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chapter 15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15章 chapter 15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小侯爷[星际]     温宝肆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此刻的模样太过狼狈不堪,面对邵远山诧异的眼神,她一刻都难以待下去。

    外面太阳很大,烈日当空,阳光浓烈的像是能驱散所有阴霾。

    然而却赶不走她此刻的悲伤。

    她抬起手臂用力的抹了把脸颊,狠狠擦掉脸上泪水,哭完整个人已经平复了下来,只是心口空空的,像是破了个大洞。

    手机铃声尖躁的响了起来,似有所感,她垂眸,在上面看到了邵钰的名字。

    “喂。”

    平静的,低沉的,说不出来感觉的语气,与她往日截然不同,仿佛安静温软通通褪去,露出了底下嶙峋的本色。

    邵钰心骤然高高提起。

    “肆肆?你在哪儿?刚刚听爸说你过来了,我们见一面,听我跟你解释好不好?”

    是小心翼翼的轻哄,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

    少女虽然常是无害温顺的模样,骨子里却强硬又倔强。

    邵钰担忧紧张的皱眉,耳边静默许久,终于传来了她的回答。

    “好,我在篮球场这边。”

    篮球场离邵家不远,估计她就是当时慌不择路往外冲时跑到了那边,邵钰挂完电话,立刻推门往外走去。

    树木茂盛,在地上投下一片片阴影,树底下长椅上,坐着一位女孩。

    她握着手机,一动不动地看着空旷的篮球场,黑亮的大眼睛此刻黯淡无光。

    就像是一座雕塑,失去了所有的生气。

    邵钰脚步顿住,抬眸看了眼天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情绪,方才提步走了过去。

    温宝肆还是没有反应,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脚步声,邵钰站在她面前站定,然后缓缓蹲下身子,单膝跪地,紧握住了她放在膝头的双手。

    他望进那双黑瞳里,轻声叫她:“肆肆…”

    温宝肆终于迟缓的转动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眼睛。

    “原本是打算早点和你说的,但是中间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出国,事情也是这两天才决定下来的。”

    “本来想晚上请你们一起吃饭说这件事情,但没想到用这种方式让你知道了…”

    邵钰握紧了她的手,一字一顿的说。

    “对不起。”

    他面容真挚,眼神诚恳,掌心的温度比阳光还要温暖几分。

    温宝肆想,自己哪有什么立场去生气,他又有哪里需要道歉的。

    不过是事已成定局的徒劳挣扎,像个小孩子一样在耍无赖,企图用眼泪来让他难过。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想笑,又笑不出来,稍微一动作,感觉自己的泪水就要憋不住。

    温宝肆张了张唇,声音轻不可闻,带着哭过之后的沙哑。

    “那你还会回来吗?”

    “会。”

    邵钰望着她,郑重又认真的回答,简短的一个字,带着确认和笃定。

    温宝肆眼泪立刻就出来了。

    “可是你之前也说会一直健健康康的陪在我身边。”

    “大骗子。”

    她低声呜咽,从他掌心抽回手,抗拒地推着他肩膀。

    情绪再次失控。

    “肆肆。”邵钰叫她,克制又心疼。

    女孩在他面前大颗大颗掉着眼泪。

    纵然知道自己的离去会给她带来难过,但邵钰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

    可能是猝不及防,也可能是仿徨无助。

    邵钰知道温宝肆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一个人。自从来到温家之后,她便一直默默地把自己缩起来。

    即使再多的宠爱,也不足以弥补一个原生家庭和新家庭交错所带来的落差。

    所以邵钰总是竭尽所能的对她好,无微不至,处处关心,也许就是这样,才导致了今天这种局面。

    失去不可怕,可怕的是得到之后再失去。

    从小到大,邵钰都不曾怨恨过什么,哪怕是被哮喘折磨得喘不上气来,也只是默默承受,但在这一刻,他真的无比憎恨自己这幅身子。

    哪怕,再坚持一下下,等她再长大一点,承受能力再强一点。

    --

    现实永远是现实。

    就算你哭,闹,挣扎,它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到最后,温宝肆已经恢复了平静,已经能够坦然的接受这件事情。

    她跟着邵钰回去,向他道歉,聊起关于他即将去的那个国家,在温家大门口欲进去的那一刻,温宝肆对他笑了笑。

    “阿钰,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早点回来。”

    邵钰目光复杂的看着她,里头隐约有东西在闪烁,温宝肆朝他挥了挥手转身。

    客厅翟秋和温樱还在等着她,看到她进来时满脸诧异,不明白出去时还兴奋得不行,怎么回来就变成了这样。

    温宝肆对她们笑着解释,外面天太热,被晒得有点累,先上去洗澡睡一觉。

    一回房,背抵在门板上,就像是被抽干了浑身力气。

    在床上一直从白天躺到黑夜。

    大脑仿佛停止了转动,像是坏掉了的机器,一直循环播放着关于他的点点滴滴。

    清晨阳光下踩着单车的少年。

    每天背着书包打开门见到的第一张脸。

    和唐尧他们打闹时总是在一旁温柔注视着她的人。

    老是爱摸她的头。

    还很自然地牵她的手。

    总是默默地关心着她,天冷会送奶茶到教室,天热会给她买雪糕,就连每个月那几天,都会给她泡好红糖水。

    好像生来的使命就是对她好一样。

    温宝肆闭上眼,脑中却清晰地出现了他的模样。

    笑的,安静的,慵懒的,冷然的。

    直到这一刻,温宝肆才确定。

    她对邵钰的根本不是什么喜欢。

    而是爱。

    那种流淌在血液中,刻在心脏上,存在大脑里的,不知名的东西。

    温宝肆蜷缩起了身子,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了起来。

    心可真痛啊,好像难受的快要死掉了。

    --

    电视里常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可温宝肆却疯狂怀念起了那一次醉酒后,那是一种飘飘然,忘记所有烦恼的感觉。

    她抹了把脸,从床上爬了起来,到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最舒服简单的棉布短裤和t恤。

    然后,拿着钱包手机去了上次那家酒吧。

    走进去时,服务员明显对她诧异地注视了几秒,在她熟练地报出包间名并且抽出钱时,换成了热情恭敬。

    “好的,108一整晚是吗?酒要那种呢?”

    “十杯蓝色玛格丽特,其他你看着上点就行了。”温宝肆平静的说。

    还是上次的房间,只是从满室的人变成了空荡荡,温宝肆打开墙上的液晶屏幕,女歌手婉转动听的歌声缓缓流淌出来。

    酒很快上了上来,在桌上摆成一排,整整齐齐,淡蓝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

    温宝肆拿起,仰头一倒,一整杯酒就见了底,她闭了闭眼睛,感受到了熟悉的晕眩。

    一杯接着一杯,一排酒就慢慢空了,只是奇怪的是,除了脑袋有点晕,意识依旧清醒的可怕。

    温宝肆倒在沙发上,听着耳边放着的一首接一首情歌,鼻子酸酸的,又哭了。

    哭完,整个人都醒了几分。

    很奇怪的一种状态,像是清醒,又像是喝醉,仿佛有什么东西冲破了往日桎梏,灵魂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她好奇地品尝着服务员送上来的其他酒,咂一口,好喝就眯眯眼睛,满足地喝下一整杯,不好喝就皱皱眉头,然后放下。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晕晕沉沉,迷迷糊糊,就连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疯狂叫嚣也没有听见。

    邵钰快急疯了。

    晚上和唐尧他们一起吃饭,正式说了他要出国的事情,中途被问及温宝肆的反应,邵钰和盘托出,把她下午时的模样说了一遍。

    两人听完都沉默了,情绪低落得不行,最后还是祁沅不放心,叫他再去家里看看她。

    邵钰自己也不太放心,于是饭局结束之后给温宝肆打了个电话,结果迟迟没人接通,去温家一问,说是和同学一起去玩了,晚上都不回来。

    温宝肆玩得好的同学就那么几个,邵钰立即去问了赵晴空,却被告知并没有同学聚会。

    这一下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邵钰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疯狂打她手机怎么都没人接。

    还是酒吧黄老板给他打了电话。

    其实邵远山从商,因为老爷子当年在政界势力太显眼,无数人都盯着,因此到了他父亲这里,便激流勇退,靠着各界人脉很快就自立门户出来,在这几年积累下,资产更是翻了好几倍。

    这酒吧便是他经常招待客户之用,邵家是大股东,邵钰跟着来过几次,老板都认识他。

    上次他们一群男孩子中掺杂着一个女孩子,以黄老板的眼力,当然一次便记住了人。

    他还是听底下服务生在议论108房间来了个奇怪的女孩子一直喝酒,再听了两耳朵穿着长相都觉得熟悉才好奇去看了看。

    结果这一看,就发现了个大事情。

    这姑娘一看就是来买醉的。

    他们小老板捧在手里的人万一在这里出了点什么事,那他这个酒吧老板也怕是做不下去了。

    于是马上就给邵钰打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来了一些新朋友...

    那啥,这章送五十个红包啊,随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