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chapter 39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39章 chapter 39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一口气像是堵在胸口出不来。

    温宝肆想翻白眼,又忍住了, 她拿下身上的包挂到门后, 弯腰换鞋走了过去。

    “不想吃。”

    她坐在椅子上,把面前餐桌上的米饭往前一推, 面无表情。

    “气饱了。”

    邵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沉默不语伸手解掉了身上的围裙, 抬起眼,和她对视。

    “因为谁生气?”

    “你觉得呢?”温宝肆面色冷下来, 毫不示弱的回视过去。

    邵钰顿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番模样, 一想到她这个样子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他就更加妒忌煎熬。

    “是因为于末吗?因为我要导演换人?”一个人生气到某种程度的时候, 面上则愈加平静,邵钰坐在那里, 安静的问。

    “难道我不应该生气吗?”温宝肆有些难以置信他的坦然。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介入我的工作, 因为私人感情, 让整个剧组来买单。”

    “你知道一部影片要重新拍摄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温宝肆连连质问, 语气中充斥着不满, 邵钰被她一口一口的我们弄得有些烦躁。

    他失去了方才的镇静。

    “你的工作难道不是我一直在安排的吗?”

    “难道因为对象换成了于末就不一样了?”

    “这不是同一个话题!”温宝肆被他弄得快崩溃了。

    “我的意思是, 你不应该把公私混为一谈。”

    邵钰听完气笑了,身子往后一放靠在了椅子上, 望着她语气凉凉。

    “肆肆,从一开始, 我对你就没有公私分明过。”

    温宝肆哑口无言。

    是了, 从他收购的星城传媒的那一刻起, 在温宝肆这里,就没有什么公私分明。

    她就是他的偏私。

    “这不一样…”须臾,温宝肆摇摇头,望着他说。

    “你不能不顾我的意愿直接干涉我的工作,更加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直接决定剧组主演,一部作品,应该由最适合它的人出演。”

    “尤其是,在影片已经拍摄完大半的情况下,你怎么能因为私人感情直接换人。”

    “我没有办法再看到于末和你待在一起。”许久,邵钰说道。

    “那如果说,我一定要原封不动的拍完它呢?”温宝肆坐在那里沉着的质问。

    “肆肆…”邵钰和她对视许久,低头伸手揉了揉眉心。

    “你别和我闹。”

    “我没有闹。”温宝肆冷静的回答。

    餐桌上的菜还冒着热气,香味漂浮在空中,却勾不起人半点食欲,两人相对而坐,气氛沉默压抑。

    “我不允许。”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邵钰终于抬头看着她,平静地说,温宝肆的心一下落到了谷底。

    她垂眸嘲讽地笑了笑。

    “那我就自己拍。”

    说完,温宝肆拿出手机给她的律师打了个电话,当着邵钰的面,叫他开始处理和星城传媒的解约事宜,通话还未结束,手机就被邵钰倾身抢走了。

    “肆肆,你一定要这样吗?”他死死蹙着眉,盯着她,眼里有怒火,手机被一把扔在了桌上,电话已经切断。

    温宝肆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打量着,神色毫无变化,语气肯定又坚决。

    “是,我一定要拍完。”

    邵钰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他两只手抵在桌上,低头,抓了把头发,最后望着她,眼里无奈又颓然。

    “那随便你。”

    他说完起身,抓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平静的语调中夹杂着失望和愤怒。

    “现在我们恐怕都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吃这顿饭了,等你拍完这部戏再说吧。”

    随着一道清脆的关门声,邵钰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温宝肆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灯光下,看起来越发孤寂。

    她迟缓的拿起筷子,夹了块盘子里的红烧鱼放入嘴中,有些凉了,但依旧是熟悉的味道。

    她一口口,慢慢地夹着菜,吃着吃着,眼泪却掉了下来。

    邵钰说到做到,他当晚就回国了,第二天去片场,导演面色复杂的和她说,按照原本的进程拍摄。

    温宝肆平静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经过一天的调整,于末和她的状态基本恢复正常,拍摄进行的还算顺利。

    大家都是专业的演员,这就和你在家里即使吵得天翻地覆,一上班,立刻又投入工作一样。

    剧组依旧同往常无二,除了温宝肆和于末私底下再也没有说过话。

    在镜头前面谈笑风生,一下戏,各自沉默。

    邵钰回国第三天,国外戏份全部结束,人员全体回国。

    温宝肆直接打车回了自己公寓,邵钰的东西还在里面,看起来更加让人睹物伤神,她把自己摔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心就像是破了一个大洞。

    空荡荡的,很痛。

    剧组前几天赶着进度,大家精神体力都透支了,一回国,导演就给全部人放了三天假。

    之前还有忙碌的工作可以转移注意力,现在蓦地闲下来,只觉得无比的寂寞空虚。

    那些被极力压制的悲伤一股脑跑了出来,让人难过得想哭。

    安静的空气被尖躁的铃声打破,脑海中纷杂的思绪也一扫而空,她伸手抓起一旁的手机,屏幕上方显示的是唐尧的名字。

    “喂…”温宝肆吸了吸鼻子,声音不自觉带上了撒娇。

    人在无助和难过时,总是会依赖自己亲近和熟悉的人,因此一听到唐尧的声音,她就把持不住了。

    “肆肆,你今天是不是回来了?!”

    “嗯,刚到家。”她嗓音有些绵软,带着一丝软糯,是这几天难得的放松。

    “你祁沅哥他女朋友今天过生日,在老地方,你来不?”

    唐尧的嗓门一向大,从那头传来中气十足,温宝肆正欲问祁沅为什么不亲自和她讲时,电话就被另外一个人接过去了。

    “肆肆,你刚下飞机,要是累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我本来也不想和你说的,但唐尧硬说太久没见想你了。”

    祁沅在那头笑,声音依旧藏着温柔,温宝肆心情突然就明朗了起来。

    “我也想你们了,不累不累,我现在立刻出门。”

    她从床上爬起来,急急忙忙收拾着东西,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我没准备生日礼物怎么办呀,要不待会去买个?”

    “没关系,你人来就行了,路上注意点,好好开车。”

    温宝肆车技很烂,大学时出过几次追尾撞车事故,每次都是唐尧和祁沅两人帮她收拾烂摊子,因此她自己开车时,祁沅总免不得叮嘱一番。

    “好啦好啦,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她自信满满的说,祁沅无奈轻笑。

    虽然祁沅说不需要买礼物,但温宝肆觉得必要的礼节还是要有,她开车过去时特意绕路去了一家珠宝店,给他女朋友挑选了一对耳环。

    店员说这对耳环是她们主设计师今年推出的最新款,一共只有三对,限量发售。

    耳环设计的恰好是茉莉花的形状,淡雅秀气,温宝肆一眼便看上了,直接刷卡付款。

    过去时房间坐满了一圈人,菜还没上,大家都在聊天,温宝肆庆幸自己手里提着礼物,看这个架势,祁沅这次是来真的认真了。

    来的人都是平日里玩得极好的,温宝肆几乎全都认识,有大院里的几个玩伴,大学读书时的朋友,囊括了祁沅好友中心圈。

    看来今天不仅仅是一次生日宴,还是一场介绍会。

    温宝肆一进来,大家便热情欢呼,纷纷起哄。

    “哟,我们的大明星来了,来来来,上座——”

    唐尧和祁沅中间给她留了个空位,温宝肆从容的朝一干人挥了挥手,到位子上坐下,十分淡定。

    “够了啊。”

    她说完,从包里拿出包装精美的盒子,推到了祁沅旁边的肖茉莉面前,笑着祝福:“生日快乐。”

    “谢谢。”她惊喜的接过,礼貌询问:“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可以啊。”温宝肆笑着点点头。

    “哇——”看清盒子里的耳环之后,肖茉莉开心地惊呼了一声,望着她,兴奋道谢。

    “好漂亮,我好喜欢啊。”

    “喜欢就好。”温宝肆笑了笑。

    “祁沅,你帮我戴上。”她迫不及待地拿出那对耳环,朝祁沅说道,眉宇间的神色就像个收到心爱礼物欢喜雀跃的小孩,十分惹人喜爱。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温宝肆得承认,她此刻是被取悦到了。

    祁沅这么喜欢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温宝肆想。

    祁沅纵容宠溺的对她笑笑,然后拿起耳环小心翼翼地帮她戴了上去,两人之间的氛围自然又亲近,席间众人对视几眼,里头都是了然于心的笑意。

    “好看吗?”戴好,肖茉莉探过头来朝温宝肆问,娇俏漂亮的脸庞映衬着那对茉莉花的耳环越发明媚耀眼,温宝肆点了点头,认真道。

    “很好看,非常适合你。”

    “你眼光真好。”肖茉莉说完,目光又充满期盼的看向祁沅,眼睛里闪烁着显而易见的求夸奖,祁沅脸上浮现出笑意。

    “好看,漂亮极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眼里温柔满满,其他人看不过去了。

    “卧槽——”

    “叫我们过来是秀恩爱的是吧!”

    “这饭吃不下去了,大家散了散了…”

    “咳。”祁沅轻咳一声,制止了众人的打趣,正色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肖茉莉,非常感谢你们百忙之中过来参加这个生日会。”

    “你好你好,非常高兴认识你。”一些人客气应道,被其他人笑闹。

    “都这么熟了,就别来这套虚的了。”

    “就是,上菜上菜。”

    算是认识了,菜很快上了上来,一群人嘻嘻哈哈,开始互相敬酒夹菜,气氛还算热闹。

    肖茉莉也进退得体,话不算多,但偶尔也能接上,聊到她不知道的事情时就默默在一旁听着,时不时给祁沅夹菜,叮嘱他少喝点酒。

    实在是挑不出毛病。

    温宝肆忍不住反思自己之前是不是戒心太重,把人都想得太坏了。

    用蒋超的话来说,就是突然失宠,有些不适应。

    她不由有些愧疚,对肖茉莉也多了几分热情和诚恳。

    “肆肆,你是不是和阿钰吵架了?”吃得差不多,祁沅蓦地倾身过来,在她耳边小声问,温宝肆一愣,抬头望上了他的眼睛。

    “干嘛突然这么问?”

    “因为今天叫他的时候感觉语气不太对,而且你今晚,好像心情也很低落。”

    祁沅向来心细,温宝肆和邵钰都不是会主动倾诉的人,况且这次吵架也不是什么体面事,两人都是默默僵持冷战,没有和任何人说起。

    两个人的事情,最怕的就是拉进第三个人,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

    因此即使是祁沅和唐尧,温宝肆都没有说。

    都是共同的好朋友,只怕她前一秒讲完,后一秒电话就打到了邵钰那里。

    但是现在被祁沅这么一问,不知为什么,委屈就瞬间涌了出来,想毫不保留的和他倾诉。

    “嗯。”她低头,轻轻吸了吸鼻子,应了一声。

    唐尧在祁沅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注意力就转了过来,听她这么一回答,立刻蹙起了眉头。

    “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宝肆把这几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中间隐去了两人在酒店房间里的那段,听完,唐尧和祁沅都不约而同沉默了。

    “说起来,你们两人都有点问题…”祁沅若有所思道,唐尧挠了挠头,有些苦恼。

    “这感觉调和不了啊,要不你赶紧拍完这部电影去跟他说两句软话?”

    “阿钰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啊,他肯定舍不得对你生气的。”

    “为什么要我说软话?”温宝肆一听就不满了,想起那个晚上,应该生气的不是她吗?

    “好好好,是我错了,肆肆别生气。”唐尧立刻顺着她的背安抚,语气讨好。

    “那就别想了,这几天我带你去玩,让邵钰那个王八蛋自己一个人痛苦难过去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第七种生命不灭玄法传异种骑士团斗罗大陆之邪帝火影之若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