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chapter 40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40章 chapter 40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王八蛋邵钰确实快要痛苦难过死了。

    那天晚上被温宝肆气得失去理智, 回国之后便忙得昏天暗地, 暗地里却依旧跟周芸打听着她的消息。

    明明心里怄得要死, 却咽不下那口气去找她求和,每次一心软的时候就不由自主想起她那副强硬的模样, 胸口一痛,又冷硬起来。

    每天都会想她有没有难过, 有没有不开心, 有没有一个人偷偷的哭。

    早上一睁开眼睛想,白天工作的时候想, 晚上睡之前还在想。

    越想越烦躁,弄得整个公司都变得低气压,陈然看到他都是战战兢兢的。

    祁沅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正是他情绪最差时,一听到温宝肆也会去, 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挂完电话,整个人肠子都悔青了。

    一直心神不宁到晚上, 又忍不住抓起手机一遍遍刷着, 结果看到唐尧那厮果然更新了朋友圈状态, 正是他和温宝肆的合照。

    女孩被他揽着肩膀靠在怀里,笑容娇俏灿烂,漂亮又惹人。

    配文是:我家小公主回国了~开心!

    他简直气得要吐血,恨不得摁着唐尧的手把这条朋友圈删掉, 什么他家的小公主, 那是他的他的!

    邵钰把手机按灭, 一把扔到了桌子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正好陈然推门进来,吓得停住了脚步。

    “邵…邵总?”

    “什么事?”邵钰抬起眸,眉眼阴郁得像是淬着寒冰。

    “有几份合同找您签一下…”陈然战战兢兢的把怀里抱着的文件夹放到他面前,邵钰瞥了眼,抬手用力揉上眉心。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

    另一边却是截然不同的热闹。

    饭后消遣,一群人闲闲地聊着天,话题大多数围着温宝肆,因为读书时便老是跟着唐尧和祁沅出来,大家喜欢逗她,现在长大了变成了明星,则更加让人想要调侃。

    比如某个大明星私底下是什么样子啊?拍戏感觉如何,最近有没有人给你使绊子,诸如此类。

    言语间熟稔亲近和关切显而易见。

    你一言我一语的,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夜色加深,祁沅和他们告别。

    “茉莉平时睡觉比较早,我们先回去了。”

    “哎哟,主人都走了我们还在这干嘛——”

    “走走走,散了散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出门,然后各自告别回家。

    温宝肆拒绝了唐尧要送她的好意,自己开车回去。

    夜色下城市格外安静,马路两旁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建筑,隐隐透过路灯,能窥见几分轮廓。

    繁华过后,寂寞则愈加清晰,疲惫感涌了上来,温宝肆深吸了口气,强打起精神开车。

    唐尧果真说到做到,第二天便带着温宝肆和他那群狐朋狗友,每天上山下海的浪,朋友圈也更新得飞起。

    今天不是出海享受日光浴,明天就是上山到别墅度假,还有凌晨时分无比热闹的酒吧,躁动的男男女女们。

    在那一堆的照片中,邵钰总能在里头看到温宝肆的身影。

    有时是大大方方的一张合照或单人照,有些则是从其他照片中找出一角,证明她在现场。

    邵钰知道她这几天休假,本想着她一个人在家可能会难过,但没想到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对比起他的惨淡和黯然伤神,温宝肆可以说是生活得十分滋润了。

    当初的怒火也不知何时渐渐消失,只剩下懊恼和思念,邵钰手指滑动着唐尧朋友圈一张又一张的照片,目光落在上面,眷恋又贪婪,久久舍不得移开。

    爱情,真的会让人无条件的妥协。

    --

    又是一次夜归。

    温宝肆有些微醺,鼻尖弥漫着淡淡的酒味,脑袋很重,脚步轻飘飘的。

    她按电梯上楼,耷拉着头,无精打采。

    外面是声控灯,用力一跺脚,四周就亮了起来,这片公寓是一层独户,只有她一个人住。

    随着头顶的灯亮起,家门口前,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邵钰倚靠在墙壁上,西裤包裹着的长腿笔直,斜撑着地面,衬衫袖口挽起,一截手腕没入裤子口袋中。

    短短几日,竟有种时隔多年的感觉。

    温宝肆看着他,有些恍惚,整个人像是被吸进了那双漆黑的眸子里。

    脑子越发晕眩。

    “你来干什么?”两人对视,没有人先开口,安静许久,温宝肆出声问,嗓音是委屈。

    “我不来,你恐怕永远不会想起我。”

    邵钰脸藏在阴影中,神色不明,语气中是淡淡的自嘲讥讽,原本因为看到他而欢呼雀跃的心,一瞬间凉了下来。

    温宝肆垂下眼,抿着唇,沉默不语的走到门口,按上指纹。

    邵钰一直在旁边看着她动作,空气变得异常缓慢,推开门的一瞬间,温宝肆轻轻吸了一口气,提步进去。

    她强忍着复杂心绪,伸手,极其自然的带上门。

    即将合上的缝隙被人一把推开,邵钰握住了她手腕,伴随着一声巨响,门被重重合上,温宝肆被他紧搂着,压在了门后。

    “你真的是要气死我吗?”

    邵钰伏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质问,气息一拥而入,温宝肆仰头,用力深呼吸。

    “说话。”

    她抿紧唇沉默,邵钰难以忍受地低喝出声,温宝肆闭了闭眼,沉声道:“你要我说什么。”

    温宝肆张了张嘴,想再补充些什么,脑海中却不自觉闪过这几天的一幕幕,委屈伤心愤怒席卷而来,她眼睛开始湿润。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邵钰忍受不了了。

    她这段时间的忽视和冷战已经折磨得他接近失控的边缘,此时此刻,只恨不得堵上她的嘴。

    愤怒的尾音消失在唇间,温宝肆只发得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呜咽,她被邵钰重重的堵住了唇,用力啃噬着。

    细微的疼痛从唇上和舌尖传来,温宝肆反抗推拒着他的肩膀,却像是浮游撼大树,丝毫挣脱不掉他的力度。

    湿热的唇从下颚一直蔓延到颈间,温宝肆推拒的手变成了攀附,她紧紧倚靠着邵钰,虚软的双腿已经支撑不住身体。

    酒精的后劲好像上来了,温宝肆缓慢又迟钝的眨着眼睛,脑海中像是一片白雾茫茫,空无一物。

    邵钰在耳边一声一声的叫着她。

    “肆肆,肆肆…”

    语气中是难耐,是情难自禁,是求和讨好,是一腔缱绻情深。

    客厅没有开灯,黑暗中,连喘息声都清晰可闻,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格外诱人。

    窗外皎皎月光撒了一地,照亮大半光景,邵钰就借着这一地月光,抱着她走进了卧室。

    是更加深厚浓稠的黑。

    紧闭的窗帘厚重宽大,严丝合缝遮住了所有的光。

    黑暗仿佛能释放人的天性,白天难以面对的事情,这一刻却丢盔弃甲,狼狈败走。

    只剩下心底最真实的渴望。

    温宝肆在邵钰进入的那一刻便哭了起来,为自己的意志薄弱,为心里的不甘委屈,为难以承受的欢愉。

    她一边承着邵钰的动作一边哭得不能自已,身子抽动着,手背掩面,泪水顺着下颚往下流。

    “我错了,肆肆,我不做了好吗,你别哭——”

    邵钰咬牙忍着,额头掉落大颗大颗的汗珠,紧要关头,他竟然强迫自己停住了动作。

    她哭得着实伤心,像是被欺负惨了的孩子,心口一阵阵发痛,邵钰仰头重重吸了好几口气,咬牙紧绷着,一点点退出。

    “呜呜呜…”女孩哭得更凶了,整个人往他身上贴,紧紧抱着他不撒手。

    邵钰快要疯了。

    理智彻底崩溃。

    “肆肆,对不起,等做完,做完我给你跪下都行——”

    他哑着嗓子,随着话音消失,原本克制的动作瞬间冲出桎梏。

    破碎的轻哼声一阵阵溢出,男人女人混杂,时不时伴随着两声呜咽,可怜兮兮的,像是某种小兽。

    精疲力尽。

    邵钰平躺在那里喘气,光.裸的胸膛上下起伏,视线盯着天花板,满眼充斥着茫然。

    温宝肆窝在他怀里,小小一团,紧紧挨着,偶尔能听见两声抽泣。

    “肆肆,我错了,我错了…”

    须臾,缓过神来,邵钰转了个身把她搂在胸前,不停亲着她耳朵道歉。

    怀里的人却久久没有动静,邵钰心底开始一点点恐慌时,终于响起了她的声音。

    嗓音细细的,带着哭过后的脆弱沙哑。

    “错哪了?”她软着嗓子质问,明明是很强硬的一句话,却让他生不出一丝反感来。

    “哪都错了。”

    邵钰闭上眼,把脸埋在她颈间蹭着,声音低低的,像个累极了的孩子,眷恋渴求的温暖。

    概括他这几天的生活,大概为,伤筋动骨,不外如是。

    什么骄傲自尊坚持,在她面前通通都不是。

    温宝肆听完,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

    邵钰顿了顿,从身后紧紧搂住了她,这一次,她没有挣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第七种生命不灭玄法传异种骑士团斗罗大陆之邪帝火影之若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