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调解纠纷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十八章 调解纠纷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女配不掺和(快穿)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有什么事起来说话,汪敏说着和杨前锋拉起妇女走进接待室,让妇女坐了下来。

    汪敏打开值班记录问:你说你丈夫要杀你,到底怎么回事,慢慢的说,我登记一下。

    我叫王招娣,家住南街58号,我丈夫叫朱建林,是一建公司的工人,这两个月来,他嗜酒如命,天天喝酒,每次喝醉了就打我,昨天晚上他酒又喝多了打我,我女儿来拉,他就要打女儿,邻居来拉他要打邻居,后来他自己又蹦又跳的闹累了,没有脱衣服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大概到早上四点钟多,我看他睡得像死猪一样,一气之下就用绳子把他手脚都捆绑了起来,用洗衣服的棒锤狠狠地揍了他屁股,把他给揍醒了,他拼命的挣扎,说一定要杀了我。王招娣感到很无奈,接着说:我丈夫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我真怕他说得出做的道!现在我和女儿都不敢给他松绑,女儿怕出事,叫我来求求你们帮我处理。

    你丈夫有没有被你打伤,现在还在家里吗?汪敏问道。

    在家里房间的地板上。王招娣说:我打他时,他在床上滚来滚去滚掉下了床,我和女儿本来想把他抬上床,但他像一头发了疯的犟牛一样,没办法抬上床,要说伤,屁股上肯定有一点,当时我真的很生气,很生气,所以下手比较重。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我也有办法治他,不是好欺负的,虽然很生气,可我没有打他头或其他地方,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把他打伤了残了我们家也就完了,这点我是很清楚的。

    汪敏又问道:平时你们的感情怎么样?

    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他也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以前很少喝酒,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也没有看到他喝醉过,不知怎么回事?就最近一两个月着了魔似的,一个人在家里喝酒也把自己喝醉了,喝醉了就算了,我来照顾你,酒喝多了对身体总是不好,可一句劝都听不进,每次劝,他都和我吵,把我吵烦了就顶了几句,他就发酒疯打人,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王招娣也感到很困惑的说。

    这时杨所长走了进来,王招娣站起来说,杨所长,你们可要帮帮我家?长期这样下去,我们家的日子没办法过了。

    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你不要急。杨所长安慰了王招娣又对汪敏和杨前锋说,你们俩个到他家去把事情处理一下。老朱要听劝就在他家处理,如不听劝就把他带到派出所来处理。

    汪敏骑自行车带着王招娣,杨前锋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走进老街,杨前锋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资料记载:南、北两条老街坐落在金水江畔,江岸是老城墙。南街自南向北长1500m,含9条小巷,房屋始建于清,至民国初渐趋完善。身临其境,杨前锋发现老街还真和描述的一样:街心是用花岗岩条石铺成的,旁边嵌有河卵石,由于独轮车长期碾压,车辙深达一至二寸,上下两层前店后坊的房屋格局……,作为县城历史上的商业中心,可见这条街道当年的繁华和久远。

    置身于这样一条古色古香的街道上,杨前锋有一种在追寻古城历史的感觉。

    到了。王周娣在前面说。

    杨前锋刹住车抬头一看,也是一个上下两层前店后坊的房屋格局,门的左侧木板上有一个木质的门牌,门牌蓝底白字写着——南街58号。

    进门后,里面是一个四、五米宽,但很深很深的过道,过道的左则有五个灶,灶边都堆着柴火,右边是一排木板隔墙,隔墙上有五个门,每个门边的墙上挂着不同的碗橱,碗橱下面是一个吃饭的桌子。杨前锋心想,这里大概住了五户人家。

    过道的尽头有一个门通往后院,后院是封闭式的,另外三面也都是老房子,王招娣家住在进院左边的房子里,家里的灯是亮的,进门是厨房兼餐厅,右侧隔成了大小两个房间,住的地方不大,但很干净。

    要不把我解开,要不你去把你妈找回来,大家刚前后脚踏进门,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大房间里面传了出来。汪敏和杨前峰快步走到房门口,发现朱建林双手被反绑着,脚也被捆绑起来,侧身躺在地板上,一个十**岁的女孩坐在床沿上。

    老朱,被人欺负的感觉怎么样?汪敏跨进房门说。

    这个臭娘们,乘我睡着了把我像包粽子一样绑了起来打我,把我的相都跌尽了。朱建林大声叫到:王招娣,你嫌我的相跌的还不够是不是?还恶人先告状,把派出所叫来,我和你没完。

    好啦,别叫啦!还没完呢!也不冷静下来想一想你老婆为什么会这么做?如果不是你经常发酒疯打你老婆,你老婆会这样做吗?你老婆欺负你一次你就感到跌相?那你平时欺负你老婆那么多次数,难道你老婆不跌相吗?汪敏对杨前锋使了个眼色接着问:亲自体验一下跌相的滋味也好,你看这事是在这里处理呢?还是到派出所去处理?

    我看就这样带到派出所去处理吧!所长不是说了吗?杨前峰心领神会的说着就去拉朱建林。

    就这样去派出所?那我不成阳光城的大新闻了,我不干。朱建林躲闪着杨前峰说:就在这处理,就在这里处理。

    在这里处理也行,但你要保证听我们的。王敏说:我们给你解开,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你看行不行?

    我保证听你们的,按你们说的办。朱建林冷静下来了说。

    杨前锋解了好一会才解开绑在朱建林身上的绳子。

    这个臭女人,把我绑这么紧,朱建林摸着手上被绳子绑的印痕骂道。

    好啦!好啦!不要再说了,就等于和老婆做了个游戏。汪敏边说着边和杨前锋拉着朱建林出了房间在饭桌边坐下。

    王招娣坐在小房间的门槛上低着头说:朱莉给你爸爸倒点水。

    你看还是老婆好吧!知道你酒喝多了,现在要喝水。汪敏说。朱莉懂事的到灶台边壁橱里拿来水瓶,将的热水倒在桌上的白茶缸里说:爸爸喝点水。

    朱建林拿起茶缸,仰起脖子将一茶缸水一饮而尽说:给两位公安也来点水。

    朱莉给朱建林又倒了一茶缸水后,又拿了两个玻璃杯,给汪敏和杨前峰各到了一杯水。

    不错嘛,老朱在单位是先进工作者。汪敏发现茶缸上面印着赠先进工作者字样就说:在单位是先进,在家里也要做个好丈夫、好父亲哦!

    汪公安别笑话我了,我心里有苦啊!我是非农户口,户口在建筑公司,我老婆和女儿本来是农业户口,去年把她们办了自理户口,可自理户口什么都要自己自理,想想还不如不办。现在都变了,人都变得自私了、变得不择手段了。朱建林摇摇头接着说:我们单位一些领导一点也不实事求是,有的职工家庭和子女根本不符合农转非的规定,可是他们一个比一个会拉拢领导、会走后门,虽然不符合政策,但是他们转了一个又一个,不管怎么排今年也应该排到我家小莉了,可还是给人家抢走了。

    朱建林端起茶缸大口大口的喝了几下说:为农转非的问题我找了领导,为什么把不符合规定的人转了?也许是他们当时怕我吵死,安慰我说,公司正在筹办水泥预制厂二厂,厂长已经定下人选了,叫我去担任副厂长。谁知道和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从中捣鬼,把我搞下来了他上了。我真的不适应,现在这个风气怎么变成了这样?你说气人不气人?

    所以就回到家里喝闷酒,喝多了就打老婆?汪敏严肃的说:打失了手你要坐牢的,说心里话,你的事我只能同情,但不能这样处理,如果你在家里继续虐待你老婆,搞家庭暴力,我就叫你老婆和女儿写一个申请,把你送去劳教两年,让你彻底的清醒清醒。

    有这么严重吗?朱建林怀疑的问。

    当然了,不信你试试。汪敏肯定的回答。

    汪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对了,单位这些事你和你老婆说了吗?

    王招娣抬起头泪流满面的说:他从来不告诉我,我哪知道他有这么多委屈在心里。

    汪公安,从今以后我戒酒了,你说得对,我跌了老婆很多次相,她跌我一次相也是应该的。朱建林看着伤心的老婆,对汪敏和杨前峰说:你们放心,我会振作起来的,保证不再给你们添麻烦。

    朱莉站在母亲身边帮母亲擦去眼泪,可是眼睛始终傻傻的盯着杨前锋,漂亮年轻的脸蛋上泛起了红晕,汪敏看着朱莉的表情,心想这个少女在犯花痴了。

    你女儿好漂亮,又懂事,以后肯定会孝顺你的。眼睛却望着朱建林说:还上学吗?

    说到女儿朱建林来了精神,自豪的说:我这个小女儿比我那个出了嫁的大女儿可懂事多了,她学习很努力,基本上不要我烦神,就是这次高考不知考的怎么样?我问她,她总是说考的不好。

    汪敏问朱莉:到底考的怎么样?

    朱莉红着脸低头用眼睛瞟了瞟杨前锋和汪敏小声说:成绩还没出来,也不知道考的怎么样,不敢说,说了要没考上多丑啊!

    这有什么丑的?我应届毕业高考就是差一分没有录取,我感到自己的基础还好,本来想复习一年再考,因为自己一直也有当兵的想法,所以当年就参军了,在部队复习了一下就考上了军校。杨前锋鼓励道:只要基础好,没考上再复习一年,考上的希望是很大的,说说看分数估计的怎么样?

    按照我自己估计的分数,好大学上不了,一般的大学还是可以的。朱莉重复的将自己的长发绞在手指上又放开,轻轻地摇晃着身体小声地说:就怕估计的分数出入太大,所以一直不敢讲。

    你看,你看,你看,有个这么有出息的宝贝女儿,你还发什么愁?喝什么闷酒?汪敏高兴的说:什么农转非不农转非?女儿考上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下次再要打她的妈妈,她就不认你这个做父亲了。

    这个丫头,在家和我一个字都不讲,我真的好担心她高中毕业后因为户口找不到工作而发愁呢!朱建林激动的挺直了身体说:没事,这位公安说的对,今年考不上再复习一年,明年再考,不要有心理负担,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

    对吗!你不对父亲说实话,害得你父亲以酒解愁,害的你母亲无缘无故的受委屈,这就是你不对了。王敏说。

    哪知道我爸爸是为了我喝酒解愁,爸爸妈妈,对不起!只要您们不怪我,我就放心了。朱莉擦了一下快要流下的眼泪说。

    王招娣站起来抱住了女儿,什么话也不说。

    朱建林看了看母女难过的说:是我自己没本事,不怪你,不怪你。

    汪敏看到现在的结果很高兴,就岔开话题对朱建林说:你刚才说的没错,现在的社会风气不如以前了,确实有少数本来很正直很讲原则的干部现在变得唯利是图、不讲原则,开始用手中的权力做交易,不讲公平只讲关系和利益,你看不惯我也看不惯,不过你们单位农转非弄虚作假的问题,如果你有证据可以告他们,我们支持你。

    算了,算了。朱建林摇着头说:我家情况特殊,按政策应该解决一个,可是包括大丫头三个人一个都没有解决,我一想起这事心里就堵得慌。我也想过告他们,可是真要上了桌面,按政策他们多多少少都能挂上一点,到时告不倒他们,反而弄得自己下不了台,也正因为如此,心里越想越憋屈。

    好了,话说开就行了,派出所还有许多事要等我们处理,我们走了。汪敏站起来接着说:朱莉考上了可要请我和杨公安喝喜酒。

    那是一定的,今天的事谢谢你们了,让你们忙到现在。朱建林说着和妻子女儿一直把汪敏和杨前锋送上南街。

    朱莉对你很有意思哎!汪敏骑着自行车对杨前锋笑着说。

    什么?杨前锋没听懂汪敏说的意思。

    汪敏提高嗓音说:我说刚才朱建林的女儿,对你很有意思。

    你真会开玩笑,我都不认识她,能有什么意思?杨前锋回答道。

    你不相信一见钟情?我看这个女孩子对你是一见钟情了?汪敏继续开玩笑说。

    别胡说了,我和她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

    汪敏哈哈大笑的说:不说了,不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