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叛逆魔王」与「反叛军师」 part.11

【书名: 未来异动 25.「叛逆魔王」与「反叛军师」 part.11 作者:雪赤SR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带着传承穿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小侯爷[星际]     激烈的国战结束后。 李滨给其他九十多个参战的玩家颁发了胜战奖励(胜战奖励系统不会发,这是由“国王”自掏腰包),稍微发言了几句结束语,大体上就是宣示我等王国前途各种光明,便收拾后下了线。 李滨对浩全鼓掌:“精彩精彩!”由于实在看不透浩全的“谈判”究竟如何成就这魔法一般奇迹的结局,于是李滨继续问道。“没想到你居然能这么玩,对方居然也答应了。可是,我觉得对方就算丢了十五个输出位的精英队后面四场也未必会全输啊,就算再差,他们也能跟我们一样,玩拖成和局的防御战啊。” “因为我们太弱,我们今晚千辛万苦赢来的土地,他们明天就能宣战打赢吃回去,对付其他的国家就不一定啊。”浩全一语道破天机。 “哦,原来是这样。”李滨恍然大悟。“可是你不怕他冲动起来,坚持战斗到最后吗?” “对方的国王性格上的确比较冲动,但万人之上的‘国王’肯定不能完全靠冲动行事,要不早被别的国家给吞了,我刚开始说那些好像挖人的话,就是代替那些‘尸体’抒发不满情绪,并暗示对方国王注意,如果那些人现在死在这里,收益差了就有可能被别人挖走——老实说,我打了这场国战,觉得你们这个游戏里的玩家,尽管有玩家的心态,还是挺势利的。” “你这个感觉我不能再赞同了。” 然后浩全继续解释道:“若对方的思考重心开始偏向了那些‘尸体’,我再给他分析若那些人被复活的好处,比如说不会成为木桶理论的短板被人针对之类,当他心目中那些尸体的价值上升到了一定层次后,我就能拿那些尸体作为筹码讲价了。之后我就给他台阶下了,告诉他们这场败局,完全是因为考虑到之后的国战而付出的代价,而不是实力或指挥的问题。” “有吗?” “有啊,我不是给他们分析了战况走向么?其实也有说给对方的部队成员听的意思,那么就算国王宣布投降也没有那么多心理上的压力,说不定他部队的人还会忙着替我们说服对方的国王投降吧,毕竟国战输了也就掉一点儿胜率还有一块国土,这些东西若在我们手上的话,这都是能随便吃回来的东西。” “...........”李滨盯着浩全,沉默了好一阵子。 “怎么了?”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外边的人要喊你‘大魔王’了,这算计人心的手法实在是太邪恶了,我区区一介‘军师’怎么可能打得过‘魔王’呢?” “你们搞得我现在出门还总要带墨镜,生怕出现一个认识我的人揍我一顿后大呼为国除害,谁见过这么怕人的‘魔王’啊,对比之下,我可是输得什么都不剩哟。” “好吧好吧,我是害了你一次,但是我教你如何当职业玩家了,先声明啊,我可没有保留啊,所以我们现在算两清了,没错吧。” “别忘了,我可帮你打赢了一场国战。” “胡说,你全场都在划水,也就最后显了一下令人不齿的肮脏手段,这一场国战里艾薇小姐出力最多好吗?她才是颠覆战术的大功臣好吗?” “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包括功劳。”艾薇冷不防的插话道。 “啊——真是好嫉妒啊!艾薇小姐是什么人?你们究竟什么关系?”李滨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被保护人跟保镖的关系。”浩全回答道,这个答案是跟普莱德等人提前串供过的。“我只知道她是外国安保公司的雇员,受雇于某个组织来保护我的。” “原来如此啊!艾薇小姐是受异邦救国会雇佣的是不是!毕竟你是救国会的创始人啊!对了,告诉我她是哪个安保公司的!” 对于李滨的反问,浩全并不做肯定的回答,只是故作神秘地说:“我也不知道,我说的那个组织还挺神秘的,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呢。” “艾薇小姐,多少钱不是问题,我想雇你可不可.......”满心欢喜的李滨终于壮起胆子,把询问对象转到了艾薇小姐身上。 “滚!”只是吐出简单的单字的艾薇,视线里散发着无比凌厉的杀气,让李滨又遭到一次恐吓,这次蜷缩在了墙边的角落,瑟瑟发抖。 “你怎么能那么怕啊,她又不会真的干掉你,在你有好感的女孩子面前好歹装一下吧。”浩全讥笑道。 “知道归知道,喜欢归喜欢,可害怕的东西还是害怕啊!你可没有被她掐住脖子吧,那种窒息的感觉,我可不想再试一次.......” 说起“濒死体验”(医学上算是一礼拜出院的“轻伤”,但是只对李滨个人的感知而言是“濒死”),李滨忽然又想起被陈道一捅了腹部的一刀,回忆起那段记忆,让他呼吸紊乱,捂住了肚子跪在了地板上。 “怕到胃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胆小的人....”浩全有点鄙夷地看着角落里的李滨。 “你还好意思说!这一切都是那个‘大刀陈’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李滨厉声想要抗争,但是底气十分不足。 “.......他怎么了?” “.......不,还是别提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李滨这才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怯意冒出,不敢继续说下去,自己在那个黑道分子用刀子警告后,还因为钱帮助光耀国土迫害郑浩全的问题(虽然有到警局交代问题),但说不定被那个家伙记起来,还要被那个疯子跑来补一刀。 “可你的表情一点都不像已经释怀的样子啊。”此情此情,让浩全大概知道了,道一可能在自己背后对李滨做了些什么“以绝后患”的警告,突然间有了兴趣:“我去问问陈道一看吧。”浩全掏出笔状的手机,在映射屏幕上打开通讯录。 “别别别打,我错了,我认了,我是个胆小鬼总行了吧?”李滨哀求道。 “那胆小鬼先生,交换个电话号码总可以吧?”浩全很主动地递出了手机,示意交换手机号码。 . 这时候,浩全突然想起一件事。跟李滨索要号码,是自己来到了这个时代后第一次主动跟人要电话号码,这在五十年前生活在a国那片陌生国土上的自己,却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甚至成为了遇见每个人的习惯。 索要号码,这理所当然一样的条件反射,也意味着,浩全即便想要改变自己,但是经历了那么多,自己果然还是变回到了过去那个喜欢跟人打交道的自己。 ——人的本质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变化的东西。 ——但已经变了的东西是存在的。 笔状手机终端映射的通讯录里仍然不足十个的中文人名,以及记忆中平板状的智能手机中保存的三千多个英文人名,两者巨大的差异感也在告诉浩全,他的人生已经被重启过一次了。 ——那么在这一次,不能再发生在异邦救国会的时候,只顾自己前进,却忽视他人感受以及变化的事情了。 浩全暗暗下了决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未来异动相邻的书: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