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学院一景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二百一十二章 学院一景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奇幻异典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翰林学院很大,里面还分着四六九等,这些东西算不上什么机密,使臣参观也实属正常,所以司业没必要阻拦。

    这里的学院的环境很好,来自这里的学生除了还有一定的经济条件,还得有一定的功名在身,才能来这里上学,毫不夸张的说,这里的学生基本个个层次都很高。

    读书声朗朗倒是不至于,不过都在听博士的讲学,博士在这里是八品的职位。

    要么说一种人一种氛围一种圈子呢,有一个班级下课了,班里的这帮学生拿着这些课本自顾自得看起来了,有的还互相背诵和朗读解析,不理解的也会互相提问和回答,一股浓浓求知欲的感觉。

    有的人是很不理解的,但是这帮人就是陷入在学问的海洋之中深深不能自拔,并以此为乐。

    有的人喜欢对对联,有的人喜欢画画,有的人喜欢算数,有的人喜欢以物题诗,有的人喜欢赛诗,种种乐趣,不一而足,进门的时候,门口还有两个人在精神专注的下围棋,也有下象棋的,边上的茶水里早就落了叶子也没有注意到,沉入到了忘我的境界里。

    金承焕好像也被这样的氛围所吸引,甚至发起了呆,不过苏致远也没去打扰他,倒是一边的李八斗显得很淡然。

    “金大人这是第一次出使他国,大唐是他有史以来出来最远的地方。”李八斗解释道。

    “听李大人的话,李大人出使过得国家应该不少了,不知道李大人都去过哪里呢?”苏致远感觉这个李八斗面上看起来很和善,但是实际情况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应该是一个老油条,不然怎么会被派出来出使他国呢?

    李八斗闻言淡然一笑:“呵呵,不瞒苏大人,老夫出使过的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大唐,一个是突厥,但是我所出使的次数却不少。”

    苏致远赞美道:“李大人真是为你们国家鞠躬尽瘁的忠臣啊。”

    李八斗听到这样的话语摇了摇头道:“出使他国在有的人眼里是一件无比风光的事情,可是没人知道这需要承担什么样的风险,如果是在战争时期,我们这样的使者做得好了没有功劳,做的差了,就是他人甩锅的目标。”

    苏致远对此虽然了解,但是没有什么体会,不过若是战事失利,需要割地等丧权辱国的事情激起民愤,那朝廷也需要替罪羊出来,除了战场上浴血奋杀的将军,还有一个怎么也跑不了的使臣。

    不过像这样的老油条能屹立在这个位置这么久,苏致远更加深信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司业司马庆把众人领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一阵芬芳,除了墙上挂着醒目的山水画之外,边上的花盆里还有各种各样的花,月季,牡丹,种种不一而同。

    不得不说这帮文人还挺会搞气氛,换到现在来说,那就是小资。

    小资们喝着茶聊着天,兴致所来还吟首小诗调节气氛。

    苏致远不关心这个,反倒是介绍了金承焕和李八斗之后,他们随意逛了起来,东瞅瞅西看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大唐的文化对新罗影响很大,对于这个青年大臣金承焕更是如此,终于见到了梦想中的大唐,深深接触之后,他才越发的了解到大唐的文化博大精神,远不是他知道的那么一点。

    文人嘛,还是很会做样子的,金承焕进来之后,他们也让出了地方,出去透透气。

    虽然受汉化很严重,但是对于一般新罗人来说,他们远远不如金承焕这样的人了解大唐。

    墙上也有题的诗句和词,还有一些人写的灯谜,对联,猜字谜等等,这些都是新罗没有的,而这些东西深深的吸引了金承焕,他在书上也看到过不少这类的东西,心里突然有点痒痒,想找个文人比试一下。

    “司业大人,我认为这副画里面的诗句还能更为精巧一些,把这个邪字改成发字岂不是更好?”金承焕指着墙上一幅画郑重道。

    没有直接说要找文人比试,但是这就是侧面的表现手法,苏致远看向那幅画,原来是一个男子思念女子时写的诗句,而画上画的正是窗台前对着镜子发愁的闺中女子。

    这句诗是这样的。

    “邪光魅影静窗台,久思佳人心难耐。”

    金承焕说要改诗词,司马庆差点笑出声来,但是实际上把金承焕已经归结到那个不学无术的分类里去了。

    苏致远也想笑,但是素质高,表面上一点没有反应,内心笑开了花。

    发光?你以为这个女人的脸是灯泡啊,发光魅影?合适吗?简直是小孩子的水平,啥也不懂,瞎叨叨。

    其实司业司马庆也是这么想到,但是他没这么说,回答也只是模棱两可,也算是给金某人留了脸面,毕竟人家是使臣。

    “或许吧!金大人的文采真好。”

    但是这样的敷衍的回答却给了金某人极大的鼓励,他还显得很开心,有种智障儿童欢乐多的意思在里面。

    李八斗想阻止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话。

    苏致远很好奇他是怎么当上大臣的,现在看来也只有皇帝的私生子这个解释最为合理了。

    除了对别人的诗词有修修改改的意思在里面,金承焕却没有自己写出一首诗来,看完了诗词,还要继续看对联和字谜。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就在于需要细嚼慢咽。

    以前看对联的金承焕只看过很寻常的一些对联,所以觉得自己对个对联也没有问题。

    现在看到墙上的各种对联,直接就看花了眼,因为墙上除了寻常的对联以外,还有拆字联,对偶联,隐字联,复字联等等,这些东西都是直接能看出来使用了的高超技巧的,金承焕想出个风头对个对联,却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口。

    猜字谜就更不用说了,金承焕根本猜不出来,更别说去破解什么棋局或者做什么算数了。

    在这里,金承焕甚至算不上文人。

    渐渐地,金承焕不说话了,只是在一边看,看到深处,众人也不打搅,这一看就是数个时辰。

    天色慢慢黑下来的时候,金承焕沉浸在了书院的藏书之中,本来他打算看点就回去的,但是没想到这一看就入了迷。

    可见新罗的书籍发展是多么原始。

    最后也是司马庆借书给金承焕回去,他才离开,不然可能就要在学院过夜了。

    李八斗是来过大唐的,那个时候他很年轻,大唐的繁华震惊了他,没想到现在到了开元盛世,大唐更是繁华,就单说长安这个城市的规模,整个新罗加起来也赶不上。

    “今日就到这里吧,苏大人,多谢相陪了。”李八斗拱手告辞,苏致远这才回了家。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