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发展从识字开始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一百零九章 发展从识字开始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奇幻异典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苏致远看到花无裳害羞的样子的时候本来想说做我女朋友的,可是话到嘴边停住了,这个时代哪有男女朋友这么一说,只有成亲这么一说!苏致远还没想到成亲,他感觉对他来说有点早。

    花无裳的小丫鬟也走开了,现场就剩下了他们两人,突然就感觉两个熟人有点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靠着桌子坐了下来。

    “委屈你了,无裳,说好只让你做账房先生的,没想到你还得给我当掌柜。”

    “没什么,我还没经过商呢,就怕搞砸了。”

    “本来你还说要等一个愿意给你赎身的男人,没想到我把你带走了,你会不会怪我破坏了你的姻缘?”

    花无裳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我要不跟你来,也会去长安,反正去那里也是去,还有什么姻缘不姻缘的。”

    “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今天哪里来的月亮......”

    苏致远有点尴尬,他说月亮圆不过是想缓和下气氛,感觉有点僵住了。

    “你今天送我东西不怕小菊姑娘误会吗?”

    “和小菊有什么关系?”

    花无裳把自己这两天来的疑惑都问了出来,原来是他去小菊房间的事情.

    苏致远只好解释他跟小菊没有那方面的男女关系,他只把小菊当妹妹看,花无裳也知道小菊是陆无双送过来的,看到陆无双和苏致远那样抱在一起,心里难免有疙瘩,现在送东西给她算是追求吗?

    不知道为什么,苏致远从头到尾把陆无双小菊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说的都到了深夜,花无裳也仔仔细细的听着,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其实,我和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男欢女爱的成分在里面,陆无双她有她喜欢的男人,那个时候她也是喝多了才发生了那有点不堪的一幕。”

    “那无双姑娘到底要你为她做什么事情呢?”

    苏致远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厉害的很,搞不懂她到底要干什么,不过你放心,不管怎样,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此时烛火有点暗了,花无裳伸手拿个小棍去挑灯烛,苏致远注意到她手上破了一块皮。

    “你的手破了,我看看。”

    苏致远把花无裳的手握在掌心里,轻轻的揉着:“怎么破的?还疼吗?”

    “我这几天在学刺绣,不小心刺的,已经不疼了。”

    可能也感觉这样让苏致远握着手很不矜持,花无裳把手抽回去了,在灯烛的光下看不清她脸上的脸色。

    大唐这个时代的男女很开放的,而且成婚都很早,因为苏致远的年纪,向他说媒的媒人来了很多,不过他都拒绝了。

    “夜色太晚了,我回去歇息了,致远你也早点休息。”

    花无裳回去了,苏致远回想起自己那会解释他和那两个女人的关系,突然自我感觉到可能花无裳对他有点意思,应该不是知己的那种感情,心里跳的有点厉害。

    苏致远不是一个呆子,但是他在感情方面确实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实人,他没有表明过喜欢无裳,可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仔细想想,如果他苏致远不娶了花无裳,那他岂不是一个畜生?人家跟你从青楼出来,跟你走了,在大唐这样的时代,最后你不要人家,你让人家如何自处,更何况人家这么好?

    脑海里就像是有两个小人,一个说不能辜负她,另一个说娶她为妻。

    本来不想过早成亲的他,想到了方不平那天成亲的样子,夫妻拜堂,送入洞房。

    这么一想真的好激动啊!

    苏致远回去躺到床上,愣是没睡着,等到天快亮了才带着对爱情的憧憬沉沉的睡过去。

    ......

    对于花无裳这样的才女来说,苏致远既不是传统的那种才子,也不是勇猛无敌的将军类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能在她的生活中无声无息的留下这样的印象,以至于最后苏致远让她来临安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苏致远起来,县衙里早就聚满了县城的私塾先生了,衙役们得知苏致远一直没起来也不敢打扰,

    “实在不好意思啊,本官昨日遇到了点事情,所以晚上睡得很晚,今天请各位过来我是有事情相求。”

    这县城也不大,其实私塾先生就只是来了七个人而已,衙役也把苏致远让他们来的目的提前说了。

    一个年纪有些大的黄衣老头率先出声道:“大人,您要我们教百姓识字,可这临安这么大,我等七人恐怕难以做到。”

    “是啊,大人。”

    众人纷纷附和。

    苏致远心中早已了然,说不定是因为没有钱的原因,他本身就没打算让这些人白干。

    “放心,我会派人张贴告示,让村民百姓主动过来学习,你们也不用四处奔波,到时候就在城边的三岔口那里,我会让人建造个台子,方便你们教他们识字,这工钱嘛......”

    本来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脸色都变得兴奋了起来,啥?还有工钱,不白干啊!

    “你们平日里教书的钱我给三倍,不过,这给百姓教识字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你们就分开轮流上课,学习的字从最基础的最简单的字开始。哦,对了,在你们开始之前有没有不愿意的,可以先提出来。”

    七个人中有两个站了起来,他们觉得这简直是可笑,三倍的工钱没想,他们也不缺钱,给白丁讲学,简直是侮辱他们。

    “我不勉强,愿意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的现在可以走了。”

    两个私塾先生离去之后,现场还剩五个先生,姑且不论为什么要给白丁们讲课,但是三倍工钱的诱惑力还是有的。

    “在让你们给百姓们讲学之前,我有一些东西要教给你们,这第一就是你们教学的用具,我给你们推荐一个比你们现在讲课更加有效的东西,这第一个就是黑板,第二个就是粉笔。”

    黑色的染料并不难弄到,泼到木板上晒干了就做成了黑板,粉笔不过是白土粉做成,在唐朝找一些白土粉碳酸钙也不是难事,采石场野外小溪都能找见。

    本来众位私塾先生还想着书本的事情该怎么弄,没想到苏致远这么一说连课本的事情都没了,只要一个黑板和粉笔就解决了这些事情。

    这个时候的白土粉叫白,集市上也有卖的,做成粉笔也不是难事,混合着水凝固用模具能批量生产,唐朝已经出现了模具的应用,粉笔的出现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是这个时候没有粉笔黑板的用法而已。

    这么一番形容下来,众位私塾先生感觉到此计可行,纷纷表示长了见识,没想到县太爷年纪轻轻对于学问的事情这么上心还有了解。

    “还有一点是算术,我教给你们,你们教给百姓。”

    说着苏致远就拿出了一堆纸,上面有他写的加减法乘法口诀,阿拉伯数字,一目了然。

    等教会这帮先生的时候已经用了不少时间,不过这帮人还是挺能学习的,虽然学会的很快,但是还是需要熟练。

    等私塾先生离去之后,苏致远就派人去采购粉笔和制作黑板了,顺便张贴了告示说几日之后在城边三岔口搭建教学的讲堂,让百姓们去学字,不收任何的钱。

    虽然百姓们不识字的多,可是识字的书生也不少,看着告示就把这样的内容给传了开来,很多百姓都觉得非常新奇,以前不识字不让孩子上学都是没有钱的原因,现在教大众识字还不要钱,由县令督办的东西,这可是好东西啊!

    很多人知道了这样的事情都是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还有不少壮丁直接就来县衙报名要帮着免费搭建课堂,还高兴地问:“大老爷,我让我家小孩来这里上课行不?”

    苏致远哈哈大笑:“没问题,谁来都行,百姓们都认识字了那就好了,往后也不会有目不识丁这么一说,我不仅让人教你们识字,还要教你们更多的学问,到时候人人都能做生意,人人都能开商铺。”

    村民们听得热血,有的甚至当街给苏致远跪下来磕头,苏致远赶紧去搀扶,若是放到现代,又是一则大新闻。

    靠着县令的那点俸禄可干不了什么事情,苏致远坐生意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花无裳正在监督着几个商铺的装修,苏致远打算要开服装店和酒楼的事情又是不小的支出,现在转眼一个月快过去了,银子花了不少,总得学会未雨绸缪才行。

    没多长时间的功夫,自愿过来当劳力去三岔口搭建学堂的人已经有好几十个了,已经足够了。

    三岔口没什么人就是一个城边的交通要道,这里的面积很宽阔,很多村庄的人都要从这里经过,所以把学堂放置在这里。

    苏致远出钱买石材还有木材运到这里,那些百姓们很多都是有技术的人,“叮叮当当”的开干了起来,热火朝天,又是打地基又是打桩子的,忙得不亦乐乎。

    看着这里建成了学堂,周围的地皮日后一定要涨价,苏致远打算先买下来,对了,以后纸张也会随着周围百姓识字越多卖的越多而涨价,自己应该再开个纸厂。

    苏致远本来还想着搞点绿化的,可是一看到除了这小县城这点地方之外,到处都是绿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作为衙役本来是在衙门当差的,结果让苏致远使唤的像是个小二一样,饶是足足有好几个人,也忙不过来。

    买木板,找人定做粉笔,到布行找染料,要不是苏致远这个身份,可能办这些事情都很麻烦,不单是钱的问题。

    忙了半天好不容易歇息一下,看到小菊在边上,才想起来要问问陆无双的事情。

    “路无双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小菊想起来陆无双那天和苏致远的样子,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显然她也很好奇。

    “没啊,无双姐什么都没说。”

    “你说这陆无双长着这么好看,那个什么公子难道是个太监吗,为什么对她不动心?这陆无双半夜喝多了把我当成那个公子发泄,害得我没睡好,还被打了一巴掌。”

    小菊踮着脚尖坐地上摇晃着身体:“其实,范公子对无双姐应该是有感情的,只是范公子现在是王府的食客,他总是想要建立一番事业,才迟迟不肯和无双姐成亲,无双姐痴情与他才会如此帮助他,其实,无双姐也是可怜的。”

    “都是王府的食客了,还想建立什么事业,成了亲难道不能吗?”

    “他和无双姐吵过很多次了,总说他的志向别人不懂,现在想想,最苦的就是无双姐。”

    苏致远心里暗想,难道这个范公子就是陆无双的幕后人?怪不得小菊说辅佐他,看来应该是这没得跑了,不过他是王府的食客,却不知道像他那样才俊之人为何不自己考取功名,非要建功立业,难道要自己当皇帝不成?

    照陆无双开始的语气,自己就是一个棋子,难不成这个姓范的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控制朝廷官员,自己搞钱搞粮搞人,然后造反?

    苏致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这可是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很多东西都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根本不会被后人所知,能被知道的历史都是极其小的一部分,都说这个时代没有盐,没有小麦,可是苏致远过来发现根本不是那个样子,难道自己来的不是真正的唐朝?

    苏致远不再想这些东西,如今这里还是太平盛世,李隆基登基也没多少年,自己起码还有太平的日子能过,若是等到李隆基开始人用李林甫杨国忠等人的时候,只怕天下大乱也不远了,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还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杨玉环在我身边,不会把杨国忠召来吧,会不会是同名呢?

    想的想的就发起了呆,就连小菊叫自己都没听清,苏致远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多了一个人,没错,就是陆无双。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