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暴力审案(五)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三十三章暴力审案(五)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指导员不假思索的说:谁造成的医药费等费用谁负责,没什么好商量的,另外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认为绝不能袒护,也不能滋长这种风气。

    丁所长也来到了办公室,听指导员这样说他有不同的看法,咳嗽了一声说:我回来就听讲了,也看了陈解放的伤,不就是骨折了吗?陈丰收是为了工作,又不是和他有个人恩怨,再说一个新手出了纰漏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

    指导员很生气的说:那局里知道了这个事我们怎么交代?

    不向局里回报不就行了吗?又没有死人,一定要向局里汇报干什么?丁所长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说。

    杨所长感到这样争论解决不了问题,需要开个会研究一下,于是对大家说:我们几个都在,现在就去会议室召开所长办公会,研究三个问题:一、陈解放的事怎么处理?二、陈丰收等干警怎么处理?三、要不要集中时间开展思想教育整顿,怎么整顿?

    说完又对施所长说:你去安排个老民警对陈解放进行问话。

    王大军正在做陈解放了工作,施所长本想把这个任务交给王大军,也是理所当然,但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因为他曾再三交代王大军要全程指导和帮助陈丰收办理这个案件,可他连问话都不参加,心里很不高兴,同时对王大军粗糙的工作作风很不放心。

    王大军自知自已一时堵气没有和陈丰收一道问话而发生了问题,认为现在也该做点事来弥补,并肯定的认为施所长会安排他对陈解放重新问话,可是施所长突然叫汪敏和洪美丽带陈解放去问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因为施所长想汪敏在医院带着陈解放跑上跑下,陈解放很感动,两个人也能说得上话,认为汪敏很适合,洪美丽是个女同志,情况熟,群众基础好,又会做群众工作,参加问话也很适合,果断的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汪敏和洪美丽。

    半个小时以后,汪敏和洪美丽就结束了问话,并把材料交给了施所长。

    陈解放如实的交代了问题,承认自己被老婆骂了以后憋了一肚子火,又不能动手打女的,所以就想找张有才管管他的老婆,可张有才根本不卖他的帐,一气之下就先动手打张有才,张有才拿刀的右手开始一直没有动,也许是自己打急了他才挥了一下,刀没有碰到他,因为怕他真用刀砍,就上去抢他的刀,用手一抓抓空了,应该是这个时候左手小臂碰到了刀刃上被划破了,张有才并没有用刀故意砍他,因为心里有气,又怕老婆再骂自己没有用,所以才一口咬定是张有才先动手,并用刀砍伤了自已的。

    会议开到七点多钟,最后的意见是:一、对陈解放跳楼行为和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认定和处理。1、跳楼行为的认定和处理:从主观上讲跳楼是陈解放自己决定的,没有人叫他跳,从客观上讲是他拒不交代问题,态度极坏,还歪曲事实陷害张有才,从而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对他的行为和后果自已应负主要责任;陈丰收对他使用了电警棍,从主观上讲他是为了工作,为了把事实搞清楚,出发点是好的,没有错,从客观上讲它采用了暴力的方法逼迫陈解放交代问题,尤其在陈解放已经愿意交代问题的情况下继续使用暴力,是导致陈解放跳楼的诱因,应负一定责任。所以跳楼产生的后果,陈解放自己负主要责任,出于人道,派出所给予一定的补偿,这个钱派出所出。2、陈解放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认定和处理:陈解放挖排水沟的位置不当而引起纠纷,明知自己有错在先还找张有才的麻烦,殴打张有才,应该对整个事件负全部责任,赔偿张有才的医药费等损失,对其进行治安拘留处罚,鉴于陈解放身上有伤,由施所长负责做工作,如果接受跳楼行为的处理意见,就调解处理,但必须写一份悔过书,如果不接受,就立即裁决治安拘留。二、对陈丰收等干警的处理:陈丰收必须写出深刻的书面检查,并在全体干警大会上作检讨,施所长在干警大会上作口头检查,王大军在干警大会上给予批评。三、集中一段时间开展队伍思想纪律作风教育,重点是对三个新同志的教育,方法是教育与法律知识和公安业务培训相结合,具体安排由指导员负责。

    散会以后,施所长立即和陈解放谈话,最后宣布对他的处理决定,陈解放本来认为自己态度确实不好,又撒了谎,派出所不打这种人还打什么人?自己还跳楼给派出所造成了麻烦,心想派出所肯定要把他关起来,没想到派出所网开一面可以不关他,很感激的说:谢谢施所长关心,腿上的伤是我自己跳楼造成的,不怪派出所,我自己负责,和张有才的事我愿意调解处理,悔过书我马上写,他的医药费等损失我赔。

    陈解放悔过书写好后,施所长准备安排三轮摩托车送陈解放回家,这时陈解放的老婆来了,看到陈解放腿上绑的绷带,眼泪哗的一下流下来,问陈解放怎么回事?陈解放支支吾吾的不想说,陈解放的老婆哭着追问道:是不是派出所打的,是谁打的?在外面被张有才打了,来到派出所又被派出所打成这样,还让人怎么活呀?

    陈解放大声的制止道:你不了解情况就不要乱说话,腿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不关派出所的事。

    杨所长拉长着脸走进了接待室,对陈解放的老婆严厉的说:你这个妇女怎么这么不省事,逞强好胜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丈夫开始做的本来就不妥,和人家争了几句,你就觉得吃亏了,不得了了,骂你的丈夫,你丈夫其实是受了你的气才去和人家打架的,他的刀伤根本就不是张有才砍的,是你丈夫抢刀的时候自已碰到刀口上弄的,叫什么屈啊。

    陈解放老婆辩解道:不可能,我家解放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张有才替他老婆出头,先动手打了我家解放,解放还手时,被他用刀砍伤的。

    施所长说:陈解放在这里,你问他是不是这么回事?

    陈解放尴尬的说:杨……杨所长说的对。

    陈解放老婆的脑袋一下子转不过来弯,看着陈解放说:这……这……你不是跟我说他找你打的架吗,还用刀砍了你呢,怎么反过来了?陈解放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老婆。

    找人家打架打输了,还不是怕你骂,所以他一错错到底,干脆到保卫科也这么说,到了我们派出所还是这么说,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专政机关,他乱说能过得了关吗?杨所长严厉的说到这停了停又继续说:他怕说了真话又要被你骂,还要被派出所关起来,所以他吓的跳楼逃跑把腿摔伤了,从头到尾都是自找的,还给我们添了许多麻烦,你知道在派出所逃跑是什么性质吗?那是畏罪潜逃,要罪加一等的,你要再大呼小叫的影响我办公,我马上把他和你一起关起来,再送去劳教几年,你信不信?

    陈解放生怕杨所长改变施所长刚才的意见把他关起来,赶紧对杨所长陪着小心说:对不起,对不起,杨所长不要生气,妇女头发长见识短,一切都怪我,一切都怪我。

    陈解放的老婆平时也听门口打架的小青年说过,他们最怕杨所长,说杨所长对打了架或者干了坏事还不老实的人从来不客气,都用电警棍打老实了为止,其实这些小青年说的很夸张,但陈解放的老婆认为是真的,她认为公家人打坏人是天经地义的,不然好人的日子怎么过,心想陈解放这次不老实肯定也吃了不少苦,现在腿又伤了,要是再关起来,接着送去劳教,那家里怎么办?并认为杨所长的话是真的,因为严打刚开始那年,同场的一个人打架,情况和陈解放这事差不多,被劳教了二年,想到这伤心的又流下了眼泪,恳切的对杨所长说:其实我家解放很老实,这个事要怪就怪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把我家解放关起来。

    杨所长口气缓和了下来说:你们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很好,我们也不会把他一棒子打死,再说他的腿伤了,也付出了代价,悔过书我看了写的还不错,就不关他了,回家好好养伤,我知道你家也比较困难,所以和你们场场长打了招呼,场里补助你家一百五十块钱,明天到财务上去领就行了。

    陈解放夫妇对这个意外收获,感激的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杨所长特别伟大,千恩万谢的起身要走,杨所长对施所长说:开三轮车把他们送回去。

    杨前锋看到摩托车出了大门,心想杨所长就是杨所长,这么一个棘手的事情,他三下五除二就给处理了,从内心感到了不起。

    但回头一想整个事情,总感到这个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是什么又一时说不清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