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搅局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六十三章 搅局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农家乐女配不掺和(快穿)奇幻异典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当初和众多人交易的那些个替罪羊诸如魏哥这样的,该躲都躲起来了,他们也知道这样的时候不宜露头。

    陆长风春风得意的去了无裳阁,这些日子以来他总是辗转流连于各个青楼,以前在北方大漠的时候,从没见过这样水灵的江南女子,关键是边塞地带也没有青楼,虽然北方诸城也有青楼,可是因为官府的原因,他们也不冒险去城中。

    一来二去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的调调,就连自己才纳来的小妾也没有丝毫的顾忌,我行我素。

    那些被坑了的商户聚在一起想办法,如果不能报了这个仇,他们不会罢休。

    此时他们聚在城边的一处杂货铺里,这里是他们的朋友所开,这个地理位置幽静,很适合谈事。

    “老李,要不我们找人把前几天为陆长风办事的人抓回来?”

    愁眉苦脸的一个汉子坐在马扎上,不住地用手揉自己的额头。

    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老者,靠在后边的柜台边上,听了这个话,摇了摇头:“我们又不是官府,凭什么抓人?”

    一旁年纪小的小伙子就坐不住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的家底都让人拿走了,还谈什么心慈手软,我看他们就是看我们好欺负,东西的契约上作假,银票转身被偷,最可气的是还有跟着光天化日之下抢银票的,这本身就没有王法,现在不需要证据都能说明那个陆长风在后面搞鬼,难道我们辛苦一辈子,最后坐以待毙?”

    其他的年龄大点的人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是无奈。

    “这十里八乡的村子进来开铺子的不是一两个,这次被坑的也不是一两个,隔壁村的老张目不识丁,请来一个书生做见证,写契约卖掉自己的铺子,结果呢?签了字,就把铺子白送了,后来书生也找不到,去衙门也没法管,老张吊死在了外面的歪脖子树上。”

    年轻的小伙越说众人内心被刺激的火越大,不过也是说到了心头上,谁让这事情做的太明显了,走不了官府,但是这么欺负人,他们不答应,而且要拼命。

    “小李,你的意思是什么?”老者问道。

    年轻小伙看到老者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说的功夫没有白费,当下就说出来两个行之有效的方案。

    “第一点,我们派人把之前交易的那些人都找出来,抓起来,让他们签字画押指认陆长风,第二点就是我们设下一个诱饵,再次骗对面上当,如果成了,那一切就万事大吉。”

    老者和众人听了点点头,决定先从第一个来。

    这个时候一个带着布帽的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瞬间狭小的杂货铺,基本没有了位置,几个坐在马扎上的人显得有些拥挤不堪。

    杂货铺的主人就想着今天不要做生意了,打算说话让中年人出去。

    众人之中的那个老者是主心骨,他直接就说话了。

    “小李,你起身一下,给这位壮士让一下路。”

    小李其实刚开始把身子侧开了,只是中年人看了一下这狭小的空间,只怕一脚下去,能踩到三个人,所以他没过去。

    小李起身让开了,中年人才挤到柜台前,只是身上一股风尘的味道,额,说起来就是土味。

    “有没有香,还有艾草?”

    店主说有,然后翻身找了起来,杂货铺东西很乱,稍微常用的东西放在显眼的位置,其他都放的不太好拿。

    艾草是风干了的,不过有的江湖人士习惯拿这个东西来祭奠失去的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寓意。

    人们也不喜欢刨根问题,毕竟祭奠亡者用什么方式祭奠的都有,拿的东西也各不相同,没有追究的必要。

    显然艾草并不好拿,等了一下,拿出来才一把的量。

    中年男子数了数自己身上的铜板,放在了柜台上,拿着艾草和香离去了。

    这是一个插曲,众人看到那个中年人带着一把刀,应该是个刀客,拿着香,应该是去祭奠某人。

    众人散去抓人去了,那个中年人果然买了这些东西之后,还去酒馆打了一壶酒,不过都是劣质的低价酒,一路朝着城外走去。

    此时的苏致远在西湖边上钓鱼,因为天气清凉的原因,西湖边上的人也不多。

    静静的湖水没有涟漪,除非有风或者异物落入水中,从水面上往下看,幽深无比,苏致远犹如一个石头一样静静的坐在一边,拿着竿子,一动不动,看似非常专注。

    周围显有路过的人,因为看到别人钓鱼都会下意识的离开,怕打扰了。

    钓鱼的人最怕被人走进惊走鱼儿,这是都知道的,而且钓鱼钓的就是心情。

    但是小孩子可不在乎这个,贪玩的尤其多,看到什么都想摸一下碰一下,苏致远本来表情可能看上去就像是憋了屎得,加上有一些孩子被带了出来,所以苏致远孤零零的一个在湖边钓鱼的人反而成了焦点。

    苏致远虽然老僧入定,可是能看到水下有小水泡慢慢浮起来,还有一个两个的水花出现,水面下一晃而过的影子也说明了这个地下鱼不少。

    苏致远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还有前几天在路府看到的那帮人,甚至自己最后差点被路员外手下抓到,内心不禁长出一口气。

    路府有好几匹骏马,闯到了书房之后,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什么机关,想要找到这个人的把柄确实不容易。

    小孩子嬉笑的接近了,苏致远眉头微微一皱,他不喜欢思考的时候被打扰,但是没想到自己都钓鱼了还是不能清净。

    古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是没有鱼钩,可是到了跟前,才发现苏致远钓鱼是没有绳的,更别说钩了,完全就只是有一个竿子,光杆!

    小孩子看到了都很奇怪的笑了,后边跟随的大人跟着也过来了。

    真烦,眼不见为净,苏致远只好闭上眼。

    “父亲,你看这个钓鱼者好生奇怪,钓鱼居然没有鱼钩,连绳线都没有。”

    “现在的奇人确实很多,不过有点效仿姜太公的意思了,未免有些.......呵呵!”

    这句话显然不是对小孩子说的,而是对另一个随行的大人说的。

    “可不是,也不知道是真的有才学还是沽名钓誉。”

    苏致远心想,我就是沽名钓誉,我也得先有名才行啊,没有说啥?再说我不过是找个方式思考人生感悟哲理,你们还想到了姜太公,是不是想多了?还呵呵,呵呵你妹啊!

    好在这几个人并没有逗留,而是离去了,苏致远才觉得清净了很多。

    扰人心静,徒生烦恼。

    扰人?!

    苏致远灵光一闪,是啊,我为什么不把这样的浑水搅起来呢?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