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星海觅踪part.2

【书名: 未来异动 09.星海觅踪part.2 作者:雪赤SR

强烈推荐: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所以说是我登场的时候吗?”理智极致的少年“柯信哲”,此刻坐在记忆中的候机厅座椅上,大腿上平摊着一本厚重的书,正看着角落看着自己,浩全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你说,商花琳是不是间谍呢?” “毕竟星海的重要性摆在那里,不好决断。在你看来,花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嘴笨,而且乐观、善良到让人很恶心的程度,还有,精神很弱,很多情绪都会浮于脸上,可能有过一些经历所以有些偏执。” “固然给你造成‘善良’的印象非常重要,但是你自己都说到了‘恶心’的程度,这种人作为间谍的可能性就很低,毕竟那样如果是装出来的善良,就太过度了不是吗?不能安心跟这种人说话是吧?所以即使商花琳是一名间谍,经过长期训练的可能性很低,那么有可能是受到威胁而成为‘临时间谍’。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你也会去帮助她解脱威胁的,不是吗?” “是的。” “那么如果,她真的是‘间谍’,那么逃跑,或者用完被人‘处理’掉,那也是无可奈何,你也无能为力的结果,这个你没意见吧。” “是的。” “那么剩下来的问题就是,也就是她不是间谍的结果,那么她就毫无疑问,成为了准备被利用去威胁星海权限人的‘筹码’,你试着想,花琳会遭遇什么的待遇?” “我觉得,至少不会死,不过在犯罪分子的手里,很难说会不会因为反抗或者犯罪者的冲动而遭罪吧....” “我觉得花琳不是笨蛋,而且她的觉悟,你也是知道的吧。” 在那一天的各种“假定问题”中(详见第一卷篇目迈出牢笼的第一步),虽然花琳并没有全部直接回答,但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去应对这些,所以那天,浩全才无法像应对别的人那样割舍掉这份感情,才会踩入了星海继承的“陷阱”之中。 “是的。” “等你回到海都市,那些人自然会找上门,在此之前,除了把你的学习任务搞定,再做好应对准备。” “比如说呢?” “先准备‘绑匪的要求’。” “如果针对的是星海继承人,那么对方的要求毫无疑问就是交出星海的源代码了吧。” “就算口头的不行,带着钥匙去一下闺房,拿一套无法分辨的半真半假的代码也是有可能的吧,既然九台假服务器列车都能搞出来,这也是权限人最低程度能实现的要求吧,可惜我不是真的‘柯信哲’,这里只能用‘有可能’来回答你了。”信哲话题一转。“其实如果是‘我’的话啊,并不会在意源代码被泄露甚至出现星海的复制品什么的。” “?” “因为我死了啊,纠结我活着时候的东西,有具体意义么?”这个提法,的确是很“柯信哲”。 “可是毕竟星海对于c国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大不了就换个星海咯,你对此要是有点愧疚什么的话,你就负起责任把莉莉丝带回去星海的王座不就完事了吗?” “这样听起来,感觉你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计划的吧?我因为权限人而将身边人卷入,把你的一生成就葬送,最后就一辈子活在重塑你伟大成就的道路上?” “谁知道呢?我又不是‘我’啊。”柯信哲露出了少许狡黠的语气,不过很快言归正传:“不过我希望你也注意一点,这件事有更加容易而且更长久解决的办法。” “?” “只要你无视就好了,即便她是无辜的那一方,只要你无视她失踪的状况,那么她自然就失去了‘作为筹码的价值’,之后的她就能回到一个与你无关的日常与未来,至于她的安全,你就交给国家部门去解决吧。但是,你若要踏上谈判桌的话,或者你能因此得到她一时安全的保证,但你要有将她跟她的未来卷入的觉悟。” 浩全沉默了,不过很快就反驳道:“说到底这不就是你的星海惹出来的事吗?” “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你选择了星海呢?你明明有放弃的机会不是吗?” “那.......”浩全意识到了,那次是为了花琳选择了继承星海,这次是为了花琳而必须选择。 “你应该很明白,一个身无旁物的人,谁也无法控制到他。但谁都不是身无旁物就诞生行走在世上,有父母,有朋友,有爱人甚至有所关心的人,而我们都做不到完全抛弃这些,才会不断地被‘控制‘而走到了今天。” 生性悠闲的浩全陷入异邦救国会的主线,就是在不断的‘无法抛弃’而走到最后的叛离结局,可信哲并不是,他就是身无旁物,能冷静处决一切利害关系的绝对强者,就算找了老婆后,也躲到了各种军事基地的多重保护之下,并没有...... “我们?”但听到了信哲提到的这个词,浩全虽然有点诧异,但是很快就清楚了其含义。 . 这数日间,浩全看过大罪计划的实验记录,虽然在大罪计划之前,试验机跟服务器都已经完成了配置跟理论,具体跟现在的状况没什么变化,这也是一些c国领导层总说这十八年就是信哲夫妇在玩票的根据。 但是实验的过程是要钱的,十八年的时间中,毁掉了实验室总计三次,被破坏掉造价五百亿的试验机也不下十台,地下服务器机房也遭殃了一百多次,平均起来每年花费的经费以千亿计。 不明来源的资金,奇怪的意图——如果说是信哲,没有被什么指挥着或者催促着,很难说会做到这个程度。所以在假想博弈中的‘柯信哲’才会有这种发言,很可能他也在被什么强迫着前进吧。 “谁知道呢?我又不是‘我’。” 假想中的“柯信哲”用刚才狡黠的语气再重复了一次,就这样回答了浩全尚未出口的疑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未来异动相邻的书: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