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官威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九十九章 官威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奇幻异典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相师[重生]     都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朝天子一朝臣,苏致远身边也有一帮跟在边上办事的县丞,县尉,主簿等人。

    不同的是,他们都是老人了,其实县尉的年龄也不大,只是论起做官的年龄确实算得上是老人了。

    苏致远年龄小,但身上一点没有书卷气,也没有书生的架子,不想别的官员在县衙办理公务,而是出去到处跑,总感觉不像是一个县令应该做的事情。

    主簿还有县尉县丞都是年龄大的老人了,虽然苏致远是县令官大一级,可是在他们面前,有的时候他们依旧是老气横秋的样子,这弄得苏致远很不爽,苏致远决定施展一下自己的官威,让人知道自己的霸气。

    县里的事情很杂,乱七八糟的鸡毛事也很多,有一些压根都不值得升堂的事情也很多,反正县里发生的事情都是苏致远管,其实对于上面来说最重要的是收税,每隔一段时间,巡抚会来视察工作情况,要好吃好喝的招待就没问题。

    一般来说像征兵这样的事情上面有的时候也会有人派来通知,维护治安的就只是县衙的衙役了,其实县尉手底下还有一帮专门维护治安的人,只不过他们不呆在衙门里,如果人手不够用的时候,也会把狱吏抽调出来。

    到了收税的时候,不管是干什么的,都能收税,而且官文册里都有详细的记载。

    可是作为县令是有账本的,再说了收税也不是县令像个收水费的一样挨家挨户的就收啊,都是底下的人去收的,苏致远可以说只要他愿意,就能过得很舒服,啥事不用干。

    但是苏致远是个什么人,是个从未来到大唐喜欢折腾的人。

    其实内心深处苏致远并不是一个多么清正廉洁的人,但是收上来的赋税有问题,底下的人背着他搞虚头巴脑的东西,他很是受不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底下的人没把他这个县令放在眼里。

    当官的谁不想办法弄点钱,就算是衙役那也一样过得悠哉得多,本来苏致远还想着底下的人拿了好处会故意跑过来孝敬他,没想到,他们既在外面吃独食,还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赋税账本上整整少了几百两银子,可是苏致远身为县令却没有见到一两。

    花无裳是他的账房先生,可是银子她查过之后就放到库房里了,而库房的钥匙是县丞在管,从苏致远来了之后,他也从来没想他提起过这个事情。

    这个临安的县丞算是县衙的二把手,不过他的宅子苏致远进去过,可以说若是临安县衙算是第一的话,他就是第二,这还只是宅子,没算到其他的东西。

    一个个小小的县城里面还有这么多水,而且还不知道有多深,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什么,可能是静观其变罢了。

    苏致远从杭州来,并不远,打听他的消息其实也不难,苏致远很容易被摸得一清二楚,反倒是这帮底下的人在想什么他并不清楚。

    最开始的挖路工程已经进行的差不多,最开始的村子早已完工,不过鼓励开澡堂的事情却没有成效。

    躺在自己弄得浴盆里,红杉隔着外面的竹管加着热水,苏致远很是惬意,心里想着外界对衙门的看法都是很不好的看法,有理无钱莫进来什么的,但是他应该改变这个风气,树立一个新的青天衙门的形象,底下的人办事其实分散架空了他不少的权利,贪污银子的事情也是没少干,想必身上都有不少的污点,看来自己应该调查一下,反正这帮人没法跟自己走下去,如果苏致远想要把这个县令坐实,全部握在自己手里,那么一定得是一帮和自己一个心的人。

    想了半天苏致远觉得自己应该单刀直入,其实也是他庸人自扰了,毕竟他本身官最大,明面上谁敢反着他,再说了他身边也有这么一帮人,虽然都是女人,可是能打的也有,有才的也有,他何愁没法搅乱这帮人呢?

    明天就把那些权力全部拿回来!!!

    ......

    “县丞,把县银库的钥匙给我,赋税的账本全都给我。”

    县丞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弄的楞了一下。

    “大人,你怎么突然要这个,我没带在身上啊。”

    “哦?那就立马回去拿,从今天起,县银库的钥匙我自己保管。”

    “是,大人!”

    ......

    “县尉,我要大牢里面的犯人的花名册,以前都有什么案子,把卷宗拿过来让我看一下,冤假错案不能放过。”

    县尉不知道为什么苏致远突然要看这些,但是那个不容置疑,不容反抗的语气让他只能答应下来,去照做了。

    继续把那些衙役唤了过来,对小菊道:“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听她的话,她现在就是这里的捕快。”

    衙役都是一脸懵逼,小菊也是一脸懵逼。

    “为什么让我当捕快啊?我不干,我得跟在你身边。”小菊狠狠的盯着他,以为苏致远在耍花招转移她的视线。

    “谁规定你当了捕快就不能跟在我身边了,你不仅可以跟在我身边,我让你也体验一下当官的感觉,怎么样?难道不好吗?”

    小菊这么一想,反而觉得挺不错的,反正以前没有当过捕快,既然不影响她现在做的事情,说不定以后还能升到更高的职位,什么带刀侍卫的,那就更好了,就算是无双姐见了,恐怕也高兴得不得了。

    “你说你这么喜欢跟着我,你是不是喜欢我?这么喜欢看着我,我就让你看到死,行不行?”

    小菊冷哼了一声:“你把我变成捕快,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吗?你放心,上面让我来帮你,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以前的卷宗拿来了,库房的钥匙他也直接转身给了花无裳保管。

    “这库房的钥匙给账房先生保管是不是有点不大合适啊?”

    苏致远一拍桌子:“本官怎么做事还要你来教我吗?”

    县丞的嘴一阵哆嗦:“不敢。”低下去的脸色铁青。

    “你们都各自去忙吧,我有事会叫你们的。”

    驱散了这一帮人,查查过往的案子卷宗还有库房里以往收税的账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苏致远花无裳等人一直忙着看,足足好几天没有出县衙大门,连饭都是红杉每次做好端过来的。

    赋税这个东西其实就是在交给上面的税银里拿出一些自己花,账本有一些假账,只要算一下临安的商铺和农田数量,这笔账的很多地方就自己露出了马脚,前提是要对临安这里的环境熟悉,所以苏致远一个人忙不过来,还要一个账房先生帮自己。

    赋税不用说了,查到一半的时候就知道有问题了,谁知道临安发生的这些案子有没有被冤枉的呢?若是过去很久无迹可寻就算了,可是闲暇之时,苏致远去大牢里转过,居然关了不少人,虽然没有人喊冤枉,可是他总感觉里面有猫腻。

    ......

    县尉县丞主簿三人此时正在外面酒楼的包间里静坐,这是他们常在这里聚会的一个点,今天苏致远把他们的手头上的东西收了不少去了,他们心里有点慌,可是多年在这临安横行霸道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个新来的县令奈何不了他们。

    当初那个老县令在的时候,他们就各种收黑钱,老县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撤了他们,没人干活,那临安就会乱成一团,何况县牢狱里的人,衙役,各个地方的乡贤,都是他们提拔的人,要么也是和他们有关系的人,若是县令查他们事,那他们就找人暗地里给县令下绊子,有的还去城里知府大那里状告县令,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得不说官场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学问场,压不住部下的官有的是,更何况还有压不住臣子的皇帝,想来县令也不过是个缩影,这也正常。

    可是官威这样的东西,却是从小官的时候就得培养的,没有官威压不住人,如果到了大官的地位没什么官威,只能变成被人摆布的木偶。

    苏致远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要练自己的官威,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装x。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