄忙说:“对对,再喝我要倒了。”

    杨帆见杨前锋和林小雄都说自己喝好了高兴的说:“那好!我们今天就喝到这了。”其实他今天喝这么多酒完全是想要让杨前锋喝好,因为在他内心深处真的很喜欢杨前锋,这种感情是在共同战斗中建立起来的,并且能经的起时间的考验。

    结束后张丽华把杨前锋拉到边上说:“李峰这人你感觉怎么样?”

    “丕岭乡副乡长李峰?”

    “对,就是他。”

    “我认识他时间不长,不是太了解,但我对这人的印象不是很好,酒喝多了没名堂。”

    “你怎么知道他酒喝多了没名堂?”

    “前不久我到丕岭乡办事,发现他喝了酒硬要抱一个女的。”

    “他本来是要提乡长的,正因为这个方面的事后来乡长没当成调到丕岭当副乡长去了,他父母也住纺织厂,就住我娘家家斜对面,近的很,说话大点声都能听的到,前几天我带小孩回去玩,发现他和王大军在一起喝酒,大概酒喝多了说话声音很大,无意中听他说‘杨前锋什么东西,就喜欢多管闲事,他最好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在我手上,要落在我手上看我不搞死他。’听他的口气我当时就感到奇怪,怎么着你也得罪不到他呀!听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张丽华说到这不说了。

    杨前锋问:“你明白什么?”

    张丽华咯咯咯的笑着说:“还不是你坏了他的好事,他硬要抱那个女的,而你出面英雄救美让他失了面子,是不是这样?”

    杨前锋回想了一下说:“我当时没有露面,只是在远处对那个女的说她们书记找她。其实我什么事也没有做。”

    “以后对这样的人要小心一点比较好。”

    “谢谢关心。”

    张丽华调皮的在他胸前拍了下说:“谢就见外了,我还没谢你呢?又给我宝贝儿子买了许多衣服。”

    杨前锋心想我没有买呀!正要说话时她说:“陈来香的眼光不错,你叫她给我儿子买的衣服都很上档次,还很好看。”杨前锋一下明白了过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