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为官之道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为官之道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奇幻异典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五六月份的临安又到了夏天即将到来的时节,相比较杭州的热闹来说,临安还显得十分的清凉,四面环山的原因,显得格外凉爽。

    像临安这样的地方避暑就是圣地,很多人在夏季来临安避暑,这里有天然的避暑山庄。

    苏致远深知避暑的重要性,他想借机大搞旅游规划,并且把临安打造成一个旅游业也不弱的县城。

    从经济上来看,这几个月的发展已经不弱于杭州范围内的其他任何一个县了,但是和杭州比还差得远。

    苏致远正准备去视察,就有传信兵发来了文件,一看又是征兵的公告。

    大唐内部虽然安定,但是周围的边界却不太平,纵使太平公主和松赞干布和亲,吐蕃和大唐的关系也未必会好到哪里去。

    两个国家的关系怎么能由一个夫妻的关系所能干涉的呢?想想也觉得不可能。

    和未来相比,西藏地区还有内蒙古以及东北地区都是少数民族占领的地方,大唐的边境并不怎么安稳,征兵只是一些人的出路而已,并不是一个多么光彩的职业。

    吩咐手下把征兵的公告贴在墙上之后,苏致远就去上河村和下河村的边上去视察去了。

    不得不说有水的地方就是不一样,树林茂密,小河清流,如果在这里建造避暑的庄园,打造成星级酒店那样,还愁不能让临安的经济再上一个台阶吗?

    苏致远果然把这些地皮圈了下来,考虑到夏天蚊子多的原因,苏致远还派手下去买了很多纱衣,打算回来请人做个蚊帐,那样就完美了。

    这边事情才办了一半,那边就有事情找上来了,原来是秦知府告老还乡,新知府上任,宴请其他的地方县令去杭州见面。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苏致远是不大愿意去的,但是同朝为官,官官之间的联系是避免不了的,有的时候,还要拉帮结派,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刚开始苏致远就去了不少酒宴见了不少豪绅和其他的官员,大家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歌舞升平,真是像在酒吧一样热闹,但是一圈酒敬下来,之前记住的名字忘了一半,第二圈酒下来,全忘了。

    回家睡了一觉,前一天发生了什么都记不清了。

    苏致远对此没有办法,有的时候奉承就是为官之道的基础,像上司请吃饭,这不仅要去,见面礼还很重要。

    苏致远不算是人精也差不多,他不着急也有比他急的,很快钱塘的县令就来了,还问苏致远应该带什么东西去见新任知府。

    这就腻歪的很了,我咋知道带什么呢?苏致远就随口一说,书法画卷或者瓷器。

    钱塘县令包大人就很会说话了:“苏大人真是慧眼如炬啊,带画卷书法都是说明大人是文人气质的表率,送瓷器又说明了大人是爱美之人。真是妙啊。”

    苏致远心里暗道,你tm还真是会说,去的时候其他的东西不用拿,拿上你的嘴就够了。

    说归说,东西还是要准备的,买了点东西,苏致远就和包县令去杭州城了,毕竟这样的事情赶早不赶晚,苏致远还不能不放在心上。

    新任知府的情况苏致远是一点不知道,他也没有打听,倒是包县令是个典型的官精,别看职位不高,但是很多事情考虑的很周到,苏致远知道他很会说话,但是他官职爬得却不高,有的时候只是阿谀奉承也要遇对人才行,何况包县令对自己的处境非常的满意,尤其是苏致远帮他解决了案子之后就过得更加安稳了。

    在一个小小县城里其实是远离官场斗争的,又不是在朝堂之上,事情没有那么多,也涉及不到站位的问题,也避免成了官场斗争的牺牲品。

    就好像是在大公司工作驻外的办事人员一样,苏致远感觉自在的很。

    两个人和几个随从日夜赶路,一天多就到了杭州,找下客栈之后,包县令非要和苏致远一起先去知府衙门看看。

    在包县令看来,苏致远年轻有为,一看就是人中龙凤级别的人,虽然没有在科举上有什么显赫的成就,但是苏致远的办事能力上远比他强出了太多,很多东西都是他想不到的,临安的发展他包某人也是知道的。

    上个厕所都跟着,走到哪里都跟着,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苏致远哭笑不得,这包县令一副唯他是从的样子。

    刚才去了知府县衙发现自己都来的很早,还有很多人没来,况且和约定的时间提前到了两天,苏致远打算到了时间再过来拜访。

    包县令也没事情做,跟在苏致远边上,问东问西,问长问短。

    “苏大人可知这新任杭州知府大人是何许人也吗?”

    包县令一副卖关子的样子,苏致远就知道他肯定打听到了什么。

    “包大人不妨有什么就说出来,毕竟我们身为下官,有些东西自然应该知道,免得后天才宴席上认错人,那就不好了。”

    其实苏致远不过是调侃,就算不知道是谁,依照古代这样宴席座位次序来看,一目了然就能知道谁是老大,自然不会认错人便是。

    “其实包某打听道这新任知府名叫蔺岗,是苏州人士,距离杭州也不算远。”

    苏致远淡淡的笑了笑:“你是不是还打听到了这个知府大人喜欢吃什么,或者喜欢玩什么,或者他的夫人喜欢什么?”

    包县令一惊:“苏大人果然是神人也,这都被你猜到了。”

    苏致远忍住要骂人的冲动,因为边上包县令买的东西就说明了一切,这要是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其实你我同朝为官也算是缘分,我等虽然是个小小县令,但是却很自在,帮朝廷收税,打理县政事物也没有别的事情,但是一旦身居高位,那事情就多了,别人能看到的只是我们官袍加深,却不知到这官场的险恶犹胜虎穴三分,稍有差池万劫不复,全家人头落地。包县令你我为新任知府恭贺道喜,更应该懂得不要得罪同僚才是。”

    这话说的包县令有点云里雾里:“苏大人所言?”

    “你没有必要买这么多东西给新任知府,到时候你看别的县令给多少东西,你再给多少东西,不然,小心引火烧身。”

    包县令被提点了,但是这其中的深刻含义他并没有领会,苏致远也没有多说。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