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秦府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四十八章 秦府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奇幻异典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之前在优致木厂开设的彩票久而久之让不少人诟病,因为中奖率很低,虽然大奖很让人眼红。

    但是考虑到中奖者的人身安全,苏致远一直让中奖者以李某某,张某某的形式出现,除非中奖者愿意自己暴露自己中奖的消息。

    县衙是一方的执政机构,无论是军政都管,来这里收税的官吏苏致远都认识了。

    不得不说有的官吏对商业的管理还是很认真的,虽然苏致远的彩票和中介都是新的商业模式,但是税吏还是前前后后查了个遍,最后替他邀见到了知府大人。

    苏致远知道必须给自己的生意一个合法性质的存在,所以这么长时间一直等待着秦牧的引荐,可是现在西湖盛会的都过去了,秦牧也没派人来通知自己,看来是把自己忘了。

    不过这次税吏的出面直接解决了这个合法性的麻烦,如果能让知府点头,自己之后的商业行动就可以完全放开手了。

    官府的地方都是朝廷给的,所以档次绝不能差了,何况是知府这个职位。

    苏致远现在手里有点小钱,可是这么多掌柜的住处只怕他是最差的。

    快冬天了,买下的房子不能修缮,要等开春,如果要睡在里面只会有一种屋漏偏逢连阴雨的感觉。

    不愧是知府的宅子,又大又阔气,苏致远来的时候,这里还有不少人来拜访秦知府,都在大堂坐着,互相还说着话。

    苏致远来了几个人拱手示意,苏致远还礼在后边坐下。

    可能是过去了不短的时间,这些人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倒是税吏出来了,提前打了招呼,里面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出声问道:“敢问哪位是苏掌柜?”

    苏致远起身应道:“正是在下。”

    管家:“请随我来!”

    穿过大堂,中走廊,有前厢房还有后院,面积很大,园中打理的很好,连杂草都很少,苏致远被引到后花园的一个小亭子坐下等人。

    不得不说有这样的一个宅子感觉很爽,没事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嗮太阳,感觉还不错。

    院子里还有一个小池塘,里面养了不少鱼。

    可能是古人比较信风水的原因,院子里竹子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都有,只是摆放位置还有些讲究,苏致远坐在小亭子里,远处一个女人袅袅走过,看起来像是知府的妾氏,因为年龄不可能是秦牧的母亲。

    秦牧是没有纳妾的,也没听说过有妻子,更没听说有兄弟姐妹。

    女人走过后院的一处走廊,好像没有看到苏致远的存在,消失在了后庭。

    苏致远等着知府过来,却还没等到知府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去了后庭,看样子好像是秦牧。

    秦牧这个官二代放了苏致远鸽子,他当然不爽,不过正事要紧,也没跟过去看秦牧干什么,过了一会,秦知府就来了。

    虽然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可是秦知府看起来并不显老,而且看起来还很有精神。

    苏致远躬身行礼道:“见过知府大人。”

    “免礼,你来找我是因为你生意的事吧,说吧,什么事?”

    苏致远出声道:“其实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做的生意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模式,而且在未来的日子可能还会有这样的例子出现,不光是为了方便我纳税,而且我还需要一定的官方支持,所以来请知府大人帮忙。”

    秦知府笑了笑:“你还需要支持?说吧,什么支持,要我帮什么忙?”

    苏致远才把自己做中介,还有做彩票营业的事情说了一下。

    知府听得觉得也很有意思,听的也很认真,才明白了苏致远的挣钱方式不是传统的商业模式,而是一种新的模式,是不是纳税的标准要按照什么样的比例来,确实有待商榷,最关键的是,有一些人借机公然说苏致远是诈骗,即便是县令出马,也不好评判,所以生意的信誉受到了影响,如果说知府可以在这个上面鼓励苏致远继续,并说明这个东西没有信誉问题,那么苏致远不仅可以开分店,而且还可以纳更多的税,至于这个好处,对朝廷或是地方财政以后都是有影响的。

    知府显然不是只听一面之词的人,但是他的脑子很厉害,立马让苏致远签一份诚信保证协议才行,其中列了几个条款,都是让苏致远违反承担责任,如果欺骗了大众,可以直接被封铺子,苏致远仔细看了看,照着签了。

    其实找官家办事的人很多,但是像苏致远这样过来让知府大人给承诺的还是头一件,这和以往的都不一样,知府大人本来还以为有点外快收入,结果苏致远一点意思都不懂,所以知府只是写了一个批示就算了,算是证明,苏致远揣着东西高兴的离开这里,没想到今天办事的过程这么顺利。

    最近优致木厂在杭州城的其他位置开了分店,也有很多账册要看,记录出入货的单子,不过方家似乎对这件事不上心,苏致远只能一个人忙。

    必须的雇几个人才行,苏致远只好在外面贴了招工的告示。

    方家有自己的掌柜,但是苏致远却在外面招了一些做账务不错的人过来做掌柜,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但是苏致远却不会用也看不懂,只能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忙完了回去时间就不早了,本来打算晚上还要忙活一会,可是晚上蜡烛的灯光比较暗,看的也费劲,只好拖延到第二天再去打理,好在方不平的姐姐很努力的要接管方家木材这边的生意,索性苏致远才放了手,也轻松了不少,倒是方不平这小子轻松的每天去上课,可比以前努力多了。

    ......

    “这些年苦了你了。”秦牧赶紧穿好了衣服,收拾整齐坐在了走廊的沿边上。

    之前出现在那个后庭的那个女人衣着整齐的出现在了边上道:“别这么说。”

    其实两个人之前就认识,已有数年的光景,只是两人的关系早已不是当日的郎情妾意,秦牧现如今不愿意婚娶也有原因。

    秦知府和儿子的交流向来不多,这不仅仅是秦牧母亲早年不在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当年要考取功名,忽略照顾了秦牧的关系。

    女人是秦知府,秦阳卫的小妾,娶来也有几年了。

    儿子跟小妾之前就有关系的事情,秦阳卫根本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家此时早就乱了,尤其是他的头上很绿,不过下人跟秦牧说的苏致远来过,到让秦牧一下子想起了下午的事情。

    “不会被发现了吧?那个苏掌柜的在后院凉亭待着。”秦牧呐呐自语,他虽然和父亲感情不深,可是这样的丑事也怕被知道,为了让心里踏实点,还是约了苏致远到美食鲜小坐。

    口袋里本来装的砒霜,可是也在犹豫,一旦出了人命,只怕在这个地方他脱不了干系,先看看情况再说。

    苏致远没想到第二天秦牧派人约他去美食鲜,虽然很意外,但是还得笑脸相迎,对于这样有权势的公子哥,他不想得罪,但是也不想结交,因为他总感觉这个人有点和正常人不一样。

    美食鲜的包厢之中早就山珍海味摆了一大堆,谁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盛情款待苏致远,他是一头雾水。

    秦牧起身笑脸相迎,说着昔日帮忙的话,还说自己忘了远兄昔日所托之事,实在惭愧,特此赔罪。

    苏致远连忙道:“不敢,不敢。”

    落座入位!

    秦牧没着急说事情,而是扯别的扯了一堆,和昔日在花船上的冷淡态度判若两人,苏致远摸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等了一会,秦牧说起了正题。

    “昨日,苏兄去府上找家父商谈事情,所为何事啊。”

    苏致远一想这个东西又对两人没什么影响,就说了,秦牧在一边还不住的称赞苏致远是做大生意的人,后来又说起了苏致远去的时间。

    苏致远是个什么人,一个机警的人!

    秦牧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就知道秦牧一定有所图,只是苏致远昨天也没想到深处,更不可能会想到秦牧和那个小妾有这样的事,但是苏致远做什么有一套自己的法则,那就是看见了当没看见,听到了当没听到,知道当不知道,和自己没关系的,尽量不管,所以他才很少有麻烦事缠身,就连拍大腿,叹气这样拖延时间的招数都用上了,硬是把去秦府的时间延迟了一刻,还说自己没注意时间,是大概的样子。

    下人也不会刻意注意时间,所以秦牧根本不知道当时苏致远是不是注意到了他的丑事,听苏致远说起很久不见,甚是挂念的话的时候,他的心就突然踏实了很多,热情一下子也少了很多,对苏致远的杀意和恼怒消失了不少,不过心里的不屑更多了。

    官看不起商,这是遗传的,可惜的是,官位不能往下传,但是财产可以。

    送走了秦牧,苏致远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他可以肯定,自己在某一方面可能让秦牧不舒服了,虽然不知道是哪里,不过想来应该和自己昨天去秦府上有关系,难道是秦牧和那个女人?

    苏致远当时就注意到两个人行色匆匆,左顾右盼,在自己家都像是做贼,看来里面真的有猫腻,不过跟自己没关系,以后离秦牧远点就行,毕竟苏致远现在虽然有点钱,可是和这样有权利的人想必,差太多了,还是不要惹祸上身的好。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