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apter 10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10章 chapter 10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小侯爷[星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妖怪公寓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外面茂盛的树木遮挡住浓烈阳光,在地面投射出片片阴影,书房很安静。

    温闵行背着手,在书桌后头坐下,他朝温宝肆示意前头椅子,她乖乖坐到对面,隔着张红木桌子,像是小学生和教导主任对话。

    “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始末,肆肆啊…”他轻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别怪你姐姐。”

    “没有。”温宝肆摇头,低声开口:“我只是怪自己,为什么不能想想别的办法,非要自己出去买蛋糕,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这是我和你妈妈的疏忽,这件事不怪你。”温闵行又叹气,解释:“在医院那时太紧张了,没注意到你,后来还是看到地上的蛋糕,才发现你来过。”

    “温樱她小时候生过一次病,那次就是差点没了,所以我和你妈妈才会那么紧张,还有…”

    他顿了顿,继续开口:“我知道这几个月温樱对你态度都不是很亲切,但是肆肆,你不要怪她,错都在我和你妈妈。”

    直到走出书房,温宝肆还有些恍惚,脑子里一片杂乱,像是有无数个小人在打架。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情,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温宝肆恍惚推开自己房门,一头栽进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蝉蛹,疲惫入睡前,脑海中却突然闪过邵钰身上的温度。

    很舒服,很安稳。

    她浅浅弯起嘴角,再次睡去。

    醒来已是黄昏,这两天透支的体力终于补了回来,温宝肆用自己熟悉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再次洗了个澡,换上了柔软干净的家居服。

    终于有了些幸福的感觉。

    她想,以后再也不要干这种离家出走的蠢事了。

    目光掠过被换下的衣物,温宝肆迟疑两秒,最终还是放水用手洗干净,晾在了阳台上。

    打开房门,刚好听见隔壁传来响动,温樱推门而出,两人视线正好对上。

    房子很安静,大人们都不知道去哪了,连同客厅都是空无一人的,空气中弥漫着静默。

    温樱扫了她一眼,转身,一言不发的往楼下走去。

    “温樱。”温宝肆突然叫住了她,声音是平静的冷然,在寂静的空间格外清晰。

    “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拿自己生命开玩笑这种事情,我希望不要再出现第二次,否则——”

    温宝肆咬字清晰地说。

    “我就把这次的事情告诉唐尧。”

    温樱倏忽转身,满脸愤怒,咬牙切齿。

    “你!”

    “我说到做到。”

    温宝肆眉眼平静,说完,提步从她旁边擦肩而过,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冷笑。

    “你知不知道我这个病是怎么来的?”

    脚下步伐停住,温宝肆转身,眼里的冷意再次加深了一分,像是结了层厚厚冰块的湖面。

    “知道。”

    她的声音加重,又冷又厉,向来安静无害的面容染上寒意。

    “但是温樱,请你搞清楚,我不欠你的,从头到尾!——”

    “我都是一个受害者。”

    温樱僵住了,眼里戾气瞬间褪去,随即浮现的是浓浓迷惘无措,温宝肆没再看她一眼,顾自转身下楼。

    心绪久久难平,踩着阶梯,温宝肆尽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脑中却不受控制回荡起先前温闵行的话。

    “当初你走失之后,我和你妈妈日夜寻找你的下落,原本已经心灰意冷,但那天又突然从警局传来消息…”

    “当时温樱一个人在家,发了高烧没有人发现,等我们把她送到医院时,已经来不及了,虽然人是抢救了回来,但身体却坏了。”

    “肆肆,你姐姐她,因为这个病失去了很多,从小也不能出去和同龄人玩,经常要吃药打针,天气一变夜里就会咳嗽,整晚睡不安稳。”

    “每次看着她趴在窗户边,小小的身子,睁着眼睛满脸单纯的问我,‘爸爸,为什么我不能和小清她们一起出去玩啊’我就想打自己两个耳光,为什么弄丢了你也害了她。”

    说到后头,温闵行的眼眶已经红了,隐约可以窥见点点亮光,坚毅刚硬的脸上,满是悲痛。

    “所以希望你稍微包容一下,千错万错,都是我和你妈妈的错。”

    顶天立地的男人,脆弱起来才教人摧心剖肝。

    温宝肆垂眸,神色怔怔。

    其实谁都没有错。

    不过是造化弄人。

    --

    手机一打开,就像是约好一般,电话同时进来,不免得被一通吼。

    温宝肆才挂完唐尧的电话,祁沅的就立刻无缝接档,她头大的叹了口气,欲哭无泪。

    傍晚,一见面,不出意料的被唐尧和祁沅两人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辞藻之丰富,语气之严厉,温宝肆怀疑此刻如果两人手里有棍子的话,她估计早就已经被打死了。

    看着场中唯一一个安静温和的人,温宝肆仿若遇见救命稻草般,可怜兮兮求助似的望着邵钰,后者姿态月朗风清的瞥了她一眼,视若无睹,温宝肆用力暗叹一口长气。

    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再怎么样,也是睡过一张床的交情了,怎么能见死不救。

    心里正恨恨的把他骂上几百遍,耳边就响起了天籁般的声音。

    “好了,再骂人都要哭了。”邵钰看着那个委屈低头,扁着嘴的小姑娘,终究还是不忍,伸手把人一把揽到怀里,揉了揉她的脑袋瓜子。

    唐尧和祁沅这才意犹未尽的收住嘴,顿了顿,还是忍不住伸出食指在她头上用力戳了戳,恨铁不成钢的怒骂。

    “死丫头,一点小事就往外跑,下次再这样,打断你的腿!”

    温宝肆委屈巴巴地揉着泛红的额角,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事情来得快也去得快,这场风波过来,温樱对她的态度明显变了很多。

    虽然不说亲切,但也没有像以前一样,高高竖起身上的刺,扎得人身痛心痛。

    温家上下则是对她堪称娇纵,像是为了弥补之前的疏忽般,恨不得把她所有想要的东西都送到面前。

    不管是衣服鞋子饰品还是其他,只要是温宝肆不小心提过的,多看过一眼的,没隔几日,便会有很大几率,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最为夸张的是,前一天晚上在电视上看见一位影后级的女星走秀,温宝肆随口感叹了一句她的耳环项链真漂亮,一觉醒来,那套价值数百万的钻石套装,就闪闪发光的放在她床头。

    温宝肆又笑又无奈。

    人的成长奇特无比,有些需要漫长的年月,有些则在短短几天,还有些更是一夜之间。

    和温樱和解的契机,发生在一个雨天。

    上午还是晴空万里的天气,到傍晚放学,便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不大,但却细密连绵,温宝肆正在犹豫要不要坐公交车回家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摇下,后头出现了温樱的脸。

    温宝肆迟疑两秒,绕到另一头打开了车门。

    气氛依旧安静沉默,车内光线不算明亮,昏暗更添几分低沉,将近十分钟的车程,竟然让她有几分坐如针毡感,好在,熟悉的大门终于出现在眼前。

    沉默了一路的人却突然开口。

    “对不起。”

    一瞬间,温宝肆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她眨了眨眼,侧头望着温樱,眸中平静清澈。

    “对不起,以前迁怒于你是我不对,但温宝肆——”

    温樱停顿几秒,在她注视之下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背脊挺直,面无表情地陈述。

    “我仍然还是讨厌你。”

    温宝肆笑了,缓缓开口。

    “好巧,我也是。”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敏感多变,百转千回。

    算不上和解,只不过是卸下了心防,回归到平常,却又因为那不能摆脱的血缘维系,而比常人要特别几分。

    秋天树叶开始凋零之际,温宝肆已经可以和温樱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看书了。

    翟秋是个温柔又善良的母亲,闲暇午后,便教她茶艺,插花,绘画,在厨房做一些可爱别致的小点心。

    血缘永远都是那么霸道又不讲理。洒满阳光的客厅,温宝肆像只猫儿似的窝在翟秋怀里,任由她用棉签轻轻掏着耳朵。

    “痒痒痒…”小姑娘眯起眼睛笑,柔软的身子蜷成一团,翟秋搂着膝头的小女儿,心软得想把全世界都送给她。

    温樱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书,时不时瞥向沙发上那两人,面上淡哼,嘴角却微微弯了起来。

    九月末,来北城一年零一个月,温宝肆给养父养母打了电话,得知他们生了个可爱的男宝宝后,拿出自己全部小金库,给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弟包了个大红包。

    没有什么天崩地裂。

    不过是矫揉造作的青春期在作祟。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充满气的气球,随便被针轻轻一戳,便噗的一下,失去了全部支撑。

    好像全世界都黑掉了。

    现在回想起来,记忆中最深刻的,不过是那个漆黑的夜晚,灯光下少年颀长又挺拔的身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