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奇幻异典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被苏致远暴揍的贺县丞和主簿王常气呼呼的回到了家里,心里这难受的气怎么也下不去,没想到苏致远这个年轻的毛头小子县令,一点风度都没有,居然在公堂上抄起袖子就动手打人,虽然他们是两个人可是也没占到便宜,苏致远毫无顾忌的踹裆,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太过分了,这小兔崽子居然一点不敬重长辈,当初万县令在的时候可不敢如此对你们等人,更何况是动手。”贺新气愤难平,一口茶水接一口的喝,想要把自己心里的火浇灭。

    但是主簿王常就显得冷静多了,有点疑惑的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像他这么年轻根本一点官场的经验都没有,初到这里,应该虚心向我等请教如何打理县衙事物,可是他居然没有这么做,最开始的那几天,连官册都不看,我们还以为他要当个甩手县令,安心的过好日子,没想到啊。”

    “没想到人家就是根本没把我们这帮老家伙放在眼里是不?呵呵,今天他动了手,我们要不反击,他一定以为我们是软柿子,我敢说,如果我们就这样忍气吞声,很快,他就要查后面税银的事情,到时候就有点麻烦了。”贺新说完喝着茶水,皱了皱眉头,感觉有点不对,“噗”的一下把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上面还有着点点的红丝,仔细摸了摸牙,被打的活动了。

    “把我的牙都打松了,玛德,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王常苦笑了一下:“牙齿松了还没什么,我下面现在还疼呢,晚上找婆娘试一下,还能不能用,不过话说回来,税银的事情确实麻烦,我们那个时候不该透露上面的事的。”

    贺新不以为然:“这税银的事情哪里都有,本来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巡抚大人都不会查账,只是过一下场面,如果他非要反其道而行,那他是和大人作对,和整个官场作对,到时候死的就是他了,大人不会让他这么任性的。”

    王常摇了摇头:“如今新皇登基没几年,不管什么查的都很严,如果这样的事情闹大了,别说我们,就是上面都有砍头的危险,你觉得我们能指望上面的人来帮我们?毕竟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摆到明面上的事情,税银这样的大蛋糕,谁不想咬一口?我们因为这么点事情,就请上面的大人出面,这就相当于把事情放到了明面上,大人不杀了我们才怪,到时候还用他苏致远动手吗?”

    贺新一拍桌子,怒气又上来了,吹胡子瞪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小子明摆着要搞我们,还不能请动上面,那我们怎么办?”

    王常阴阴的一笑:“上面的不能明着动手,还不能暗着吗?只是还没必要让上面的人知道,但这临安对于我们有地利的优势,我们就先给他制造点麻烦,让他意识到临安这一亩三分地上没有我们他苏致远什么都不是,我让他无暇顾及这税银的事情,然后让他当不成这个县令,就可以了。”

    贺新一想到了自己多年在临安各个镇子上村里大大小小的人脉,也跟着变得笑逐颜开起来,仿佛对苏致远查税银的事情不在担心起来。

    ......

    “少爷,你怎么还在公堂上都动起手来了,那两个老家伙没把你打伤吧?”红杉帮苏致远把衣服脱下,上面其实没什么伤,因为穿得厚,就算是打了几拳,也看不出来,力道被衣服化解了,不过苏致远很享受被人关怀的这个过程,红杉虽然是从梨园买来的女子,可是确实是照顾人的一把好手,让苏致远越来越沉迷在被人照顾的生活之中。

    身上有一点酸疼,不过苏致远这个贱人表现出来的就很装了,好像受了几级伤残一样,又是皱眉头,又是时不时的“啊”的一声,表现着自己伤者的身份,忙的红杉又是揉胳膊又是揉腿的,其实苏致远内心爽翻了,平时他没好意思这样,毕竟这样显得太“奢侈”,太老爷范了点。

    其余几个女人都是人精,早就看出来苏致远痛并快乐着的矛盾表情,脸上都是忍俊不禁,只有红杉忙着伺候苏致远。

    “当了县令一点县令的样子也没有,有失风度!”花无裳看着红杉在一边非要给苏致远擦伤药,忍不住就笑起来了。

    “看来哥哥以后要多这样才行,不然都不好意思让红杉姐给你按了。”杨玉环也是贼精,笑着调笑道。

    红杉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少爷想要红杉过来伺候,红杉随时都在。”

    小菊在一边看着苏致远不屑一顾的表情。

    听了这话,苏致远就是伤的再重也不好意思让红杉继续帮他揉“伤口”了,故作姿态的咳嗽了两声。

    “其实我苏某人是什么人各位还不知道吗?今天那两个人贪墨税银还敢如此嚣张,我就是看不过去,这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动手,俗话说得好,拳头是最直接打击对方嚣张气焰的办法,所以我才这样的,其实我一直是个讲道理的人。”

    “可是你身为县令打了他们两个,不怕在这县衙里以后没人帮你吗?”花无裳毕竟考虑的全面,一下就看到了问题的所在。

    苏致远哈哈一笑:“我就是要把他们都搞倒,让你们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不然你们以为呢?”

    说完了那暧昧的眼神看的众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都散去了。

    最后只留下花无裳在这里,不过苏致远的眼神却恢复了清明,没有了刚才色色的样子。

    “你真的想让我在官场帮你?”花无裳的无比认真的问道。

    苏致远直视着她的双眸道:“不错!”

    “可是,我没当过官啊。”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

    第二天风平浪静,县丞等人都没来县衙上班,苏致远也乐得清闲,他知道这几个人一定有后手,至于这几个人背后的大人才是最重要的,不过他已经拜托小菊去已经离开的万县令那里调查去了。

    失去的税银到了哪里,苏致远内心是有一个答案的,他也知道有的东西不能太过认真,上面随便一个比他高级的官都能打压他,而且现在常威好像已经被调离了杭州,升官去别的地方去了,现在能帮他自己的只有他自己,一定要谨慎点。

    其实苏致远是最不怕别人来暗的,因为他有手枪,就怕别人来明的,好歹他有理,来明的也没法来。

    没几天的时间,苏致远就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官员,因为数量足够多的村民围满了县衙,都说是报官,衙役根本忙不过来,大有县衙出事的情况。

    苏致远越众而出的时候,外面嘈杂的人声才小了下来,事情比他想的麻烦,没想到这县丞几个人还懂得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

    “众位乡里乡亲,你们有什么事情?”苏致远的声音很稳,稳得就像是广播,没有杂质,以他为中心辐射出去,周围全部的安静了下来。

    有的村民就率先出声道:“大人,我们要报案!”

    然后几个人就跟着一起叫了起来都是要“报案”。苏致远看了看现场,除了脸上写满了无事生非的这帮人以外,县丞,主簿还有县尉一个人都没在。

    这帮人里面像乡贤一个没有,苏致远曾经去好多个村里视察过,这里的人很混杂,哪个村的都有,齐了。

    苏致远转身道:“都进来,你们的案子我一个个处理。”

    外面的这帮人全都愣住了,这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打算审理案件?

    其实他们哪里有什么案子?都是在县丞等人的授意下给苏致远找点事情做,让他无法正常的工作而已,没想到苏致远居然就吃这一套了,和他们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

    外面的人愣是没一个人跟着进公堂里,苏致远站在公堂里面,笑道:“怎么,你们不是报案吗?怎么不进来?”

    “既然没人第一个,那你们去把刚才叫的最凶的那个人带进来。”

    衙役只好把刚才第一个村民给拉了进去,其实说是拉,不如说是架了进去,此时虽是青天白日,可是衙门的两个虎口看起来却有点渗人。

    苏致远把这当升堂一样,慢慢的走到中央的升堂之处坐下,看到外面的人,当下吩咐了一句:“他们谁也不许离开!全都请进来!”

    张一飞也换上了捕头的衣服,女扮男装也是威风凛凛,带着衙门的人把这帮叫嚣的人全部堆在了大堂之上,谁也不知道苏致远到底要干什么?

    “说,你有何案可报?”

    这个村民急的脑子发热,什么也想不出来,只是他平日里想巴结县丞等人都很难,这次不过是看着人多,想让县丞等人承他一个人情,没想到他当了出头鸟。

    “草民我,恩,我......”

    “你是不是一激动往自己想说什么?”

    “是,是!”

    “你是不是还想说自己丢了东西?”

    “嗯,对,对!”

    “那你丢了什么?”

    “一,一只母鸡!”

    “哦?你叫什么?”

    “草民,刘易。”

    “你家在哪里?”

    “我家在吕河村。”

    底下的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在审理案子吗?这都问的什么问题?看来这个书生县令果然没有什么本事。

    慢慢的都放下心来!

    “你成亲了没有?”(问话依旧继续)

    “小的没有。”

    “你家里养了牛没有?”

    “嗯,没有!”

    苏致远问的问题乱七八糟,简直像是刨根问题的瞎问,那个村民有的时候反应不过来,还得想想。

    “你家里几口人?”

    “家中剩一老母。”

    “你今年多大了?”

    “小的今年三十二了。”

    “你家里的母鸡多大了?”

    “额......”

    “你家的母鸡养了多长时间?有没有下过小鸡?一天下几个蛋?蛋是什么颜色?母鸡平日吃什么?胃口好不好?”

    一脸数个问题别说那个村民了,底下的人都懵了。

    “啪!”一声惊堂木,苏致远笑嘻嘻的表情,立马变成黑脸,大喝:“你根本就没有养过鸡,你一个游手好闲之辈,不好好在家里孝敬老母,用一只鸡的谎话来骗本官,扰乱公堂,你该当何罪?”

    这个村民根本来不及回话,就说了一个那个鸡生的蛋是粉色,话都没说完,苏致远一句:“上刑具!大刑伺候!”他吓得整个人都软了。

    其他人看着完全被苏致远用常识打败的刘易,居然还上了刑具,一个个噤若寒蝉,呆若木鸡,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怕被苏致远看到成为接下来的这一个人。

    刘易的眼泪都留下来了,夹指棍让他发出了惨叫,苏致远依旧笑嘻嘻的样子,就像猎人一样看着下面的小鸡们。

    “好了,把刑具下了,拉到一边,来,下一个!”

    看到没人应声,苏致远看起来就有点不开心:“来,有请下一个报官人!”

    依旧没人应声!

    “我给你们一点时间,你们自己选一个报案的人出来,别浪费本官的时间,要知道欺骗朝廷命官可是大罪,那会你们都说了有案子,总不会想说现在没事了吧?”

    苏致远:“我数十下,你们选人出来,不然我就要自己选人了。”

    底下的安静瞬间骚动起来,你推我让,互相看,都想把其他人推出来,剩下的人往一起挤。

    “十,九,八,七,......一!”

    底下人都没反应过来,突然不知道谁踹了一个小胡子青年一脚,他从人群里跌落出来,衙役赶紧把他架到苏致远前方。

    “大人,我想说一件事行吗?”

    “什么事?不是报案吗?”

    “不是报案,小的是受贺新县丞的鼓捣,才来这里报案的,其实根本没什么案子。”

    “你是说县丞鼓捣你来这里给我找事情做?其实你没有案子是吧?”

    “是的,大人,小的句句属实!”胡子青年一看苏致远明白了这个事情,高兴的磕头如捣蒜,还不断的说“对不起大人,小的该死”这句话。

    “据我所知县丞,主簿还有县尉都是为民的好官啊,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本官?”苏致远的脸色又黑了下来,吓得小胡子青年脸色涨得通红,眼泪都下来了,因为脸上有灰,所以眼泪的痕迹很明显。

    “大人,小的不敢糊弄大人,小的错了,贺新他们几个说只要能弄得大人不能正常升堂处理县衙事物就给我们一笔钱,小的鬼迷了心窍,这才做出这样的错事,求大人绕过小的一命啊!求大人了!”

    “哦~~~~”

    苏致远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结果其他的人一个个的也都跟着出来跪在地上说是那贺新等人指使的,他们收了诱导而已,磕头如捣蒜,把事情全推到了县丞几个人身上。

    慢慢的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人,苏致远慢声道:“据我所知,贺新,王常等人可都是好官啊,为何能做出如此之事呢?”

    “贺新他们是个屁的好官,都是王八蛋。”

    “王常上次去妓院还是我给掏的银子。”

    “上次他们在我家酒楼吃的饭还没给钱呢!”

    “贺新前天还在我家拿了两只鸡。”

    ......

    一条条的指责,一条条的罪状全部指向了贺新,王常,赵县尉三人,倒戈之声一片。

    苏致远又吩咐下面的人取来了纸笔,又拿来了按红手印的染料,又一拍惊堂木,下面混乱的声音才静了下来。

    “既然你们都是被此等奸贼所蛊惑,本官饶过尔等,可是正如你们所说,像贺新等人都是大奸大恶之人,那本官身为青天大老爷,自然是要为民除害的,你们把他们的罪状都写到纸上,按上手印,我看过了就能回去了。”

    这句话如蒙大赦,众人纷纷争抢要写罪状,苏致远坐到一边喝茶,看他升堂的花无裳偷偷举起了大拇指,因为苏致远对她说过这是称赞人的肢体语言。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