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跋扈的燕子门

【书名: 权能之主 第九十四章 跋扈的燕子门 作者:幻想脑洞

强烈推荐: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七月十七日,池州郡郡城。 柳青与白梦蕊离开泰山剑宗之后,便一路南下,往柳木门而去。自然,因为不赶时间,他们与去泰山的路程一般,东走走西逛逛,没有沿着最近的线路前行。见到好吃的、好玩的,总要留下来几日。 不过速度比去泰山稍快,因为柳青对这古代世界已经感到无趣了,只想回到门中,专心练武。 这一日,柳青正与白梦蕊走在大街之上,照例,白梦蕊她手中拿着刚从街边小摊购买的糖葫芦,此时吃的正是津津有味。 突然,柳青他的耳朵动了动,便拉着白梦蕊往路边走去。 白梦蕊仰着头,疑惑的看着柳青。柳青静立不言,站在路边。 十数息时间过后,从远处传来了一阵凌乱的马蹄声。 顿时,原本悠闲漫步在街面上的民众都俱先是愣了愣,随后反应了过来,连忙往路边躲去,一副兵荒马乱的样子。 民众还未全部躲到路边,远处已经快速奔驰过来两匹骏马,他们心中一急,相互间推推冉冉,加快了脚步,总算在马匹到来之前,让开了道路。 这两匹快马,便是在这城中也毫不减速,马上的骑士见得众人慌乱的场面,不由得哈哈大笑,又狠狠地抽了几马鞭,更是加快了速度。 “啊!” 白梦蕊低呼了一声,原来在大街上并不是空无一人,其中还留有一三岁孩童,茫然四顾,也不知谁家大人那么粗心,居然还让那孩童留在原地。 白梦蕊伸手拉了拉柳青的衣袖,示意柳青把那小孩救出来。 柳青他却是不以为意。 这时候正是楚王朝鼎盛之时,当街纵马行凶可不是一件小事,这些寻常江湖势力的武者,无论是谁,若是如此行为,必然将付出不小的代价。 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如此做的。 那小孩最多不过是被吓了一跳罢了,却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白梦蕊见那骑马的骑士又近了些许,而柳青却全无反应,心中更是焦急,狠狠地拽着柳青的衣袖,似乎要把他衣裳就这么拽下来一般。 柳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既然白梦蕊这么心急,他便出手一次罢。 便上前几步,视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无无物,轻松挤到前方,然后伸手一抓,凭空发力,那丈许之外的小孩就凌空飞起,往柳青而来。 柳青手中接到那小孩,将他放在地上。 这时,那两个骑马的骑士快速地从柳青面前奔驰而过,带起一阵风声,呼啸远行。 小孩先是没有反应过来,呆愣着看着前方,而后却是呜呜大哭起来,晶莹的泪水从他白嫩的小脸上流淌下来,滴到地上,留下一个个印记。 白梦蕊连忙蹲下身子,安慰起来,还把自己方才才买的糖葫芦,分了一串给他。 又过了片刻时间,那孩子的家人找了过来,对二人感谢不断,将孩子带走了。 白梦蕊对柳青愤愤不平地说道:“青哥儿,那两个家伙太嚣张了,一点也不顾忌旁人,在城中纵马奔驰,要是撞到人该怎么办!” 柳青对此并不在意,毕竟这个时代社会现状如此,便是他想要改变,也是难上加难。他又何必浪费练武的时间,硬要逆着社会潮流而行呢! 更何况屁股决定脑袋,或者说阵营立场大于一切,对他而言,他是这个社会的上位者,自然是要维护自身阵营的利益的。 而很明显,他最重要的一个立场是身为武者的立场。 相比死上一些人,对他来说,远不如自身修炼来的重要。 更何况在这个时间点,像方才那嚣张的二人组终归属于少数,毕竟楚律依然被严格执行,便是为了不犯楚王朝的忌讳,大部分也不会如此飞扬跋扈的。 白梦蕊见柳青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接着说道:“小家伙多么可爱,差点被撞到,小脸都被吓白了。” 柳青转头看了白梦蕊一眼,心道,与其说是被马吓哭的,还不如说是被他凌空摄来,那脚步空虚的感觉给被吓哭的呢! 白梦蕊说着,感觉越来越气愤,双手拉着柳青,一摇一摆,撒娇道:“那些人那么可恶,青哥儿你一定要给他们点教训。” 柳青笑了笑,看来白梦蕊对方才二人可是异常厌恶呢! 他刚想拒绝,并不愿为这些小事浪费时间,肆意干涉他人,破坏潜规则,平白惹来一些麻烦,但心中转了转念头,开口说道:“如果我教训他们,小蕊儿可要用功练气哦!不能再找借口逃避了。” 白梦蕊“啊”了一声,想不到话题转移到这里,她有心拒绝,但想起那二人纵马狂笑的场景,还有那小孩哭泣的场面,心中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过了片刻,她狠狠地咬了一口糖葫芦,瞪了一眼柳青,说道:“好啦!好啦!人家答应了!” 说完之后,嘴里一边狠狠咬着糖葫芦,一边还嘀咕着:“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家伙。” 柳青呵呵笑着,觉得白梦蕊此时极为可爱,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白梦蕊突招袭击,如方才那小孩一般,都没反应过来。愣了愣,回过神来,发现此时大庭广众之下,柳青与她这般亲近,顿时,连脖颈也绯红一片。 柳青既然答应了白梦蕊,那自然是要说到做到的。 因此,也不在街上闲逛了,先去寻了柳木门在此地最大一处据点。 然后表明身份,询问此地的一些情况。 他得知占据这池州郡郡城的是一个名为燕子门的门派。 这个门派的先辈在楚王朝还未鼎立之前,便全力资助楚太祖,在其争夺天下中出了一份力。而他也因此封侯,并将池州郡作为门派基业而流传下来。 不过后辈不争气,近些年来已经不断衰弱,但却是愈发飞扬跋扈,已经惹得郡守十分不满。 不过摄于其强大武力,郡守不愿与其产生冲突,以免惹出大事,影响未来前途,便默不作声。 毕竟燕子门虽然跋扈,但还是懂得大是大非的,并没有在城中违反大楚律法。因此他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柳青见此,心中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便是连小麻烦都不存在了,无论如何,教训这等不得人心的势力,只会让人拍手叫好。哪怕是燕子门的盟友,在这件事上也是寻不到理由的。 于是他便示意此地的负责人与郡守联手好好教训这燕子门一次。 这负责人也点头应是,他对这燕子门也看不顺眼,虽然明面上不敢与他对抗,但私底下为了利益,也发生过一些小冲突。而他在权衡之下,也不愿与其发生大冲突,毕竟那样得不偿失。 也不知道那燕子门哪来的胆子,但只能说是利智昏庸了。 而在有了柳青的命令之后,他自然要好好出一口恶气,狠狠地教训燕子门一番。 在柳青离去后,他亲自拜访郡守,与他商议此事。 那郡守不说已是长期看燕子门不顺眼了,就算没有此事,他也会尽心尽力的与柳木门在此地的负责人合作的。 因为柳青在楚王朝还有个小王爷的身份。 柳木门占据四郡,独立划分出柳州。 楚王朝便是为了自身颜面,也会找个好的理由将此遮掩过去的。 因此,每一任柳木门掌门便是王爵,还是那种不需要与朝廷报备的王爵,只要继任掌门就可得到这个身份。 虽然这个王爵也就是说说而已,楚王朝也不会因此配发奉例,或者其他,没有太多的支持。 但在柳木门那强大的实力之下,其含金量还是很高的。比历代楚皇所封赏的王爷地位高上许多。 而柳青,或者说柳木门柳家一脉,对这个王爵却是毫不在意的,毕竟都知道这王爵的根源来自哪里,自然不会因小失大。 柳青吩咐完之后,便自行离去,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不再关注。反而督促着白梦蕊好好练气练剑。 区区一个连先天武者都没有的小门派,不值得他多挂心。 要知道虽然郡级势力距离七大派只是一步之差,但这一步却是天差地别。 比如说这燕子门,它占据了池州郡,但除去楚王朝统治的力量之外,剩余的部分,它能占据百分之三十就算是不错了。 而如柳木门,直接划分四郡之地,从上到下,都经营的严严实实,至少统治力量能占据百分之八十以上。 剩余的部分,则是一些不成气候的世家,小帮派罢了。只是吃些柳木门吃剩下的残渣,甚至这些残渣都有数不清的竞争对手。 而且郡级的势力最受楚王朝警惕,因为若是再进一步,便是七大派级别,虽然这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还是存在的。所以被这池州郡郡守找到了打压燕子门的机会,从此之后,不说一蹶不振,但也至少会大伤元气。 不过柳青他虽然不关注了,但白梦蕊对此还是很是关心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如此。 如果说,好好教训了一番燕子门,她自然会心满意足。 而如果说不是如此,她也是要关心着的,虽然到时候不一定会再让柳青对其惩罚一番,但她就有理由来逃避每日的功课了,逃避那枯燥无味的武功——即使被沈工所说的话刺激了几分,对武功多了几分注意,但终究对此还是不太感兴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权能之主相邻的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火影之若梦斗罗大陆之邪帝异种骑士团不灭玄法传第七种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