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 12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12章 chapter 12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小侯爷[星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妖怪公寓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在见到怀里的这个小姑娘之前,邵钰曾脑补过无数次她的样子。

    记忆中的温宝肆,还是那个软软白白的小丫头,乖巧可爱得不行,总喜欢迈着小短腿,跟在他们几个后头玩闹。

    那个时候她最喜欢黏着自己,动不动就往他身上爬。

    三岁的小娃娃,浑身都是奶香,张着一口细细的小白牙,一笑,脸上两团软软的肉就陷了下去。

    邵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可能是在她走失之后曾无数次回忆起她在时的模样。

    最开始每想起她一次,心口就会传来闷闷的痛,有时像是被人捏住,有时像是被重物锤击。

    后来情况好一些了,已经可以自然的回忆起她,甚至随着年岁慢慢增长,邵钰已经不常会想起她了。

    只是在学校或路上看到同她一般大的女孩时,会习惯性的想象她的样子。

    在心里幻想着,那个小小的姑娘,在这个世界某一角落,长成了亭亭玉立的模样。

    温宝肆当时失踪后,三人曾疯狂地找过她一段时间。

    除了出动几家的势力之外,他们还做了许多吃力又徒劳的事情。

    比如印了成堆的传单,放学一有空就去街上,路上,到处发放。

    三天两次便往警察局跑,闹事,威胁,恳求。

    如此疯狂的行径持续了大概一个月,希望越来越渺茫,几家人强制性地阻止了他们的胡闹。

    邵钰曾经偷偷在网上搜索过那些被拐失踪孩子的最后下落,然后下一秒,在看到引擎查找出来的新闻网页后,僵直了身子。

    一张张惨不忍睹的图片,令人惊惧的标题,邵钰颤抖着手点开了其中一个网页。

    被拐儿童最普遍的是被弄成残疾去乞讨,或者被卖到偏远山区,女孩做童养媳,男孩送到黑工厂,更残忍的还有摘除器官。

    纵然已经有心理准备,那一刻依旧感觉到了绝望。

    如坠冰窟都不足以形容他那时的心情。

    大概是,一瞬间眼前的天突然黑掉,失去会呼吸的能力,眼泪就这样大颗大颗掉下来。

    那时的邵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只要,只要她能回来,哪怕天上的星星,他都摘给她。

    其实六岁那年的记忆已经很大一部分模糊了,但那时的刻骨铭心,伴随了他整个成长岁月。

    没有人知道,在后来,得知温家小女儿找到了时他的心情,也没人知道,从家里疯狂奔跑到她房间外的心情,更加没人知道,在看到她完好无损站在他面前,亭亭玉立模样时的心情。

    那一刻,邵钰只想把全世界都给她。

    怀里的人已经止住了哭泣,像是反应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埋在他腰间,不敢动。

    邵钰微微笑,把她的脸抬了起来,拉着衣服袖子,一点点擦干了她脸上泪痕。

    “羞不羞啊?这么点小事就哭了。”他故意打趣,果不其然,温宝肆更加难以自处。

    “我没脸见人了。”她挣脱掉他的手,把脸埋在了自己掌心,声音瓮瓮的传了出来,邵钰见状,故意叹了口气。

    “哎,果然还是个小孩。”

    “才没有!”面前的人立刻放下了双手,睁着一双泛红的兔子眼睛瞪着他,有力地反驳。

    “我今年已经满十六岁了!”

    “是是是,是个大孩子了。”

    “……”

    温宝肆从来没有那么的迫切渴望过成长。

    偷偷量自己的身高,丢掉衣柜里幼稚可爱的衣服,对着镜子端详那张青涩的脸,默默叹气。

    就在她急切的希望长大时,祁沅突然有了女朋友。

    周末,原本是几人小聚时间,照例是吃饭玩乐,温宝肆被邵钰带进房时,却看到了坐在祁沅旁边那个清纯漂亮的女孩子。

    惊愕还没来得及散去,耳边已经响起了祁沅的介绍声。

    “肆肆,这是我女朋友,你叫她小轻姐就好了。”

    “啊…喔,小轻姐。”温宝肆乖巧的点头问好。

    “你好,早就听说过祁沅有个妹妹,没想到这么漂亮。”女孩笑得很温柔,得体又漂亮的模样,透着满满的成熟大方。

    温宝肆眼里露出丝丝羡慕,连忙摆手拒绝。

    “没有没有,姐姐你才是超漂亮。”

    “哎哟,我们肆儿来之前是吃过糖了吧!”唐尧嬉笑着凑过来,在她身上闻了闻,半眯着眼点头,故作发现。

    “嗯…一股子甜味。”

    温宝肆白了他一眼。

    有外人在,温宝肆一般都比较安静,她不像温樱,想要结交的人便怎么样都能找到话题聊开来,不喜欢的人便极少说话,浑身带着清冷的疏离,让人知趣的和她保持着距离。

    温宝肆是怕生,总要时间累积,才能在外人慢慢露出本性,就像一只小猫儿,在熟悉的人面前才会柔软可爱,放心的敞开肚皮。

    晚上回去,唐尧家最近,很快到了,祁沅去送他女朋友回家,只剩下邵钰和她并肩而行。

    月光清冷,如雪般洒落,小道两旁树木茂盛,昏黄的灯光照亮一片天地。

    脑海中情不自禁回想起方才祁沅和他女朋友之间的相处,温宝肆有些微微感触。

    “阿钰。”

    “嗯?”

    “你也会找女朋友吗?”

    她仰头问道,眸里干净清透。邵钰不由自主想到了林中溪边鹿儿。

    他微微一笑,嗓音轻慢的开口。

    “我不急。”

    “嗯?为什么呢?”温宝肆眨了眨眼,有些好奇。

    一直觉得大家都还是孩子,却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可以合法谈恋爱的年纪,只有她,依旧还沉浸在往日的童真中。

    “因为…”邵钰垂眸笑了笑,嘴角弧度温柔,眼角眉梢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

    “还在等啊。”

    他声音中带着微微的叹气,似惆怅似感伤,温宝肆不知怎么着,却莫名有种心跳加速感,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轻松。

    “没关系的,总会出现的。”

    才不,温宝肆希望那个人永远都不要出现才好。

    这样,就可以等她长大了。

    邵钰低头看向她,眼里笑意更甚,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语气中是无尽感慨:“你啊你…”

    --

    过完年,又是一个四月。

    温宝肆心心念念,终于长大了一岁。

    北城的四月柳絮翻飞,白色轻软的小团飘扬在空中,密集处更是如同雪花般,把地面染成了白色。

    邵钰开始很少出门,不是待在宿舍教室,就是回家窝在房间里,就算有事情要出门,也是口罩帽子捂得严严实实。

    温宝肆只听说他有些轻微的哮喘,每次打篮球或者做剧烈运动时,总是很快就在一旁休息。

    她有一次去过他房间。

    干净整洁得可怕,一眼望去仿佛纤尘不染,同样又清冷的没有丝人味儿。

    诺大的房间,原木地板,正中一张大床,一套桌椅,一个靠墙的衣柜。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他的白,并不只是与生俱来的好颜色,其中还掺杂着几分病态。

    真正目睹他发病,是在柳絮翻飞最严重的时候。

    因为有几张试卷实在不会,邵钰又不方便出门,温宝肆只能抱着书包跑到他家。

    佣人刚给她打开门,楼上就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巨响,像是椅子和重物倒地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几声慌乱的惊呼。

    温宝肆扔下手里的书包,立刻往楼上跑去。

    他房间大门敞开,邵阿姨和邵叔叔全部围在床前,还有穿白卦的家庭医生,从人群的缝隙中,温宝肆看到了床上那人惨白的脸。

    邵钰躺在上面,仿佛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神色痛苦又煎熬,胸前起伏剧烈,眉头紧皱,手握拳弓着背干咳。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好几分钟,在医生给他用了喷剂之后慢慢缓和了下来,少年无力地平躺在床上,双眼茫然望着天花板,脸上是劫后余生的松懈,还有已经习惯的麻木。

    心不可控制的抽痛起来,温宝肆僵直着站在那里,已经没有勇气出声,邵钰目光突然飘了过来,瞥见她,一愣。

    透过重重阻碍,温宝肆看见了他唇动了动,泪光浮动中,她依旧辨认出了那两个字。

    “别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大佬,真的破费了,厚爱之情无以回报,只能争取写出更加好看的文来感谢大家【鞠躬

    言乔扔了1个地雷,兩隻小蜜蜂飛在花叢扔了4个地雷,玉楼宴罢醉和春扔了3地雷,姚咩咩扔了1个地雷,尧羽扔了2个地雷x1个手榴弹,俊俊宝呗扔了2个手榴弹,special扔了10个地雷

    另外上上章,就是关于姐姐那里,大概加了四百字,可以看一下也可以不看嘿嘿

    大概还有几章就结束年少篇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