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江湖人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四十七章 江湖人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奇幻异典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你说一飞她会不会对那个小子有兴趣?”张黑五坐在堂上看着接到的一份镖说道。

    这一份镖是保护一个刚婚嫁不久的一个女子的,张黑五就想到了自己不愿意嫁人的女儿。

    老宋和张黑五是多年的朋友手足,对于一飞他也是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当下就道:“我觉得有可能吧,要不五哥你去见见那个小子?”

    张黑五摇了摇头:“等等吧,现在还早,过段时间再看看。”

    其实张黑五对于苏致远还是偷偷了解了一些,除了做生意有点水平他也见过苏致远,只是作为习武之人,他认为苏致远太过于瘦弱了,而且也不像是一个讲究的人,从穿的方面就不讲究,更不像是一个掌柜的做派。

    苏致远来到这里才知道古代是有江湖的,如果和现代比,古代的律法就太不健全了,江湖混社会,往往不怕死人是最多的,杭州是个经济发达的地方,无论是刀客还是剑客,或是嫖客都随处可见。

    距离码头不远的酒馆,环境差,卫生差,价格极其低廉,饭菜的质量也不行,但是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上饭速度快,而且基本很便宜都能吃饱喝足,靠近角落的位置有很多长条板凳,能让路过的旅客睡个缓神觉。

    这里的环境嘈杂,如果不是这里有一个特别喜欢说故事的人在这里说书,苏致远也不会溜达到这里。

    好在这里的茶水还干净,苏致远虽然吃不下去饭,可是喝了一肚子得水。

    江湖人说江湖事,阿炳可能早年混过江湖,说的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故事,虽然能打赏他的人寥寥无几,可是一点不耽误他热情的在这里说书。

    阿炳说过书的年头已经记不大清了,这里的大多数也是过路人,往往听了一会,就打算这要离去,却因为阿炳的故事耽误了一些行程。

    酒馆不大,却能遮风避雨,两个小二忙上忙下的身影经常能见到,都是手脚极为麻利之人。

    苏致远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故事的,阿炳讲故事就非常有带入感,每次激动的时候,张嘴说话就露出嘴里残缺的牙齿,有一些觉得不舒服的人,因为这个停下不吃就离开了,可是苏致远不在意,因为阿炳看起来是有故事的人,佝偻的身体上各种各样的伤痕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阿炳总是坐在一个板凳处说话,边上放着一个破碗,里面有几个铜钱,有一次他要走了,苏致远才看到他的一条腿是残疾的。

    以前看到的武侠电影不少,那种戴着斗笠,蒙着黑面的侠客简直出现在幻觉之中,苏致远在这里待着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打扮。

    现在想想是不是傻子才能干出这事,故意不让人看见样子去办事,这不就是提前告诉别人我这个人有事吗?

    这个小酒馆比较偏僻,周围的距离也不小,还有马匹可以放置的地方,不过很少有带着马匹还在客栈一类地方过夜的,一般都是赶路,有一些野外的客栈,很少有人敢单独带着马留一宿的,会出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江湖不全是会武功的,大多是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大家虽然都带着兵器,可是一般都不会轻易动兵刃,毕竟衙门不是吃素的,逮着谁了,没点银子可别想脱身。

    杭州这里都是治安好的地方,苏致远来到这里之后也没出过远门,虽然城外的管道他也走过,人也不少,可是聚众斗殴的事情他也见过,加上这个时代的医疗确实很差,伤筋动骨一百天也不是说笑的。

    苏致远不是江湖人,喜欢听江湖事,最近的衙门周围的布告单子上多了几个名头,上面一个血红的赏字,特别醒目,看起来应该是类似古代的通缉令。

    都说老百姓喜欢看热闹,到这里喜欢看热闹的就少了很多,有些人以为眼不见为净,所以这类危险分子连知道也不想知道,总觉得知道的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可是在江湖上讨饭吃的人可不少,性质就像是赏金猎人,刀口舔血,抓一个赏银高的匪徒,足够一辈子的开销,所以不少人愿意趟这一趟浑水。

    苏致远过来凑热闹的时候,不少膀大腰圆屁股翘的大汉站在这里看着布告,有的还在照着上面的图自己画,显然都是为了目标而来。

    说实在话,这个画画的真的次,但是底下的描述就详细多了,什么身高啊,身材啊,还有刀疤和痣啊,都详细多了,比较容易辨识,但是苏致远想过如果他是这个样子,那故意自残改造一下,岂不是就被躲过去了?

    但是苏致远还是忽略了官府对这样的人的搜查力度,见过犯人的不少,都派出来不断认人,就连一些专业的江湖人士都见过无数人,他们的消息很是灵通,甚至比官府还灵通,游走在各处抓捕这些人送给官府,来获取赏银。

    江湖剑客,刀客们特别喜欢把刀握在手里,然后双手插胸的样子,因为这样即是帅,也装x,苏致远过来的时候,显然就破坏了阵型。

    独眼刀客:“我们之中好像来了一个菜鸡。”

    光头剑客:“连武器都不带,莫非是个隐藏的高手?”

    此时一个人影走上前来,一把撕下了之前的布告,众位江湖人士的心中一颤,难道有人抓到犯人了吗?

    结果抬头一看是衙役,他开口解释道:“之前的那个马匪啊,我们官府已经抓到了,现在又多了一个马匪的远亲,死活不论,要得能认出来尸首才行。”

    说着就贴了一张新的布告,众人才放下心来。

    其实一年下来,各地的赏金江湖人士都很多,但是死的更多,不少人以为学过一点功夫就能去学人杀匪领赏银,往往找到了人,却打不过,反而被杀。

    被官府通缉的往往是穷凶极恶之人,如果不是足够棘手和麻烦,官府也不至于贴出布告。

    其实百姓们不知道的是一些布告的消失并不是犯人被抓到了,只是为了消除对大唐社会的负面影响,才把布告撤销的。即便有人在这之后抓到了犯人,一样能领到赏银,因为这对于官来说就是政绩,是升迁的资本。

    苏致远每天在大街上晃荡的时候,看着那些行走在江湖上的人来来往往,就意识到,其实所有人都在江湖之中。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