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chapter 19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19章 chapter 19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满是人的会议室门口, 玻璃光洁亮丽,晚风从走廊中灌入,有些凉意的舒爽,

    温宝肆看着他,许久,方才低声开口。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个小时前。”

    邵钰回答, 视线不经意打量了周围一圈人, 然后上前, 牵起了她垂放在身旁的手。

    握紧扣住,修长白皙的手指极其自然地从她指间穿过,情侣间最亲密的十指紧扣。

    温宝肆愣住了,仍由他牵引着往外走去, 目光怔怔停留在两人紧握的双手上, 身上竖起来的铠甲瞬间土崩瓦解。

    邵钰一直牵着她走到底下停车场, 全程温宝肆都是恍惚的, 直到上了车, 她才反应过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

    邵钰正专心的看着前面路况,手里握着方向盘转了个圈,闻言头也不回。

    “去找个地方睡一觉。”

    温宝肆瞪大眼睛, 正欲出声, 就见他放缓车速, 侧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肆肆, 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全程没有睡过觉, 一落地就开了快两个小时的会。”

    他脸上都是疲惫,望着温宝肆语气带着丝恳求,她还未出口的话就这样咽回了肚子里。

    车子一路疾驶,最后拐进了离公司不远的一片别墅区,停在一栋灰白两色的楼前。

    “这里是很久以前买的,这次回来叫人收拾了出来。”邵钰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朝她解释,温宝肆哦了一声。

    和他在邵家房间一样的装修,极简,色调都是灰白,诺大的客厅看起来空旷冷感,邵钰一边解开衬衫扣子一边走进了浴室。

    “你随便看看,我洗个澡。”

    温宝肆坐在沙发上,还有些缓不过神来,脑中杂乱得像是大锅乱炖,最后变成了一团浆糊。

    她索性打开手机,刷了下社交平台。

    果不其然,微信里头的信息都炸了,各路好友纷纷朝她问着八卦,全部都是关于今天于末的,温宝肆头大,干脆打开朋友圈编辑了条动态。

    [感谢大家关心,信息太多就不一一回复了,一切都是一个玩笑,目前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谈恋爱的计划。]

    目光略及最后的几个字时,温宝肆迟疑了一下,随后还是点击了发送。

    退出来再上微博,发现私信已经显示出鲜红的999 ,她没看,直接打开了热搜。

    温宝肆和于末的名字依旧挂得高高,但是点开,却和之前截然不同。

    前不久里头热度最高的那条告白微博已经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则申明。

    关于艺人于末微博被黑客攻击的申明。

    大概内容说的是之前那条微博并不是由本人发出,而是因为被黑客攻击,所以账号被他人用去。

    申明的话语间,还明里暗里指责是因为其他家小生为了抢夺资源,所以才使出了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只是为了诋毁他家于末的名誉。

    最后结尾,义正言辞的说明了两人只是合作过一部作品,认识时间不长,请大家不要误会。

    底下评论几乎是群嘲。

    [我的妈!这波掩耳盗铃简直666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今年年度最佳笑话!没有之一!!]

    [黑客:怪我了???]配图是一张黑人问号脸。

    当然也有很多粉丝在下面维护,纷纷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用一种了然的语气激动感慨:这才对嘛!我们家末末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女人!!

    还有诸如此类,永远支持我末,我心永久,不离不弃。

    温宝肆看得头晕,懒得再翻下去,直接点了点屏幕,转发。

    “哈哈,大家不要误会啦,都是黑客惹的祸【转圈圈】”

    她微博粉丝不多,勉强上了一千万,还是因为今天这件事情暴涨了一波才刚好达到的。

    刚转发完,浴室里的水声就停住了,温宝肆抬头,看着邵钰穿着白色t恤和棉质长裤走了出来。

    黑发沾着丝丝水汽,刘海软软的垂落在额头,面容愈发的白净清透,目光中,他朝她招了招手,轻声开口。

    “肆肆,过来。”

    心弦一瞬间被扣动。

    温宝肆跟着他走到了二楼卧室,简单的房间只有一张大床格外显眼,邵钰把窗帘拉上,光线立刻被遮得严严实实,眼前明亮顿时被昏暗取代。

    他站在床边,神色安静,抬眸看着她用平常的语气开口:“能陪我睡一会吗?”

    微暗的光线中,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温宝肆甚至在他眼里看到一丝温柔。

    迟疑两秒,她轻轻点了点头。

    被他搂到怀里时,温宝肆还有些不可思议,男人带着热度的体温从身后传来,腰间的手臂亲密,头顶是他坚硬的下巴和匀速起伏的呼吸。

    底下床铺柔软,温暖的棉被盖在两人身上。

    她眨了眨眼,快要哭了。

    原本毫无睡意,但这样一动不动的被他抱着,眼皮也沉重起来,温宝肆睡去,却又醒来。

    男人炙热的呼吸喷洒着她脸上,唇被他含住,仿佛掠夺般在她身上索取,呼吸一点点变得稀薄。

    邵钰不知何时醒来,又或者没有睡去过,他一只手放在她脑后,另一只手撑在脸侧的枕头上,正在极力地吻着她。

    就像是饥渴许久的旅人,终于找到绿洲。

    温宝肆被他压迫的喘不过气来,难受地呜咽抗议,邵钰又缠着她亲了一会,动作方歇,终于松开了她。

    “肆肆…”

    “肆肆…”

    他压下了身子,湿润的唇贴在她耳边一声声叫着,坚硬宽敞的胸膛,也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紧贴着她。

    仿佛只有这样的亲密才能缓解此刻心底激动。

    沙哑难耐的声音顺着耳朵钻进来,透着浓浓的思念和情意,有些话不用说出口,彼此之间便都已明了。

    温宝肆伸出手抱住了他。

    昏昏暗暗的房间,让一切都变得模糊,只剩下眼前亲密相拥的人。

    邵钰还在亲她,像是爱不释手般,从额头到下巴,再蔓延到颈间耳后,动作温柔至极,一个个吻柔软湿热,落在她肌肤上。

    那双抱着她的手也不安分,从下到上,揉揉捏捏,来到某一处时,声音戴上了笑意。

    “肆肆…你长大了。”

    唔,温宝肆羞窘咬唇,把脸埋在了他颈间,不敢说话。

    闹到最后,还是他自己受罪,邵钰又去浴室洗了个澡,回来时,把缩在角落脸红的人抱进了怀里。

    清新的沐浴露香味从他身上传来,淡淡的,很好闻,温宝肆头抵在他凸起的锁骨间,忍不住蹭了蹭。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压抑了一路的话终于问出了口,温宝肆拉开了些距离,仰面认真的看着他。

    “没有突然。”邵钰回答,手把她散落在颊边的头发别到了耳后,动作自然又温柔。

    “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回来。”

    “那你身体现在好了吗?”温宝肆担忧的问,邵钰轻轻嗯了一声。

    “国外的治疗很先进,现在基本不会复发了,不然我的医生也不会放我回来。”

    “真好。”她轻轻呢喃,又把头埋在了他怀里,紧紧抱住。

    “阿钰,我真的好开心啊。”

    两人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话,邵钰跟她说着国外的事情,温宝肆讲着这几年自己的情况,说到后来,邵钰突然没了声音。

    温宝肆仰头一看,他已经闭着眼睛,陷入了睡眠。

    应该是真的是累极了,温宝肆伸出手,划过他睫毛下面那一圈浅浅的青色,有些心疼,又忍不住凑过去,在那里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半夜,温宝肆是被饿醒的,她不自觉在邵钰怀里拱了几下,他就被她闹醒了。

    随着啪嗒一声,床头灯被打开,面容疲惫的男人,揉着眉心坐了起来。

    “饿了?”他垂眸看着正抱着他腰,不停蹭来蹭去的人,了然问道,温宝肆闭着眼睛,胡乱点了点头。

    “好饿…”她闭着眼睛软绵绵的叫着。

    邵钰无奈笑了笑,把她紧抱着自己的两只手从腰间拿开,正欲下床,女孩又不依不饶缠了上来。

    “唔…”

    “乖,我去帮你煮点东西。”

    邵钰揉了揉她的头安抚,温宝肆仿佛听懂了,不甘不愿的收回手,身子又拱了拱,钻进了被子里。

    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好像有人在叫她,好吵,温宝肆卷起被子蒙住了头。

    头顶隐约传来一声叹息,接着整个人被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腰臀被人托住,腾空而起。

    温宝肆本能的伸手抱住他脖子,双腿夹住了他的腰。

    “我凌晨三点起来帮你煮的面条,睡着了也要给我吃两口。”耳边的威胁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温宝肆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了邵钰带着气恼的脸。

    她讨好的笑了笑,搂紧面前这人的脖子,倾身凑过在他唇上蹭着。

    邵钰从小就知道温宝肆爱撒娇,还是小豆丁时便喜欢往他身上爬,软软的叫着邵钰哥哥。

    后来长大回来之后,虽然外表看起来文静内向,但在亲近的人面前总是会露出小女儿的模样,尤其是对他,动不动就会不自觉的撒娇。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在男女之事上面,她可以娇成这样。

    身上永远都是女孩子的天真,却做着勾人摄魂的事情。

    她就是来勾他魂的。

    邵钰脚步停住,收紧了抱住温宝肆的手,接着下一秒,把怀里的人压在了墙壁上。

    长驱直入咬住了作乱的那双唇,恣意品尝,带着丝惩罚的意味,女孩讨饶的呜咽声响起,他意犹未尽的轻咬了口唇下柔软,方才松开她。

    “再闹我,就别想吃饭了。”邵钰声音沙哑的警告,温宝肆委屈巴巴。

    “我没有…”

    “好了,下来自己走。”他拍了拍手里托着的小屁股,女孩立刻红了脸,蹭的一下从他身上溜了下来。

    “啊呀呀,讨厌。”

    兔子一样跑远了,走几步见他依旧站在原地,又嘟着嘴过来伸手牵他。

    “不是说煮了面条吗,快走啊,饿死了。”

    “怎么这么粘人啊…”邵钰无奈地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眼底却是明晃晃的满足笑意。

    因为害怕一个不小心又把你弄丢了,所以要小心翼翼的看着,无时无刻的黏着,尽心尽力的哄着。

    温宝肆看着他,眸光温软的想。

    一碗面条,不过吃了几口,女明星温小姐便表示自己要保持身材,深夜吃东西简直是大忌。

    于是剩下的便全部进了邵钰的肚子里。

    吃完,准备去洗手间刷牙继续睡时,温宝肆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没有洗澡。

    下午还是和唐尧祁沅他们打过篮球的。

    顿时感觉浑身都是黏腻汗意。

    她立刻朝正在整理床铺的某人喊道:“阿钰,我要洗澡。”

    邵钰找了衣服给她,温宝肆又公主病发作,大半夜洗起头来,等她那一头长发吹干,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邵钰还倚在床头等她,面前放着台笔记本,双手正聚精会神的敲击着键盘。

    “在干嘛?”温宝肆走过去,差点踩到过长的裤脚,她皱起眉头低头看了眼,邵钰动作停住。

    “过来。”他招了招手,拿开了身上电脑。

    “把脚伸过来。”

    温宝肆闻言把脚伸了过去,邵钰低头,一圈圈认真细致的给她卷起了裤脚。

    昏黄的灯光下,白皙细腻的面容透着柔和温暖。

    “好了。”他把两只裤脚都工整的挽好,方才满意的停手,拉开被子,把她盖住。

    “睡觉,不然等会天都亮了。”

    灯被熄灭,两人各自枕着一个枕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躺在被子里。

    “你刚刚在做什么啊?”温宝肆还没有睡意,手枕在脸侧,望着不远处的人好奇问道。

    “处理公司的事情。”邵钰转过了身子,面向她回答。

    “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大老板了吗?”她没有忘记今天的事情。

    “嗯。”邵钰声音带上了笑意,忍不住从被子里探出手揉了揉她的头。

    “所以温小姐,还不快快伺候好你的大老板。”

    “我都伺候一天了…”温宝肆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有点害羞,偷偷缩起来肩膀,把半张脸埋进了被子里。

    邵钰顿时呼吸一紧,又被她可爱到了。

    他的肆肆这么可口,真的无时无刻都让人把持不住。

    “唉…”邵钰幽幽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睡觉。”

    可能真是短短一天内情绪起伏太大,温宝肆又很快睡去,被外面说话声吵醒时,房间已经一片天光大亮。

    她迷迷糊糊皱起眉,刚才好像…听到了唐尧的声音。

    旁边位置已经空了,邵钰应该比她先起床,温宝肆看了眼床头闹钟,早上十一点。

    她又抱着被子蹭了蹭,方才勉强爬起来,踩着拖鞋下床,打开了卧室门。

    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下楼,脑袋还有些晕晕的,她放下手准备在客厅里搜索着邵钰的身影时,看到了不远处目瞪口呆的两张脸。

    “肆…肆…”这是张大了嘴难以置信的唐尧。

    “…你们…已经动作这么快的了吗…”这是咽了咽口水压惊的祁沅。

    温宝肆崩溃。

    “啊啊啊啊啊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她哭丧着一张脸连忙解释,正慌乱得手脚无措时,门边传来一道清脆的滴声。

    咔嚓,大门被打开,邵钰提着早餐走了进来。

    “你们怎么来了?”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一幕,随后放下手里的早餐径直走了过来。

    “上去换衣服。”他朝温宝肆吩咐,脸上神色淡定平静,目光在她身上快速的扫了一眼,温宝肆更为窘迫。

    “哎好。”她应了一声,立刻如蒙大赦的往楼上跑去,背影像只落荒而逃的小兔子。

    唐尧和祁沅纷纷立刻把目光移到了面前这个周身气质得如同霁月清风的人身上,眼里饱含深意。

    温宝肆再次下楼时,已经恢复如常,那身过大的白t恤和长裤也已经换成了自己的衣服。

    那三人正坐在餐桌前,一个玩手机一个喝豆浆,还有个正看着她。

    “说吧…”唐尧见她下来,长腿一伸,懒洋洋靠在椅子上,双手环胸,冲她挑了挑眉头。

    祁沅立刻移开面前的豆浆,抬头正色道:“肆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邵钰拉开了他旁边的椅子,朝她示意,温宝肆弱弱的坐了上去。

    “昨天是谁还在朋友圈大放厥词的?”果不其然,唐尧不放过任何一个奚落嘲笑她的机会。

    拉长了声音打趣道:“目前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谈恋爱的计划——”

    “……”

    温宝肆发现邵钰一瞬间沉下了眸子。

    她扁扁嘴,快要哭了。

    唐尧和祁沅没待多久,就被邵钰赶回去了,临走前,还特意当着他们两人的面换了大门密码锁。

    “没有谈恋爱的计划——?”果不其然,关起门邵钰就开始收拾她,他握着手机抬眸看她,意味不明地念着她昨天发的那条朋友圈。

    温宝肆诚恳的望着他,解释:“除了你。”

    邵钰诧异的挑了挑眉,几年不见,他的小姑娘已经变得如此老练会哄人了吗?

    他笑了笑,收起手机,好整以暇坐在了沙发上。

    “好,那现在就好好说说那个于末的事情。”

    温宝肆见他这幅架势,立刻怂怂的全部和盘托出,丝毫不敢隐瞒,只是对于告白那里稍微婉转的表达了一下。

    “他可能对我有那么一丢丢的好感,不过娱乐圈变化这么快,都不算数的。”

    邵钰闻言点了点头,面上依旧没有太大情绪。

    温宝肆正欲凑过去抱抱他撒娇时,邵钰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按着她额头往后轻轻一推。

    “你衣服是昨天的,别往我怀里钻。”

    “???”

    --

    邵钰修整过后,便接手了星辰传媒的工作,只是大部分都还是丢给了徐城,他只负责温宝肆的个人事务。

    与此同时,邵远山把国内邵家的生意也全部交给了他打理,邵钰回国第二天,就忙得见不着人影。

    直到事情都告一段落,邵钰才再次出现在星辰传媒。

    对于新来的大老板和温宝肆关系不浅的事实,星城传媒的众人已经从难以置信变成了木然。

    有钱人的游戏他们玩不起,认输认输。

    大四基本是实习,学校已经没有多少课了。

    邵钰很认真的问过温宝肆,是不是真的喜欢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她想了想,缓缓回答,这可能是她目前比较想做的事情了。

    邵钰点点头,说了句好的。

    原定今年的计划是拍两部电影,和之前一样,都是大制作高档次,周姐已经快把合同敲定下来了,但却被邵钰一票否决。

    空阔简洁的办公室,旁边是一扇巨大的玻璃落地窗,顶楼七十九层的光线充沛,使得整个房间都明亮照人。

    光洁的红木桌,坐在椅子后头的那人把手里一份计划书扔到了周姐面前,语气冷淡,声线清晰。

    “这是今年江南卫视推出的一档真人秀节目,以轻松娱乐为主,是目前市面上最受欢迎的综艺模式。”

    “重点的是,五位常驻嘉宾,里面只有一位女性。”

    “接下来肆肆的工作安排就先确定这个。”

    这档综艺的名字叫做《今天你吃饭了吗?》,主要模式是通过户外游戏来完成任务,最后获胜的一组才能享受到当地特产美食,失败的那组就只能在各种口味的泡面之中挑选。

    节目是从早录到晚的,分为三段,上午下午晚上,一日三餐,意思就是,如果有一组连着三次游戏都是排末位,那就要吃一整天的泡面。

    整个游戏难度颇大,充分考验了嘉宾的脑力智力和体力。

    周芸看到这个综艺剧本的同时便倒吸了一口凉气,她难以想象家里那个小公主到时候会被节目组摧残成什么样子。

    周芸抬眸,视线偷偷打量着面前这位年轻有为的大老板,面上忍不住露出奇异。

    她开始怀疑外头传闻的两人关系匪浅,可能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第七种生命不灭玄法传异种骑士团斗罗大陆之邪帝火影之若梦王者荣耀之十步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