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恋爱少女宫珍妮

【书名: 未来异动 番外1.恋爱少女宫珍妮 作者:雪赤SR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年近七十的宫珍妮,终于能够开始她的退休生活。 她的一生,有个非常遗憾的事实就是,她尽管有很多朋友,但是一直没有丈夫,至于男友——有个没有明确说过分手的事情,但应该不会回来的某个负心汉。 她倒是没有必须死守哪个人的固执想法,一直都有各种相亲会跟社交场合,但这个女人一直没能把自己给嫁出去。 “这是为什么呢?”珍妮一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虽然年老色衰,但这几十年来也算是年轻过的,虽算不上绝色也不算很差吧。“应该是因为我曾经是浩全的女友这个原因,把人都给吓跑了?” 珍妮想起了以前的往事。 . 那是珍妮二十三岁的时候,在第二任会长跟珍妮等人的努力下,因为失去郑浩全而濒临解散的已经回到了正轨上,招募的成员跟赞助资金都在节节攀升的稳定发展期,这时候作为高层领导之一,负责公关部门的珍妮会出席许多社交场合跟酒会,谈吐风趣以及相貌姣好的关系,在社交圈内与许多人关系融洽。 “宫小姐,能够邀请你共进午餐吗?” “当然可以。”珍妮经常会收到这种邀请,只要不是反感的对象,珍妮也大多时候没有拒绝。 . 这天是只有一男一女的咖啡厅约会。 闲聊中,珍妮对面的西装男子问道:“珍妮小姐,是公关部的吗?” “是的。” “那你一定认识你们协会的前会长,外号的那个人?” “当然认识。” 男子露出庆幸的笑容:“真是大闹了一番呢,幸亏走了,要不一直这样闹下去,都不知道要给这个城市的经济啊秩序啊惹出多少麻烦。” 郑浩全在a国人心目中有两个印象,一个是“带领民众撼动暴政的救世主”,另一个就是“闹事的疯子or魔王”,持有前者印象的,大都是社会底层中遭受着剥削与牺牲的平民,而后者印象的持有者,就是社交圈里各种金主跟自称精英人士那群人——眼前的男子就是其中之一。 “是啊是啊。”珍妮只是微笑着附和道。 现在的从没想过去学习郑浩全那会而揭起反旗,更何况,郑浩全那个时候几乎是赶鸭子上架的情况,不得不做下去的窘境。 男子继续发挥着他的好奇心:“听说你们组织里面,现在还在那个魔王的妻子把持着?” “这倒是没听说过,那个郑浩全也没有结婚,更没有什么妻子,救国会的现任会长就是最高指挥者。” “现任会长为了得到权力,跟那个魔王的妻子搞在了一起了?结果,实权还是在那个疯子的妻子手里吧?” 珍妮微笑而眯着的双眼中终于燃起怒火:“你问这问那的,你是想挖黑料的记者吗?” 男子连忙道歉:“你误会了,只是一个能够闹出十万多人游行的志愿者组织,大家都非常很有兴趣,只是茶余饭后的话题罢了,你不开心,我们当然不聊这个话题了。” 珍妮露出了职业式的温和笑容: “十分感谢你的理解。” . 珍妮所遭遇类似的,闲聊的时候动不动扯到这些“轶事”的情况,经常发生。 毕竟郑浩全是能够在当今a国的社会里面揭起反旗的人物,对抗资本恶势力的英雄,关注的人非常多,资本家们一方面要讨好等人以免发生第二次的十万人游行,一方面也要尽可能抹黑、妨碍他们。 加上救国会跟郑浩全的知名度,蹭标题热度的媒体也是层出不穷。 所以各种流言蜚语在a国各处漫天飞,虽然外人不知道魔王的妻子或女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是各种情况被添油加醋后,印在各种小道消息的杂志上。 但无论怎么抹黑,郑浩全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最后被泼上脏水的,只有宫珍妮跟每一届的救国会会长的关系,而宫珍妮无论如何都不能在他人面前发火,这让宫珍妮积蓄了极大的精神压力。 . 这天,救国会公关部门的一个新人员工问前辈: “听说,只要长得帅就能跟那个宫小姐来上一发么?”自认有些帅气的新人,脸上一副“你看我长得如何?”的自豪表情。 “你想多了,宫小姐每天都在办公室里过夜,只要你想,且不会引发宫小姐的不适的话,你24小时都能见到她。”前辈——工作了有点年份的工作人员指着一个四面玻璃壁组成,下着简单窗帘但是仍然能从空隙看到里面人物行动的隔间。“那就是宫小姐的办公室了。” 年轻的新人有点懵:“在玻璃房子里,公开play?我不是很能接受唷。” 前辈一掌拍在新人脑袋上:“你tm在瞎说什么?” “——谁说想要公开play的?”而宫珍妮像是幽灵一样出现在了新人的身后冷冷说道,没有外出的情况下,珍妮穿的只是居家布制的拖鞋,地板上没有任何脚步声。 “宫小姐.....是这个人。”所有的同事的食指齐刷刷都指向新人。 新人跺脚连连:“前辈你们出卖我!” “你马上来我办公室。” 看到宫小姐露出了招牌的温柔笑容,却让新人心动不已:“呃?我被翻牌了?真是有点难为情......前辈,你怎么这个表情?” 新人的前辈转头问另一个同事:“那个.....上一次被这样喊进去的家伙,是多久以前了?” “有五个月前了吧。”另一名同事面如死灰,牙齿在发抖:“送到医院之前就......” 前辈拍拍新人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样啊........后辈啊,前辈没有保护好你,真是对不住啊,有什么话要跟你妻儿父母说的吗?在你神志清楚的情况下说清楚,我们一定会传到的。” 新人被这种四周极为凝重的氛围吓到:“前....前辈,没那么严重吧,是体罚吗?大不了,我就不去那个办公室了.....她能奈我何啊......咕——” 话音未落,新人的两个肩膀就被两名前辈强而有力的大手掐住,双手被扭到身后,两位同事化身了厉鬼,寒意四起的声线: “——怎么能让你逃跑呢!”“——有五个月了,是时候找个牺牲品让宫小姐发泄一下。” 新人惨叫着被扭送进了宫小姐的办公室: “前辈你们出卖我——!!!” 最后,宫小姐对新员工的说教,持续了足足三个小时。 新人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扑倒在地板上,四肢发软,口吐着白沫,神志已经不明不白。 . 下班后,公关部的同事们为了安慰这位新人,就把他带去大家都很熟悉的中华饭馆吃饭。勉强从鬼门关靠着美食的味道找回了人类的感觉的新人,也终于回到了常世。 新人一边抱怨一边填充着自己食欲:“各位前辈实在太过分了!” 大家各种脸上像是看着傻孩子的温柔表情:“怪你嘴欠咯,而且不经过这个洗礼,你还怎么成为别人的前辈啊?” 大家一边品尝着佳肴,一边打开了心里的话匣子,议论起来: “宫小姐的说教简直比体罚还恐怖,你内心怕什么弱什么,她就会说什么,堪称精神必杀武器,尤其是用那温柔的声音说着足以让你破坏心智的内容,我刚来的时候,试过十分钟的,差点没能变回人类。” “记得以前有个孩子愣是说教成了天天要听宫小姐辱骂的变态,由于太影响工作效率,就只能被解雇了,但是怕那群变态会去骚扰,这可能是宫小姐不敢回家的原因,这算是某种意义上自作自受了。” “记得有个傻叉带了隐蔽的录音器进了那个办公室,结果,人被说教废了半条命,而录音送到法院,所有庭审员听过后,半点反应没有,表示只是普通说教,没能将宫小姐成功入罪,这贴心服务的说教,只有当事人会承受精神伤害的程度,实在太可怕。” 新人不解:“既然这么危险,你们还在她手下工作得下去的吗?” “没听我们刚才说的吗?只要你不惹事,她是不会说你半句的啊,除此之外,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上司啊,就算工作偶尔做得不好也不会轻易发火,你看,上一次发火,都五个月了,而你今天刷新了这个时间了,真是辛苦了。” “对对对,间隔时间越长,进去挨骂的人越危险,所以大家就慷慨请客补你一次了。”大家在笑声中,调侃着新人。 新人忿忿:“这么狠的招,宫小姐究竟是怎么会的。” “我听第二任会长说过,这招似乎是从第一任会长身上学来的。真不愧是魔王的妻子啊。” 听到魔王的妻子,新人很奇怪:“前辈,你们不是说过郑浩全跟宫小姐没有结婚的吗?” “是没有结婚啊,但是他们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要知道宫小姐跟郑浩全前会长一样,是会读心术哟,一般人会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教给女朋友的吗?” “的确不会....” “说实话,如果宫小姐想要男朋友或者丈夫的话,外面的人误解她也就算了,我们知道宫小姐真正为人的,不会有很多人拒绝她的,不如说,谁去把宫小姐娶了的话,我们全救国会的每人都会送份结婚大礼给他,宫小姐积攒危险的精神压力也能减少不少了吧。” 新人有点心动:“那我就....” “没什么本事就别插手了。”在场的宫小姐的秘书小姐终于开口:“宫小姐一直都很喜欢郑浩全前会长啊,她心里没有别的位置容下另外的人了,你过告白的话,也就是被数落一下有多少无能的地方,给自己徒增伤害罢了。” 新人提问:“呃?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虽然宫小姐经常嘴上吵着要找男朋友要结婚什么的,但是真正有人告白的时候,她倒是嫌弃得比谁都快。”秘书小姐说道:“只要宫小姐一喝酒,嘴里全是在抱怨着浩全怎么样怎么样的,大笨蛋啊,老好人啊之类的,一说到前会长已经不在了之类的话,她就会发火,说只是全身冰冻,迟早还会醒来的,然后就开始想着,到时候要穿什么衣服去迎接他之类的话,在他没醒来之前,她会全力以赴,守好这个郑浩全应该回来的地方,最后就会惯例一样,带着醉意爬回办公桌了。” “这样的啊——”新人很是好奇:“那个郑浩全前会长究竟是做了什么,能让那个高冷的宫小姐如此心醉啊?” 在场的其他人摆摆手:“谁知道呢。” 这时,一个服务员进到他们的包厢里,为他们送上新的菜肴。 负责请客的前辈同事们:“我们的菜应该上完了啊?” 服务员微笑着回复道:“不单这个宫小姐的推荐餐点,还有你们这里的消费,宫珍妮小姐已经付清了,并留言给你们之中的新人同事,刚才情绪有些失控,在这致以小小的歉意。” 现场的同事们纷纷鼓掌叫好,只有新人表示着不满:“道歉什么的,当面来不是才对的吗?” 前辈又拍了新人的脑袋:“那个嘴硬的宫小姐,能给你这个新人做到这程度,就已经极限了,你要还有意见,我们砍不死你信不信?” 看着杀气腾腾的同事们,新人只能低头:“当然信了。”但抬头就是一个狡黠的笑容:“——但是各位的请客这样就不算数了,也就是说,大家还欠我一顿咯?” “这个嘴欠的小子,我们修理他!” “前辈一次次的背叛让我失去了对你们信任,这不是应该的嘛?!” “” . 时光飞逝。 退休当日,与众朋友一同举行餐会的珍妮,终于等来了来自那个神出鬼没的浩全的一声告别。 但是—— 这个早已满脸皱纹的女孩子,那天看着浩全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还是那个做事拖泥带水的混账东西,分手这两个字,有那么难说出口的吗?” 这个女孩子,直到今日,依然在默默地守候着那份感情。 来到这里,姑且还差一人,下一卷登场的与做个预热吧。姓氏为音符do宫、re商、mi角、sol征、la羽的这五位性格各异的少女。 希望终有一天,能写到宫珍妮的故事,让这段守候能够得到结局吧....... 看书就搜“书旗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未来异动相邻的书: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