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暴力审案(二)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三十章 暴力审案(二)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重生之家有宝贝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女配不掺和(快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刚询问完,洪美丽走进来对钱小芳说:都说完了。

    钱小芳站起来说:洪公安,我知道的全部都说了。

    你也是的,小偷自己都交代了,你怕什么呢?都像你这样我们怎么打击坏人。洪美丽责怪道。

    我是怕这些小偷出来以后报复我,你知道我丈夫身体不好?如果我要再有个三长两短,那我生个孩子怎么办?钱小芳流着委屈的眼泪担心的说。

    洪美丽帮钱小芳理了理乱发,又帮她擦去眼泪说: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这个世界上还是邪不压正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如果真有事,还有我们呢!

    要真的有事我来叫你们,那就来不及了。钱小芳说。

    你胆子小,我是知道的,你放心,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谢谢你来作证,刚才我们的同志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太好,但是作证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所以你自己也有责任,希望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洪美丽安抚着说。

    从内心说我是最恨小偷了,我也恨不得你们把他们全部抓起,我只是怕他们报复,根本没有包庇他们的意思。钱小芳说到这叹了口气继续说:我不怪你们,你们也是为了工作。

    谢谢你的理解,别愁眉苦脸的了,开心一点,走吧,赶快去摆摊子去。洪美丽说。

    钱小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高兴的问洪美丽:我真的可以走了!

    洪美丽微笑着点点头,钱小芳得到肯定的信息后感激的向洪美丽、杨前锋和董刚笑了笑,又特地对陈丰收说:给你添麻烦了。

    陈丰收板着脸说:你知道就好。

    走吧,走吧,快去做生意。洪美丽边说边搭着钱小芳的肩膀一道走出办公室。

    董刚等钱小芳下楼以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老陈,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她是一个证人,你打他干什么?

    不打,不打到现在还不说,这样的人就是下流胚。陈丰收边抽烟边说。

    杨前锋说:我认为董刚说的对,她毕竟不是犯罪分子,这样对她应该说不公平。

    我也想做好人,我也想轻风细雨的让她说,可她就是知道情况不说你怎么办,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陈丰收对杨前锋这样和他说话感到不满,认为大家都是一天来报道的,论年龄自己还大好多岁,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所以边吐着烟圈边慢条斯理的说。

    杨前锋看到陈丰收说话的样子,明显感到他对自己说的话有意见,本想解释一下自己只是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并不是对某一个人,更不是专门对他说的。这时洪美丽又走进外勤三室说:审讯是一门学问,询问证人也是一门学问,没有耐心可不行,我们对待证人可不能向对待犯罪分子一样对待,其实我很赞成指导员的意见,审讯犯罪分子也不能动不动就打,打出了事人家是要找你的,组织上也要追究你,何况是证人,更应该多做工作,做了工作还不说,我们就通过别的渠道来获取新证据,不要对他们动手。当然打的效率要高出不打的好多倍,但我感到我们不能为了工作犯错误。你们三个才到派出所工作,我作为老民警只是提醒你们要注意工作方法。

    杨前锋和董刚听了洪美丽的话频频点头,认为讲得有道理。陈丰收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说:

    我知道你刚才进来是帮我善后的,谢谢你的关心和提醒,以后我会注意的。

    洪美丽看到三个人听得都很认真,并且也赞同自己的观点,笑了笑说:好在今天所领导都不在家,这个事就算过去了,以后确实要注意,打人不能成为习惯,成了习惯就不好了。

    跟好学好,跟坏学坏,而学好不容易,坏的一学就会,陈丰收和董刚到派出所之前,肯定不会动不动就打人,如果派出所的氛围中没有打人的现象,他们俩也不会打人,正因为在审讯刘豹子团伙时,看到丁所长做了表率,他俩一下子就学会了,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连不愿意说出实情的证人也不放过。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下午,园艺场保卫科移交给派出所一个治安案件,两个果农因为琐事发生矛盾在去猕猴桃园的路上打了起来,双方都有伤,但伤势都是轻微伤,正因为后果不严重,又都是场里的果农还邻居,所以保卫科进行了调解,但双方都认为保卫科没有调查清楚,对认定的事实有意见,不愿意接受调解,所以交到了派出所,根据所里的规定,这个案件由施所长带的组接收和处理,施所长认为这个案件不是太复杂,为了锻炼新手,就安排陈丰收主办,王大军负责指导和协助办理。

    陈丰收很高兴接手这个案件,他认为虽然案件很小,这是领导对他的信任,也是锻炼自己的好机会,更是施展自己能力的开始,所以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自认为简单的案件办好。

    陈丰收在王大军的带领下,当即就到园艺场保卫科对两个当事人进行了询问,找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取证,但是双方当事人各执一词,这是陈丰收没有料到的。

    回到派出所,陈丰收把材料进行了整理,认真研究每一个人所说的话,搞清事情的起因、过程、后果及双方当事人各自的责任。

    果农张有才说:发生矛盾的原因是五天前的上午,赵解放紧挨着他家的院子墙挖排水沟,如果让他这样挖,时间长了院子墙肯定会倒塌,我老婆看见了就不让他挖,要挖也要有一定的距离,他当时也认为我老婆说得有道理,同意按我老婆说的挖水沟,我老婆也不好,人家按你的意思挖不就算了,临走还说了句‘这么大的人了,做事一点不靠谱’。赵解放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侮辱,就骂我老婆是个泼妇,我老婆那受得了这个气,也骂了赵解放,双方吵起了嘴架,俗话说打架没好拳,吵嘴没好言,赵解放吵嘴吵输了,中午他老婆从娘家回来知道了又骂了他一顿,说当时应该掌我老婆的嘴,为此,赵解放生了一肚子气。

    我上午在猕猴桃园做事,回家吃中饭的时候我老婆说了这事,我对我老婆说,不让他在墙边上挖水沟是对的,现在人家听了你的意见,就不要多说了,毕竟是邻居。

    吃过中饭以后,我拿了一把砍柴刀到猕猴桃园去做事,看到赵解放坐在进猕猴桃园的路边上抽香烟,他看到我就气呼呼的说,你老婆那么喜欢骂人,你也不好好的教育教育她,你是不是男人?我听了也没好气的说,你一个男子汉和女人吵什么?难道你还有理了?紧挨着墙根挖水沟,院子墙迟早会倒,难道你不懂?什么意思啊?和我老婆吵完了再和我吵,看来我老婆说的真没错,这么大的人了,做事一点不靠谱。

    赵解放像弹簧一样站起来冲到我身边,左手一把封住了我的衣领说:好男不跟女斗,你老婆说我也就算了,你也这样说我就对你不客气,说着他就举起右拳就打我的脸,我往下一蹲让开了。

    这时我们同场的陈红正好经过,大声劝我们不要打架。可赵解放第一拳没打到我,我挣脱了他封衣领的左手,两粒纽扣都被他揪扯掉了,他冲上来又给我一拳,这一拳打在了我左脸上,我拿着砍柴刀的右手本能的挥了一下,他吓得退了几步,接着又冲上来抢我的刀,我不让他抢,在抢刀的过程中,不知怎么搞的,他把自己的左手小臂搞破了,他一看自己的手臂流血,就说我用刀砍他,又用拳头打我,我把砍柴刀扔到远处,就用拳头还击他,陈红都吓哭了,也许是看我们手上没有东西了,才敢上来拉架,最后她站在我和赵解放的中间哭着尖叫道不准再打啦,我俩就停了手,陈红说都三四十岁一个的人了,有什么事讲不开非要打架不可,真不象话,并叫赵解放赶快去场部卫生室包扎伤口。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赵解放的刀伤是他抡我砍柴刀时自己弄破的,我用拳头打他时都没有打到他的头部,所以除刀伤外他没有什么伤,而我的脸和头部被他击中了好几拳,身上被踢了好多脚,当时我的脸就肿了,其实我的伤比他重多了。

    在保卫科调解的时候,赵解放说我先动手打他的,硬说我故意用刀砍了他,还说他当时是正当防卫,完全是颠倒黑白。

    保卫科认为不管我是故意的还是不故意的,赵解放的刀伤是我的砍柴刀弄伤的,要我赔偿他的医药费和误工费,我不服这口气,所以我不同意保卫科的调解。

    赵解放在陈述中否认自己先动手,说是张有才在路上一碰到他就责问他为什么和他老婆吵架,说着就冲上来打他,一口咬定他的刀伤是张有才用刀砍的,他被砍伤了以后,怕张有才再持刀行凶,就上去抢刀,承认被刀砍伤以后拳打脚踢了张有才,但他认为那是正当防卫。

    保卫科没有认定张有才故意用刀砍他,也没有认定他是正当防卫,所以他也不服,不同意保卫科的调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