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钱不好拿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五十六章 钱不好拿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奇幻异典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商盟带来的消息就是长安三生六部的户部所发的一道政令,不过这道政令说的是减免西域出行的商人的赋税,这对这些远行商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而江浙一带的经济发达,如果能把这边的产品卖到西域或者海外,那对这里的经济发展简直好处不要太大了。

    不少商户虽然都是中小型的,但是在北方不少大户转移的情况下生意都说到了不小的影响,而这一道户部的政令出现,给了不少人希望。

    其实唐玄宗批准这个政令全都是因为户部尚书的一句话,那句话的大概意思是扬我大唐国威,把我们的东西卖过去间接的宣传我们大唐的影响力。

    无论那一任皇帝都喜欢这样的做法,有种好大喜功的意思,作为一个天朝大国的领导者,唐玄宗当然也不例外,立刻就准了这道政令。

    除了之前西域和中亚都有客商往来,大唐的商人也是有相当多的人远行经商,据说带回来不少稀奇的玩意,价格都不菲。

    苏致远没打算远行经商,因为他知道安全没保障,大唐境内到还是好很多,但是一旦离开了管道,那麻烦就出现了。

    便衣的马匪不少是外族人,更多都住在边境或者山区,即便是大唐之外到处都有劫匪,如果一次经商下来碰到的劫匪太多,别说挣钱,也许连命都要丢了。

    生意如今不大好做,考功名也是极为费劲,苏致远看着外面忙忙碌碌的人,不禁感到了一丝的迷茫。

    自己在“温室大棚”里种的马铃薯藤已经活了,苏致远去了城外的村子,找到了自己的老汉租客,把种植马铃薯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汉从来没听说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不过“地主”都说话了,他也没反驳,而是把租粮降了一些接了这个活。

    推广粮食的改革不是苏致远这个从未来的小子说说就可以的,如果没有官府的介入,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掀起风浪的,民以食为天,没人会拿这个开玩笑。

    不过唐朝的纺织技术和瓷器技术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冶金打铁发展的也很快,全是劳动人民的智慧,所以苏致远并没有觉得这个时代就不如未来,这只是一个历史的过程而已。

    像以往一样,苏致远也会到茶馆里讲故事,这里是既有文人,也有江湖客,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他自己的虚荣心,让他大大独领风骚了一段时间。

    其实苏致远也不是要靠这个挣钱,只是说过两次之后,有人经常跟着听,渐渐的人就多了起来,不少人都有打赏的习惯,这一次次下来,居然还赚了不少钱,不得不说说书是一个不错的工作。

    这天下来,苏致远继续讲自己看过的一些墓葬故事,加上一些鬼神传说,听得周围的人感觉神神呼呼的。

    可能是秋收过去的原因,所以闲下来的人不少,苏致远在茶馆里面讲故事,周围的人围的很多,感觉有些水泄不通,不过苏致远感觉很热闹,尤其是他说到下墓葬看风水的时候,底下的人都是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眼睛都不眨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苏致远说着说着先是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叫了一下,吓得最前面的几个人差点直接翻倒在地。

    这一个恶搞倒是把刚才有些恐怖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苏半仙啊,你咋知道这么多呢?你都是听其他人说来的还是看书看来的?”

    苏致远笑了笑,说道:“起码我也是看过中华上下五千年的男人,还会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一些书生疑惑的很,从夏商周开始,这不是才不到四千年吗?怎么就五千年了?

    看到他们疑惑的眼神,苏致远也不在意,就算自己说他从未来一千多年以后来的,恐怕也没人信。

    民众其实都还很迷信的,毕竟太多东西不能用科学的手段来解释,就连生命的起源人们都不知道,所以苏致远把自己搞的好像啥都知道的神棍一样,讲着风水的故事,说着鬼神的事情,吓唬着大众倒也蛮有意思。

    有的书生其实蛮不理解苏致远为什么总是要讲鬼神的事情,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就问了出来。

    “苏兄,你难道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吗?大家这么避讳鬼神之事,要不你讲点别的吧。”

    苏致远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猛拍了一下大腿道:“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这些日子不是良辰吉日,确实不宜讲解鬼神之事。”

    旁边的小二揉了揉发麻的大腿道:“哥,你拍我大腿干啥?”

    苏致远露出一脸的贱笑:“不好意思,我拍错了。”

    这个时候优致木厂的一个伙计跑过来,跟苏致远说方不平在铺子里等他,苏致远不着急,反正迟去一会也没事,看着边上有把组合柜子是自己铺子里的,于是顺口就道:“我来给大家介绍一款我们优致木厂做的组合柜,大家请看。”

    苏致远把组合柜放在自己手边,边摸边道:“轻盈的柜身,平整的线条,大家看到的不是普通的柜子,而是一款带着匠心独具的组合柜,他是这个时代的品质,你们看到的是完美,看不到的是这个柜子后边工人的默默付出,七十年树龄的健壮木材满足你的触摸感,随意拉动,方便快捷,超出你的使用满足感,你值得拥有!”

    周围的人心里暗道,一个柜子,至于吗?咋说话说的这么骚气呢?

    一边的吃瓜群众都感觉有点尴尬的样子,倒是苏致远完全没有尴尬的觉悟,笑着说我就是打个广告而已。

    打了广告苏致远道了一声告辞离开了茶馆,慢慢的,人们才离去。

    人们勤劳不假,可是有一点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这里人民的生活节奏很慢,苏致远感觉自己最开始风风火火的做事风格不知不觉间也慢了下来。

    “方少,你找我啊?”

    方不平看起来有些高兴,一个苏致远并不认识的陌生人坐在铺子中间的首位,两个人聊得看起来有些开心。

    “苏兄,你可来了,我有一些事情要与你商量。”

    “什么事情?”

    方不平介绍起边上的中年人道:“这位是北方来的路员外,他要花一万两买下我们的优致木厂,你意下如何?”

    中年人笑嘻嘻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来这样的手笔出自一个貌不惊人之手。

    一万两啊,苏致远表面上没露出什么,但是心里狠狠的大笑了几声。

    “卖!”

    方不平立刻开心的双手击了一下掌道:“好,我们把优致木厂卖给路员外,这一万两按照当初苏兄你和我方家的约定是你六我四,所以你拿六千两,我拿四千两,没问题吧?”

    苏致远:“当然没问题。”

    紧接着他就收到了六千两的银票,上面都有官府的官印,整整一大摞银票都是百两起步的。

    不过该说的场面话也没少说。

    “路员外如此阔绰的手笔,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中年人哈哈一笑,看着苏致远道:“阁下把一个小小的木材店经营的月营业额能到了一千两银子,这一万两算得了什么,苏掌柜的才是生意的行家啊。”

    苏致远赶紧拱手道:“过奖过奖!”

    能把一万两这么轻松的花出去,苏致远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敢买一个没有库存的店,十有**是掌握了整个杭州城之外的木材原料,或者是林场,一棒子垄断了这个行业,只怕日后的棺材也要涨价了。

    相比较之下,一万两也确实不算什么。

    苏致远不知道他从木材店离开的时候就有人盯上了他,一直在远处注意着苏致远进出的自家小店,等到了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两个人才冒了出来。

    “魏,魏哥,咋们把银票偷来就离开吗?”

    个子有点低的小伙,问着那个个子高的壮汉,说起话来还有点结巴。

    那个壮汉显然没憋着好屁,从裤兜里摸出一个丝巾,捏在手里揉了揉,又放到鼻尖上闻了闻,笑道:“什么叫偷,那本来就是我们路员外的银票,一万两银票岂是别人想拿就拿的?”

    低个的小伙也笑了:“哥,我今天还注意到了里面,里面有两个漂亮的姑娘。”说着指了指苏致远住的屋子。

    魏哥拍了拍小伙的肩膀道:“别担心,等把银票拿回来,咋们哥俩能拿不少,到时候哥带你去开荤。别人的女人咋们就别碰了,妓院的还听话,多好。”

    低个的小伙憨憨的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