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出手不凡

【书名: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第十一章 出手不凡 作者:云峰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女配不掺和(快穿)重生之家有宝贝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杨前锋在部队不但受过正规教育和训练,还受过特殊的强化训练,武装急行军、野外生存、武装泅渡和擒拿格斗等都是他的基本功。强化训练时,跑步都要负重,所以练就了他在不负重的情况下,跑步的速度极快。

    光头还没反应过来,发现已经站在了大铁门处的杨前锋,突然刹住了脚步。杨前锋严厉的说:给我从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

    光头没有理杨前锋调头往回跑,可是调头又看到张丽华正从派出所大门出来,接着魏跃进和姚昌盛也跑了出来,没跑几步又转回头向院子大门跑,心想反正跑出来了,你一个人还能挡得住我。心里这么想着,脚步就加快了。

    杨前锋本不想动手,光头往回跑时他没有追,想让光头自己乖乖的回派出所,可光头没跑几步又返了回来,心想他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光头知道杨前锋要挡他的路,心想谁挡路打倒谁,所以故意向杨前锋身边冲,想一拳打倒他,可没想到连打了二拳都打空了,出第三拳时,对方迅速下蹲来了个扫荡腿,自己重重的摔趴在地,转头发现对放握着的拳头正要打下时,急忙大叫:别打我,我投降,别打我,我投降。

    杨前锋迅速收回了拳头。张丽华、魏跃进和姚昌盛跑了过来,魏跃进上来就给了光头一脚,来第二脚时被张丽华拉住了,姚昌盛把光头反铐着拎站了起来。

    这时洪美丽、杨所长、姚指导员和在所里的民警先后全部跑了出来,还有刚才争吵不休的群众也跟着出来了,难得一见的一幕,比电影中还精彩,看着光头押回派出所情不自禁的都鼓起了掌。

    拉长着脸的杨所长手里拿了根竹丝,当光头低着头经过时,他狠狠的抽了光头几下,光头被抽得原地直跳的大叫道,杨叔我错了,别打了,好痛,好痛。

    杨所长气愤地说我:跑啊!你小子还没有吸取教训,坐牢刚出来,老毛病又犯了,有事不做,有家不归,游手好闲,吃喝玩乐,哪来的钱?这段时间经常和钳工(扒手的行来称呼)鬼混,肯定干了什么坏事?不然打个架跑什么跑?这次一定要彻底交代清楚。董刚和陈丰收把他带到外勤二室看好。

    董刚和陈丰收将光头押上了楼。

    杨所长又指着大门口几个争吵不休的群众说:你们几个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能各让一步,吵什么吵?到院子前面等一等,不要影响我们办公,好好想想自己有没有什么错?你们都冷静下来了再处理。

    这些群众的很听话的走开了。杨所长走进接待室,大家自觉的跟了进去。

    杨所长一屁股坐在值班室椅子上,生气的问:人是怎么跑的?

    魏跃进咳嗽了一声说:他开始态度很好,昨天晚上打架的事也交代的很清楚,据我了解,他最近经常和砸窑子的,干钳工的在一起鬼混,还时不时的请人吃饭喝酒,我怀疑他最近还干了一些坏事,想深挖一下,他就是不交待,我就去拿电警棍吓他,可他看我手中拿了电警棍,突然就跳窗跑了,我去抓都来不及,事情就是这样。

    杨所长把目光移向姚昌盛,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姚指导员拿起电话:哪里?工商所!有什么事?现在我们正在忙,抽不出来人,这种小事你们把人劝走不就行了吗?不行你们先处理,处理不了再打电话来吧!

    姚昌盛等指导员放下电话后汇报说:我回办公室看一个材料,离开还不到两分钟就听到跳楼声和跃进的喊声。

    手铐为什么下掉了?魏跃进见所长追问,低着头解释说:他昨天晚上喝多了酒,铐在树上还发酒疯,自己把手铐弄紧了,带他审讯时,他说手痛,要求把手铐下掉,保证不会跑,我看他双手腕被手铐扣得太深,血液不畅手都肿了,怕长时间这样手会残废,就给他下了。

    姚指导员平静的说:这不是一件小事情,但我们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和审讯对象的安全,今天的事大家要吸取教训。

    姚指导员停了停又严肃的说: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搞暴力审讯,你们就是不听。

    杨所长拉长的脸有所缓和,但语气极为严肃的说:现在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但是一个审讯对象从派出所跑了,丑不丑?啊!有损派出所的形象和威信。

    杨所长拉长的脸恢复了原状,口气缓和的说:好在杨前锋反应快,在院子里就把他抓住,对我们派出所的威信没有什么影响,反而树了派出所的威信,证明任何人在我们派出所想跑也跑不掉。正如指导员说的,大家一定要吸取教训,但对这种人不动点粗是不行的,有证据的都不交待,没证据想深挖会交待吗?为了彻底查清张彪的问题,我们分下工:魏跃进和杨前负锋责审讯光头张彪;李斌和董刚负责对他的住处进行搜查,最近扒窃、拎包案件频发,车站,电影院,人民医院和菜市场都相继发生了案件,虽然涉及案件的数额不大,但影响很坏,这些地方,我们有人的时候不发案,一没有我们的人就发案,说明这些钳工对我们很了解,或者认识我们,从被害人反映的情况来看,作案的人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感觉来了外地钳工,并且他们很会自我保护,搜查的时候对一些可疑物品立即扣押;张丽华和姚昌盛到车站周边的小旅社去看看,重点了解一下张彪和住宿人员的来往的情况:丁所长带王大军和陈丰收找几个本地曾经干过扒手的人,了解一下他们的近况,也通过他们了解一下张彪的情况。丁所长用警用边三轮摩托车,搜查和检查旅店的分别用幸福250摩托车,大家分头行动。

    魏跃进和杨前峰立即上楼到外勤二室,董刚和陈丰收走后,张彪低着头用眼睛瞟着魏跃进,魏跃进用力关上了门,气愤的拿起桌上两尺长的电警棍一边骂一边走向光头张彪说:你狗日的不识好歹,我对你好你还害我。

    张彪好像早有预料,浑身发抖,双腿一软跪了下来说,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是我对不起你,我最怕电警棍,用会么打我都行,千万不要用电警棍,我求求你了。

    魏跃进给了光头两巴掌,光头被打倒在地,又给他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说:起来,我按你的要求,没有用电警棍打你,起来给我老实交代问题,要是说假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张彪点着头边站起来边说:行,行,谢谢,谢谢!站起来看到魏跃进左手上的电警棍没有放下的意思,哀求着说,魏大哥,你消消气,我求求你了,你用别的东西打我好不好?就是怕这东西了,快把它放下。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一,

    魏跃进,三十岁,个子近一米八,瘦长的脸,不长的头发顺向右边,挺拔的鹰钩鼻子,看上去不像中国人,所以所里的同志都叫他美国佬。见光头确实有诚意交代问题,就叫杨前锋拿藤椅到窗边坐着,自己将电警棍挂到办公桌上面墙上的铁钉上,坐下来喝了口水,拿起笔说:张彪,你给我废话就不要说了,将你干的坏事和你知道的人干的坏事讲清楚。

    好的好的,我一定说,我还想立功赎罪,争取从宽处理。张彪看来确实怕电警棍,魏跃进把电警棍挂起来后,他立竿见影不浑身发抖了,说话也正常了。张彪开始交代自己的问题。

    张彪交代说:我服满刑出来近一年了,喝酒喝多了打过几次人,但打的重的就两次,昨天晚上算一次,已经讲清楚了。还有一次是一个月前,我在车站闲逛,看到林南县的一高一矮两个钳工正在干活,就注意了一下,当时他们在售票口由矮个子掩护,个子高点的向一位五十多岁的旅客下手,技术不错,得手后跑到去东风旅社的巷口,我坐牢前就认识他们,就跟了上去说,得水了分一点,要不请我吃饭。两个人吓了一跳,高个子认出了我说:是张哥啊!不多,就几十块钱,边说边抽出两张大团结给我买烟抽,并叫我对他们关照,晚上在车站饭店请我吃饭。我看他们我很服行就说:你们招子还亮?我知道你们住在东风旅社,5点半我在车站饭店等你们,说完我接过二十块钱就走了。

    下晚5点半我到了车站饭店,他们已点好菜等我,晚上我喝了不少酒,酒足饭饱后,跟他们到住的东风旅社房间里睡了一觉,12点半,我醒了,嘴巴很渴,就喝了点水,之后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回家,路上被风一吹,我感觉要呕吐,就跑到清风巷口蹲在旁边呕吐,呕吐后人轻松多了,我一站起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老板走的急撞到了我,我问他为什么撞到我,他说没看到吗?我骂他老b的狠,撞了我也不道歉,准备打他。小老板见我要动他的手拔腿就跑,我就追他,追到车站门口抓住了他的头发,给他撂倒在地,劈头盖脑的打了一顿,又对他的屁股踢了两脚,好再来旅社的老板当时在边上,一把抱住了我说不能再打了,叫那小老板赶快睡觉去,又劝我回家,我就回家了。

    小老板怎么走的我不知道!我到了家,看见手上有许多血,头脑突然清醒了,估计打的不轻。本来我想你们就昨天晚上的事讲昨天晚上的事,我讲清楚了又追问我别的问题,猜想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事,因为有目击证人,硬赖肯定不行,不交代要吃电警棍,交代了又有可能坐牢,所以刚才我越想越怕,就跳窗跑……。

    魏跃进瞪了他一眼,张彪赶紧闭住了嘴。魏跃进问:林南县的两个钳工叫什么名字?扒窃五十多岁的那个旅客多少钱?

    我只知道矮个子的外号叫黄鼠狼,高个子叫李木水,那天晚上吃饭我问了一下,扒窃五十多岁的那个人78块钱,听他们的口气,那天他们还在服装市场干了活,具体情况我没有多问。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

    就我们三人,本来我想叫几个朋友的,我去找他们,他们都出去了。

    黄鼠狼和李木水有没有别的同伙?

    偷的时候就他们俩,吃饭的时候也就他们俩,住旅社也就他们俩,我想应该没有其他同伙。张彪抬头看着天花板回忆着说:不过吃饭的时候有一男一女也在另外一个桌子上吃饭,男的长得比较俊,女的也很漂亮,黄鼠狼和李木水都和这两个人打了招呼,而那对男女好像对黄鼠狼和李木水不怎么热情,当时我也问了他们是什么关系,黄鼠狼说是他家门口的,夫妻两来这里走亲戚,我就没有多问了,应该不是同伙。

    当晚被你打的小老板,你可认识?什么穿着打扮?

    张彪沉思了片刻说:我不认识他,肯定不是城里人,上身穿的白色短袖衬。对了,这人短袖衬衫的左边袖子好象破了,肩膀头露在外面,车站门口的路灯很暗,当时我觉得这人的衣服有点脏,裤子当时没注意,反正是深颜色的。

    杨前锋看到魏跃进明显有些激动。魏跃进盯着张彪的眼睛问:好再来旅社老板认识不认识这个小老板?

    好像不认识,让我想想,不对,好再来旅社老板可能认识。

    为什么这样认为?

    因为他当时叫这个小老板的姓,不知是小吴还是小胡没听清楚。还叫他去睡觉,我怀疑这个人就住在好再来旅社。

    这个小老板有什么特征?

    这个,这个我真没有注意,凭直觉,我感觉这个人老b,当时就是一心想教训教训他,整个过程时间很短。

    你好好回忆一下,这事发生的具体时间?

    一个月前了,张彪想了想又改口说,不对,还没有一个月,应该是7月初的三、四、五号。

    你还有什么没交代的?赶快交代?

    我就打架,都是酒喝多了打的,要是没有喝酒,我能控制住自己,一般情况下不会打架,偷和抢的事情我自己肯定不会干,真的没有别的什么了。张彪抬起头望着天花板说道:我也想学好,上班没人要,想做生意又没有本钱。

    先不要和我扯没用的,你还吃了哪些小偷的钱?

    不满你,我弟兄四个,劳改出来后和父母的关系搞得不是太好,说我不听话,在家吃饭都是吃的受气饭,也不给我零用钱,我就在街上混日子,我知道做钳工的心理,碰到了就向他们要点钱,给多少是多少,从不强求多要,也不坏他们的事。

    听说你最近常请人吃饭?

    那是道上的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没有钱请客,一般情况下钳工们请我吃饭,我都要叫上几个兄弟一起去,吃了饭我抢着付钱,其实这钱都是钳工先给我的,让我有面子。

    分别有哪些钳工请你吃过饭?

    张彪站累了,恳求的对魏跃进和杨前锋说:能不能让我坐一下?从早上四五点钟酒醒后,就一直站着,我实在受不了。魏跃进同意后,杨前锋拿了把椅子让张彪坐下。

    张彪连声道谢后对杨前锋说:我还以为我跑得快,哪知道你比我跑得更快,阳光城厉害的角色,我都和他们过个手,最厉害的在我面前也占不了多少便宜,他们都说我出拳的动作快,想不到我连出两拳都没打到你,还被你一招放倒,佩服,佩服,谢谢你那一拳收回去了,不然我脸上肯定开花了。

    魏跃进打断了张彪的话说:你现在知道山外有山了吧!赶快交代问题。这时外面响起了摩托车声,杨前锋从窗口向院子里望了望,是丁副所长他们回来了。

    好的,好的。我真的想立功赎罪,今月不是人过的日子。张彪一边回忆一边交代…………

    杨前锋第一次参加审讯,感到很新鲜,同时也感到公安工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本想抓了人关起来不就行了,原来还要审讯,还要讲究证据和证据链,看来光学习法律法规远远不够,感到审讯不但是一项常规的公安业务,还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审讯完张彪,,魏跃进将审讯材料整理整理交给张彪,叫他看讯问笔录,并交待他如果记得和他讲的一样就就签字捺指纹,张彪看都没看就签字捺了指纹。

    大院里又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一会儿姚昌盛和张丽华走进办公室,姚昌盛将讯问笔录拿在手上,看完一张就递给张丽华一张,魏跃进指着其中一张让姚昌盛和张丽华看,三人都显的很激动,姚昌盛突然问张彪,那天晚上被你打的小老板头发有多长?张彪说,对,头发比较长。张丽华一撑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吓得张彪一跳,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张彪,这次你交代的不错。

    张彪不知道怎么回事,得到了张丽华的表扬,心里还是很高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相邻的书: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未来异动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次元经纪人韩宋爆裂兵王冰山帝国反派英雄争霸星海足坛超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