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chapter 22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22章 chapter 22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莫名酸楚感一点点蔓延上来, 久别重逢的欣喜过后, 便是现实无情的沟壑。

    温宝肆看着他,忽然摇头。

    “都过去了, 只要你回来了就好。”

    “嗯。”邵钰轻轻应了一声,表情依旧没有太大变化, 他解开身上的安全带, 倾身过来。

    “肆肆, 让我抱一抱。”

    贴在耳边的声音带着丝祈求和脆弱,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咔嚓,她身上的安全带也被解开, 接着整个人被托起。

    本能的环住他脖颈, 下一秒已经天转地旋,座椅被放下,温宝肆从副驾驶到了驾驶座,整个人坐在了邵钰腿上, 被他搂在了怀里。

    车子停靠在马路边一处偏僻处,周围树木遮挡, 只余车内散发着柔柔暖光。

    女孩小小一团窝在他怀中, 乖巧得和之前那个在酒吧张扬肆意的她判若两人。

    心底的涩然烦躁一点点被抹平,邵钰垂眸,便对上了女孩瓷白娇嫩的脸,还有乌黑水润的大眼睛。

    小巧粉嫩的唇近在咫尺。

    他微微低下头, 便轻而易举的压了上去。

    极软, 像是要把人心都给融化了, 邵钰一下下亲着,厮磨按压,就是没有近一步,最后是温宝肆受不了了,小声呢喃撒着娇,主动张开唇引他进来。

    两人在车里亲着,怎么也亲不够一般,到最后,彼此的唇都红得仿佛能滴血。

    那是被极度滋润过得模样。

    邵钰依旧抱着她舍不得放开。

    哪怕腿已经麻了。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今晚带给他的烦躁不安。

    “我送你回家。”许久,他方才开口,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声音闷闷的。

    温宝肆正在玩着他头发,闻言动作顿了一下,试探道:“要不今晚我去你那里?”

    女孩的声音可以说是诱惑潘多拉魔盒打开的一把钥匙,邵钰抑制住心底的欲望,暗自重重深吸了两口气。

    “肆肆,今晚的我没那么好的自制力,你最好别撩我。”

    他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完,最后侧过脸,在她雪白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下去。

    却是舍不得用力,只轻咬一口,又用舌尖舔了舔,温柔安抚。

    温宝肆被他弄得眼睛都红了,身子止不住轻微颤抖,埋在他怀中,只想说那就不要控制了,但还是只呜咽了两声,可怜兮兮的点头。

    公寓很快就到了,温宝肆住在十楼,下车时邵钰说要送她,一直送到了温宝肆到门口拿出钥匙还没走,门一开,就被他搂着腰推了进去。

    灯还没来得及打开,房间一片漆黑,浅浅的月光从落地窗撒到客厅,添了几分亮意。

    温宝肆只觉得邵钰眼里藏着火苗,还未看清楚,便被一通来势汹汹的吻乱了神智,就连衣服什么时候卷上来的也不知道。

    里里外外被人欺负了个够,甚至胸前还传来了微微的疼痛。

    男人的喘息声在黑暗中十分明显,温宝肆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觉得他眼里的那把火烧得更甚。

    然后,她听到邵钰在她耳边低沉威胁,声音缓慢又吐字清晰。

    “肆姐姐,以后再敢随便出去撩人家小学弟,我就让你变成女人。”

    原来是等在这儿。

    温宝肆脸红得仿佛能滴血,正想搂着他好好撒娇解释一番时,邵钰重重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她忙不迭地的点头,声音拉长像是带上了哭腔,邵钰又亲了下她的唇,哑着嗓子说了声乖。

    “我回家了,你好好休息,”

    他接着说道,然后门被打开,邵钰松开她走出去又带上了门,温宝肆站在原地难以平复,许久,方才呜咽一声掩面,像是一只被煮熟的虾。

    打开灯,对面镜子刚好映出里面的女孩,红肿着一双唇,双目含春,两颊染着淡淡嫣红,像是天然上好的胭脂。

    她咬唇克制住即将蔓延开的甜蜜笑意,忽而想到什么,别扭的伸出手背到身后,系上了内衣的扣子。

    温宝肆看着镜子里的人,表情困惑又是抑制不住的甜蜜。

    她眨了眨眼,彻底开心的笑出来。

    怎么办,好像甜得快要死掉了。

    --

    在喜欢的人面前,所有不开心都会变成甜。

    温宝肆刚从摄影棚出来,就接到了唐尧的电话,约她一起去打篮球。

    距离上次小聚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还是为了给邵钰接风洗尘,唐尧在电话里长吁短叹,直呼闺女养大就不贴心了,温宝肆回了一个字,滚。

    依旧是约在大院那个篮球场,温宝肆过去时,三人已经在球场上开打了。

    邵钰看起来恢复的真不错,投了两个球也只是有点微喘,穿着t恤和运动长裤,笑容带着几分少年阳光的意气风发。

    久违的模样。

    温宝肆控制不住的小跑过去,然后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阿钰阿钰…”女孩抱着他的腰不肯撒手,嘴里娇娇软软的不停叫着,邵钰被她猝不及防的动作弄得后退了两步,然后稳住身子,无奈的抱住她。

    “怎么了嗯?”邵钰微低下头去看她,却只看到了小片白皙细腻的肌肤。

    心头软成一片。

    “哎呦呦,这年头单身狗不让人活了是吧!”唐尧在一边气得把手里的球砸到地上,看着场中那对抱在一起的狗男女牙痒痒。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不知道矜持一点!”唐尧提着温宝肆的后衣领把人从邵钰怀里拖了出来,嘴里教训,温宝肆气恼的鼓着腮帮子瞪他。

    “你好烦!唐尧你是讨厌鬼吗!”

    “嘿!”唐尧气得吐血,积压了多日的不满通通发泄了出来。

    “想当初因为某人出国要死不活的人是谁?要不是老子每天挖空了心思和祁沅带着你玩,能这么快调整回来?”

    “好了,现在人一回来就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唐尧手叉腰指着她教训,祁沅在一旁连连点头帮腔。

    “就是,你自己算一下,要不是我们给你打电话,你都多少天没想起我俩了,想当年,咱三可是形影不离的。”

    “你听听,你向来没脾气的祁沅哥都忍不住了,更何况我这个暴脾气——”唐尧立即附和。

    温宝肆方才的满腔气势顿时烟消云消,面对两人的指责,她不仅理亏,并且心虚又愧疚。

    以前觉得见色忘友这个词语永远不会发生在她身上,没想到现实是如此的来势汹汹,狠狠给了她两巴掌。

    脸疼。

    “哎呀,我知道错了,唐尧祁沅哥,你们就别生我气了。”

    该服软时就服软,温宝肆唯唯诺诺上前,拉住了两人衣角晃了晃,然后又凑过去讨好的抱了抱他们。

    “是我的错我的错,你们就原谅我吧!”

    这次换成了邵钰拉着她后衣领把人提拎出来,他上前拍了拍唐尧和祁沅的肩膀,一副家长的模样开口。

    “这几年肆肆就麻烦你们照顾了,待会我请吃饭,去宝香楼任意点。”

    唐尧:“……”不要脸啊!

    打完球,邵钰说到做到,提前就定好了包厢,几人直接前往宝香楼。

    正值夜幕初上,街道灯火通明,古色古香的楼前,挂着两盏大红灯笼,意境十足。

    唐尧这次下手极狠,摆明了要宰邵钰一顿,温宝肆在一旁都看着肉疼。

    把菜单上最贵的那一排点完,唐尧把手里菜单递给了服务员,好整以暇靠在椅子上。

    “对我们邵总来说,这些不过尔尔,对吧?”他打趣的挑眉,邵钰点点头,笑容温润无害。

    “的确,比起唐经理,我手头确实算是宽裕一点。”

    “……”唐尧一脸被喂了屎的模样,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毕业之后就进了自家公司,但却和邵钰截然不同,一个是直接接手公司,一个则是从基层做起。

    这两年升点职,从小员工变成了唐经理,唐尧素来最神烦别人用这件事情调侃他,但面对邵钰却不敢有脾气。

    “很好…”他咬牙切齿,“不愧是兄弟…”捅起刀子来丝毫不手软。

    “当然,好兄弟还要送你一份大礼。”邵钰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附过去对他耳语几句,唐尧脸上顿时由阴转晴,兴奋叫道。

    “真的!不骗人?!”

    “兄弟什么时候骗过你?”邵钰懒洋洋往后一靠,眼角余光睨着他,唐尧立刻殷勤的凑过去,给他端茶倒水。

    “好好好,来,哥,喝茶喝茶。”

    席间气氛瞬间融洽又热闹,祁沅看不过去他这副狗腿样,忍不住抬腿踹了他一脚,唐尧哎哟一声,看了他一眼,眼珠子一转,开始给大家爆料。

    “我跟你说,祁沅这丫又换女朋友了,都这个月第三任了,你们说吓不吓人?!我这个纯情小处男都吓得瑟瑟发抖了。”

    “啧。”祁沅夹了块排骨塞到了他嘴里。

    “闭嘴把你。”

    温宝肆简直哭笑不得,看着两人闹成一团,目光移到祁沅身上时,又忍不住露出了深思。

    祁沅当初第一任女朋友她在读高中的时候见过几面,那时两人感情很好,后来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分手了。

    然后自从这件事情过后,就好像打开了某种开关,大学四年,温宝肆每次一和他们见面,就听说祁沅又换女朋友了。

    前任数都数不清,但即使这样,朝他身上前赴后继的女孩子依旧源源不断,而祁沅身边除了温宝肆唯一一位异性朋友,基本都是他已发展过的,正在发展中,准备发展的——

    女、朋、友。

    一顿饭吃得轻松热闹,最后是邵钰去买单,待他身影消失后,唐尧懒懒的搭着她肩膀,突然出声。

    “哎,就这么喜欢他啊?”

    “嗯?”温宝肆从门口收回视线,清澈的眸子望着他眨了眨,随后点头。

    “嗯。”

    “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哎够了够了够了。”唐尧挥了挥手,一脸无奈,“不想听不想听了,一言不合就秀恩爱,这种人简直该拖出去打死。”

    “你自己要问的。”祁沅在一旁瞥了他一眼,凉凉道。唐尧吸了一口气,难以置信:“咱两不是一帮的吗!”

    祁沅喝了口茶,没理他。

    “那你这几年怎么都不和他联系,每次我们过去看他你也不肯去?”唐尧又问,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温宝肆。

    原以为是挥剑斩情丝。

    即使邵钰回来两人也会有好长一段时间别扭,但没想到事情发展太快,就像是龙卷风,让他措手不及。

    温宝肆杵着腮,闻言目光飘落在空中,像是回忆着什么,须臾,有些沉吟开口。

    “可能是因为当时发生的那件事情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第七种生命不灭玄法传异种骑士团斗罗大陆之邪帝火影之若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