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所长招数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七十七章 所长招数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元月二十六日一上班,杨所长就招集全所民警开会,布置春节前三天的工作、安排春节放假期间的值班及注意事项。

    杨所长开会总是开门见山,他说:春节前三天除了日常的工作外,每个同志把手上没处理好的事梳理一下,所有的纠纷,不论是民事的还是治安的,特别是那些疑难复杂的纠纷,必须充分利用春节这个时机全部处理完,一次调解不成功的就两次、三次,紧盯不放直到成功。从今天起每个同志把手上的事排个队,有计划的在吃年饭前把事情处理完毕。哪些案件需要我或指导员出面的现在就告诉我们,我们也好作个安排。

    张丽华说:我手上那个轻伤害案件发生到现在都快一年了,证据是一对一,一个说是对方害的,一个说是自己摔的,厂里没处理好交到派出所后,我已经调解三次了,都不成功,他们又不愿意到法院去打官司,再说这种证据不足的案件法院也不一定受理,所以受伤的人盯着我们要求处理,碰到一次緾着说一次,最好调解时请所领导到时参加一下。

    杨所长说:这个事我知道,你吃了不少苦,到时我参加。

    魏跃进说:我手上还有三起没了的纠纷,其中那起领导交办的案件很麻烦,严格说这是一起刑事案件,但也是证据不足成了手上的烫山芋,调解了两次都因受伤人不同意而失败,我想年前调解请所领导参加一下。

    指导员说:这事我参加,调解的时候叫我一声。

    杨所长看了眼指导员说:张丽华那个事和这个事都比较头痛,魏跃进说的对,按伤害程度是轻伤,应当依法提起公诉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可对方抱成一团,证据一边倒,真假难分,这样调解的时候我和指导员都参加。

    杨所长喝了口水接着说:张丽华那个案子和这个案子只要能成功调解一个,另一个就有可跟着调解能成功,因为这两个案子差不多,两个案子的当事人也经常在一起讨论。现在就要看我们的本事了,看谁能先处理好。

    大家还有吗?杨所长看看大家,见没有人发言了接着把春节值班作了安排,同时提出了要求。

    散会后,杨前锋问张丽华:为什么这么多事放在这三天来处理,许多事过去都调解处理了多次都不行,难道这三天就能处理好?

    张丽华嘴角往上一扬说:这是杨所长的工作方法和多年的经验,春节大家都想有一个好心情,不想心里总装作一个事过年,另外当事人平时也想把事了了,只不是为了一口气或者一点利益互不相让,而这时候他们多多少少都要受到春节气氛的影响,比平时要好说话些,工作也就好做些,总之成功率比平时确实高很多。再说杨所长喜欢年前事年前了,新年新开张。

    杨前锋想了想说:这个招数还真不错。

    杨所长在这方面两大招数,今天这个算一个,还有一个就根据不同的纠纷案件进行冷处理或热处理。

    冷处理或热处理怎么讲?

    冷处理就是有的案件要拖,不能立即处理,立即处理了不但不利于双方当事日后的和睦相处,反而会使矛盾升级,等双方都冷静下来再作处理,比如说家庭纠纷、邻里矛盾等;热处理就时必须马上处理,该罚款的罚款、该拘留的马上拘留起来,不能拖,一拖也许就要发生更大的事,比如说感情破裂的恋爱纠纷等等。

    学问还真不少呢?

    那是,这些都是工作中总结出来的,目前书上肯定找不到。

    那我还真要好好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工作。

    对,也叫在研究状态下工作,在工作状态中研究。张丽华拿出一本卷宗接着说:这就是我会上讲的那个案件的材料,你看一下,看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把这个事处理好。

    杨前锋接过卷宗说:这些案件都是我们来前发生的,对情况一点也不了解,你都处理不好,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丽华认真的说:那可不一定,很多事情换个思路也许就有办法了。

    调解我能参加吗?

    当然能参加。

    那我得好好看看材料,不然到时一句话都说不上。

    张丽华信心十足的说:我去通知双方当事人下午来调解,如果不成功年三十再来一次,年三十我就要慢慢和他们磨了,让他们听到年饭前的烟花炮竹声发急,恨不得马上把事情处理好回家吃年饭,那时也许一切ok了。

    杨前锋点了点头说:高招。

    和杨所长学的。说着她去通知当事人去了。

    这个案件的材料很少,杨前锋一会就看完了,其实这是一起很简单的案件,双方当事人李师傅和张师傅都是农机厂的工人,一天晚上车间就他们俩个人在车间加班,突然李师傅车床上面的吊灯坏了,就从工具箱里拿了一个灯泡,搬了一个人字梯准备换一个,因为李师傅喝了酒,也许是酒劲上来了,他把人字梯一边放在地上一边放在正要加工的零件上,在梯子不平的情况下往上爬,张师傅恰好路过发现了,而他们俩在工作上一直有矛盾,平时也不说话,正好白天又吵了一架还差打了起来,张师傅本来就不想提醒他梯子没放稳,可跨过梯子时,梯子正好摇晃起来,有向他倒来的可能,本能的用一只手去扶梯子,摇晃的梯子突然真的向他倒下来,等他双手再去扶时,李师傅已在地上痛的哇哇直叫了,张师傅见状又不能不管,就立即叫来门卫帮忙把他送到了医院,

    经过就是这样,本来可以说这是公伤,但是厂里有规定,不准酒后上车床工作,如违反规定发生事故厂里不负责任,而李师傅说就是厂里负责他也不同意,他认为是张师傅故意把梯子推倒害他,要追究张师傅的法律责任,张师傅说他虽然和李师傅有过结,但不能见死不救,当时是一片好心想救他,他的伤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不承担任何责任。

    厂里也做了双方很多工作,但就是不同意,因为张师傅说自己没有责任不承担任何费用,李师傅说不要张师傅的钱,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厂里工作做不通,最后移交给了派出所,通过法医鉴定李师傅是轻伤。

    以前的调解书虽然双方没有签字,但都在卷宗里。当时的事实认定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李师傅因换灯泡时梯子没有放稳就往上爬,张师傅路过发现梯子摇晃要倒就去扶,这时梯子突然倒下,李师傅从梯子上摔到地下致其轻伤。

    而责任认定是:李师傅负主要责任60%;张师傅次要责任40%。

    杨前锋看了全部材料后总感到什么地方不对,但又说不出来,接着他又把材料仔细的看了一遍才发现了问题,即:张师傅路过时梯子虽然在摇晃,但并不能说肯定要倒,而张师傅感觉梯子要倒向他,所以本能去扶梯子,而梯子本来就倾向他这一边,当他的手搭到梯子上时多少有点力,导致梯子真的倒了下来。

    从主观上讲这不是故意的,最多也只是过失。但这个事张师傅在民事上应该负全部责任。

    杨前锋合起卷宗,正好张丽华回来了,进门就说;看样子下午搞不好,张师傅松了口,说看在我们对这个事这么重视的份上,他愿意承担50%的责任,再多一分也不行了;而李师傅说不追究刑事责任也行,但必须承担百分之百的费用。

    张丽华拍了拍手,双手手指相扣着说:自我感觉收获不错,工作能做到这地步离圆满就不远了,不行让他们在派出所听年饭前的爆竹声,让他们听的心里痒痒的想回家吃年饭,我估计就成功了。

    我想你下午就能把事处理好。

    不要抬举我了,我没有那个本事。

    真的,我把材料反复看了,感觉张师傅确实要负主要或者全部责任,也不知道对不对?

    张丽华不相信的坐下来说:什么对不对,能把事处理好就对,你说说看?

    那我在师傅面前耍大刀了。杨前锋把自己对这个事的事实和责任认定说了一遍。

    张丽华听后惊叹的说:对呀!我怎么一直没有这么去细想呢?先入为主害死人,当时我叫农机厂保卫科科长把案情向我介绍了一下,也让他谈了他的看法,现在想来我的思想一直被科长所讲的观点捆绑住了。对,你说的才更接近事实,难怪这个张师傅会让步呢,原来他心里有鬼。

    如这样认定他们能接受吗?

    有理有据,肯定能,张师傅下午我们单独先找他谈一下,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就定他个过失犯罪。接着张丽华高兴的学着武打电影里的师傅们说: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徒儿你出师了,下山去吧!

    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杨前锋看她那高兴的样子像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正如张丽华预料的那样,本来过年了,张师傅也想在年前把事了了。可当他听说要负全部责任,就是不同意,当张师傅听说自己犯了过失伤害罪时一下子慌了,不但痛快的同意了,还主动要求向对方赔礼道歉。

    这个案件的顺利调解,所长和指导员特别高兴,也大大的促进了其他同志的工作,年三十中午魏跃进手上那个案子终于成功调解。

    杨所长笑着说:终于可以过一个不欠债的年了。

    杨前锋从所长的笑容里又学会了一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