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石匠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一百五十一章 石匠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奇幻异典女配不掺和(快穿)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听着听着苏致远对于这个人的身份就感起了兴趣,连忙问起了所有的来由。

    原来这个溺亡的人叫齐能,他的儿子叫齐熊,他本人死的时候才不到三十,那个时候孩子才几岁,现在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起码那个孩子应该也十七左右的年纪了。

    从那之后,齐熊的母亲把他托付给了一个没有后代的老石匠这里,自己改嫁了。

    石匠没有后代,缺一个养老送终的人,就收留了小齐熊,现在也在钱塘县城里面雕刻石碑为生。

    盛唐时候家家户户外面都习惯放一个小石碑,上面刻有石敢当的字样,精致点的还有浅浮雕,比如虎头什么的,用作于保平安去妖邪之用,而老石匠那里就是干这个的。

    听后来的人讲,齐熊在老石匠那里过得好坏别人无从得知,就是他自己的母亲也很少来看他,而他也很少出现在这市集之上,所以很多人对他的印象并没有,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

    县衙的衙役也是有一个和老石匠那里住的很近,所以知道这么一个人,因为经常去老石匠那里,所以才知道这个齐熊是一个孤僻的人格,而且他们去的时候,齐熊永远是在边上干活不出声,就算是老石匠指挥他去倒茶,他也不吭气,可以说就像一个木头一样。

    苏致远也觉得有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就连这么说的衙役也觉得正常,之所以说出来就是为了那几文钱,图个好彩头。

    可不是吗,父亲不在了,母亲改嫁了,自己要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在一起生活,这中间的艰辛可想而知,从而造成一个人性格的孤僻也在所难免,苏致远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啊,那个孩子的父亲确实死的可惜了,才三十不到,可是水性极好的人,怎么能溺死了呢?哎!”知情的衙役叹了口气,显然对这个事情也是不甚理解。

    “水性极好怎么能溺死呢?”苏致远不解道。

    “谁知道呢,可能是常在河边走,谁能不湿鞋吧。”衙役也不清楚:“当初一块出海去捕鱼的起码好几十号人,都是水性很好的人,齐能也在里面,结果这回来的时候齐能就已经死了,其他人倒是没什么事情,还说齐能是下水的时候淹死的,但是出海这样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能把尸体带回来就不错了,没隔几天,齐能就下葬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苏致远点了点头:“走,我们去那个老石匠那里看看!”

    众人也不知道苏致远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都赶紧跟上,可能又是怀疑老石匠了。

    做石刻的经常有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实在会影响不少人,所以就在城边上,苏致远等人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确实有点偏僻。

    钱塘和临安不一样,论起县城区的面积,钱塘比临安大得多,如果不是改造,临安的县城区域面积根本不值得一提。

    老石匠这里的房子很偏,也很破落,甚至没有专门的招牌,但是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这里卖石刻,也都来这里买。

    敲门,开了门,看到外面这么多人把老石匠吓了一跳,赶紧询问什么事情,一听是县老爷来查案子,也不敢阻拦,众人鱼贯而入。

    院子很小,根本装不下多少人,其他的人只能站在外面。

    入门之后,苏致远看了看这个小小的院子,里面堆集着石材,地上散落着不少的石刻碎末,还有不少是已经刻好的石碑,都有石敢当的字样,带雕文的很少,至少他没看到,看来那也是有钱人用的。

    看着老石匠诚惶诚恐的样子,苏致远安慰了一下他,让他不要紧张,就是过来看一看而已,这才有一出没一出的问起了和这个作坊没什么卵用的问题。

    “营生怎么样啊?石碑咋卖啊?一天能做多少啊?”反正说的都和案子没有关系。

    当然没有关系,其实苏致远本来就不是为了老石匠来的,而是为了这个小齐熊来的。

    说来也奇怪,老石匠对于苏致远诚惶诚恐,但是小石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虽然院子里站满了衙役官差,但是齐熊像是没有看见一样,在一边默默的刻石头,什么话也不说,什么多余的动作也不做,像机器一样,就是连眼神都不变。

    齐熊这个人确实长得还行,也不瘦弱,也不壮实,一般般的感觉,但是沉重的锤子在手里拿起来却好像没有重量一样,一下一下的雕刻石碑,足见力量一点不弱,而这个和他的身材体型有些不相称。

    “小熊,别干了,去给官差大爷们倒杯茶水去。”老石匠发话了。

    齐熊默默的放下了锤子,站了起来朝屋里走去。

    当齐熊站起来的时候,苏致远发现这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居然和自己差不多高,显然发育的不错。

    身上没什么伤口,看来也没有受到虐待。

    苏致远也没说什么其他的,二话不说就进去到了老石匠和齐熊的屋里。

    屋子不大,左右各一个房间,中间能当客厅,上面的房梁上搭着木板,有不少的东西都放在上面,要取下来,一般来说要有梯子才行。

    齐熊默默的走到房梁下面一个跳跃伸手就把上面的东西拿下来了,原来是个茶叶包,拆了点下来,用水泡上。

    这小子,弹跳力不错啊!

    院子中放着各种各样的用具,除了农用的,还有刻石头用的,不知道怎么的,苏致远又想到了那些他想象中的凶器。

    院子不大,也没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苏致远依旧派人开始搜查,老石匠倒是没有阻拦,一向沉默的齐熊站在了他的屋子前不让人进去。

    “让开!”衙役伸手去推,结果居然推不开。

    老石匠急了:“小崽子,你要造反啊,快让开!”

    齐熊死活不让开,这次他连老石匠的话也没听。

    苏致远走上前来慢慢得道:“我在抓犯人,你要再拦着我,我就让你进去,你还挡着吗?”语气不容置疑。

    齐熊慢慢的走到一边,狠狠的盯着几个人。

    苏致远被这种眼光看的不舒服,转身进了齐熊的房间。

    其实最开始进来屋子的时候,苏致远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气味,还是东西的摆放有问题,说不清楚,好像是直觉的感应。

    苏致远看着齐熊的屋子,有些小,可能因为遮住光的原因,屋子里很暗,乱七八糟的样子,还有些脏,地上也不知道放着什么东西,好像走一步就能碰到。无处下脚!

    苏致远看着齐熊的东西,随便一翻,看到了几个东西,这让他很诧异,因为这些东西不该出现在这里,更让他起了疑心。

    钱袋,女人的珠花,还有一个雕刻的玉佩。

    默默的出了房门,带着老石匠出了房屋,苏致远又是一番询问,心中有了点眉目。

    齐熊十几年前过来,老石匠管他吃喝,把他养大,一天让他干活,也没开过薪银,基本上他没出去过几回,和外面接触的人也少,话更少,也没有和女人交往,不应该有珠花,钱袋之类的东西,起码老石匠没有给过他,若是说他都是捡到的,未免有些巧合。

    “你说齐熊他不经常出去?”

    “是啊大人,您不会怀疑他吧,他可不是这样的人,他可老实了!”

    “那你现在还刻石头吗?还经常在家吗?出去不?”

    “不了,都是小熊在刻,我经常出去和人下棋聊天。”

    苏致远点了点头,摸清了老石匠喜欢睡懒觉之外,更是心中有所了然。

    “来人,给我把这个院子里,翻个底朝天!”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