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圣女疗愈 part.2

【书名: 未来异动 08.圣女疗愈 part.2 作者:雪赤SR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     “跌打外用喷雾一瓶,痛觉遮断药剂注射型,需要肌肉生效型全效五天的分量,静脉生效型准备3小时分量都要,还有无针注射套装,租用就好,消毒液棉花还有......”花琳一边照着星海写明的购买物品清单念着,一边把清单内容传给了店员小姐的服务台电脑,念药品清单意味着代购者本人知道药品种类数量的情况下确认购买。 “这些药的购买需要医生的处方,有没有带?” “这些药物是我在星海委托下购买的。”花琳在天花板角落找到了公共摄像头(销售药剂的药房也算公共领域),对着店员小姐伸出掌心证明自己志愿者身份,在店员的收银机上也亮了读取灯。 “收到星海转来的医院处方了。”店员小姐注意到了处方上的药物内容以及处方对象69岁的内容,表情严肃了起来。“好了,这是你要的药物跟打印出来的医嘱,请收好。别怪我多嘴说一句,给60岁以上的老人用上这个分量的话,可能会有严重的不良效果,也意味他身上的症状可不是说笑的。” “如果我在摄像头下自证身份的时候说谎,我的掌心图案是会被打上叉的。” “误会了误会了,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出于善心帮助老人的志愿者小姐,这有可能是重症病人临终处置的处方。” “临终处置.........”花琳心里“咯噔”颤抖了一下。 “对,那些一直在忍受重症痛楚折磨的老人,医院出于人道主义就会开这种不计后果的处方,这里什么意思,你明白的吧?” “明白。”花琳马上就理解了店员小姐话里没有提及的意思,她手里的药物清单就是一张前往地狱列车的站台票,她这次需要去见证一个老人临终前的最后一程,容不得有半点疏忽。 事实上,店员小姐的好意其实是:“那个老人其实快死了,任务什么只不过是老人的任性,让医院的人去收了吧。” . 根据c国的医疗制度,如果真的落到需要“临终处置”的老人,通常会强制留在医院中(不需要到药房买药)或者因为老人要求而留在有家人照顾的家中(有家人就轮不到志愿者上门了),所以让志愿者代为购买所谓的临终处置处方的药物是几乎不可能的。 这种重症老人会留在家中只会因为个人的任性,才会轮到志愿者帮忙(这也是拥有医疗技术的志愿者不愿接受任务的理由,他们一看处方就懂了)。如果最后都找不上志愿者,老人自然只能在“留在家里等死”或者“老老实实去医院躺着”两者选一,这才是原本的正常流程。 这种情形下,志愿者听到店员小姐这样的好意,都会主动放弃星海的这个照顾老人的请求,毕竟这并不是什么令人好受或者理所应当接受的请求。不过,商花琳却是打算抱着更大的善意去准备做好它。 积极向上的思考以及行动,这也是少女在很多同行志愿者与被照顾者的认知中存在着“圣女”外号的缘故,无论褒或是贬的意味上。 . 买完了药物,花琳便快步赶往老人居住的五号区,毕竟能快一分钟,可能老人就能轻松多一分钟。 “那个老人之所以能被分到二楼楼梯口附近的房间,身体估计不是一般的差,看来药店小姐说的情况没错。”花琳一边赶路,一边阅读着投射眼镜上显示的委托信息思考着,怎么做能让老人安然走好。 在抵达二层的时候,看到三个中年女性站在资料里写着的那个老人的204号房间门口讨论着什么。 “请问你们找这家老人有什么事吗?”花琳走近她们,并伸出掌心证实自己志愿者的身份。 中年女性三人组七嘴八舌:“志愿者小姐终于来了。”“我就说是里面住的是老人了,你们还不信。”“一开始的声音那么响,怎么可能是老人啊?”“是年轻人早就打急救电话了吧。”“电话其实老人也能打吧?” “屋里的老人情况怎么样了。”花琳听不出各自抢着发言可能是邻居的妇女三人想表达的意思。 “这个房间里从昨天快傍晚的时候传出的惨叫跟呻吟声,持续了十几分钟,报警了却没有警察来,呻吟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然后第二天了,刚才的时候贴着门听到里面已经没声了。”“嘘!跟志愿者说你贴着门偷听人家家里的隐私会被罚的。”“这不是人之常情吗?邻里的守望相助啊。”“志愿者可不是警察不会罚人,孩子你说是吧?”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那现在.....还活着吗?”在药房得知老人即将命不久矣的消息,事实上让花琳有点怯意。 “不久前门里面还是偶尔有一两句呻吟。”“孩子是来帮助这个老人家的吧。”“一整晚的,估计撑不住了。”“估计那老人家没吃什么,这个是我顺便煮的一个米粥,带给他吧。” 花琳接过了有些艳妆的中年妇女递过来的米粥。 “我跟星海申请开门吧,你们一起来看望下老人吗?” “有点不好意思呢,昨晚我男人喝酒上脾气,听着烦去踹了几次门,实在没脸见人家了,那米粥就帮我带一下,算是我一点歉意。”“下午还要上班,我走了。”“我也是有班要走了,让老人以后有什么麻烦就楼上敲门就好了。”相对年轻的浓妆妇女把装着米粥的一次性用碗交给了花琳,然后邻居三人就迅速退散了。 “呻吟了一晚上的老人到底有多惨,估计大家都害怕见到吧。”少女带着相当善意的思路解释了诸位邻居想帮忙又想躲开麻烦的心态。 . 花琳按动了老人的门铃,但如邻居们所说的样子,并没有人来应门,但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句微弱的呻吟。 志愿者为了照顾身体不好或者腿脚不便利的老人,可以向星海报告,而拥有被照顾老人房间的开锁权限,在她向星海发出解锁请求后,锁着的门就顺利打开了。 廉租公寓的设计非常单一,除了厕所的封闭空间外剩下的十几平米空间就是全部了。而这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以外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一目了然。 “那个静静躺着的人就是被委托照顾的老人吧。”整个房间里飘溢着药物的酸臭味(姑且“这位老人”入院期间还是涂了一些治疗淤伤的外用药物),一副临终前的肃穆氛围,散落在床边的有一把水果刀与三四个苹果,花琳看到刀的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无法忍痛而寻死”。 不过看到水果刀上锃亮白洁的刀身,花琳还是先是舒了一口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未来异动相邻的书:认真就输了金刚葫芦蛙改写唐朝历史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