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chapter 23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23章 chapter 23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其实关于那个晚上, 温宝肆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

    少女孤注一掷的勇气,最后被拒绝的心如死灰, 整个过程是她藏在心底不敢回看又舍不得丢掉的记忆。

    连带着, 她也没有勇气再去见邵钰一面, 因为仅仅是他抵达之后报平安的一个电话, 就叫她趴在床上哭了大半夜。

    如果不能拥有, 与其每天摧心剖肝,不如学会克制。

    等不到再次相遇的那一刻,就让它永埋心底。

    对温宝肆来说, 出国太遥远, 况且温家肯定不会舍得让她定居在国外, 更重要的一点,是邵钰从来未曾对她回应过什么,甚至于对她一腔孤勇的告白, 只是留下了一句简单的承诺。

    那么, 她信他。

    所以,在他回来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 所有的一切, 都不言而喻。

    “我喜欢你。”

    “肆肆,等我回来。”

    这几年,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联系, 只是逢年过节偶尔发条信息问候, 就连电话都是小心翼翼而克制的。

    唐尧和祁沅放假会经常过去那边找他玩, 温宝肆每次都是拒绝, 次数多了,唐尧他们也看出了异样,询问两人无果,最后只能暗自揣测。

    因此,在听完温宝肆三言两语的解释后,唐尧和祁沅终于解惑。

    “没想到中间还有这档子事,我还以为你就是因为阿钰出国了和他赌气呢!”

    “藏得够深啊…”唐尧意味深长望着她,祁沅笑了笑。

    “难怪阿钰回国第一天你就在他家。”

    “不过这样也好,与其便宜了外头那些不知底细的男人,还不如让我们阿钰捡到宝。”

    “说什么呢?”房间门被扣响,邵钰双手环胸倚在门上望着三人挑眉笑,端的是风流倜傥。

    “买完单了,回家。”

    邵钰开车送她回去的,临下车前,温宝肆解开安全带,看着那个稳坐在位子上的人,开玩笑问:“今天不送我上楼了?”

    邵钰瞥了她一眼,长睫划出诱人的弧度,接着只见他轻笑一声,薄唇轻启,字句缓缓吐出。

    “不了,今天吃素。”

    温宝肆:“……”认输认输。

    她一把拉开车门落荒而逃。

    --

    下周又是新一期的吃饭录制,距离第一期的播出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收视率和口碑都很不错,在一干综艺节目中脱颖而出,杀出了一条血路。

    每周六晚上,不少人都守在电视电脑前翘首以盼,等待着新一期节目的出来,而节目组里常驻的几位嘉宾,一时间也邀约不断,身价翻了不少。

    最新这期节目录制地点在杭城的一个著名影视基地,因为听说这次有几位大咖,档期排不出来,所以只能将就把拍摄安排在他们的剧组地。

    温宝肆没有参加过其他真人秀节目,不知道他们的流程是什么样,但吃饭确实保密措施做得极好。

    虽然也有简单的剧本,可大部分还是要看他们临场发挥,而每期的嘉宾,他们也是到上场前一刻才知道的。

    温宝肆有个早到的习惯,再加上她时间相比其他人来说也比较充裕,于是经常是第一个到的人。

    抵达节目组,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了里面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空阔安静的房间,摆放着一些道具,看起来有些凌乱。正中那张灰色沙发上,坐着一位可以称为少年的男人。

    他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头后仰靠着沙发背上,像是在睡觉,只露出一截雪白轮廓秀致的下巴。

    穿着浅色宽松牛仔裤的长腿无处伸展,随意弯曲放在那里,瘦白纤长的手指搭在膝盖上。

    只是一眼看去,便透着和常人不同的气质。

    是于末。

    温宝肆推门的动作停了一瞬,正在考虑是立即关上门转身,还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偷偷带上门走人时,于末睁开了眼睛。

    两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对上了。

    那双眼里,漆黑,深沉,又泛着头顶的灯光,莹莹发亮。

    温宝肆立刻压下了心底纷杂,朝他得体的弯起嘴角,点头,打招呼。

    “好久不见。”

    于末没有开口,依旧沉默,目光沉沉落在她身上,随着温宝肆在离他不远不近的那张沙发上坐下时,方才移开。

    “我不来见你,你恐怕永远都不会见我。”

    他目光落在角落那盆绿植上,声音浅淡,带着显而易见的自嘲和落寞,温宝肆就像是被人拧了一把的感觉。

    难受又有些痛。

    她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

    “对不起于末,有些东西只能给一个人。”

    “如果注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与其徒添烦恼,不如学会克制,断个干净。”

    温宝肆觉得自己欠于末一个解释。

    不管是他的告白还是后面找他经纪人解决事情的结果,对他来说应该都是一次伤害。

    一帆风顺的少年,即使在这个如染缸的娱乐圈依旧保持着纯真和本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人是一样的,所以这也可能是温宝肆吸引了他的原因。

    而从未见过黑暗的少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勇敢无畏的追求,却被用这种方式结束。

    应该是莫大的屈辱和难堪吧。

    空气沉默得可怕,于末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像是没有听到温宝肆方才所说的一般,直到,他垂眸笑了笑。

    “你说的没错。”

    话音落地,他抬头望着温宝肆,眼里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愤怒,以及压抑的痛楚和哀伤。

    “可谁又能做到和你说的一样,喜欢这种东西,是想克制就能克制得了的吗?”

    “就像我恨不得永不见你,却还是巴巴的跑来,就为了再多看你几眼,温宝肆——”

    “我是真的很讨厌你。”

    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扎进了温宝肆的心口,让她无法呼吸,鼻头酸涩。

    往事不受控制涌入脑中。

    其实她万万没有像之前和唐尧祁沅他们说的那般洒脱。正如于末所说,喜欢这种东西,不是想克制就能克制得了的。

    邵钰出国第一个月,恰逢十一国庆,七天假期。

    唐尧和祁沅过去找他,温宝肆那时正是敏感赌气时,哪里愿意去见他,甚至恨不得听不见他一丝一毫的消息。

    然而,在唐尧手机上不小心看到邵钰发过来的地址时,整个人像是中了魔一样去偷偷买了机票,骗温家说要和同学一起去旅游,然后独自一人飞了过去。

    她看到了他住的地方,看到他和唐尧几人一起出门打球,逛景点游玩,也看到了那个心心念念,记挂在脑中的人。

    邵钰看起来比之前气色好了很多,其实自从那次温宝肆见过他发病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是脸色苍白的,那时没有觉察,现在想想,可能已经是频繁发作了。

    而到了这边的他脸色多了几分生气,眉眼依旧如初,清俊逼人,让她就这样看着便移不开眼。

    视线一直追随着他,舍不得错过半分,直到被泪水模糊。

    出租车的司机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安慰着她,温宝肆勉强听懂几分,大意是:“小姐,别哭了,你长得这么美,哭得我心都碎了。”

    于是,她一边哭一边笑,望着头顶车厢,泪水渐渐止住,最后好像有什么沉甸甸压了许久的东西,一点点消失在了心口。

    从那边回来,整个人突然就释然平和了。

    也是奇怪,人的情绪真是莫名其妙得不讲道理。

    --

    休息室里没有录像,为了艺人的隐私也没有装监视器,温宝肆自于末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垂下了眸子,盯着脚尖,直到情绪调整过来。

    她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沙哑。

    “那你就讨厌我吧,总有一天,你会把我忘记的。”

    于末惨笑了一声。

    “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

    气氛压抑沉闷,让人有种窒息感,温宝肆正在考虑找个借口逃离时,一道充满活力打趣的声音随着推门而入的人传了进来。

    温宝肆松了一口气。

    “哟!你两来得真早,我可是一下飞机就赶来了,还以为自己要独守空房了呢!”

    钱多多一边鼓掌一边走了进来,端详打量着两人,脸上挂着姨母笑。

    “好好好,如此甚好。”

    “你好,我是于末。”于末立即起身,礼貌的和他握手,全然不见方才的异样情绪,只是眉眼里还夹杂着一丝阴霾。

    温宝肆陷在椅子里,有点倦意,懒洋洋的朝他晃了晃手。

    “多多…”

    将近两个月的合作,大家早就已经熟悉了,吃饭是一档综艺节目,基本以轻松玩乐为主,不比剧组的各种复杂。

    几期游戏下来,大家相处便都像朋友一般,虽还没达到交心的地步,但关系确实比起一般人要好很多了。

    钱多多在温宝肆旁边坐下,他一来,气氛便轻松许多,原本就是极会开玩笑说话的主,再加上温宝肆刻意配合,一时间房间笑声不断。

    话语间,温宝肆不经意打量了一眼于末,发现他虽然很少接话,但脸色却比起之前明朗不少,甚至嘴角还挂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她悄悄放下了心。

    其他人接二连三都来齐,节目正式开始录制,正如之前传闻的那样,这期来得都是大咖。

    可能是因为吃饭前几期节目反响特别不错,所以才能邀请到这些重量级嘉宾,这对节目组来说,又是一次质的飞跃和提升。

    如此一来,冲着这些嘉宾名气来观看节目的观众又无形中增加一笔。

    温宝肆很能理解节目组的立场和考量,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节目组会这么的没有下限,竟然把她安排和于末一组。

    剧本没有写嘉宾安排,因为这些经常会发生变数,温宝肆拿到的上面就写了她和钱多多分在一起。

    而此刻面对已经开始录制的镜头,在导演宣布完最终分组之后,已经是箭到弦上,不得不发。

    好吧。

    温宝肆垂眸暗叹了口气。

    不过是录制一场节目而已,都在一个圈子里,怎么样都是避不开的。

    她只能祈祷今天能够顺利完成录制。

    不然,恐怕节目播出之后某人会要发疯。

    毕竟前段时间只是一个小学弟的玩笑,就被他压在门上教训了一番,那句‘肆姐姐’还回荡在耳边。

    温宝肆头痛扶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第七种生命不灭玄法传异种骑士团斗罗大陆之邪帝火影之若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