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科

【书名: 权能之主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科 作者:幻想脑洞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     柳木门的考核虽然分成三关,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二关了。 若是在这一关成绩不佳,那么便是根骨再好,悟性再高,也不会被其收入门内的。 第二关考验的是毅力、勇气、对诱惑的抗拒、对目标的坚定等几个方面。 不仅考验身体素质,更是对精神方面有着要求。 不要看单纯只是走路那么简单,但接受考验的也不过是五岁的孩童罢了。 哪怕他们心思再多又能如何? 凡是能坚持到最后的,必然是心性上佳之辈。 虽然小孩子的性子做不得准,幼年天才,成年庸才之辈多不胜数。 但有了好的基础之后,再加以合适的教育,那成材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 施流年考验时,在第二十二个停留点才放弃,他的成绩也算是不错了,在广衍县二千三百一十四名孩童中名列第七。 虽然他在考验之时只感觉自己孤单一人在黑暗之中不断跋涉,但实际上在远处不仅沈思莹在关注着他。 而且对于他这种名列前茅的孩童,还有柳木门弟子在一旁照看着呢! 同样,不仅他的前方还有坚持的孩童,后方也同样有坚持着的孩童。 他名次在前十之列,因此,却是有着第三关考验的资格。 第三关考验的是身体根骨。 想要在第二关得到前十之位,不仅其精神要强大,其身体素质也必然不差,因此,身体根骨也不会太差。 所以,哪怕只有二十六县共二百六十名孩童,但在其中选出五十名中上资质的孩童,也是不难的。 而施流年的根骨是中上层次,加上对应其第二关的成绩,以及第一关的表现,综合评价之下,他却是得了进入柳木门的机会。 这却是让其父其母异常欣喜。 而他本人虽然难知其中究竟,但也大略知晓自己得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因此,也是十分高兴。 施流年不过是寻常一孩童罢了,并无多少出奇之处。 但与他同期,却又一名名叫沐子妍的小女孩,她在第二关的成绩位列第一,行程总有二十九里。 要知道不要看只比施流年多了七里的路程,但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到了二十多里的距离之后,孩童自然会已经知晓自己成绩如何了。大多数时候,只要坚持到二十里,那么名列前十就有了很大的把握了。 而一个人孤身跋涉在黑暗的道路上,知道自己成绩上佳之后,不说五岁孩童,便是对心智成熟的大人来说,再坚持下去的动力,也必然会大为减少。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停留点只设立了二十五个。 也就是说,在走了二十五里之后,若还要继续坚持,那么只能在靠着月光星光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了。 这漫长黑暗所带来的恐惧,可与时不时有着火把照明不同,其深重无数。 而五岁孩童在黑暗之中,又能坚持多久呢! 饥饿、寒冷、疲惫、困乏、恐惧以及上佳的成绩等等,无不在消磨着他们前行的动力。 但这沐子妍,却是在二十九多里的时候,身子实在坚持不住,跌倒在地,才难以继续的。 这与主动放弃的孩童,又是不同,柳木门对其更是多了几分关注。 这女孩的身体根骨虽然略差,勉强只有中下层次,但因其心性超人不止一等,所以也被柳木门招收为了弟子。 不仅如此,柳木门还特地派遣了三名医师,时刻检验她的体质,用各种秘制药浴为她固本培元,改善资质。 当初,柳青将门内教育的制度略作改革,育文堂改为武修堂。而施流年他们,却是第一批在改变之后的教育制度下入门的弟子。 柳青当初不仅将学习年份进行分阶,更是依照前世学校科目,将其精细分科。 在最初三年筑基阶段,施流年他们文有蒙学、武学两大科目,而武有内功、拳脚两大类。 而当他们筑基完毕,更是添加了算学、医理、世情、杂学这四大科。 而所练武功,除了内功、拳脚之外,还需习练身法、剑法以及一些杂类武功。 ———————————————— 大河滔滔向前流,波浪上下起伏,水下暗流涌动。 柳青身穿避水袍,头顶青玉冠,双目紧闭,在河水之中挥舞长剑。 此时,他却是在习练自创的无名剑法。 自从突破练神之后,精神时刻在不断增长,他对这剑法的修炼也更上一层楼。 在平静湖泊之中练习了数年之后,他便选在河流中练剑。 最初是一二丈宽的小河,而后随着剑法不断精微奥妙,他所选择练剑的河流也不断变宽。如今,他所在的这条河流,足有七丈宽。 柳青一剑刺出,带起一股水流,而后横扫,所带起的水流也随剑势而变,由直直向前,变成了蜿蜒向左。 再一剑收回,缓慢由左向右削去,接着又连连急点,带起七八股水流。 长剑挥舞,带动河水流动,隐隐有着一个一二丈大小的水球,如同领域一般,笼罩在柳青身周。 虽然河水不断向前奔涌,但水球中去了一分,便重新补了一分回来,水球中水流时时刻刻不断变化,但未因此缩小,而却是略略有所扩大。 在柳青自己的感知之中,他不仅挥舞着长剑,更是从剑上有数不清的真气细丝蔓延开去,密布这一二丈大小的水球之中,维持着整体水球水流循环的稳定。 而除此之外,柳青体内真气运转,更是在体表生出种种异力,配合剑法,将河水往来牵引不断。 突然河水奔涌疾了几分,水球被一冲而下,笼罩范围大大缩小,柳青感知到后,改变剑势,加快水球中水流流转循环,牵引更多的河水纳入其中。 很快,被河水连带而走使得缩小了几分的水球又重新变大,笼罩周身。 待汹涌的河水平静下来,柳青又改变剑势,减少牵引而来的水流,力保自己能完整的控制这一二丈直径的水球。 柳青他在练剑之时,也不乏有鱼儿从一旁游来,进了柳青剑势所笼罩的范围。 每当此时,柳青长剑也不与其接触,而是操纵着真气与水流,让其在剑势之中进退不得,只能在原地左右挣扎。 每当河水流速变化之时,正是被柳青困在剑势之中鱼儿逃生的时机。总有那几条鱼儿机缘巧合,顺着水流从剑势之中游出。 它们在逃离柳青剑势之后,都是极速摆尾从柳青身边逃离,想来是在原地游动不得的经历,让其有了阴影。 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位柳木门弟子,他在河岸边上寻觅了一番,找到了侍立在一边河岸上的仆人,他连忙上前,走到仆人身边。 到了河边,透过清澈的河水,看到柳青在水底下练剑的身影,也便站立在一旁,静静等候柳青练剑结束。 柳青在河底下又练了三刻钟时间的剑法,最后将长剑往前一劈,水流重重涌动,不断与原先水球中的水流合流牵引,改变着方向。 一股股水流合并之后,形成了一股八尺粗细的水柱,这水柱方向在原本水流以及河水流逝力量的牵引下,最后却是朝着水面而去,冲出河面二三丈高,才溅洒开来。 被柳青困于原地的鱼儿也同样在水柱之中各自跳跃而出,扑腾几下,一条条都快速向远处游去。 柳青轻轻在水底一点,身子直直向着河面而去,从水中一跃而出,站立在河面之上。 他运转真气,浑身冒起白烟,向着河岸踏波而行。 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岸上,同时他蒸干了全身,衣裳蓬松开来,恢复了正常。 他随手将长剑往旁一抛,有着侍女上前接剑,插入剑鞘,恭谨捧好。 而一旁也有仆人奉上刚沏好的茶水,柳青端起喝了一口,放回托盘上,让仆人退下。 他目光看向柳木门弟子,说道:“门内有何事寻我?” 弟子低头说道:“见过掌门。门内精气食膳已经研究出成果了。” 柳青眼睛一亮,真气运转快速了几分,气息一番波动,让诸人不由得退了几步。 他问道:“果真如此?” 弟子说道:“不敢欺瞒掌门,精气食膳方刚得出成果,门内便派弟子来寻掌门了。” 柳青一摆长袖,径直往前离去。 身后门内弟子与仆人都紧跟而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权能之主相邻的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斗罗大陆之邪帝异种骑士团不灭玄法传第七种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