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杭州商盟

【书名: 改写唐朝历史 第二十八章 杭州商盟 作者:瀚海阳光

强烈推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山村名医奇幻异典不死佣兵相师[重生]     苏致远拿着礼物往回走的时候,集市上一阵人群簇拥,多是些闲杂人等,中间几个光鲜夺目的人明显是人群的焦点,进了本地最有名的酒楼。

    一个个名贵的马车跟着疾驰而来,不少俊男靓女都从马车上下来,全都来到了这个地方,好像是这里有什么集会一样。

    路人显然有知道一些情况的,从他们的嘴里,苏致远听到了什么杭州商盟的字样。

    一个穿着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雪白皮毛大衣的女子骑着一个高头大马,跃马扬鞭,在集市中奔驰,众人纷纷闪开,苏致远也闪开,女子在酒楼面前一抓马缰绳,马就停了下来,同样进了刚才那群人进的酒楼。

    “什么素质?”苏致远嘀咕了一句,转身离去。

    回到了自己的地儿,小玉环和红杉她们都在忙,中午客人少了很多,张一飞趴在一边看着玉环记录的那些信息。

    苏致远:“为了奖励你们这些日子的辛苦付出,所以我给你们两个带来了礼物。”

    然后他把包装好的胭脂和首饰递了过去。

    红杉异常的高兴,本来玉环也高兴,可是红杉和他一样的东西,兴奋感就低了一些。

    苏致远又拿出一个手镯递给了杨玉环,杨玉环又喜笑颜开起来,只是自己的手腕比较细,带上手镯还显得有些不协调。

    在这里送手镯不能是简单的送就完了,还是有寓意的,意味着手镯套牢一个和自己不分开的人,苏致远不知道,就把手镯这种类似定情信物的东西给了杨玉环,这个举动看的张一飞目瞪口呆。

    张一飞心想,这是童养媳吗?

    杨玉环很是激动,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以后好好工作,如果业务扩大,到时候在招点人手,省得你们这么累了。”苏致远说道。

    红杉恭敬道:“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杨玉环:“没事,我还可以应付。”

    苏致远抹了一把胡子到:“好了,多的不说了我去上班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找我。”

    苏致远本来打算再搞搞自己的服装的,可是没想到到了方不平这里,直接被拉着参加酒席,苏致远觉得很是无聊,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去也不行。

    做生意就是讲究人脉,没有人脉隔行如隔山,进去不但不好做生意,还被别人打压,所以大家有钱一起赚是很多人的经商理念,也是这边商会的理念。

    方不平其实以前也参加这样的酒会,不过都是因为结识一帮朋友而已,并不是为了生意,现在又有机会和朋友叙旧,方不平就来了。

    两人来的就是刚才那个酒楼,这个时候里面已经有了相当多的人,而且酒楼的门口有守卫把守,都不是酒店自己的人,从衣服的着装来看都是外来的。

    酒店被包场了!

    方不平报了名字之后被放了进去,里面摆了一堆桌子,一排排的椅子,不少的人坐开,正在畅聊。

    方不平进来就东张西望看有没有熟人和朋友,找了半天,没发现,酒楼有两层,他直接去二楼找去了。

    苏致远没有跟上去,直接在一楼大厅坐了下来,看着别人说话,静静的在一边听。

    这次的酒会算是商盟的一次小聚,这里凡是来的人全都是商盟的人,同样也有商盟的客人,北方商盟的人也来了几个,主要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西湖盛会。

    商盟的人除了布行各个家族,还有盐商的人,米商,无论做什么生意的,在这里都能找到。

    商盟里面的人不少,而且这里面也分着圈子,很多人各自围在一起讨论着生意,聊着闲话。

    商人的地位在这个时候其实很低,可是商人有钱啊,吃香的喝辣的,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这次商盟聚集的都是年轻人,有一些人的乐趣就表现在了炫富上面。

    苏致远看着边上的几个绫罗绸缎的富家子弟,身边还跟着几个小厮,打扮的相当不错,手中晃荡着折扇,上面还画着山水图,还有字迹,如果细细一看,还有一个红色的小印,起码应该是小有名气的人所作。

    苏致远的装扮在这群人里就显得很普通,甚至是寒酸。

    这些人都喜欢带方巾,这样显得儒雅,可是苏致远没有,头发显得有些长,可却是短发,不像他们都是长发。

    一个穿着紫色绸缎的公子哥,轻轻扇着风,对边上的友人道:“前些日子,我在吴郡买了一块玉石,未经打造,我看色泽圆润,甚是喜爱,不知道这玉石价值几何?”

    说着就把玉石拿了出来,是一个鹅黄色的玉石,上面还有一些棱角,颜色分布确实很均匀,可是这种颜色的玉石价格很低,这个紫色衣袍的公子哥显然不知道价钱,还说自己花了五十两银子。

    其他的公子哥显然有懂玉石的,一个蓝色衣袍的公子哥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道:“徐兄不管花多少钱,只要你自己开心了,就够了,何必再问别人的看法,千金难买我乐意,我很佩服徐兄的心境。”

    “境泽兄说得对,玉石本来就是无价,喜欢就好。”

    紫袍公子哥呵呵一笑,把玉石当宝贝一样,又揣了起来。

    几个人虽然都是商人之后,可是说话却异常喜欢咬文嚼字,听他们的谈话,苏致远还知道他们都参加了私塾,做了学生。

    这个时代,最让人向往的事是读书。

    最能光宗耀祖的事情就是入朝为官了,当然在这之前必须要成为一个书生去学习,然后经过童生试,乡试,会试,殿试等等选拔才能脱颖而出。

    经过童生试的就是秀才了,也是最底层的读书人,如果通过了乡试那就成为了举人,也算是很有名的人了,若是才华横溢还能通过会试,那就成了贡生,基本就可以进入朝廷的某些机构任职了,那殿试就跟不用说了,状元谁都知道,这可是比驸马都厉害的功名地位,说是一步顶天一点不为过,很多人也许奋斗一生都只是个举人,更别说能走到贡生位置还想进去殿试的读书人。

    在场的这些商人之后,大多是秀才,即便是举人也都很少。

    有一次一个大商户家里的公子中了举人,直接免了长工三年的租税。

    这帮公子哥炫富差不多了,就开始拽文写小诗来调剂聊天的气氛。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娱乐活动还是很少的,众人娱乐的活动也少,人们聚在一起除了聊天就是感叹作诗,可是作诗对于这帮人来说并不是信手拈来,要酝酿不少的时间,他们之间也暗自有个比较,所以众人打算以秋为题,各自写首诗来竞争下文采。

    苏致远这一会的功夫都喝了一壶茶了,几个人憋了半天愣是憋不出一首诗来,看的苏致远尴尬癌都出来了。

    说好的诗呢?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改写唐朝历史相邻的书:网游之轮回主宰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明初第一豪强权能之主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金刚葫芦蛙认真就输了未来异动时崎狂三之无限之旅警官杨前锋的故事次元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