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夜探马匪窝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五十八章 夜探马匪窝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农家乐女配不掺和(快穿)奇幻异典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苏致远算是半个练家子,但是这个事情谁也不知道,即使到了这里来说也没人知道,倒不是刻意的隐瞒,只是他懒得说。

    把那两个骚包的绑匪捆道了后面的草棚,足足捆了四五圈,别说是跑了,不被勒死就算是好的了。

    苏致远的那点练家子可能放在现代还厉害的很,可是放到这个靠功夫吃饭的年代,那点翻墙上房顶的本领却不值得一提。

    安抚着家里的女人睡下之后,苏致远按照魏哥说的地址,来到了路员外的屋外。

    如果是一个正经的豪门大户,苏致远不会来,可是能来也是因为他们的欺骗。

    对于这类行事既嚣张又跋扈的人,如果不能想办法制裁一下,他可能睡不着,不是单纯的正义感,因为这个刺都刺到他自己身上来了。

    路员外说的好听点是员外,其实不过是马匪,昔日伙同诸位兄弟洗劫了无数的商贾人家,这才积攒下了足够的钱财,如今都换了身份到了这杭州地带,摇身一变成了正经的生意人

    。

    苏致远过来的时候,路员外人家也早就熄了灯火,不过虽然是才来这里不久,可是却在这里置办下了不小的家业,从外面这个大院豪宅就能看出来。

    三米高的院墙对他来说并不算多高,苏致远也没有直接就翻上去,而是投石问路,等到里面没有声息出现的时候,才蒙了面,借着月光翻身上了院墙。

    院墙里不少野草,看来还没有清理,地下走廊都是漆黑一片,静悄悄的,苏致远没有贸然直接跳下去,而是靠在墙壁的侧面迅速的看了一下路员外的豪宅布局,心理大概盘算了一下,这才悄悄的摸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落到了一个院子里。

    之前的投石问路证明了这里的人都睡着了,同时也证明了这家人没有养狗,苏致远也没有放下戒心,抱着能发现点什么就发现点什么的想法,半夜在路员外的各个屋子外,都晃悠了一下。

    这样的晃悠并不是没有用的,起码苏致远知道了厨房在哪里,厕所在哪里。

    忙到这里的时候也刚好饿了,苏致远摸到了厨房,找到了几块糕点,左右使劲闻了闻,感觉没什么问题,就吃了几块,感觉还不错的样子。

    嗯,下次回去一定要去买点,喝茶的时候糕点和说书更配了。

    吃饱喝足了,苏致远把东西都摆好放成了原样,关上了厨房的门。

    其实苏致远本想做点事情警告一下这个路员外的,可是那样就打草惊蛇了,而且这样基本也把自己给暴露了,毕竟他们得罪的人就那么几个,没成功的可能没几个,而自己是最后那一个可能就呼之欲出了。

    毕竟是来这里了解情况的,今天算是踩点,除了厨房还有厕所都知道了地方,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起码这里的布局自己也知道了,所以苏致远还是比较满意自己的行动结果的。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有点不好的原因,苏致远在假山边上的鱼池恶作剧的尿了一泡尿,刚好就让晚上来上厕所出来的人看见了。

    其实本来也注意不到的,但是谁让苏致远调皮呢,非要往鱼池尿,还故意尿出声音来,这要再不知道这里有人就是睁眼瞎了,所以打着灯笼的下人果断就过来了。

    “谁啊,谁在那里?”

    本来苏致远吓的尿一紧,差点转身跑,不过想起自己上次讲恐怖故事的情景的事情,又恶作剧的阴声笑道:“我是子时三刻的淹死鬼,今天是我的头七,我来看看我生前住过的地方,哈,哈,哈,哈!”

    子时三刻,淹死鬼,头七,还魂,刚才的水声,都让这个下人吓得一大跳,再不敢往前走一步,就有了后退的意思。

    “我生前的荣华富贵啊,怎么,这就换了主人了吗?来,过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娘亲救我啊!”

    这个下人被吓得跑了,但是听声音像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十多岁的小孩子,不得不说苏致远可能玩笑开过了点。

    穿好裤子,苏致远拍了拍屁股,翻身离开了路府。

    路员外家里什么情况其实打听下就清楚了,每日也有人往路府里面送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无论是家里的成员还是会来往的人,都能了解。

    苏致远并没有释放那两个说只是偷东西发誓没心伤害任何人的骚包两兄弟,而是把他们暂时捆了起来。

    这两个人如果不回去复命,显然一样会穿帮,如何能稳住路员外,苏致远也算是绞尽脑汁。

    好在最后有一个比较适合的方法,那就是留一个人,放回去一个人复命,为了能让他们两个听自己的话,苏致远还特意杀鸡儆猴了一把,做了一把假药,给两个人强行服下,说必须按照自己的方法行事,这样就有解药,不然就会死。

    为了强化效果,苏致远还特意把已经吃了毒药的小鸡仔又喂了一把假药,果然不一会,小鸡仔撑死了。

    看到小鸡仔死了,魏哥和他的小弟心里凉了一半,但是为了苟活只能听苏致远的命令,让往东就不能往西。

    魏哥的小弟一直是一个累赘的样子,所以被放回去的是魏哥,第三天中午的时候,他才回去复命,虽然没有银票,但是也有理由说得过去。

    路员外把他埋怨了一番,不过却也没有在意,因为这段时间坑来的东西不少,如果不是这些人原因为他卖命,他也没这么轻松。

    马匪不一定长得有多凶悍,有的说不定看起来人畜无害文质彬彬,但是五脏六腑都早已烂透了。

    路员外就是这样的人,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的马匪兄弟,如果不是官府在漠北大力追捕他们死了不少人,他们也不会想着跑到这江南之地换个身份生活。

    不过过来之后的生活倒是让这帮人过得相当好,魏哥其实也不是马匪出身,而且他也不知道路员外的前身是马匪,只知道他不是好人,背后有一堆兄弟,相当凶狠不好惹。

    魏哥和他的小弟其实都是算是江湖最底层跑生活的人,之所以能和这帮人联系上,还搭上了这样的营生,一切都算是巧合吧,毕竟承诺的薪银高,生活会好很多,总比在江湖跑腿奔波挣得多多了。

    以前穷的讨不起老婆,魏哥带着和他混的小弟过得日子也不咋地,不过跟着路员外做了几单买卖之后,拿了不少的银子。

    现在的魏哥也是妓院的常客了,怀里的丝巾就是他经常光顾的一个窑姐的丝巾,去的多了,竟然也有了感情,魏哥打算过段时间帮女人赎身,至于以后的生活他还没来的及多想,就在苏致远这一单子上栽了跟头。

    苏致远日常在茶馆扯犊子,聊闲话,也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扯到这北方蛮族的身上了,这茶馆里就炸开了窝,辩论赛就开始了。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