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秘密调查(三)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一三八章 秘密调查(三)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生之家有宝贝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张和的老婆胆小怕事,趁中午下班派出所没什么人的时候找到了杨前锋,一五一十的陈述了当时的情况,有些情况比张和讲的还细,比如说那个受伤倒地的老三虽然看上去面部很痛苦,但他流了那么多血却一声没吭,另外血全印在胸前的衣服上,地上没有一滴血等。

    张和老婆走了不久,张丽华进了办公室发现杨前锋已经到了说:来这么早。

    杨前锋把张和老婆的材料甩到她面前说:刚要出大门张和带他老婆来了,这是她的材料你看一看。

    张丽华看完了材料说:不错,比张和讲的还要详细,这个老三是不是叫李文革?

    杨前锋估计张丽华也看出了门道,笑了笑说:是的,有什么发现?

    张丽华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想了想说:李文革在耍诈,他自残受伤应该是假的,不然他们哪有那么好讲话,只要500块钱的医药费,后来300块钱和一块北京牌手表就打发了。

    杨前锋敬佩的说:聪明,这五人个后来一直住在旅社了,如果他们有人受伤,还伤的那么重的话王小水肯定知道,再说他们这帮人就是为钱去的,跑腿费都要了500,李文革真要伤了500块钱行吗?肯定不行,这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这一手还真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可怜张和夫妻到现在还以为是真的。

    张丽华摇摇头说:这帮人真狡猾。怎么找朱玉宝?

    杨前锋说:你和朱玉宝关系怎么样?打电话把他叫来行吗?

    张丽华想了想说:最好要找个理由,这事是因他而起,派出所突然打电话给他叫他来,他可能会生疑,就怕惊动了他,到时他不但不来反而和方小兵他们去说了就麻烦了。

    杨前锋想了想说:你说的有道理,对了,我们所里不是常用他们车队的车吗?好像上次建联防办的房子还用了,不知道钱结了没有?

    张丽华高兴的说:好办法,我去问一下所长。说着她就去了杨所长办公室。

    杨前锋到街上买了点吃的回来后,张丽华说:欠车队的钱没结,车队队长说付一半就行了,杨所长同意叫他们来结账,并亲自打电话给了他们队长叫会计朱玉宝过来。

    二十分钟不到,张丽华从窗口看到朱玉宝骑着自行车进了派出所大院说:我们等的人来了。

    杨前锋走到窗口看了下说:那我们开始工作吧!

    朱玉宝先到了杨所长办公室,接着被杨所长送到了副所长办公室说:朱玉宝,我们叫你来其实不光是为了结账,还有事找你,具体什么事由我们两位副所长和你谈,希望你端正态度,老老实实的把问题讲清楚,其实我们不说你也清楚,我平时和你打过多少招呼,可你就是不改,再这样下去你会丢工作的。

    朱玉宝连连点头说:我……我……我就是喜欢打麻将,小小的,打的玩。接着他豪爽的对杨所长拍着胸脯说:所长放心,我保证如实的讲清楚,以后决不会再打了。

    杨所长又说了几句走了,张丽华拿了个凳子让朱玉宝坐了下来,杨前锋说:所长已经和你讲了很多了,重复的话我就不说了,先交代赌博的事吧!

    朱玉宝看了看张丽华,又看了看杨前锋说:你们两个这么年轻就当副所长了,真是后生可畏,前途无量。

    张丽华对他笑了笑没有讲话,杨前锋严肃的说:少在这里讲好听的,严肃一点交代你的问题。

    朱玉宝发现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不自然的动动身体,不在乎的说:不就是打点小麻将,又没有犯什么**,这么严肃干什么?

    杨前锋一拍桌子说:一次输赢少则几百,多则数千还是小麻将,你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如果不是想清楚,今天你就不要回去了。

    朱玉宝硬着头皮说:都是阳光镇的几个人,那么认真干什么?不就打麻将吗?

    杨前锋顺着他说:是啊!不就打麻将吗?这点小事你不会不如实说吧!

    朱玉宝说:谁说我不如实说,我还想争取个好态度呢!

    杨前锋说:那好,你说。

    朱玉宝一时把自己堵住了说:我……我……

    张丽华放下笔平和的说:朱会计,你是有知识的人,也懂法,刚才我们这位副所长已经对你说了,他的话并不是吓你,赌博又不是你一人,我们也不是第一个找你,今天你就是不说我们也照样能处理你,所以希望你争取一个好态度,把事情说完了马上回家。

    朱玉宝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常在河边走,总有一天要湿脚,我交代。

    朱玉宝先是避重就轻的交代了一些打麻将的小场合,并有意把的张和一道赌的场合隐瞒了,等他说完,杨前锋严厉的批评了他,并点了一些他不愿说的场合、参加的人员及输赢情况。

    朱玉宝一听傻眼了,急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接着又重新交代了其它问题。

    朱玉宝赌博问题交代完后松了口气说:我真的交代完了,近来就干了这么多次。

    杨前锋始终没有开笑脸,严厉的问:交代完了,好像还漏了一些东西吧!

    朱玉宝眼睛瞪得老大的说:全说了,如还有没说你的你立即把我关起来。

    张丽华笑着说:还有赌博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没想清楚,希望你继续讲清楚。

    朱玉宝看着张丽华说:真的没有了。

    杨前锋严肃的说:是吗?人家欠你的赌债是怎么在回来的?

    朱玉宝惊慌的站起来说:这……这……这事也要讲。

    杨前锋毫不客气的说:当然要讲,并且你必须要全部讲清楚,否则你不是治安拘留的问题,有可能你要进看守所。

    朱玉宝紧张的擦了擦头上的汗说:这么严重?

    张丽华平和的说:这事当然严重,但你也不要怕,关键是你要讲清楚,你坐下来考虑一下慢慢说。

    朱玉宝看了眼杨前锋,才慢慢的坐下来叹了口气说:我交代,我交代。

    张丽华给他倒了杯水说:喝点水,慢慢说。

    朱玉宝把杯中的水喝干了后说:还能让我再喝一点吗?

    张丽华看他紧张的样子,微笑着又给杯中倒满了水说:这么紧张干什么?你怕呀!

    朱玉宝捧着杯子勉强的露出了笑容,不自然的说:说老实话我不是怕你们,你们就是处理了我,那也是依法办事,家里人不会受多大的牵连,不会受到生命危险,可方小兵他们那帮小子就不一样了,我是怕我说了以后那帮小子暗暗的害我家人。

    张丽华认真的说:你那么怕他们?

    朱玉宝说:你不知道,他们那帮小子人不大,可做起事来心狠手辣,听他们说差点就把张和给宰了,现在还盯到我不放,害得我天天提心吊胆。

    杨前锋严肃的说:那也是你引狼入室,咎由自取。

    朱玉宝连连点头说: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我这完全是自己引火烧身,咎由自取。

    张丽华安慰他说:其实你尽管放心,我们叫你来没有人知道,就是你们队长也只知道你来派出所是来结账的,并不知道我们要找你有事和你谈,只要你自己出了派出所的门不乱说,外面人根本不知道,方小兵他们更不会知道,所以你一定要如实的把事情说清楚,这事你到底有没有责任,有多大的责任?

    朱玉宝心情平稳下来后放下杯子说:一天方小兵他们要到w市去玩,要我帮他们找辆运货的便车,我给他们安排了,在等车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聊天,我无意中说到张和还欠我许多钱要不回来,方小兵一听就来了精神,说他们有办法帮我要回来,这事交代他们办,我当时听了很高兴,就把情况简单的和他们说了,请他们帮忙。

    他们下晚回来后我还请他们到一个小饭店吃了饭,本来我说上点酒,可方小兵说酒就不喝了,晚上还要干事,等事做成了再喝酒。我当时想这小子还真行,像个做事的样子。就说那好,等把钱要回来了再请你们吃饭喝酒。

    没想到他们当晚下半夜就来敲我家门,说给我送钱来了,我高兴的跳下床把门开了,方小兵走到我家客厅就往吃饭的桌边一坐说:把人抬进来。接着三个人把那个叫李文革的抬了进来放在地上,我一看吓了一跳,见李文革胸口的衣服上许多血就紧张的问:小李怎么伤成了这样?

    方小兵不慌不忙的说:还不是为你要债弄的。

    我急得说:还不赶快把人搞到医院去,出了人命怎么办?

    方小兵还是不慌不忙的把钱往桌上一扔说:钱全要回来了,4500块一分不少,你看给我们多少跑路费。

    我看了看趟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李文革想都没想说:给你们一千块跑路费,请你们带小李去医院看一下。

    方小兵一拍桌子说:你还真大方,我们为你要钱冒了多大的风险?张和的命差点都被我们宰了,又有兄弟为你受了伤,就给我们一千块钱,亏你说得出口。

    我看这小子说翻脸就翻脸,为了不把事情搞大,我急忙说加500,加500.

    方小兵听说只加500,从身上摸出一把菜刀往桌上一放,其他三人也同时从身上抽出了雪亮的菜刀,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架势,吓的说你们要干什么?方小兵阴笑了下说:你不用怕,我们做事公平的很,如果你只给我们1500块跑路费我们也同意。说着他指了指地上的李文革说:这个人我们就放在你这里了。完说他从桌上拿了1500块钱把手一挥说:弟兄们走。

    我一看就急了,拉着方小兵说;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你们说要多少钱?

    方小兵被我拉到桌边坐下后,方小兵说:再加1000块医疗费,我们把人抬走,如果1000块治疗费不够我们再来向你要,如果多了我们退给你。

    当时我吓坏了,恨不得他们尽快把人搞走,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可方小兵警告我说:我们用这种方法帮你要钱,人还受伤了,说出去并不光彩,如果你在外面乱说,也许我们不能对你怎么样,但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的家里人,到时你家里人少个胳膊少腿可不要怪我们。

    我吓得连连点头说:我保证不对外说,再说你们是为了我的事,我怎么可能乱说呢!

    方小兵满意的说:量你也不敢说。接着他又在桌上拿了1000块钱把手一挥说:把人抬着我们走。就这样他们走了。

    张丽华不解的问:晚上就你一个在家?

    朱玉宝说:我岳父身体不好住院了,老婆和孩子都在医院陪我岳父,所以晚上就我一个人在家。

    杨前锋一脸严肃的问:后来他们还找过你吗?

    朱玉宝说:找过好多次,第一次说李文革的医药费不够,向我要了500块钱,又过了一段时间说李文革的身体要多吃营养的东西补一补,又向我要了500块钱,没过多少天他们又找到我说没钱用了,向我借500块钱,我又借给了他们500块,后来又找我借钱,我看他们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就有意的躲他们,可有时还是被他们碰到了,他们碰到我就向我借钱,我知道借钱给他们就是有去无回,只好和他们说好话,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就说真没钱。现在我真怕他们哪一天再从我这里拿不到钱对我家人下手,整天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

    张丽华问:哪你为什么不来报案?

    朱玉宝无奈的说:我哪敢报案?怕家里人担心,这事我连他们都没说。

    接着杨前锋又问了许多相关的问题,最后张丽华提出了保密要求后结束了问话。

    朱玉宝走后杨前锋终松了口气说:看来这个案子完全成立,我们现在可以动他们的手了。

    张丽华边整理问话材料边说:别看这帮人没有念过多少书,心理学还学的真不错,其实他们并没有真动手,而是做出了老虎的样子吓到了这些人,让他们乖乖的拿出了钱还也不敢吱声。

    杨前锋说:这就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也是目前犯罪的新动向之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