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浮出水面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一百五十二章 浮出水面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女配不掺和(快穿)奇幻异典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衙役们开始大肆搜查起来,细小之处都不放过,角落底下也要抛开,果然一翻大搜查下来有不少的发现。

    一些银两还有一些物件,而这些东西都不是齐熊的,看到这些东西被搜出来,老石匠也叫了起来。

    “哎,你这个兔崽子,这些东西你哪来的?这钱你哪里来的?”老石匠还以为自己的钱袋被偷了,赶紧去摸索,发现自己的钱袋里并没有少钱。

    齐熊的脸色和眼神动了动,苏致远就知道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

    其实看到这个孤僻人格的时候,苏致远并没有怀疑他什么,更让他注意的是这个孩子背后的故事,或者是和他的父亲有什么样子的故事,但是现在来看,可能齐熊也不会说,如今的搜查也让事情多了一些出来。

    有个衙役从一边的灶台上端了一个盆子过来,里面还放着肉,不过苏致远看到这个肉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肉和他以往看到的猪肉不一样。

    “你这个是猪肉吗?”

    老石匠哈哈笑道:“是啊,这是小熊从外面买来孝敬我的。”

    苏致远点了点头,吩咐几个衙役去外面周围的地方看到地面有土动过的痕迹就去挖开。

    此时又有一些人过来,手里拿着一些白骨,院子里的砖石后面也放着一些白骨,上面还有肉,都已经腐烂了。

    苏致远嘴角翘了起来。

    老石匠也不傻,他看了看自己,看了看齐熊,又看向了苏致远:“大人,这,这,您说他。”

    苏致远示意他别说话,看着齐熊,他低着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抬起头来,看着我,说说这些肉是什么肉,为什么要藏起来?”

    苏致远的声音变得冷冽起来,周围的衙役也把周围都堵住了。

    齐熊还是不说话,虽然抬起了头,依旧是那么沉默的表情,脸上灰尘扑扑,头发乱糟糟的。

    这个时候外面的衙役也带着一堆已经发臭了的肉块进来了,数量还不少,看样子都是土里挖出来的,应该能和衙门里放置的尸块对的上号。

    苏致远看到这些被藏着的尸块肉块的时候隐约已经想到了这个东西和齐熊有关系,而且这里面的原因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你真的不打算辩解一下?也许你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齐熊突然歪着头冲了过来,目标是老石匠。

    亏了众人一直在注意着他,所以他一动众人就反应过来了,连忙上前把他按在地下,刚才那个凶狠的样子,想要择人而噬。

    “呵呵呵,你真是该死,用不了几天,老头你也要死,真是可惜了,可惜!”

    老石匠吓得瘫坐在一边,苏致远让人把东西和人全部带走。

    苏致远知道了一切终于大白的时候,对于昔日齐能的死还是不了解,就派人把失踪的那些人的名单和信息都整合了过来。

    当年齐能的死,很多人是不知道结果的,但是当杀人狂魔只是十几岁的青年,被抓起来的时候,人心惶惶的钱塘县突然之间就活了过来一样,人来人往,拥挤不堪,全都涌到了县衙,因为县衙开堂审理此案。

    包县令高兴的搬了椅子坐在一边听审,县衙外面挤得都是人,他不停的喊肃静。

    衙役已经去拿人了,都是当年和齐能一块出海的那些人,果不其然,和那些被齐熊杀掉的人,也就是失踪了被碎尸的人是一块的。

    受害者的家属,一波接一波都带到了公堂之上,几十号人,还不好装得下,好在衙役众多,维持秩序,稳住场面没有问题。

    “带犯人齐熊!”

    “威武!!!!!”

    底下闹哄哄的,因为到了看戏的时候了!

    苏致远“啪”一拍惊堂木,立刻就静了下来,就是手震得有点麻。

    “齐熊,我问你,钱塘碎尸案可是你所为?你为何要杀人碎尸?”

    齐熊的手上脚上戴着镣铐,跪在公堂上,因为他不服从,所以两个杀威棍成八叉形状加在他的头上。

    他的表情很痛苦,可能也是想明白了:“是,是我杀得那十几个人,都是我做的。”

    “那你还不快快从实招来?你为何要杀人?”

    齐熊苦笑,换上了囚服的他竟然显得有些可怜,众人都不敢相信一个这么年轻的人为何要草菅人命。

    “那是因为他们该死,我杀他们是天理循环,他们罪有应得,他们该死,该死!!!”

    底下的人指指点点,民众声音又高了起来。

    苏致远这些也不拍惊堂木了,直接站了起来。

    “都给老子肃静,谁在扰乱公堂,别管本官不客气!”

    底下受害者的家属那帮人还在愤愤不平说着什么,苏致远直接手撑着公堂桌,越了过去。

    “我看见你刚才说话了,来,出来。”

    苏致远的表情相当凶狠,吓得那个人不敢出来,只是公堂的威严要维护,苏致远一把就把他拉了出来,“啪啪”就是两个嘴巴!

    “我说过我审案子的时候,别打扰我,打乱了我的思路,你担当不起!”

    “你为何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吧,是不是和你的父亲有关?”

    齐熊笑了笑,嘴边咬的出了血印子,咬牙切齿道:“大人,你说的不错,确实和我爹有关系,十年前我七岁,我爹出海捕鱼,结果回来的当天他就死了,其他人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他们都是水性极好的人,我爹水性更好,怎么可能会被淹死?这就是人害的!”

    苏致远顿了顿:“这都是你猜的?”

    “不是,有依据。”齐熊不再抵抗,上边的夹棍去了,他才能直起身子说话:“大人,当初我爹下海捞到一个海蚌,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颗紫色的珍珠,因为少见,足足值好几十两银子,但是因为被他们看见了,所以我爹就被杀了,说是溺死,怎么可能?我爹那么吝啬谨小慎微之人,下海捞到珍珠还会再下去吗?当然不会,可是这帮人见钱眼开,杀了他。”

    受害者的家属从刚开始的表情愤怒憎恨变得凝重起来,想反驳,因为苏致远没让说话,他们也不敢说。

    “你怎么知道你父亲有珍珠?不是你爹回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这个疑问也是其他人的疑问,如果齐熊有真凭实据这样杀人,能理解,但是要是全凭自己想象去杀人,那就没法理解了,虽然最后齐熊都得死,但是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起码要搞明白。

    齐熊的眼神陷入到了回忆的漩涡当中。

    “其实,这件事情是我后来知道的。”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