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分析人格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一百五十章 分析人格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奇幻异典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猎户的家里放着各种各样的捕猎工具,弓箭,网,绳索,长枪,等不一而足。

    苏致远带着人过来的时候,猎户正在家里睡觉。

    依旧是不大的房子,墙外面挂着不少动物的毛皮,也有一些动物的骨头,虽然也有一些血迹,但是相比较屠夫那里来说要好多了。

    猎户有些懵的看着一群远道而来的人围占了他的院子,茫然不知所措。

    依旧是衙役最擅长的搜查,依旧毫无所获。

    如果嫌疑犯藏东西怎么可能让人轻易的就发现呢?

    苏致远还特地的找有没有暗道,有没有上边或者下边藏东西的地方,但是最后什么发现都没有。

    从武馆,屠夫,猎户等人家而来,好多人都知道官府开始搜查起嫌犯的踪迹,寻找剩余尸身的去向,但是忙碌了整整一天毫无所获,苏致远和底下的人都显得有些颓废。

    还有什么样的人有能力这样杀死这么多人呢?

    案发现场在哪里?有时间搏斗的人没机会留下线索吗?这和少年包青天里那些想要在临死前留下线索的人完全不一样啊。

    有的人搏斗求生就是为了活着,哪有时间和功夫留下线索,就算是留下了,被杀之后,线索还不是被毁掉?

    然而这就是现实中的案子,什么都没有留下,尸体还是从第一案发现场转移过来的,所以有用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也许自己可以从心理学出发来分析这个凶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不定还能找到突破口。

    ......

    钱塘县如今本是迎春开耕之际,但是现在田地间很少能见到人,像这样的案子弄得人心慌慌的时刻并不多见,怪不得包县令慌了手脚,底下的百姓吓得出逃,可不是吗?

    抓不住嫌犯怪谁?

    如今串门的人也越来越少,人们出门都带个东西防身,一步三回头,生怕有什么东西在后边紧跟着自己,还得是大白天的时候。

    打更的也不敢打更了,往上钱塘县更是没人。

    苏致远把县衙的门大开就是给了其他人的安全感,对于县衙有七八十号人来说,就算是嫌犯再厉害也带不来恐惧。

    包县令从苏致远过来之后一般都在县衙后堂呆着,没事也是不出来的,这天竟然出来了。

    “苏大人啊,若是我们实在破不了案子,那就上报杭州知府吧,我承担不起这个后面的责任了。”

    包县令的表情很是难受,他本该到了辞官的年纪,但是贪图这个位置,甚至还想把这个位置留到他儿子可以接任的那一天,没想到出了这么个事情,这下他不但可能乌纱不保,还有可能下大狱,株连全家。

    苏致远的表情不咸不淡:“包大人你让我来,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你说这话不是折我的面子,更是这我兄弟的面子。”

    底下的人全都看了过来,表情严肃,包大人连忙摆摆手,不说话又回去了。

    这一幅场景都被底下钱塘的衙役兄弟们看到了,纷纷摇头不已,显然也为这个没有能力的县令而叹息,破不了案子也不能全怪底下的人,有时候领导很重要。

    “现在我们是统一战线,若是破了案子,包县令会好好犒赏大家的,放心吧!现在我们来和大家谈谈嫌犯的人格问题。”

    衙役们互相扭头聊了起来。

    “嫌犯还有人格?”

    “我们不是没有抓到嫌犯吗?怎么谈?”

    “这怎么谈啊?”

    众说纷纭,不知所以然。

    苏致远轻轻敲了敲桌面,众人静了下来看着苏致远。

    “你们想,死掉的人姑且算是那些失踪的人,里面有老人,有小孩,还有女人,如果是团伙作案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显然财物不是,劫色,也不是。所以我认为不是团伙作案,而是单人作案,单人作案的目的性就多了很多了,不管是仇杀,还是情杀,总是有太多的缘由,让人无法猜测,但是有一点能看出来,这个人已经不正常了,为什么,有事情他没有报官解决,而是选择了自己用杀人的方式解决。”

    下面的人细细的听着苏致远说的话,里面的分析有条有理,丝丝入扣,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个年轻的县令能有的老练思维。

    “凶手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过去,而且他的人格一定很变态,比如极度孤僻,不爱和人说话,不和人来往,很长时间不出家门,人们经常看不到他或者如何?总之,就是和人不一样的特点,能举出来这样的人就可以。”

    底下的衙役们也算是见多识广,虽然只是在县里办差,不时地还去村里,但是形形色色的人见了相当多,人品好的人品坏的那都是多了去了,一时间七嘴八舌说的让人都反应不过来。

    “赌徒啊,为了能翻本,输得倾家荡产,最后把老婆女儿都卖了,这样的人算不算?”

    “算!来人,给我把众位兄弟提的建议记下来,能说一条的赏五文钱,到时候给包县令领赏!”

    这一个奖励让众人都兴奋起来,淘尽脑汁想找到一个这样的不一样的人出来。

    “老孙头,在钱塘城北的乱坟岗守夜,我想他也算是吧,和一堆坟呆的时间久了,神经多少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记下来!”

    “我记得村边的老李家的儿子都二十五了还没成亲,他身上还有不少伤口,听人说是自虐的,这个算不算?”

    “算算,记下来!”

    “王五家的老二脾气很差,总是暴怒,得罪了不少人,也得罪了不少事,现在很多人和他们家都不来往了,这个算吗?”

    “记下来!”

    就这样,记了相当多的人和事情,足足有百余人之多,按照人性来说,变态的犯罪就不需要什么动机了,变态就是最好的动机。

    苏致远拿着厚厚的一叠纸,上面记载了相当多的人物和事例,全都是这县城的真人真事,每一个都有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

    “喜欢嚼草根的,还有喜欢在大白天里脱光光在河里洗澡的,还有极度吝啬的,吝啬也算?”苏致远笑着摇了摇头,突然他脸色一变,因为这个吝啬的人后边写着两个字,已死。

    玛德,都死了,还写个毛线啊,那还有机会作案吗?这不是坑爹?

    苏致远无语的直接把在公堂上睡觉的衙役都喊了起来,指着这个怒吼。

    负责书记的衙役显得有点尴尬:“大人,他为人吝啬出了名的,他虽然死了,但是他还有孩子啊。”

    苏致远不以为然:“怎么,他死了,和他孩子有什么关系?”

    衙役解释道:“他是溺水淹死的,他的孩子没了爹之后过得就很惨,他娘又改嫁了,他跟着师傅学刻石头,外面石敢当的石碑就是他那里出来的,而且这个小子就是大人你开始说的极度孤僻的人格。”

    苏致远恍然道:“哦!”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