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暴力审案(四)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三十二章 暴力审案(四)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重生之家有宝贝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杨前锋和董刚近日来除了处理各自值班接手的事情外,还在完善刘豹子案件的材料,早上看守所打来电话,说金枝已经怀孕了,按照规定立即放人。上午杨前锋和董刚办好了释放金枝的相关手续,并释放了金枝。

    下午杨前锋在外勤一室写结案报告,董刚整理卷宗材料准备装订,两个人正在忙着,听到了陈丰收在教训陈解放,接着听到陈解放鬼哭狼嚎的叫,杨前锋听不下去了,放下笔对董刚说:我们过去看看吧!

    董刚直言不讳的说:难道你没看出来?他对我们的劝说有抵触情绪,今天施所长在所里,他要是不说我们去说也不太好,还是省一点事吧!

    杨前锋认为董刚说的虽然有道理,但还是忍不住说:我怕他这样打下去会出事。董刚只是笑了笑没有作声。

    这时施所长急匆匆的从外勤一室走过,接着听到他在敲外勤三室的门,杨前锋和董刚走出办公室,同时汪敏也从内勤室拿备用的钥匙走来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开不开,施所长就边敲门边叫陈丰收,突然听到陈丰收在里面说:你还想跑啊?随后又听到砰的一声。

    施所长果断的说:跺门。

    杨前锋抬腿就是一脚把门跺开了,发现陈丰收一个人右手拿着一个大电警棍站在窗口,像个傻子一样张着嘴看着施所长等一群人,大家迅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都急忙往楼下跑去,等大家跑到陈解放身边,先一步赶到的值班民警姚昌盛已经把陈解放扶坐起来,王大军双手抱胸一脸不高兴的站在边上,洪美丽蹲在地上问陈解放有没有受伤?陈解放双手捧着左腿一脸痛苦的样子说:腿,我的小腿。

    施所长叫汪敏把三轮摩托车开了过来,大家把陈解放抬到三轮车车斗里,施所长亲自上车和汪敏一道送陈解放去医院检查,并叫董刚骑自行车跟在后面也去医院。

    施所长他们走后,大家都无语的来到接待室,王大军心里感到很憋屈,毕竟陈丰收是他的徒弟,这个案件虽然是陈丰收主办,但所领导明确指定由他指导办理,气愤的说:我都说了这个人没有必要再叫来问了,这个陈丰收就是不听。

    姚昌盛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但认为这时不是埋怨的时候,再说陈丰收毕竟是新手,问话的时候王大军就应该和他一道,而不是坐在接待室看报纸,很不理解的对王大军说:既然他把人叫来了,你有时间看报纸,就没时间陪他一道问话吗?出事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出了事,你还怪我了?王大军反驳道。

    事情没搞清楚,把他叫来再问很正常,陈丰收虽然是个新手,他能这样做我认为他办事很认真,只是度把握不住,你要在边上帮他把个度,我想事情肯定不会成现在这样子。姚昌盛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当然他说的度,是指打陈解放的轻重程度。

    王大军用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他打人,还要我把度,这,这……

    姚昌盛认为王大军在推卸责任,自己又不是所领导,感到这样争下去没有什么意义,立即说:算我没说,算我没说行了吧。

    杨前锋很赞同姚昌盛说的话,但又不好发表自己的意见,他想陈丰收这时肯定很难过,离开了接待室,想去看看他,这时洪美丽正在关了户籍室的门也准备上楼,两个人来到外勤三室,陈丰收坐在办公桌上抽闷烟,洪美丽安慰的说:事情已经出了,你也不要怕,好在目前看问题不是很大,可能是左小腿骨折了。

    陈丰收很后悔的沉思了半天说:没听你的话,真的出事了。

    人已经送医院去了,希望内脏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人不死,问题就不大。洪美丽继续安慰道。

    杨前锋也想安慰一下陈丰收,可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去拿水瓶给张丰收的水杯加满了水,陈丰收对杨前锋苦笑的摇了摇头。

    这时杨所长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陈丰收迅速站起来立正并叫了声所长,杨所长的脸越拉越长的盯了陈丰收足足30秒,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回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这个老施,在所里看个家都看不住,这么小的一个治安案件,搞成这样。一会儿就听到杨所长在他的办公室自言自语的埋怨施所长。

    洪美丽对陈丰收说:你还是主动去把情况向在杨所长汇报一下吧,所长现在在气头上,要骂你你就听着。

    陈丰收有点担心看了看洪美丽,又看了看杨前锋。杨前锋鼓励道:洪大姐说的没错,人不死就没有什么大事,还是向所长去汇报一下吧,主动作个检讨。

    陈丰收鼓起勇气的点了点头,站起来说:对,我去向所长作检讨。

    陈丰收去了杨所长办公室,洪美丽走到门口又回头对杨前锋说:施所长的胡子保不住了。杨前锋先愣了一下,接着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刘豹子的案件结案报告还没有收尾,杨前锋回到办公室继续写结案报告,写好后已经5点多了,他活动活动了手腕,这时张丽华回到了办公室,杨前锋看到张丽华满脸的汗,背后的衣服湿透了,高兴的说:师傅回来了!

    外面真热,累死我了。张丽华擦了擦脸上的汗说。

    杨前锋赶快把吊扇的档位开大,又拿热水瓶给张丽华的杯子倒水,张丽华赶紧挡住说:谢谢,我就喝冷水。她端起杯子就把杯中的水喝完了,杨前锋给她杯中又加满了热水。

    张丽华说:怎么搞的,今天又有人跳楼了?伤的重不重?

    是的,陈丰收下午通知一个人来问话,在问话的时候那个人跳到楼下去了,可能左小腿骨折了。杨前锋回答道。

    陈丰收打了这个人吧?

    是的,用电警棍打的。

    张丽华摇摇头说:我听美丽姐说他上次还打了一个作证的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不能什么人都打的,你要吸取他的教训,当然我们大家都要吸取教训,这个人不死还好办,如果人死了就不好办了,当前刑讯逼供的现象很普遍,也有人为此丢了饭碗坐了牢,但这是一个顽症,前面有人为此付出了代价,后面继续有人这样做,为了工作明知故犯我感到很不值,对公安形象也不好。

    杨前锋点头称是,把刘豹子的卷宗材料拿到张丽华面前说:这个案子差不多了,请师傅给我把把关,审查审查。

    张丽华看了眼杨前锋愉快的说:行,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休息一下回家吃饭,晚上来帮你看看。

    快六点钟的时候,施所长他们回来了,汪敏和董刚把陈解放架进了接待室,施所长自己去了杨所长办公室,由于杨所长仔细询问了陈丰收事情发生的经过,认为主要责任是陈丰收;施所长的安排并没有错,事发后处理也很及时,工作虽然安排的不错,可检查督促不力,没有督促王大军参加问话,应负一定的领导责任;王大军的传帮带工作没有做好,应该负有一定责任。

    杨所长很生陈丰收的气,人家都愿意交代了为什么还要打,对此狠狠的批评了他,但对他主动承认错误、愿意承担后果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而对施所长的气消了一半。

    施所长知道杨所长的脾气,心想劈头盖脑的一顿骂肯定跑不了,可是进了办公室杨所长没有发火,而是语气很平和的问:陈解放的伤势怎么样?

    施所长反而不习惯,抓了抓脸说:是我没看好家,我向你检讨。

    杨所长重复的又问了一遍:陈解放的伤势怎么样?

    施所长又抓了抓脸说:左腿的腓骨骨折了,其他地方全部检查了没有问题。

    杨所长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突然大声的说:你看看你们,要是头着地怎么办?

    杨所长看施所长一个劲的在抓脸,没有做声,又平静的问: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马上安排人继续问话,在医院带他检查的时候,我做了他的工作,他愿意实事求是的交待问题,虽然是一起纠纷引起的打架,但是主要责任全部是他,我想等把他的话问完了,就把他治安拘留起来。施所长回答道。

    拘留完了以后呢?杨所长知道施所长一定要把陈解放关起来的意思,一般情况下,违反治安管理的人因为态度不好被干警打了皮外伤,都把他拘留几天,到时人出来了伤也好了,加上拘留所教育教育就什么事也没有了,省了很多麻烦。可是陈解放是骨头断了,伤筋动骨没有一百天也不能痊愈,所以继续问道。

    拘留完以后,拘留完以后……我还没想好。施所长又抓着脸说:陈解放说了,我们派出所干警用电警棍打他,他实在被打的没办法了才跳的楼,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医药费要打他的人承担。

    这时指导员过来了,说;下午局里开会陈局长还重点强调了严禁刑讯逼供,可我们所里在开会的时候就发生了这个事,正好根据局里的安排要开展教育活动,我建议派出所集中时间开展一次队伍思想教育整顿工作,认真贯彻陈局长的讲话精神,以这次事件为教训,教育每一个同志深刻认识公安老大的特权思想和刑讯逼供的危害。

    杨所长不耐烦的说:打住,打住,我们还是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