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天台

【书名: 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 第31章 天台 作者:南山寻鹤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传承穿六零小侯爷[星际]     烈日渐渐收起了光和热,西边一轮红彤彤的夕阳,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山体之中。金黄的光辉洒满大地,洒在那些或扛着锄头务农回来、或骑着单车下班归家的小镇人身上。 齐云的家乡小镇,是一个典型的城乡结合部。上班的体面的人,和务农的农民能够很亲切地交谈说笑,他们在回家路上遇见了也总是会打招呼,互相问一句“吃过了没”。 楼前小路行人渐多,齐云才恍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在金色的余晖下,齐父齐母先后从小镇的另一头回来了。齐云觉得自己该下楼去了,可刚想起身,他又想到“该怎么和爸爸妈妈说呢”,549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历年来,本省高考的一本线就在550左右,照这么说的话,他连一本都不一定能上呢! “你家孩子真厉害,高中就能考上省重点。” “你大儿子真有出息,将来肯定能考清华北大。” “你家齐云刻苦努力,成绩优秀,要是我家那崽儿有齐云一半,我就省心了。” “……” 靠在天台上,以往三年来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的赞誉,这一刻都像录影带一样在齐云脑海里闪过,那些称赞声,这时就如同一个接一个的巴掌掴在了他的脸上,掴在了齐父齐母的脸上。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 夜幕降下。 小镇上炊烟升起,各种各样的饭香味蒸腾上来,连离地四层楼高的齐云都能闻到,并且不自觉地流起了口水。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一点儿东西都没吃,就这么在天台上坐了一整天呢。 “齐云齐东,下来吃饭!” 下班回家的齐母,已经弄好了饭菜。 二楼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许是齐东跑下楼吃饭去了。 齐云听到了母亲的喊声,但却不想回答,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去面对爸爸妈妈。以前的他看小说总能看到“成王败寇”这种桥段,但他也总是嗤笑,觉得成败输赢又能如何,只要自己过得开心,过得舒坦,管他是王是寇呢。可这一刻,他才算是明白了,真正的生活哪有那么“浪漫主义”,你不关心成败,总有人关心输赢……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脚步声。 齐云借着月光,看到齐父从楼梯上走了上来。天台不大,但齐父弯腰也钻了上来,和齐云并肩靠在墙壁上:“怎么一个人在这难过啊?老祖宗教育我们,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管遇到什么事,饭还是要吃的。” 听着老爸的话,齐云知道齐东大概已经把事情告诉父母了。他竭力忍着自己的情绪,叫了一声:“爸……” 齐父掏出了口袋里的打火机和烟盒,抽出一支烟来点着,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之后才开口道:“怎么了,一脸哭相?五百多分不是不错吗?你看你老爸,连初中都没毕业,这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五块钱一包的龙凤呈祥,烟劲虽然不是很大,但吐出来的烟雾却浓得很。齐云侧眼看着被烟雾笼罩的父亲的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却可以听清楚每一句话。 “你老爸我没读过几年书,也说不来什么大道理……” 这个话头一起,齐云就大概知道父亲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话了。以往每次犯错,被齐母一通大骂,搞得家里每个人都愁眉苦脸之后,欺负就会来找齐云齐东兄弟俩谈心,每次谈心,开头都会是这一句,所以兄弟俩时常在背后调侃说,老爸这一段说辞讲了十几遍,我都快能够背诵出来了。 然而今天,齐云却很认真地听着。 “想我当年,成绩也和你现在一样好,每次考试,在全校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从来没掉下过第三。记得有一次,我一不小心就考了个全县第一,那多风光啊。我们那年头,兴送喜报,锣鼓喧天,一大队人专门敲锣打鼓到我家来庆贺。左邻右舍,三山五岭,说不知道齐家槽子出了个县状元,真要说起来,你老爸我可比你要排场得多哩。” 齐父又吸了一口烟,随即剧烈地咳嗽了一阵。连年起早贪黑地在工地上做事,把他的身体都给累垮了,他咳了一阵,再吸了一口后才缓过气来。 “可是,谁又能想到,我才刚在中学念完半年书,你爷爷就两腿一蹬,走了呢?你爷爷死了,你的三个伯伯又都刚参加工作,可怜那年头,家里连三块六毛的学费钱都交不起。这怎么办?没法子,回家种地呗,你爷爷别的没留下,十几亩地还是没带走的。” “我才多大啊,十二岁!家里连袋肥料都没有,我就去借;玉米种没有,我也去借。东借西借总算撑过了几年嘛,照农村的说法就该讨媳妇儿了,可请媒人东看一家西看一家,我们老家那个山窝窝被我找遍了,愣是没人家看得上你老子。” “想你老子我当年也是个暴脾气,一群村姑,还瞧不起我,我还瞧不上你们呢。于是,第二年,我就和你奶奶带着全部家当搬出了山里,来到这个小镇。刚来这个小镇时,这里的人凶啊,嫌我是外地人,租房往贵了收,租地往贫瘠给,买菜短斤少两,就是欺负你老爸这种老实人。” 说到这里,齐云险些笑了出来,心里想着没想到老爸如今也会玩梗了。 齐父没理会齐云,继续说道:“但再怎么欺负,你老爸我有一双手啊,勤劳致富,全靠双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是谁说着来着?管他呢,不去纠结,在镇上打拼了又四五年,终于买了个旧屋,还带着有些山林土地,这才在这镇上站稳了脚……” “这期间,还拐了你妈……小点声,别让你妈听着,想当年你老妈对你老子我,那可是神魂……什么来着?对,神魂颠倒……后来,就生了你,不得了哇,又是奶粉钱,又要准备上学的钱,那花销,我跟你妈当时可招架不住。怎么办?没法子,跟着大舅子出门,到上海讨生活,这一去就是十年……” 这十年,齐云一直住在外婆家。 说到这里,齐父已经点了第三根烟:“你看看我这四十多年,再看看你现在,算得了什么风浪?你老爸我是信命的,老话说得好,一命二运三风水,命可是放在头前的。你们现在不也常说什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吗?那都是一个理儿,你自己努力了,无愧了,结果怎么样,并不重要。” 听完父亲的话,齐云第一次觉得自己老爸竟和自己有着某种情感上的共鸣,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人对生活是“浪漫主义”的…… 齐父起身,将打火机和烟盒留在了天台上,什么话也没说,就钻了回去,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他很快就下楼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相邻的书:火影之若梦斗罗大陆之邪帝异种骑士团不灭玄法传第七种生命天上星星都给你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