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北方来客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三十九章 北方来客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农家乐女配不掺和(快穿)奇幻异典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西湖盛会苏致远除了发现这里人多了以外,这里的房屋在短时间内有很多人光顾,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来的人是成批成批的买,无形之中也给苏致远带来了不小的利润。

    这是遇到大客户了,苏致远意识到。

    生意遇到了大客户自然面对的后续的服务,苏致远自然也不会让两个小姑娘出头,自己准备了点东西,到了买房的地方上门拜访了一下。

    这个地方在杭州算是偏僻的,虽然是城边,但是面积很大,都是相邻的屋子,苏致远过来的时候,这里的屋子都在不同程度的翻修和修缮,周围还有不少的石材,看来应该是别的地方拉来的。

    报名了来意之后,苏致远到了屋子里静坐,等待主人到来。

    苏致远喜欢观察的,这段时间以来,杭州商业的变化是一天一个样,虽然和方家还有钱坤的生意都还不错,但是苏致远总觉得自己到了唐朝之后缺了些什么,缺了些什么呢,他想不起来。

    之前在苏致远的房产中介买下房子的人是一个女人,不过苏致远等到这个主人过来的时候却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孔武有力的男人。

    苏致远起身施礼,仆人近前来把茶水端上,还有一些糕点,包装纸都没拆,一看就是买了不久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侯万青,不知苏掌柜来舍下有何贵干?”中年男人笑着施礼坐了下来,看着苏致远道。

    “我知道贵府曾在我那里买了不少房屋,是我们的大客户,今日过来拜访一下,问个安好。”苏致远轻声说道。

    中年人喝了口茶,天气虽然凉了下来,可是男子穿的十分厚实,额头上还有汗流出来,可见之前应该是在忙什么。

    “我们买下宅子不过是要因为这里的风水适合我的命局而已,若不是因为适合,也不回去苏掌柜那里去买,所以苏掌柜不要在意了。”男子笑着回道。

    苏致远其实这次过来当然有了解和熟络的目的所在,可是侯万青什么都不说他也不是不懂事的人,稍坐片刻就告辞离去,离去的时候侯万青的宅子外边正在装高墙,都是大石块的建筑。

    对于风水的学说苏致远是不信的,从来也不信,不过这个时代的人确信,但是侯万青也没说自己家是做什么的,如果是商贾倒也能相互了解,苏致远还是想着做生意,从现代到了古代,把现代的一些简单地东西就能变成钱,不得不说,借鸡生蛋简直是最好不过的理由和借口。

    南方的建筑和北方的建筑一点都不一样,单就墙来说,南方的墙比较低,北方的就比较高,这样的墙体显然是北方的建筑格局,难道他们是北方人?

    北方人来南方买住宅,难道这是移居?苏致远摇了摇头,管我什么事情呢,算了,今天的联系就这样吧。

    此时侯万青在宅子里看着大哥写给他的信,信中要他不要露出任何马脚,要做一个南方人,隐姓埋名,虽然拖家带口几十号人,可是已经从北方到了南方几千里的路程,应该没有人能查出来他们的身份了,今天苏致远上门的时候,他还打了一个警惕,能少说就少说,能不说就不说,这都是大哥的吩咐,现在只要安顿下来不要惹是生非就好,度过这一段时间,大哥不久应该也能来了。

    这样的买房子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西湖盛会还在继续,小玉环和红杉她们都是这个时代的人,在这样的日子里上香和还愿都是他们要做的事情。

    苏致远来到了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没去过寺院上过香,倒是在现代的时候去过,不过人数不多,而且上香都要钱的,不然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就不一样了,苏致远等人再去金山寺的路上,到处是人,不少妇孺带着一个小篮子,里面放着瓜果一些东西,还有香烛等,显然都是到了那里才去烧的,都不会在金山寺买香。

    其实金山寺也不卖香,寺庙里烧的香都是施主自己带来的,放来献着的食物是他们留下的东西,香火钱也是无所谓想给就给,反正这里吃喝都是自食其力,整个山上都是僧众留下的田地和种植的蔬菜,不远处还有河流,加上很多人给寺院留下的一些食物或者日常用品,足够一个寺院几十号人的开销。

    没有想象中那么气势庞大的庙宇,也没有那么庞大的金身佛像,反而是泥瓦塑造的佛像,前面摆着很多蒲团,佛像之前的香炉都落满了香灰,后来的人取出香,点上,拜了三拜,恭敬的插了进去。

    苏致远是个无神论者,不信这些,自然没拜,倒是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看的苏致远觉得很不错。

    远处有一个塔楼,都是木质结构,等到小玉环她们拜完了佛,他们跟着去塔楼上看一看风景。

    这里除了拜佛烧香的人还有就是游客了,从塔楼自上而下的看,寺中的情况尽收眼底,远处一个大一些的院子人数最多,熙熙攘攘,好像是有人在里面讲经。

    此处不乏一些饱学有识之士,苏致远身边就有一个,盛情并茂的朗诵并写了一首诗,留在了塔楼之上,也不管别人的眼光,洋洋洒洒,笑着飘然离去,背后的书篓里面除了文房四宝其他皆无。

    不过这个饱学之士并不是乱写乱画之人,他写的诗在宣纸上,被其他几个文人拿在手里慢慢的品味。

    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常态,凡是景色不错的地方,文人墨客总要吟诗一首,因为这里人多,有才华的又少,想要被人知道,这样做是最有效的手段。

    寺庙里有可以抽签的地方,算是和算卦差不多的东西,都是占卜吉凶,预测未来,很多人无论是求姻缘大事还是田地收cd要来这里算上一卦,求个心安。

    抽签的地方火爆的要命,可能是西湖盛会的原因,这一签的签费就是一两银子,这一天下来起码收入在百两之上,看来金山寺的生意很是不错。

    不过能去抽签的人很多都是家境富裕的人家,不富裕的只能在佛前自己求个保佑了。

    不是所有来的人都是诚心拜佛的,金山寺方丈在禅房开门讲座,有一个书生就问他为何要香火钱,难道寺院不够吃喝吗?

    方丈笑着回道这是化缘而已。

    书生哈哈一笑,指了指角落边的一只破碗道:“化缘不过是换了一个说法而已,昔日我在北方也曾见过和尚化缘,拿个破碗,说求施主给口吃的吧,和乞丐有什么两样?今日你还拿着化缘当借口,不过却不是你想我们讨要,而是让我们主动给,这和那些乞丐也没什么两样吧,佛既没让你要钱,也未曾让我们为其塑金身,昔日佛的手心朝着自己,现如今却朝向了众人,这不是讨要是什么?佛说人不能太过虚伪,要看破,你身为方丈却没有看破,还在这里误导世人,我看着金山寺也就这样了。”

    话音落下,书生就转身离开,边上的僧众虽然恼怒,可是却没有拦着他,方丈结束了讲经,闭上了房门。

    其实很多了解金山寺方丈的人就会明白这个方丈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刚才那个书生是个能言善辩之人,不少次都是靠着善辩和人争锋,乃是利欲熏心之辈,如果细细调查就知道此人乃是一个兼职的讼师,和人对簿公堂也是常有的事情,把黑说成白,见着大唐律例的空子钻,捞了不少钱,反倒是对科举当官不大有兴趣,却一直想结交有权有势之人。

    金山寺是什么样的地方苏致远不清楚,可是在这里却听说了不少的好人好事,比如金山寺收留了很多孤儿,在当时这都是承担了福利院职责的机构,而且还没有官府的补助,从这一点来说,刚才那个书生的善辩就有抹黑的嫌疑,虽然如此,每年也有人来找方丈辩论,虽然言辞未必会这么激烈,可是问题都很尖锐。

    哎,说到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虽然嘴不能直接伤人,可是言语却能,而且是无形。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